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纳·福鲁哈尔、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中俄经济背靠背,将对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02 07:51

拉纳·福鲁哈尔

拉纳·福鲁哈尔作者

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商业专栏作家和副主编

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

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作者

欧洲智库布鲁盖尔研究员,西班牙皇家智库埃尔卡诺研究所研究员

【导读】 西方多国政府与欧盟等组织对俄罗斯连续追加制裁后,舆论普遍认为,将导致俄罗斯在经济合作上进一步转向中国,但对这一转变会产生什么效应,还有不少的分歧。 《金融时报》从金融角度分析,把金融市场看作一个“主战场”,认为制裁俄罗斯有助于中国建立一个“后美元化”的世界。 《亚洲时报》的文章则将关注点放在实物贸易特别是能源领域,认为欧盟才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贸易额实际上要比中俄贸易额多几倍”,而能源转型从长远看也不利于俄罗斯。 观察者网翻译两篇文章,谨供读者参考。

【《金融时报》刊登拉纳·福鲁哈尔文章《去美元化后的世界》】

市场通常会对地缘政治事件做出强烈反应,但随即就会对其不屑一顾。但这一次不会。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是一个关键的经济转折点,将会产生许多深远的影响。其中之一将是促使世界加速向两极金融体系转变——一个体系基于美元,另一个基于人民币。

当然,俄罗斯与西方的金融脱钩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根据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西方银行对俄罗斯金融机构的敞口减少了80%;自此以后,西方银行对俄罗斯其它私营部门的权利声索减少了一半。美国宣布对俄施行更严厉的新制裁,这将使脱钩进一步加深。

这也将使俄罗斯更加依赖中国。中国将利用美国和欧盟的制裁,廉价收购俄罗斯过剩的石油和天然气。中国需要俄罗斯的大宗商品和武器,并将俄罗斯视为北京主导新秩序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一点莫斯科也是知道的。

欧盟宣布禁止俄罗斯金融机构接入SWIFT系统

政治学者谢尔盖·卡拉加诺夫隶属于总部位于莫斯科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他近日告诉《日经亚洲》说:“中国是我们的战略缓冲带。我们知道,无论形势多么艰难,我们都可以依靠她向我们提供军事、政治和经济支持。”

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破坏美国或欧洲的制裁来支持俄罗斯,但它肯定会允许俄罗斯银行和企业更多地进入本国金融市场和机构。事实上,就在几周前,两国宣布“两国友好没有止境”,随着俄罗斯被西方市场拒之门外,这种友好肯定会包含更加紧密的金融联系。此前,俄罗斯和中国在2019年达成协议,以各自的货币而不是美元结算所有贸易。乌克兰战争将加速这一进程。过去几天,中国解除了对俄罗斯小麦的进口禁令,并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达成了一份新的长期供气合同。

所有这些都有助于中国达成自己的长期目标,建立一个“后美元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俄罗斯将成为以人民币结算所有交易的众多国家之一。实现这一目标并非易事。中国人希望去美元化,但他们也希望完全控制自己的金融体系。这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市场相比其他国家市场更加开放和更具流动性。

不过,中国人希望利用当前的贸易和石油政治来提高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所占的份额。一位在华的西方高级投资家告诉我,他预计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的份额将在未来3至4年内从2%升至7%。当然,与美元59%的份额相比,这仍然微不足道。

但中国正在打一场持久战。在与美国展开的新大国竞争中,金融是一个关键支柱;汇率、资本流动和一带一路贸易通道都将在竞争时发挥作用。北京方面正在缓慢地使其外汇储备多样化,并购买大量黄金。这可以被视为在对冲后美元世界的风险(假设黄金价格会随着美元价格下跌而上涨)。

美国实施新规,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资本流入中国,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快两国金融脱钩进程。如果美国养老基金无法流入中国,则资本市场的自给自足就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增强本国体系的可信度和透明性,这不仅是为了吸引除美国之外的其它国家来华投资,也是为了鼓励国内投资热潮,让中国的巨额储蓄流入国内资本市场。

尽管对俄罗斯的制裁预示着进一步脱钩,但战争带来的经济后果(需求下降,甚至通胀上升)也有可能迫使美国和其他国家屈服于定价压力,这将对中国出口商品有利。尽管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可能在对抗俄罗斯和中国方面摆出许多政治姿态,但供应链脱钩需要很长时间。华盛顿的决策者尚未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一点。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对其所追求的新世界秩序相当认真。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在1997年出版的《大棋局》一书中预言道,对西方来说,最危险的地缘政治局面将是“中国、俄罗斯,或许还有伊朗结成大联盟”。这个联盟将由中国领导,而促使他们联合起来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共同的不满。“无论这种可能性多么小,要避免这种意外出现,就需要美国在欧亚大陆周边的(所有)地区同时展示其地缘战略技能,”他写道。

金融市场将成为一个主战场。这个战场将成为捍卫自由主义价值观(例如,通过制裁俄罗斯)和使旧联盟重焕生机的地方。(美国和欧洲有可能联手制定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战略吗?)金融市场对地缘政治的敏感度也将比过去高得多。

【《亚洲时报》刊登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的文章《中国对俄罗斯的经济支持并非灵丹妙药》】

鉴于乌克兰局势微妙,美国和欧盟先后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现在似乎有必要评估一下俄罗斯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中国这个贸易伙伴。

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2021年竞选期间宣布“转向东方”,加上俄罗斯在2014年因接管克里米亚而受到制裁,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额已经缩水不少,但欧盟仍然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两方贸易额实际上要比中俄贸易额多几倍。

在最近举办的冬奥会上,俄中两国在北京达成俄中战略协议,这可能有助于俄罗斯缓解自身承受的制裁压力。中国批准从俄罗斯进口农作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然而,与欧洲天然气进口相比,这确实是微不足道的。因此,现在的问题是俄罗斯能否轻易地将天然气出口从欧洲转向中国。

总的来说,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东移可能会让欧洲买家与中国竞争,因为俄中两国已在北京就建设新的管道基础设施达成一致(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这将把旧的气田与新的出口市场连接起来。

然而,这绝不是立即可行的,因为目前俄罗斯是通过现有的西伯利亚力量1号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这些天然气是由西伯利亚东部的专用气田供应的。目前的现实是,截至2020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高达83%的天然气仍是输往欧洲的。

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施工现场

如果我们关注中期发展,当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建成时,那时的全球天然气市场可能会与今天大不相同。事实上,外界预计天然气价格将保持高位直至2024年,但在此后就不一定了。2025年将有大量额外的液化天然气投入市场(最引人瞩目的是卡塔尔北油田扩建),这将使市场上的天然气供应量大增。

此外,欧盟的脱碳工作进展顺利,天然气在其全部能源消耗中的占比已经下降。因此,俄罗斯左右市场的能力将大为减弱。这基本上意味着俄罗斯转向中国以缓解其与西方的矛盾并非灵丹妙药。

欧洲的天然气进口量太大,中国还无法立即顶替欧洲,特别是中俄还有管道连接方面的问题。此外,当这一切最终成为现实时,俄罗斯或中国将要追加投资,那时全球液化天然气供应量将大增,而天然气需求却不会,至少欧盟会因其脱碳工作而不会增加需求。

令人怀疑的是,俄罗斯经济的未来是否只取决于它能否向中国卖出更多的天然气和谷物,以及俄罗斯经济是否愈加依赖中国。这听起来的确不像是计划好的。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和香港《亚洲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能源合作 全球经济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中国的防疫政策基于科学,而非意识形态

2022年05月23日

现代大国总是输给小国?如果真是“特别行动”,可能会赢

2022年05月1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02日 07:51

中俄经济背靠背,将对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俄乌冲突再不改变,世界上近1/4的人将挨饿”

电气油全停,立陶宛成首个与俄能源彻底切割的欧盟国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