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睿凡:面对周边的恐怖袭击,中国怎么办?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1-23 09:01

潘睿凡

潘睿凡作者

英国皇家联合军种国防研究所国际安全项目主任

【导读】 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中国的周边安全局势又产生了新的变数。英国安全专家潘睿凡近日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发表本文,评论中国承受了越来越大的安全压力。作者在文中引用的外媒信息不一定代表真实情况,对中国政策的评论也只是其个人观点。观察者网翻译本文仅供读者参考。

【文/潘睿凡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2021年10月初,一名伊斯兰国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阿富汗昆都士的一座清真寺炸死近50人。该武装组织声称对此次袭击负责并不令人惊讶,但对北京来说,一个令人忧虑的新转折点出现了,该组织还决定将此次大屠杀与中国联系起来:该组织说,袭击者是维吾尔族人,而此次袭击的目的不但是为了报复中国,还因塔利班与中国展开了密切合作而要惩罚塔利班。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被国际恐怖组织视为次要目标。此前,尽管基地和伊斯兰国等组织也可能想过对中国动手,但它们仍集中精力打击美国、更宽泛意义上的西方或它们的本地对手,以至于它们很少向中国开火。但在昆都士,这一叙事被残忍地终结了。中国现在可以认为自己已成了它们的一个明显目标。

被炸的昆都士清真寺

在20世纪90年代塔利班首次执政期间,中国官员虽迟疑不定却也心甘情愿地与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政权进行了对话。中国从来不是塔利班的忠实支持者,而是更愿意采取一种私下与其合作的方式。这种方式主要表现为中国在巴基斯坦的鼓动下向塔利班提供有限的投资和支持,中国这么做是期望塔利班能够控制住那些隐藏在阿富汗、受毛拉·奥马尔保护的维吾尔团体,避免其攻击中国。只要阿富汗领导人的行为能符合中国的这一关键要求,北京似乎并不十分关心塔利班的更宏大目标是什么。而且,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北京将这一国内问题与更广泛意义上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联系起来。

随着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先后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国际恐怖主义问题在全球范围内爆发,恐怖组织开始攻击更多的国家。然而,虽然中国成功地促使国内某些维吾尔族团体被添加进了联合国和美国的恐怖主义组织名单里,但这却并没有引来国际“圣战”组织对中国太多的注意。与此同时,在9·11事件发生后的几年里,中国开始警惕塔利班。据报道,一个维吾尔族团体与塔利班并肩作战多年,基地组织领导人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在2016年播出的视频强调了这一点,早些时候美国从关塔那摩监狱获得的情报也显示出了这一点。

自2010年后,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开始在全球各地的恐怖事件中受到伤害,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事件似乎都是偶发事件——受害者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基地组织和后来的伊斯兰国领导人就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发表了一些威胁北京的声明,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声明效果有限,并没有产生任何针对中国的重大行动。

而现在,不可否认的是,特别是随着中国逐渐加深介入阿富汗事务,中国正在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回避与阿富汗展开正式接触。尽管目前它在一定程度上仍在继续这样做,但它也是该地区主要大国中最愿意直接与塔利班接触的国家。伊斯兰国清楚地看到,可以利用塔利班屈从于北京这一弱点,伊斯兰国组织发出的信息很明确:所有对塔利班政权不满的人以及对中国少数民族政策感到厌恶的阿富汗人,都可以归顺伊斯兰国。

王毅会见穆塔基

塔利班新政府已公开表示,希望与中国政府合作。北京方面已明确表示,这种合作是以打击维吾尔族武装分子为条件的。塔利班领导人特别渴望吸引中国的投资并与中国建立经济伙伴关系。10月下旬,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卡塔尔多哈会见了该组织领导人。塔利班代理外交部长阿米尔·汗·穆塔基(Amir Khan Muttaki)向王毅赠送了一盒阿富汗松仁,这是阿富汗希望向中国市场出口的众多商品之一。同时,王毅强调阿富汗需要有稳定的政府,并再次呼吁塔利班切断自己与维吾尔族武装分子的联系。

但塔利班能够或想要在多大程度上完全切断这种联系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在过去几个月里,该组织表示,他们不会让武装分子利用自己的领土向国外发动袭击,而且维吾尔族武装分子已经离开了该国。然而,尽管有传言说打击维吾尔族武装分子的行动已秘密展开和塔利班正在转移位于中阿边境的维吾尔族人,但北京方面却并未完全信服。多哈会谈后,中国外交部发表文章称,王毅表示,中国“希望并相信”塔利班“将与东突伊斯兰运动彻底决裂”,这表明塔利班尚未满足北京的愿望。

伊斯兰国正是利用了这一形势,在昆都士袭击中使用了一名自杀式袭击者。伊斯兰国媒体发布声明声称对此次袭击负责,该组织将袭击者直接与塔利班和中国的合作联系在了一起。

这条消息有多层含义。首先,这是向塔利班发出的信号,表明在这个塔利班企图控制的国家里,塔利班无力保护少数民族。其次,这是向中国发出的信息,以此攻击北京的新疆政策,并将这些政策与该组织的利益联系起来。第三,这是向其他维吾尔族人发出的信息,他们感到自己被塔利班抛弃或威胁并可能会寻求加入其他促进自身利益的组织。最后,这是向世界发出的信息,表明伊斯兰国是一个有能力的组织,将在战场上继续发扬伊斯兰国的“传统”,为受压迫的穆斯林说话。所有这些信息将引起世界各地潜在支持者的共鸣。

在公开场合,中国反应谨慎,谴责了这次造成生命损失的袭击。尽管一位中国学者在国有的《环球时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指责美联社编造了袭击者是维吾尔族人的说法,但中国官方并没有对袭击者的身份发表评论。该学者赞同了塔利班的说法,即曾在阿富汗与塔利班并肩作战的维吾尔族人已经离开该国,并赞扬了塔利班对国内局势的控制能力和与中国展开的合作。

但北京可能知道,这是一个危险的态势,特别是在一个它面临更大威胁的地区。有新报道称,中国加强了本国在塔吉克斯坦的安全力量,旨在加强自身能力去应对来自阿富汗方向的潜在威胁。在巴基斯坦,越来越多的武装组织瞄上了中国利益目标,在达苏和卡拉奇发生的袭击就由当地的俾路支和信德分离主义分子策划。2016年,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的大使馆遇袭。2018年,中国驻卡拉奇领事馆遇袭,造成四人(和三名袭击者)死亡。当地反抗运动、武装组织和政客都将中国视为对手。然而,到目前为止,大多数袭击都是由当地分离主义分子策划的。在伊斯兰国也加入了攻击者行列后,中国最终被定在“圣战分子”的瞄准镜里。

中国特种部队在新疆展开反恐演习

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它还没有做好应对此类威胁的准备。它的军队规模庞大,装备精良,但在打击武装组织方面经验不足,常常要依赖其他国家的帮助。然而,随着中国在巴基斯坦(中国更可靠的盟友之一)的曝光度越来越高,这一点也很难做到。塔利班领导人可能表现出强大的实力和傲慢态度,但在镇压本国武装组织方面,他们面临的困难将与该地区其他政权面临的困难相同,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很难完全保护中国不受激进恐怖组织的伤害。

中国是阿富汗最强大和最有影响力的邻居,这部分解释了为何外界越来越关注中国将在阿富汗扮演何种角色。在国际舞台上,北京越来越被视为塔利班的强大支持者。在担任这一角色时,中国有可能被视为填补了美国撤离阿富汗后留下的权力真空,而这正是北京极力避免的。然而,现实是,它已经被卷入其中。伊斯兰国在昆都士的袭击只是凸显出北京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多远。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恐怖袭击 地区安全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中国的防疫政策基于科学,而非意识形态

2022年05月23日

现代大国总是输给小国?如果真是“特别行动”,可能会赢

2022年05月1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1月23日 09:01

面对周边的恐怖袭击,中国怎么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俄乌冲突再不改变,世界上近1/4的人将挨饿”

电气油全停,立陶宛成首个与俄能源彻底切割的欧盟国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