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佩佩·埃斯科巴:外国势力的幽灵在香港徘徊

2019-10-17 07:30:12

【文/佩佩·埃斯科巴,译:观察者网 李翠萍】

马恩国是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行主席,中国法学会、中华司法研究会和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理事。他也是天津南开大学的客座教授。

外国势力干预是当前香港最敏感的话题,而马恩国恰恰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他一丝不苟地追踪着在港外国势力干预的痕迹。

西方国家如果出现类似的情况,他会被媒体捧成明星。但香港的当地媒体,他笑着告诉我,不管是用英文还是中文写稿的记者都很少去拜访他,更不用说外国媒体了。

10月5日上午,马恩国在他位于湾仔的办公室接待了我,此前一日,暴徒四处破坏袭击导致香港特区经历了自二战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马恩国开门见山地向我亮出了一封申请联合国调查美国参与香港暴乱的请愿书。

提交给联合国的调查申请书

他让我看的是这封信的副本,上面的申请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利坚合众国为被调查国,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为单方面申请方。这封申请书已于8月16日递交给了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收信人为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该文件申请联合国临时议程中讨论的第二项是被调查国“为任何组织、团体、公司、政党或个人提供资金、赞助和供应”,以及“训练并煽动抗议者、学生和持异见人士”的行为。

毫不意外,该文件提到了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该机构2018年将最多资金拨给了针对中国的项目,拨款力度略高于针对俄罗斯的项目。

当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发展中国家的一系列秘密行动被曝光以后,1983年,美国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成立了。

1986年,基金会总裁卡尔•格什曼对《纽约时报》表示:“如果世界各地的民主团体都被认为受到中央情报局的资助,那对它们将非常不利。60年代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因此我们停止了这种直接资助。”

《纽约时报》对民主基金会的报道“民主传教士

对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角色,《纽约时报》是这样解释的:“在某些方面,该基金会的项目类似于中央情报局50、60和70年代对亲美政治团体提供的援助。但这些援助是秘密进行的,并且国会调查发现,它们经常被用于在报纸上植入文章或以其他形式故意发布误导性信息。目前,尽管某些接受资助者希望对某些活动保密,但该组织的资助项目基本是公开的,而且它们似乎反映出基金会以支持政治多元化为目标,相较于旨在培养亲美势力的中情局更为宽泛。”

软实力的獠牙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打着促进民主和人权的幌子,实际上代表着一种积极干预发展中国家政治和社会的软实力机制。这不是什么秘密。它最近介入的案例包括乌克兰、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在许多案例中,它对政权更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美国民主基金会的理事包括艾利奥特・艾伯拉姆斯和维多利亚·纽兰,前者是向尼加拉瓜反革命叛军提供资金和武器的关键人物,后者曾负责向乌克兰民兵组织提供资金和武器,这些民兵组织被部分专家称为新法西斯主义团体。

美国民主基金会通过各种分支机构来提供资助,其中之一是美国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该学会自1997年香港主权交接以来就一直活跃在香港。美国民主基金会网页上列出了它2018年向香港提供的部分资金。

香港网络刊物“点心日报”调查了美国民主基金会在香港当地的社会关系,制作出一张乱港分子的组织结构图。但它目前收集的证据还不够确凿,只能写道:“如果我们分析美国民主基金会参与‘占中’非法活动的历史,以及2019年3月以来发生的历次事件,会发现美国人很有可能通过民主基金会参与了香港当前的内部骚乱——尽管还不能最终下定结论。”

“点心日报”制作的乱港分子内部关系图

向联合国发出的申请书的第三项内容涉及“协调、指导和秘密指挥地面行动;勾结香港当地和美国支持暴乱分子的媒体,提供有偏见的新闻报道。”

申请书将朱莉•埃德列为负责“协调”行动的主要政治人员,她之前在中东工作过,现在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任职。她于同一天先被拍到与陈方安生和李柱铭见面——二人均为《苹果日报》创始人黎智英的亲密盟友,后在万豪酒店大堂接见了“港独”分子黄之锋和罗冠聪,这件事在中国引起了轰动。

美国国务院对中国政府反咬一口,称公开埃德的照片和个人信息是“流氓”政权的行为。

美国民主基金会和埃德都在申请书第四项要求“对各种机构的调查”中受到了进一步指控。

回归《基本法》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出版的《香港基本法:法律原则与政治争议》是马恩国的法律著作。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委员谭惠珠赞扬该书对《基本法》释法的分析,称“(香港的)普通法体系未受影响,司法独立程度继续名列亚洲前茅”,并且仍然是“优先度排在全球第三的国际仲裁地”——至少目前还是这样。

在书中,马恩国详细分析了美国的对华遏制政策。他也提到了一些文化层面的东西,例如梁漱溟关于中国传统儒家思想与西方技术之间兼容性的研究。梁漱溟认为,中国要在对西方的全盘接受和彻底否定之间做选择。

马恩国在审视香港独特角色和定位时被深深地触动了,因为他发现香港是美国对华遏制政策的载体,社会上普遍的反共情绪以及国家安全法的缺失则助长了美国谋划。

不审视香港连续接纳的几波移民,就无法理解香港的反共情绪。第一波移民发生在国共内战和抗日战争期间;第二波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

马恩国指出,1982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 95%的受访者支持维持英国对香港的统治。国际上关注1997年香港回归的人大概还记得,当时香港有多少人对解放军坦克午夜开进九龙存在惧怕情绪。马恩国认为,华盛顿方面现在要做的就是“在管理香港的问题上尽可能地给北京方面制造困难”。

融合还是衰落

任何仔细研读过《基本法》的人,都会得出结论: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今,中国内地十几亿人已经见证了黑衣暴徒们所鼓吹的“民主”是如何蹂躏香港的——公共和私人财产遭到了他们肆无忌惮的破坏。

在止暴制乱的清场行动之后,香港这出闹剧从长远来看可能反倒会促进香港与内地的融合。而且,中国内地、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日本都分别要求香港当局提供黑衣暴徒的详细名单。

近日来,我在与香港商界消息灵通人士交谈时发现,他们反复提出两个话题。

一是特区政府的应对方式,有人认为,居心叵测的外国势力摸清了香港警力不足、警员超负荷工作,难以维持全城各处治安的现状。另外,许多人认为美英两国对香港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的克制反应比较出乎意料。

另一个话题是去殖民化。许多人告诉我,近期风波证明中国没有对香港进行“控制”,否则的话就不可能发生暴乱。另外,特区政府的克制可能也是为了不导致情况进一步激化。

接下来,反中分子可能将被肃清出香港公务员队伍。如果“对话”不起作用,中国可能采取更强硬的手段。

透过阴霾还有一丝希望,那就是粤港澳大湾区项目。接受我访问的人倾向于认为,在风波止息之后北京方面会仔细研判香港形势,然后制定新规划进一步促进香港与内地经济的融合。首先要让香港富商行动起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然后要让香港企业进行彻底的自我改造,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和 “一带一路”。

只有融入而不是脱离内地,香港的繁荣才能得到保证。这可能是反对任何形式的外国破坏活动最有力的论据。

(观察者网李翠萍译自《亚洲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佩佩·埃斯科巴

佩佩·埃斯科巴

Asia Times网站自由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外国势力的幽灵在香港徘徊
为什么西方不愿意被纳入“天下”
“大欧亚工程”和“一带一路”,普京会怎么选?
未来30年,中国的赢面在哪里
做美国的战争据点还是参与新丝绸之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