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橘专访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全球光伏龙头为何回归A股?

2020-10-12 07:36:31

采访/整理 周远方

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光伏产业当之无愧的霸主,总部位于江西的晶科能源,则是全世界最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已连续4年保持光伏组件出货量全球第一。

这家早在2010年就赴美上市的行业龙头企业,最近却释放了回归A股的消息。

在2020绿公司年会上,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女士接受了大橘财经和百家号《洞察》的专访。

钱晶谈到,实际上,美国资本市场总是更青睐一些有故事、有波动的“概念股”,而不太喜欢常年表现稳定的制造业企业。公司此前赴美上市,一方面是因为A股过去上市门槛较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公司在全球市场都有大量布局,在美上市客观上能够提高公司的可融资性。

既便如此,公司的全球化布局不太会因为当前的复杂地缘形势而改变,因为美国想摆脱对中国光伏产品的依赖,复兴本土制造,似乎没那么容易。

以下是采访实录,全文约5000字,阅读时间20分钟。

记者:

晶科能源最近公告,主要子公司江西晶科将在国内上市,被市场解读为“回A”的重要迹象。

我们看到,晶科能源在美股上市以后,股价经历了很多波动,最大的两次波动分别是2012年8月份,最低降到2美元;在2018年的年底又跌到7美元左右,当然这可能是资本市场按自身节奏的波动,那么晶科如何看待资本周期和产业周期之间的关系?

钱晶:

你说的这两个波动,第一个2012年的波动,直接原因是遭遇“双反”,第二个2018年的波动是因为中国“5·30”政策,这两次都是特定事件的影响。总的来讲,我们可能是目前唯一还留在美股上市的新能源中概股,大部分光伏企业中概股都已经撤回A股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美国资本市场偏好各种概念股,比如只要有科技概念,哪怕企业天天亏月月亏都没关系,只要有个好故事在那边支撑估值,只要能给投资人对未来的想象空间就可以,美国资本市场对这种概念股比较偏好。

对于制造型企业,市场看到毛利率永远比较稳定,投资人就非常不喜欢,因为看不到波动。他们希望这个股票能有概念,有故事,投资人才能在中间不断赚取波动的差价。如果你是一个很平稳的制造业企业,虽然你的利润率还可以,但是对投机者来讲没有任何吸引力,因为他们认为已经把你的未来一眼看到底了,这样的一个制造业企业在美股是不受欢迎的,是会被非常低估的。

记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为什么要去美股上市呢?

钱晶:

当初我们中国很多光伏企业会去美国上市,一是因为当时光伏企业80%的市场来自于海外,如果在美股上市,特别是在纽交所上市,他们会对你的公司产生信任感,这对于企业的可融资性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第二个原因在于,在A股上市有一个公司年限的要求,这个门槛比较高,美股在这方面准入门槛会放宽一点。

这就是当初几乎所有中国一线的光伏企业,都去美股上市的原因。

现在这些企业都陆陆续续回归A股了,我们也在前不久公告了分拆回A股上市的计划。

记者:

这跟前一阵子美国政府对在美上市的中概股的一些施压,有没有关系?

钱晶:

没有强关联,因为我们本来就计划好要回A股。

只不过我们要分拆,我们有两个板块,晶科科技是做发电企业;晶科能源做设备制造企业,晶科科技要先在A股上市,等这个过程尘埃落定以后,我们晶科能源,也就是设备制造板块也会回A股。

记者:

前面讲到美国资本市场喜欢有概念、有故事、有波动的股票,制造业的股票其实不那么受欢迎。

资本市场的周期和制造产业的周期是完全不一样的,制造业的周期很长,需要前期的投入研发、采购、制造、建设电站、最后收回投资,但是资本市场可能不喜欢这样很平稳、很长期的形式,那么资本市场出现大的波动的时候,就比如2012年你们的股价被打到2美元,那么你们公司怎样去处理?或者说有没有预判到这样的情况?

钱晶:

前面那两个事件肯定是特定事件的,资本市场对于光伏板块或者说对于晶科的基本面还是认可的,因为毕竟我们的财报、销量、利润率等等都是可以的。只不过有一些特定事件,导致一个大幅的上下波动。

但是我个人认为,对于资本市场,无论是美股还是A股,一定数量的概念股是必须的。一方面,市场一定要有一些明星;另一方面,撑住资本市场的大部分市值的,还是要靠制造业,否则就太可怕了。

如果整个市场都是波动非常大的概念股,对于会炒的人,或者说会操盘的人,当然能赚很多,但是对于一般的散户小股民,他们还是希望大盘是稳定的。如果整个市场全部都是波动很大的股票,或者有可能市值瞬间蒸发的股票,那样的资本市场一定是不可靠的,也是不可持续的。

所以我觉得只能说市场更偏好概念股,会给比较高的估值,但不是说资本市场就不需要制造业这样的品种。

晶科能源光伏产品生产产线

记者:

那么资本市场的波动,对你们企业经营上会不会有一些影响?

钱晶:

影响也不大,本来就是被大大低估的,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但是如果我们能成功回A股上市的话,对我们下一步的融资和发展肯定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记者:

在3月份因为疫情的暴跌之后,我注意到你们美股的股价也有一波很大的上涨。

我个人觉得,现在的美股有一种现象,就是资金向头部企业高度集中,比如纳斯达克在3月后的反弹要远远超过道琼斯。你们作为中概股是否认为股价较快上涨,也是受益于这样的现象?

钱晶:

我们也谈不上是光伏企业中概股里面的头部企业,因为我们的同行都已经回A股,我们几乎是唯一还飘零在海外的一只股了。

疫情恢复期,对于我们的股价的确是是有利的,主要原因是全世界对于疫情之后的经济恢复的判断和预期。新能源基础建设投资,一定是复苏的第一步,一定是重新启动的引擎。任何一个大灾难之后,经济复苏的第一步肯定是基建投资,它一定会吸引大量的资本、创造大量的就业,对于每个国家来讲,第一反应都是先做基建投资。那么,同样是基建投资,为什么要重新去做那些传统能源呢?一定是会投资新能源。这是我认为我们股价受益的一个逻辑。

记者:

你刚才也说到,你们之前80%的市场是海外市场,现在国内的比重已经逐步增加,那么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变化的过程?

钱晶:

中国光伏的应用市场的发展是比较晚的,大概2014年到2015年开始,才有大范围的补贴政策出来,一直到2017年底到2018年才开始成为新增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2019年后来居上,成为累计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目前中国市场占到全球装机容量的30%,甚至更多。

所以说这几年海外市场还在稳步发展,只不过中国市场异军突起。2014年之前,对绝大部分光伏企业来说,都是80%甚至90%的市场在海外。

观察者网注:2012 年由于美国、欧洲针对中国启动双反,中国政府加大了对光伏应用的扶持力度,发布《太阳能发电发展十二五规划》,以及分布式光伏发电规模化应用示范区等措施。

2013年7月4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发〔2013〕24号《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政策文件见下图)


记者: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们公司的业务是怎样逐渐调整布局的呢?

钱晶:

我们跟别的光伏企业有一个比较大的不同,我们的全球布局做得比较早,我们在140多个国家有3000-4000客户。我们在全球每个地区都会均匀分布,即使中国市场很大,我们也不会有额外的特别倾斜。这样我们不会过度依赖于任何一个市场,会保持自己的业务非常安全和均衡。因为如果依赖单一市场,一旦有任何政策问题导致的波动,对于整个公司的影响就非常大。所以晶科的战略是在所有7大洲140多个国家相对均匀分布,在每个大洲的出货量基本维持在10%-20%。

记者:

我没看到目前这样一个地缘政治形势,美国及其部分盟友对一些中企可能不太友好,有些中企已经遭到了打压。那么对于你们来说,对这种情况有没有预判?或者说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钱晶:

一定会有这样的风险存在。

但是对于许多国家来讲,光伏有其特殊的必要性,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产业。无论是气候问题,还是能源枯竭问题,还是能源安全问题,都迫使所有国家都必须做能源转型,这是整个国际社会已经达成共识的。

第一,在目前这种地缘政治非常敏感的时期,能源安全问题会比气候问题更急迫,因为传统能源可能面临一个卡脖子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停光照或者停风。所以能源安全问题可能会被上升到一个战略高度去考虑。

第二,许多国家没得选。在美国本土没有大规模的光伏制造业,零散的一些产能不足以供应它本土的需求。对西方一些国家来说,有的产业可以不要“中国制造”,他们自己可以制造,大不了成本贵一点。但是光伏产业80%-90%的生产链和供应链全部在中国,所以对方即使要限制进口,可能也只是象征性卡最后一个环节,因为他们必需,但本土又没有供应,所以可能不得不破例向中国产品开放。

第三,对晶科来讲,这种风险不能完全排除。美国也有可能迅速把光伏制造业在本地培植起来,大不了贵一些,对吧?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会把这种情况作为一种风险考虑,这也是为什么晶科要在全球布局。我们从全球销售,到全球制造,再到全球投资,原来我们是在中国制造卖给各地区,慢慢的,我们要把工厂搬到海外去,要去海外设电站,不仅做实体制造投资,还要做电站投资。这就使我们成为光伏产业在海外工厂最多、产能最大的国家,不论是向美国还是欧洲,我们都是以海外工厂供货的。

记者:

以你们的经验来说,美国快速复制光伏产业链容易吗?你们的海外工厂跟国内的工厂比较,各方面的经营成本,当地政策支持,基础设施支持等等方面,对比情况怎么样?

钱晶:

从成本上考量,肯定是中国制造成本最优的,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不仅是劳动力的问题,甚至现在中国劳动力根本就不是一个优势,在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可能更便宜。

但是中国有完整的产业链,上游下游供应商全部都在这里,要玻璃有玻璃,要设备有设备,方圆几里范围内都能拿到供货,可是在海外的话,什么配套产业都没有,所有都要自己来,这个成本就太厉害了。

那么你说美国会不会尝试迅速复制光伏产业?我觉得他们一定会尝试,但是没有那么快。资本是很聪明的,如果他们复制了这个产业,但是中国的成本不断下降,如果降的速度超过他们复制的速度,他们算算账可能进口比较划算,那就造不如买,对吧?

所以现在很难说,美国一定会有动作,他们也会意识到安全问题,不能全部依赖于中国的光伏产品,但是如果中国企业的产品竞争力更强的话,我觉得他们也是聪明人。

建设中的美国最大光伏电站,位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双子座”项目


记者:

我跟别的产业也聊过,比如说纺织业,现在整个产业链是在广东跟浙江两个地方,要转移到中国西部都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就像你刚才说的整个上下游供应链,包括设备修理、服务都是成熟集中的,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们在建海外厂的过程当中,怎么解决这样的困难?

钱晶:

在海外建厂过程当中当然遇到各种各样的挑战,但是我们一定要去克服,不能说去海外建厂遇到挑战就不去做了,因为这是我们的长期战略。就是要把中国制造销往各地的模式升级,把生产基地做成中央厨房的概念,把生产基地建到靠近主要的市场,这是我的长期战略,哪怕第一步走出去很难,或者说成本很贵,甚至我们内部也会有争论。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麻烦,就不去走这一步。

记者:

那么现在光伏总体已经进入平价时代,未来我们增长的空间有多大,有没有可能完全替代传统的能源?如果能的话,它的速度多快?

钱晶:

现在的确是全球90%的国家已经进入平价时代。我们晶科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已经做到全世界电价最低,1.35美分一度电,这是所有发电方式里的最底价。在国内的话,光伏电价平均4毛钱1度,所以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光伏电平价上网时代。

到平价上网时代以后,按照“十四五规划”,光伏电要在“十三五”的基础上继续增加,每年的新增装机容量大概会增长50-100%左右。总的目标是要完成中国承诺,在2060年达到“碳中和”这样一个水平。

所以对于整体行业的国内市场来讲,我觉得“十四五时期”达成平价上网是一个分水岭。“十四五”以后,光伏会成为继火电之后我国的第二大电力来源。

记者:

这样大规模新增装机容量的话,地域方面是不是偏西部一点?

钱晶:

西部应该是比较适合光伏的,第一它可再生能源资源多,光照和风电条件都比较好。

第二,那边有非常适合的土地资源。所以原则上讲西北、西部都是比较适合发展光伏风电这样的可再生能源。

记者:

最后一个问题,目前中国西部光伏还是有一个比较严重的弃电现象的。针对这个问题,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比如超高压的西电东送,有智能电网,有储能设施的发展,还有产业向西部转移等等,各种各样解决方法。你们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怎么去解决西部弃电的问题?

钱晶:

我认为你刚才说的四种办法里,只有两种是可行的,一个是西电东输,一个是制造业转移。至于智能电网,目的是要达到这个区域的供需平衡,但是西部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需求,没有消纳能力,这是最大的问题,智能电网没法解决这个问题。以目前的技术,储能更没有经济性。

所以目前要依靠特高压的快速建设和西电东输,最关键的就是你说的制造业西移。但怎么吸引制造业到西部?就像你前面讲的有些纺织业企业觉得不可行,首先我们要用便宜的电价吸引制造业过去,这对很多高能耗的产业是很有吸引力的。然后领军的产业要先过去,因为如果只是一些中等企业,是不足以吸引供应商的,只有头部企业先过去了,才能牵引整个供应链跟着过去,然后工人过去了,商场过去了,房地产过去了,它就不仅仅是一个孤岛,而是一个城镇发展起来,那么对电力的消纳能力就起来了,最终形成一个成熟生态,这才是可持续的一个解决办法。

记者:

在这两方面,你们企业层面会推进吗?

钱晶:

我们一定会,至少我们要表率作用,吸引我们的供应链过去。所以首先我们在新疆,我们在青海就已经有制造工厂。

当然特高压我们只能呼吁,因为这个是国家的规划,好在中国的特高压技术在全世界来讲是领先的,西电东输这块发展也比较快。

(采访完)

钱晶

钱晶

晶科能源副总裁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大橘财经”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大公司
大公司
作者最近文章
全球光伏龙头,为何决定衣锦还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