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保罗·克鲁格曼:与其政府违约,不如总统违抗国会

2013-10-13 15:02:47

现在看来,共和党人或许已经决定无条件提高举债上限了,不过相关细节尚不明确。这可能是这种勒索战术的终结,但也可能不是,因为我们目前看到的只是期限很短的提高。触及举债上限的隐患仍旧存在,如果政府停摆的政治后果依然对共和党不利,那就更是如此。

那么,如果我们真的触及举债上限,将面临怎样的选择呢?或许你可以猜到,所有的选择都很糟糕。而问题在于,哪种糟糕的选项造成的伤害最少。

眼下,奥巴马政府强调,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假如触及举债上限,美国政府将陷入整体违约的境地。许多人,甚至包括政府的同情者在内,都怀疑官员们只是在此时此刻不得不这样说而已,因为不能给共和党任何借口淡化其所作所为的严重后果。不过,就算的确没有选择吧,那么整体违约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财政部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触及举债上限将导致政府进入“延迟付款状态”(delayed payment regime):在手头有现金时,按照收到账单的先后顺序进行支付,其中也包括国债利息账单。而每天收到的账单总金额会超过现金收入,这就意味着欠款越来越多。这种状况可能会立即引发金融危机,因为此前被看做最后的安全资产的美国国债,会被评定为违约资产,有可能迫使金融机构抛售美国国债,并寻求其他形式的抵押品。

这样的前景非常可怕。所以很多人(尤其是亲共和党的经济学家,但不仅限于这些人)提出,财政部可以换个做法,“区分轻重缓急”:它可以全额兑付国债,从而让现金短缺的压力落在其他事情上面。至于“其他事情”,指的是社会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联邦医疗补助(Medicaid),除了国防和利息费用之外,它们在联邦政府的支出中占了大头儿。

某些支持区分轻重缓急的人似乎相信,只要我们一直支付利息,一切就会安然无恙。我要给出四点原因,证明他们错了。

首先,美国政府仍然会违约,不能依法履行付款责任。你可能会说,社会安全福利开支之类的东西和应付的国债利息不同,因为国会无法拒付国债,但它如果愿意,可以批准一项法案,削减福利。但是国会尚未批准这样的法案,除非它真的批准了,否则社会安全福利就和应该付给投资者的款项一样,具有不可侵犯的法律地位。

其次,我们在2008年的危机中开了一个糟糕的先例,当时,华尔街得到了政府的救助,而深陷困境的工薪阶层和购房者却所获甚少,甚至一无所获。现在如果优先支付利息,只会重蹈覆辙。我们会再一次发出这样的信号:金融业能享有特别待遇,因为如果得不到,它就能以拖垮整个经济相要挟。

再次,无论时间长短,削减开支都会给人们带来很多磨难。设想一下:由于政府不再支付报销款,参加了联邦医疗保险的患者无法在医院里就诊。

最后,区分付款的优先次序或许可以避免金融危机立即爆发,但仍然会带来灾难性的经济影响。届时我们需要考虑即刻削减开支,这种做法与泡沫破裂后房地产市场大跌的影响大体相当,后者是造成2007年至2009年大衰退(Great Recession)的最重要原因。单单这么做,就足以把我们推进衰退的深渊。

而且事情不会到此为止。随着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税收收入也会大幅下降,而政府已经无法举债,那就只能被迫再次削减开支,从而造成经济状况继续恶化、税收收入继续下降等等后果。所以,即便可以避免一场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式的金融危机,我们还是会迎来一场比大衰退还要糟糕的经济衰退。

那我们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许多法律专家认为还有一个办法: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总统其实可以选择违抗国会,无视举债上限。

这样做不会违反法律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人们的观点各不相同。但不履行联邦政府的义务同样会违反法律。假如众议院共和党人把总统推到了无论怎么做都会违法的境地,为什么不选择一种对美国伤害最小的做法呢?

当然,这会引起一片哗然,还可能面临许多法律上的挑战——不过,我如果是共和党人,如果的确要提起诉讼阻止政府为老年人支付医疗费用,我会感到不安的。还是我说过的那句话,现在没有什么好的选择。

那么,如果我们触及举债上限,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但愿我们不必真的知道。

翻译:李琼

保罗·克鲁格曼

保罗·克鲁格曼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分享到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责任编辑:关一丁
专题 > 美国政府关门
美国政府关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