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任念东:“台独”也想“上天”?扒一扒台湾航天的画皮

任念东

任念东

政治军事观察者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1 08:01:1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任念东】

1月24日,SpaceX公司的低地球轨道“拼车”火箭成功发射,一次将143颗小卫星送入近地轨道,打破了印度火箭于2017年创造的“一箭104星”记录。我国台湾省的两颗立方星“飞鼠”和“玉山”也在其中。

143星入轨后,各家纷纷与自己的卫星建立了联系,但“飞鼠”“玉山”却迟迟联系不上,一时引起各方关注。

近日有好消息传来,经过国外无线电爱好者的帮助,台“中央大学”终于接收到“飞鼠”卫星的信号。喜讯裹挟热浪而来,冬日的宝岛仿佛回到稻花芬芳的时节,台媒欢呼跳跃,百家争鸣,听取盛赞一片。

卫星,找着了?

这次台湾省搭车发射的“飞鼠”“玉山”属于立方星(CubeSat),这是一种高度标准化的微纳卫星,以10厘米边长的立方体为一个单位,即1U。“台湾大学”研制的“飞鼠”卫星是3U立方星,另外一颗“玉山”卫星则由腾辉电信等单位共同研制,是一颗1.5U立方星。

“飞鼠”(上)与“玉山”(下),图片来源互联网

尽管岛内媒体对两星寄予厚望,“中时新闻”甚至在发射后第一时间将“飞鼠”定义为“台湾太空发展史新的一页”。但太空探索充满风险,你永远无法预知鲜花与噩耗哪个先来。

立方星是21世纪以来发射最多、应用最广泛的微纳卫星标准,拥有完全货架化的成熟产业链。在立方星网店里,你甚至可以像攒台式机一样,用经过多次飞行验证的成熟商业元件搭建你自己的立方星。

确定卫星大小、选择数据传输组件、卷尺天线、星载处理器、电源组件、姿态测控组件,不要9998万,也不要998万,只要几万欧元,你就能拼出一颗有实际功能的立方星。

倘肯多花十几万,你甚至也可以通过“拼车”方式把自己的立方星送入太空。成熟产业链的好处在于,就算你的立方星过于简陋,你依然能够在卫星有限的寿命内(通常是几个月),收到它发自太空的、清晰的信号。

换句话说,简单的货架商品能失联,其中肯定存在问题。

在宝岛立方星失联、岛内专家焦头烂额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一位西班牙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接收到了“飞鼠”的信号并发布在网上。

“飞鼠”信号,图片来源destevez.net

“中央大学”迅速跟进,探究为何拥有更先进接收设备的研制方反而没有收到信号。最后,经过宝岛各位专家学者一系列研究,终于得出初步结论:

“中央大学”的卫星地面站,坏了…

不光放大器坏了,卫星天线的俯仰机构也年久失修,以至于在重力作用下自然下垂,仰角误差高达15度。

这波啊,这波是《走近科学》。

“中华”,哪去了?

如果大家以为宝岛同胞只是小打小闹弄弄立方星,那就错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也曾开始一本正经地发展航天工业。

尽管西方世界的民用卫星货架一直对台湾当局敞开,但毕竟没有经验,还是要从搞(抱)合(大)作(腿)开始。于是折腾了近10年,台湾的第一颗卫星终于出炉。

尽管卫星基本上是美国TRW制造,发射也是美国火箭进行的,但毕竟是岛内第一颗卫星,从气势上不能输。

因此命名为“中华卫星一号”,英文名字是“ROCSAT-1”,直译过来是“中华民国卫星一号”。

“中华卫星一号”,图片来源互联网

2004年还发射了“中华卫星二号”,卫星皮实耐用,原本5年设计寿命,服役了12年才坏掉。

短短5年间,进步如此大,请问台湾省是如何做到的呢?

也没什么,除了全省科技人员努力提供了几个元器件以外,剩下的95%是欧洲阿斯特里姆公司做的。

“中华卫星二号”,图片来源互联网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气势也拼不过局势。2004年底,陈水扁一声令下,“中华卫星”直接改名“福卫”,拿掉了“中华”的名头。

“福卫”,听起来很喜庆的名字,但如果知道它的全称,大家恐怕就笑不出来了——“福尔摩沙卫星”。

“福尔摩沙”,是葡萄牙殖民者对宝岛台湾的称呼,被“台独”堂而皇之地拿来命名卫星,替换掉的还是“中华”。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没了“中华”加持,“福尔摩沙卫星”摇身一变,成了“台湾之光”的代表。

2017年,经过漫长的研制,岛内终于等来了自己独享的时刻——第一颗“台湾制造”的遥感卫星:“福尔摩沙卫星五号”。

“首次自研”、“台湾之光”,各种光环加持下的“福卫五号”从研制到发射都令岛媒激动到不能自已,仿佛有了“拒统”的底气一般。但这颗耗资约合10亿人民币的卫星传回第一批图片时,所有人都傻了。

卫星图片失焦,“台湾之眼”得了白内障。

“福卫五号”,图片来源互联网

自研的东西出了问题,达不到设计要求,总要仔细调查一番。最后,经过宝岛各位专家学者一系列研究,终于得出初步结论:

是美国进口的光学校准仪出了问题。

坦率地说,故障发现后,宝岛的科研人员确实做了许多努力,从软硬件两方面下手,尽可能地改善了卫星图片的成像质量。但就像白内障一样,莎普X思滴眼睛没用,想根治还得做手术——但卫星在太空中踽踽独行,没办法手术,只能保守治疗,与病灶和平共处。当然,如果宝岛的科研人员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在卫星上,这种低级错误大概不会发生。

那么精力都用在哪里了呢?

诡计,能行吗?

国际宇航联合会是一个成立于1951年的国际组织,旨在促进全球航天领域科学家的相互交流,推动航天进步造福人类。由他们举办的国际宇航大会是每年航天领域的国际盛会,吸引着世界的目光。

除非会议在拒绝向中国专家提供签证的美加等国召开,按惯例我国每年会组织颇具规模的代表团参加国际宇航大会。

在美国召开的第70届大会上,参会科学家质问美方为何集体拒签中国代表团,图片来源新华网

同样地,生活在宝岛的科学家也可以用“中国台湾”的名义参会,不论是China Taiwan还是Taiwan, Province of China,必须标明China。

但令人感到迷惑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居然总要抓住部分学术会议主办方的漏洞与无知,在“国家”一栏写上“Taiwan”,没有China。

这种会议主办方多见于美国、日本,不得不令人怀疑它们是否在与那些宝岛科学家唱双簧。

大陆代表团从不手软,发现一个,纠正一个,所以这种鸡贼的“论文台独”始终处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境地,颇有相声《小偷公司》的风采。

有时候,他们甚至不满足于“论文台独”,在宇航大会的展览会期间,一些宝岛科学家曾经趁大陆代表团看不见的时机悄悄在展台打出“Taiwan”名号,还试图悬挂伪政权的旗子。

当然,下场也很简单,被大陆代表团与会场保安联合打击。

“旋灭”。

在私下里,做出此等腌臜事的宝岛科学家也对大陆科学家倒苦水,这不是它们想干,实在是伪政权对它们有“台独”考核,带KPI指标的那种。

现在知道为什么“台湾之眼”得白内障了吧?精力全用在“台独”KPI上了。

台当局总是自诩与西方发达国家关系密切,在航天领域极少受限,技术交流与人才培养渠道极为顺畅,如果把研究“台独”小伎俩的心思全用到卫星上,恐怕也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台湾之光”也不会沦为纯粹笑柄。

毕竟,统一大势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台独”想上天?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任念东

任念东

政治军事观察者
责任编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岛内搞航天,怎么一股《走近科学》的味道
这恐怕是上周末美国最正常的事情了,是吗?
马斯克“炸火箭” 什么水平的操作?
中秋话探月——从以色列和印度的尝试说起
犯错的不止万豪,可一年后还有没改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