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鲍德温:美国白领工作岗位正逐渐外流

来源:中信出版集团

2021-05-30 09:04

理查德·鲍德温

理查德·鲍德温作者

全球化研究专家、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导读】 经济全球化浪潮下,除了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岗位随“利”逐流,不少白领工作也正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流出发达国家。 本文节选自全球化研究专家理查德·鲍德温新著《失序:机器人时代与全球大变革》,介绍全球化在导致发达国家蓝领失业之余,如何危及白领饭碗。

【文/理查德·鲍德温】

迈克·斯坎林是个不安分的人。他有三份职业:软件工程师、投资银行家和风险投资人,但他却决定搬到拉斯维加斯追寻自己的梦想——成为“备兑期权”(covered option)交易者。“备兑期权”是一种涉及出售所持股票的复杂的投资策略。

事实上,备兑期权投资只是迈克·斯坎林的第二大爱好。“我的头号爱好是旅游和徒步,”他说,“但我不在网上的时间从没超过36小时。”(是的,在珠穆朗玛峰的一号营地可以收到手机信号,在山脊上的信号比在山谷里好。)

为了让自己在智利马丘比丘顶峰、美国大峡谷和锡安峡谷谷底徒步时,也能通过互联网经营自己的初创公司,他花了37000美元雇用了外国的IT工程师和网页设计师,而若要在美国雇用同样的技术人员,他得花费50000美元。现在,他都无法想象,如果不找国外的自由技术人员,自己的那些工程项目应该找谁来干。

类似斯坎林这样的做法还没有引起普通民众的注意,但他们应该而且可能很快就会注意到。因为,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这使得美国、欧洲的白领直接面临外国白领的竞争,而外国白领可以接受相对低得多的工资。

当然,互联网是双向的,工资竞争并不总是由开价低的一方获胜。国际自由职业竞争也为一些发达经济体的工人创造了新的机会。若公司对质量要求高,即便需要花重金雇用经验更丰富的员工,也一定在所不惜。这就是为什么在金融、会计、工程、电信和物流等领域,世界市场的霸主往往来自高工资国家的服务公司——它们的竞争优势是优质而不是低价。

但是无论你站在哪个角度看,这一次的情况都与以往不同。在今天的数字技术出现之前,斯坎林要想雇用外国程序员的唯一途径是让他们移民美国。而一旦他们移民美国,他们肯定会要求自己的工资和福利待遇按照美国的标准来执行。

来自远程移民的工资竞争

这些外国网络技术人员,就是以虚拟的方式,暂时移民到斯坎林的公司工作,但只按照本国标准收取劳务费用。通常情况下,这些远程移民所收取的劳务费比美国和欧洲同行低10多倍。

下图显示,中国会计人员的工资约为美国会计人员的5%。中国会计师或许无法完成美国会计师的全部或者大部分工作,但中国会计师要价比美国会计师低20倍,因此应该可以从美国会计师手里拿走一部分工作。聘请中国会计师作为美国会计师的助理,可以帮助美国公司减少雇用本国会计师的成本。

外国工人与美国工人的工资比较(每月净收入,按2005年美元计算)

资料来源:国际劳工组织联机数据

举个例子,要完成一项任务,一家公司可以用7名本地会计师和7名远程助理,这比聘用10名美国会计师更节省费用,而且可能会完成得更好。只需支付略高于中国平均工资的薪酬,美国公司就可以聘请到中国会计精英——一群最聪明、最勤奋的人。换言之,基础工作将由一流的外国工人来完成,而不是二流的当地人。

同样,远程聘请程序员、工程师和护士也能节约相应的费用。当然,要完全换成外国专业技术人员是不可能的,但是用一些低成本的外国工人代替高成本的国内工人显然可以省下不少费用。

我就曾经雇用外国工人,而且省下了大笔费用。2018年4月,我雇用了一位曼谷的文案编辑,为我伦敦的政策门户网站审阅博客文章。她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对我网站作者——很多人的母语都不是英语——所犯的错误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她的工资是每小时25美元,比我雇用的欧洲文案编辑便宜35%。而且,并非只有公司才有经济实力聘请外国员工,个人不需花费太多也能聘请到远程私人助理。

例如,在一个名叫avirtual.co.uk的网站上,你可以找到迈凯伦–布瑞利,她是一个在线个人助理。她在南非开普敦工作,英语流利,曾在汤普森旅行社担任业务经理,有丰富的人力资源、招聘和旅行策划经验。在她的视频介绍下边有一句话:“我热爱我所做的一切,因为我相信我能为客户的生产效率和生活带来真正的改变。”你也可以找到莫妮卡·曼西拉,她拥有圣巴巴拉大学的学士学位,拥有簿记和社交媒体方面的经验,英语和西班牙语都很流利。在该网站上,每月15个小时的助理费用,起步价是270英镑。

虽然关于世界各地自由职业者收费标准的系统调查不多,但还是有一些相关调查数据可用。一个刚起步的自由职业中介网站就做过相关调查。该网站的宗旨是帮助菲律宾人实现网上就业。该网站的宣传材料写道:“我们相信,只要心态正确,菲律宾人就能释放出世界级的潜力。”为了促进远程移民,该网站对自由职业者的收入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数字营销战略家的时薪为6~8美元,普通虚拟助理的时薪为3~8美元,内容编辑和财务经理的收入为6~15.2美元。

尽管这样的收费标准在美国或欧洲听起来十分低廉(10美元1小时,等于年收入仅有20000美元),但在远程移民国家也是高于平均水平的收入。比如,菲律宾的国民平均收入是9400美元。世界银行也做过调查,发现肯尼亚、尼日利亚、印度的全职网上工作者比他们从事传统就业的同行的收入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远程移民或者说国际远程办公,对公司和自由职业者来说是双赢的安排。比如,我的网站节省了支出,而我曼谷那位文案编辑也比其当地同行赚得多。唯一对这种模式不太满意的人可能是欧洲文案编辑,因为他们的工作机会减少了。

低工资并不是外国自由职业者的唯一优势,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为发达国家的公司拓宽了人才选拔渠道。此外,新中介平台的出现使得寻找、雇用、管理、支付和解雇远程移民变得很方便。ThePatchery.com的首席执行官对这一点深有体会。

网上自由职业中介平台

安柏·甘恩·托马斯喜欢为孩子缝制衣服,有一次,她灵机一动,心想,为什么不把它做成生意呢?为什么不让人们亲自为自己的孩子设计衣服呢?为了给她的新公司建立网站,她在明尼苏达州雇用了一家当地的网页设计公司。但网站还没建成,他们就花光了她的预算,于是她想求助于外国网页设计师。但她如何能在明尼苏达州就找到国外的网站设计人员呢?

她找到了一个中介平台。这类平台与易贝(eBay)相似,只不过其所售的不是商品,而是服务。在网上面试了几名自由职业者之后,甘恩·托马斯聘请了白俄罗斯的伊坎塔姆网页设计公司。“它改变了我们的商业进程。”她说。该设计公司不仅工作速度比本地公司快,而且比本地公司更专业。

雇用远程外籍员工不仅仅适用于ThePatchery.com这样的小公司,许多大公司也开始这么做。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就雇用了许多远程外籍员工。全球服务副总裁维克多·英格尔斯解释道:“雇用外国远程员工能让我门在人才聘用方面有更多的选择。”他还解释说,有处在不同时区的员工有助于公司在非工作时间处理客户需求,并且一般远程外籍员工都是做兼职或非传统的工作,对公司的开支也是有利的。

一些大型公司会在自由职业网站上发布招聘广告。在Flexjobs.com上,你可以找到戴尔和德勤发布的计算机结构工程师远程办公职位,也可以找到施乐、联合健康集团(United Health Group)和甲骨文的远程项目管理职位,还可以找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通信工作,以及希尔顿的旅游和酒店工作。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外国自由职业者也为雇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在自由职业中介平台上,找到、雇用、管理和解雇职员都十分方便,这对雇主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Flexjobs官网截图

寻找、雇用和管理外国工人

upwork.com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职业服务中介网站,我就是在这个网站上找到了文案编辑。我在网上贴出所需要的服务及对服务人员的资格要求,即网上“自荐书”。自由职业者可以写“自荐书”来应聘。当时有十几个人应聘,其中一些是该网站的中介服务机器人推荐的。

在阅读了自荐信并查看了他们的网上资料(其中包括他们要求的薪资)后,我在网上面试了两个应聘者,每次约15分钟。在雇用了我喜欢的候选人之后,我开始通过Upwork的文件共享服务发布工作任务,并与网站上的文案编辑进行网上交流(当有新消息或文件发布时,网站会向我发送电子邮件)。为了保证文案编辑所报的工作时长是真实的,当她宣布她在为我工作后,网站会不定时地对她的电脑屏幕进行截屏,并将截屏图发给我。

我聘请的文案编辑也不会担心我不付款,因为Upwork会自动通过我绑定的信用卡进行收费。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或工作质量不达标,我可以拒绝支付,但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既然这是双赢的,我们都有兴趣让它成功;如果确实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或者工作完成了,或者我决定换一个自由职业者,我只需点击“终止合同”的按钮即可。

我绝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2017年,Upwork拥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1400万用户。该网站上的自由职业者收入总合达到10亿美元。当然,Upwork也有很多竞争对手,比如TaskRabbit、Fiverr、Craigslist、Guru、Mechanical Turk、People Per Hour和Freelancer.com等几十家初创企业。用网络术语来讲,这个空间已经吸引了招聘网络巨头领英的注意。该公司的网站有注册用户4.5亿人。利用这一基础,该公司推出了ProFinder(职场招聘)服务外包中介平台,从而也杀入了这一行。此外,中国的公司也加入了进来。

中国经济的数字化程度已经很高,所以你不难想象服务外包经济在中国非常盛行。其中,猪八戒网(zbj.com)是最大的服务外包中介平台。该平台成立于2006年,现在已经有超过1600万自由职业者和600多万家企业成为其注册用户。该公司的英文门户网站witmart.com则面向全球用户。

该平台的首席执行官朱明跃解释说,这种新型全球化经济将比传统的全球化经济发展更迅猛:“与在线商品贸易相比,服务贸易在物流和海关方面没有限制。服务贸易的前景非常光明。”该公司已经在美国休斯敦和加拿大多伦多设立了办事处。“我们立足中国,主要服务于中国客户,但我们的目标是全球市场。”

我认为,其他新兴市场也会建立自己的服务外包中介平台,帮助本国公民加入国际自由职业的行列。这将是它们为迅速扩大的劳动力队伍创造就业的极好方式。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平台对远程移民的意义,就像铁路、集装箱船和航空货运对货物贸易的影响一样。通过降低货物的国际运输成本,运输设施和设备的提升使贸易公司可以从国际贸易的价差中获益,这促进了商品贸易的繁荣。通过大幅降低雇用外籍服务人员的成本,服务外包平台从国际工资差异中获益,这必然会导致远程移民的激增。

外国自由职业者群体画像

由于自由职业服务的非常规性,官方统计数据比较少,而有的统计数据也不太可靠。为了填补一些空白,牛津大学教授维利·莱顿维塔建立了一个创新项目——网上劳动力跟踪调查。5他发现,1/4的网上自由职业从业人员来自印度,另外有1/4的人员来自孟加拉和巴基斯坦;还有一个网上自由职业人才供应大国是菲律宾,而1/8的自由职业从业人员来自英国和美国。

在线支付公司Payoneer.com针对低收入国家的自由职业者也进行了一项大规模调查。他们询问了全球2.3万名自由职业者,约1/4的受访者来自拉丁美洲和亚洲,20%的人来自中欧和东欧,约15%的人来自中东和非洲。

绝大多数接受调查的自由职业者都在二三十岁,一半以上的人受过大学教育。雇用他们的公司大约一半来自北美和欧洲(平分),15%来自拉丁美洲和亚洲,7%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从远程移民国名单可以清楚地看出一点:语言是影响全球服务外包业务一个重要的因素。这不难理解:服务需要人与人的交流,而商品不需要。比如,你无法和组装你iPhone手机的人交谈,并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但如果不能和帮你安排旅行计划的人交谈,后果就十分严重了。

大多数外包服务都要求从业者的英语要足够好,这极大地限制了潜在的远程移民数量,但随着人工智能的一项惊人应用——“机器翻译”的出现,这一限制正在减弱。即时翻译曾经是科幻小说中的桥段,而今它已成为现实,可以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上免费使用。当然,机器翻译距离完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自2017年以来,这项技术取得的进步绝对令人惊叹。

远程移民会夺走哪些就业岗位?

要回答这个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看现在有什么样的远程工作——在同一个城市或者同一个国家内有什么样的远程工作。环顾四周,看看哪些工作适合远程工作,你就会知道哪些工作将最快受到冲击,而且受冲击的程度最严重。难度更大的途径是考虑每个职业涉及的任务,然后再考虑一下哪些任务可以由一位有才华的外国人来完成。

幼儿教师、农民和测量师的工作都要求“你必须待在工作地点”。这些工作不可能被远程移民拿走,因为这些工作的本质就是要求亲自守在工作地点。到底哪些工作可以被远程移民拿走呢?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艾伦·布林德的研究让我们对此有了一些具体的了解。

艾伦·布林德是一个有情怀的知识分子。他是一位运用专业知识使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政策经济学家。1988年,他出版了《硬头脑,软心肠:公正社会的硬头脑经济学》(Hard Heads,Soft Hearts: Tough-Minded Economics for a Just Society)一书就证明了这一点。20世纪90年代,他在担任美国央行副行长和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期间,真的做到了硬头脑、软心肠。

在20世纪头10年,布林德就非常担心先进的信息技术(我们所谓的数字技术)可能会导致美国的工作岗位因服务外包而流失。他担心的是反向远程移民,即“我们”的工作被转移到国外。事实上,在许多领域,如呼叫中心和后台处理,反向移民现象的确发生了。

为了警醒世人,他按照可离岸的程度,给美国的各种职业进行了排序,其具体做法是:如果某项工作必须在美国的某个地点完成,则这个工作属于不能离岸;如果这项工作可以远程完成,布林德会根据工作完成的质量与传输效果之间的关联程度赋予该职业一个数值。

根据这个排序,他估计大约一半的管理、商业和金融工作可以转移到国外完成,另外30%的专业工作、办公室和行政工作可以转移到国外。他认为近60%的专业、科学和技术部门的工作岗位可能被转移到国外,而金融、保险和媒体行业,有一半的工作岗位易受到外国竞争的冲击。将他的研究推而广之,凡是可以通过网络完成的工作都可能被转移到国外。记住,彼时,科技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数字科技还未将远程工作中的“远程”二字去掉。

随后的研究对布林德的预测数据进行了调整,但新的研究结论仍然认为约1/3的美国就业岗位可能被转移到国外。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如果现在从事这些工作的人,未来几年内哪怕只有一半的人与远程移民展开直接竞争,就一定会出现一场巨大的动荡——人们会大声疾呼,希望能免受冲击。

白领工作全球化竞争是一件大事,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变化,但这只是推动全球机器人化的动力中的一个,另一个是白领工作自动化。

理查德·鲍德温 著,中信出版集团2021年4月出版

责任编辑:李泠
远程办公 白领 移动互联网 全球化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5月30日 09:04

以10%工资就能雇中国精英,美国人怎么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今天,俄罗斯外债被迫违约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八省份高考取消文理分科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深海一号”累产超20亿方,“深海二号”启动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