潘妮妮:日本外交的这套“传统手艺”,让人想到鲁迅的一句话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1-19 09:07

潘妮妮

潘妮妮作者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新闻学系副教授

【视频/潘妮妮】

【内容提要】

在《坂上之云》里面,它有一个稍稍涉及到,但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甲午战争的外交。这对于日本的现代化也是非常重要的。日本能够让中国掉以轻心,让列强事前不干涉,事后接受既成事实,离不开外交上的一系列操作。后来的九一八事变,卢沟桥事变以及偷袭珍珠港,其实里面也有类似的操作。

主持甲午战争时期外交的是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宗光。这个历史人物的风格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行动简洁利落,所以他被称为“剃刀大臣”。

当时比较上心朝鲜问题的西方列强主要有两个,那就是英国和俄国。沙皇俄国和日本一样,想要占有朝鲜,而英国在中国当时赚钱赚得好好的,他不希望中日发生冲突来影响远东的稳定,从而让俄国获利。

简单来说,日本对付俄国的方式是“诶,我弱小的日本能有什么坏心眼?”而对付英国的方法是“只有懂得现代文明的日本,才是英国在远东的好搭档”。

陆奥宗光

沙俄的驻日驻朝公使都给日本送上了“助攻”

1894 年6月,日本刚开始向朝鲜派兵,当时的沙俄驻日公使希特罗渥就感到不安desu,他就去见陆奥宗光寻求解释,陆奥只用了一席话语,就把希特罗渥说服了。

陆奥对俄国人保证说,日本此举只是为了“保护乔居朝鲜的日本居民,以及日本工史馆和领事馆人员的生命和财产”。这个理由听上去当然很好,很和平,很人权的,没有人可以反对。不过我们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沙皇俄国怎么会被这种理由吓到呢?

实际上,当时真正戳中俄国人的理由就是,陆奥宗光宣称日本政府是担心中国政府在镇压平定朝鲜暴乱之后,会继续留在朝鲜控制朝鲜,因此日本必须派兵去监视中国的行动。这个借口当然让沙俄非常受用,因为他们和日本一样早就想占有朝鲜,但是当时俄国的对外侵略任务太多太重,没有办法顾及。

而且西方列强们虽然在表面上说,从现代国际法的角度,我不承认你中华帝国与朝鲜的特殊历史关系。但是事实上,谁都不好先A上去破坏现状了是吧?如果俄国先A上去,那就等于告诉别的国家,你想要独占朝鲜。西方列强就算不能把你俄国在朝鲜怎么样,但是在土耳其、在巴尔干把你搞一搞,那是分分钟的事情,更不用说中俄关系上还有一些需要顾忌的东西。

但是这个时候日本就“勇敢”地站了出来对俄国说,中国和朝鲜哪有什么特殊关系,我日本第一个不服,我现在就去帮熊大哥维护朝鲜的独立。俄国一听,好啊,你个愣头青上去怼中国,挡住中国在朝鲜正式驻军,等你们中日矛盾激烈的时候,我再来调停,岂不美哉?因为俄国打的是这样的一种帝国主义算盘,所以后来日本骗起来就非常的容易了。

其实在 1894 年6月底,俄国就看到日本派到朝鲜的根本不是什么小型自卫队,而是一支大军。这时候俄国人就已经觉得不对了,俄国正式照会日本说,如果日本有意阻碍而不与中国同时从朝鲜撤军,那么日本应负严重的责任。

这个时候,路奥宗光再一次成功地晃点了驻日公使希特罗渥,说责任不在日本,而是中国“背信弃义”,中国非要维护自己的什么宗主权,所以日本为了自卫以及保证朝鲜实际脱离中国独立,才被迫把军队继续留在朝鲜。等到中国什么时候回心转意同意撤走了,我们“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日本军队当然也会撤走的。

同时在朝鲜,日本驻朝公使馆的人员也成功地勾结了当时的俄国驻朝鲜代理公使韦贝,就对俄国外交部说中国夸大了朝鲜的暴乱情况,企图留在朝鲜。而由于日本军队采取了严厉的对抗措施,所以中国即将退却。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沙俄驻华公使没人搭理

尽管当时的俄国驻华公使喀西尼在非常努力地提醒俄国政府注意日本的危险性,但希特罗渥和韦贝这对卧龙凤雏还是成功说服了俄国外交部。

俄国外交大臣吉尔斯反而批评喀西尼,还让喀西尼提醒李鸿章说我们俄国一切尽在掌握中,你们清政府不要妄图把俄国卷入朝鲜纠纷。

到了7月中旬,即使是粗枝大叶的沙俄也终于发现这个事情不对了。

这个时候,日本驻朝鲜公使大鸟圭介,他公然给朝鲜发了一个最后通牒,要求朝鲜在三天之内提出一个改革方案,并且要求这个改革方案必须要做到十天之内改组行政机关,修建铁路和电报系统,在 6 个月内整理国家财政以及海关,还要在2年内重新组织司法、军队、警察和国民教育事业。

这个内容我们先不讨论,但是明显此时日本已经是把自己当作朝鲜的统治者了。俄国这个时候才发现,诶,这不是我想要的朝鲜独立……

于是俄国外交大臣吉尔斯就赶紧跟陆奥宗光交涉。陆奥还是继续复读说,哎,我日本能有什么坏心眼,违背朝鲜独立原则什么的我们才不会做呢……

而当俄国人还在认真讨论陆奥到底是不是在又晃点我们,3 天之后,日本就袭击了中国军舰,战争正式爆发,这就是日本式的闪电战。当然,陆奥宗光也可以说这是军队干的,人家不知道……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当然,俄国人吃了亏之后,后来也就再也不信日本所说的话了。当然,这是后话。

带英其实并不希望远东发生战事

说完俄国,我们再来说另外一个列强。那个时代,远东所发生的任何矛盾冲突,背后都少不了大英帝国暗搓搓的身影。

在英国看来,远东现有格局不能变,尤其是中国清政府不能乱,不然一定会便宜旁边的俄国。所以,英国在6月中旬就主动联系日本,说朝鲜暴乱已经平息了,你们两边赶紧都撤军吧。

而陆奥宗光听了英国的话,立即指示驻朝鲜公使大鸟圭介和驻英公使青木周藏,指示他们说不管采用何种借口,随便你们怎么搞,总之一定要保证我们日本军队留住在朝鲜京城。

当然,借口也就是什么维护朝鲜独立,什么小股叛乱分子在活动,什么中国在挑衅,这些东西。

我们要知道,英国是帝国主义外交的鼻祖,不是沙皇俄国这样的外交糙哥。而日本在英国面前来骗来偷袭,基本就等于刚出新手村就去挑战BOSS,英国根本不信的。

英国就说,根据详实的情报,你们日本不但在朝鲜征兵,而且还到处买煤炭,买轮船,这些军力明明都可以抓海贼王了,你却告诉我说这是要镇压朝鲜的小股叛乱?英国外交大臣也劝告日本驻英公使,说中日冲突只能让俄国获利,长期看对日本是不利的。

但就算英国看穿了日本的意图,又能怎么样呢?英国担心的重点是俄国可能因为中日战争获利,但是英国作为最强最肥的帝国主义国家,要担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不可能因为俄国占有朝鲜的可能性,就全心全力来进行干涉,这势必也会引起俄国的剧烈反弹。所以英国只能知道日本是个骗子,但是还是选择相信他。由于完全拿日本没有办法,英国只能反过来去劝告中国,要中国持调和的态度,防止与日本发生冲突,从而保障和平。

所以在又能骗又敢蒙的日本明治政府前,外交老油子和外交糙哥的表现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而同样的,日本看透了俄国的心理,自然也是看透了英国的心理。俄国想要独占朝鲜,英国不想俄国独占朝鲜——但是其实也不是很难看透,是吧?

日本找到了对带英展开舆论外交攻势的切入点

日本针对英国的恐俄心理,在场外干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极力在舆论上渲染俄国将要插手朝鲜的气氛。先是制造谣言,说俄国驻日公使在怂恿日本达成一项优惠俄国的秘密协定。

而驻英公使青木周藏更是直接对英国外交部说,俄国的确是想要和我们日本签订一些互惠条约,而且他们好像也在跟中国谈,看上去中国比日本更可能接受俄国这些要求,

虽然没有任何的根据,但是有强烈的俄国PTSD的英国,不可能毫无反应。于是就越来越怀疑中国,更加积极地去对中国施压。

日本在场外干的第二件事情,当然就是拼命拉拢英国,引起英国和日本的共情——强调一笔写不出两个岛国。而日本驻英公使馆为此还出了一个备忘录,这个备忘录是用使馆秘书德国人西博尔德的名义出的,所以叫西博尔德备忘录。

里面大意就是说俄国肯定是要入侵朝鲜的,中国根本就挡不住。你们英国人是知道清政府有多弱鸡的,他们一定会向俄国人屈服。而如果是日本人就不同了,日本在对马岛外围和朝鲜南部的港口都有驻军,所以数小时之内就能够达到。而如果英国人帮助日本组建发展海军,那么两国的联盟将会在这片海域取得绝对的优势。

除了官方的正式沟通之外,日本外务省还有一些盘外招,就是对英国官员和媒体发起私人攻势。这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传统艺能的。1894 年6月,青木周藏对陆奥宗光报告说,我已经同《泰晤士报》建立了强大的人脉,请外务省寄一些额外经费来。

到了7月,青木再次报告说,英国大多数有影响力的报纸都发表了和我们日本观点一致的社论,意思就是我的努力、强大的人脉和外务省的钱没有白花,大家看这个场景是不是有点逮虾户?

英国也最终在甲午战争前放弃了原有的立场

经过日本这些场内场外的努力,英国也就渐渐放弃了自己的初衷,不再去努力阻止战争的爆发。

其实严格来说,与其说这是英国被日本说服了,不如说是英国自己走向了摆烂。因为太恐惧俄国了,一切不利于俄国的可能性,英国都想要选择去相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的外交手腕其实也很难说是非常的高明,因为俄国和英国有什么想法其实地球人都知道,但是日本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因为处在东亚的边缘,不是列强争夺的焦点,对列强来说又不太好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利益。其实就跟当年欧洲大陆群雄逐鹿,结果英国悄悄崛起是类似的道理。

而且日本这个时候刚刚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和列强之间还没有很深的纠葛,所以英国和俄国几乎也没有什么可以施压日本的手段。但是反过来,英国和俄国却有很多施压中国的手段,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中国给管上,日本就可以快乐了。

日本后来搞外交其实一直用的这套传统手艺

后来日本外务省其实一直继承了陆奥外交的这套传统手艺,这并不是因为后来的外交人才不行了,而是时代不一样了。

尤其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开始,当日本的扩张触犯到了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核心利益时,继续骗,继续偷袭,就不可能得到列强的理解。于是日本社会就觉得是不是我们的外交人员越来越无能,那干脆丢掉他们,直接莽吧。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结果现在的文艺作品又反过来赞美明治时期外交精英的优秀,对此我们用一个词:刻舟求剑。这里就引用一句鲁迅说的话:“搞鬼有术,也有用,但是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当然可能也有观众要说,诶,到底啥叫大事?纠结起来就没完了是吧?只能说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志向和标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