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金狂热症背后的政治偏见

2013-05-02 10:14:05

最近金价从最高位猛跌17%。这一事实表明,即使金价也可能上涨,也可能下跌。你可能以为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然而,据《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所报道,对许多小投资人来说,金价下跌却是一次严重打击,因为他们以为购买的黄金是最安全的资产。

说来话长,当代美国的核心事实之一就是一切都带有政治色彩。尤其在右翼方面,在从环境科学到枪支安全的所有问题上,他们选择了符合自己政治偏见的观点。最近兴起的“黄金狂热”违背一切事实证据,达到空前程度,表明政治化不但在影响投票,而且在影响投资。

黄金狂热症的两种表现

这里说的黄金狂热是指什么?并不是说购买黄金就没有道理。2000年初以来购买黄金就是一项很不错的投资,也并不全是泡沫。看待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将黄金比作一种期限很长的抗通胀型债券。实际上,其他多种抗通胀型长期债券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反映人们普遍认为没有足够好的替代性投资项目。

实际上,患有黄金狂热症的人,不但指那些断言乱世唯黄金才保险的人,还指那些断言只要我们废除美联储,重新回到金本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在金本位体系下,美元价值与黄金直接挂钩。2008年以后,这两种形式的黄金狂热症一路狂飙。

金融危机之后,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到现在,看看福克斯电视台上的商业新闻,你就会发现许多接受采访的人都在兜售黄金,更不用说那些黄金时段上做的大量广告。许多美国人都深信,黄金是最好的长期投资。根据2011年盖洛普调查,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相信这种观点。

与此同时,回归金本位的呼声越来越强,并不仅仅在那些边缘人物之中。实际上,2012年共和党竞选纲领正式要求回归金本位,呼吁建立一个委员会,“研究为美元设定固定价值的可能途径”(纲领认为,这种方式显然是可取的),并明确表示他们优先选择的路径包括为美元设定一个“金属的基础”。

金融危机后,返回金本位的呼声越来越强

因此,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了一股黄金热的狂潮(尽管2011年以后这种狂潮有所收敛)。为什么?

毕竟,从历史上看,黄金根本不是什么安全的投资。有时,黄金投资可以带来高额收益,如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以及2001年到2011年之间。然而,自70年代金价大涨之后却是史诗般地狂跌,黄金的实际价值下跌了三分之二。

与此同时,当代世界上与传统金本位最相近的是欧元。在一定程度上,欧元将欧洲各国重新放置在与金本位相同的约束之下。没错,欧洲中央银行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印发货币,但像金本位下的国家一样,单独的国家却不能印发货币。然而,现在谁还会把这些国家近期的经验当作我们学习的榜样?

如何解释?

那么,我们如何解释现代黄金的狂热现象?她基本上依赖于失去控制的通货膨胀即将到来的说法。

为什么这么多的人相信这种说法?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引人注目地将金本位比作“野蛮的遗迹”,他注意到将现代工业社会的命运束缚于一种装饰性金属的供应的荒谬性。不过,他同时承认,“黄金已经成为保守主义武器的一部分,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我们不能指望不存在偏见。”

时至今日,情况依然如此。思想保守的人倾向支持金本位,喜欢购买黄金,因为他们很容易相信,建立在酌情行事基础上,以稳定经济为目标而创建的“法定货币”,实际上是一场更大阴谋的一部分,要将他们辛苦挣来的金钱转移到不知谁的头上。

然而,慌忙发行货币之后应该发生的通货膨胀失控现象——四年来那些通常的怀疑人士一直宣称就要发生的现象——却一直没有发生。尽管黄金狂热者的其他所有估计都证明是错误的,但一段时间的金价上涨却给他们带来某些信誉,然而,现在黄金投资也出现了问题。那么,我们会看到那些著名的黄金狂热症患者改变看法吗?或者至少失去大量追随者吗?

我并不指望这一点。正如我在文章开头所说的,在当代美国,所有东西都带有政治色彩。黄金狂热完全符合无处不在的政治偏见,因此,不管是对是错,都可以继续膨胀。

保罗·克鲁格曼

保罗·克鲁格曼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分享到
来源:投资者报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专题 > 黄金游戏
黄金游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