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鲍勃·卡尔:若澳大利亚听从对华鹰派,我们将会孤立无援

2017-06-19 07:58:00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如同《圣经·旧约》里面的先知,身躯伟岸、面庞坚毅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Malcolm Fraser)对刚刚接任外交部长的我语气凝重地说:“美国可能被拖入与中国之间的地面战争,美国会输掉战争,然后从亚洲撤出。在这噩梦般的情境中,澳大利亚无疑是美国阵营的一员,战争结束后,我们会在中国主导的西太平洋地区茕茕孑立、孤立无援”。

这一情景是灾难性的,当然,目前还远远没有成为现实。但若特朗普当选后我们听从了国内对华鹰派的建议,澳大利亚现在肯定已经陷入困境了,尽管这种困境还不至于像上面那样极端。

下面我们来看看南中国海问题。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长彼得·杰宁斯(Peter Jennings)去年11月曾表示,澳大利亚应该做好准备,特朗普一定会打来电话要我们加入南中国海巡航,要我们对中国示出挑战姿态。杰宁斯认为我们除了接受特朗普的要求,别无其他选择。

另一位习惯于从美国视角看中国的是曾担任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国家安全顾问的安德鲁·希勒(Andrew Shearer),他还曾在华盛顿某智库工作过一段时间。希勒今年1月16日表示,澳大利亚对巡航南中国海一直犹疑不决,这种不正常的状况已经“引起华盛顿一些朋友的注意”。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5月24日刊出澳前外长鲍勃·卡尔撰写的评论文章:《若澳大利亚听从对华鹰派,我们将会孤立无援

引起了华盛顿一些朋友的注意?特朗普打来电话要我们加入南中国海巡航?这些简直是无稽之谈。正相反,在朝核问题上,美国可是正需要中国人的合作呢!

美国人仔细权衡美中关系的重要性,停止了以“实践航行自由”为名的巡航。虽然美国人曾三次在不同场合建议我们加入南中国海巡航(当时我们国内的对华鹰派们听到这些建议是非常兴奋的),但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国人自己却停止了此类巡航。如果澳大利亚当初欣然接受他们的提议,今天我们会是唯一派船巡航南中国海的美国盟友。

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有年度防务与战略磋商机制。上次磋商在2016年10月举行。据与会者透露,中方代表当时曾在会上直言,若我们参加南中国海巡航,就必将遭到经济报复。不知是否与中方这一表态有关,与此前阿博特政府一样,特恩布尔政府也决定不参加美国的南中国海巡航行动。如果我们采取相反的做法,毫无疑问我们今天会被美国人大摆一道。

我们澳大利亚一直以来就像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忠实仆人,可令人震惊的是,今年3月13日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苏珊·桑顿(Susan Thornton)竟然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奥巴马政府时期启动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已经画上句号。曾经被如此大张旗鼓宣传的“亚太再平衡”,曾经承载了美国盟友无比忠诚与荣耀的“亚太再平衡”,竟然就这样完了!

东盟国家如今正就领土问题与中国举行双边谈判。5月18日,中国与东盟国家就在南中国海的行为规范签署了框架协议,这将有效“推动海上合作”。仅仅一天之后,菲律宾就与中国进行了首次双边谈判,这次谈判是迈向解决两国分歧的第一步。

去年11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访问北京,并与中国签署了两国海军合作协议。今年1月3日,中国海军潜艇历史性地访问了南中国海岸边的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港。

今年5月15日,中国和越南发表了联合公报,双方承诺将“管控分歧,确保南中国海地区和平稳定”。

如今看来,若我们当初派出海军挑战中国的领土主张,澳中关系会被彻底毁掉。

美国已将南中国海问题降级处理。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在访问亚洲国家时声称,如今东北亚(而非东南亚)才是美国关注的重点。同时,特朗普总统也表示,自己与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建立了很特别的关系,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中,特朗普甚至夸耀自己“与习主席有非常良好的个人关系”,而且两人之间“颇为默契”。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也对美中关系的新篇章十分兴奋,他认为两国最近在贸易领域达成的10点共识是“非常珍贵的成果”。

在面对美国军方及本国鹰派提出的对华战略建议时,堪培拉表现得非常冷静,如今看来这是完全正确的。一些美国人可能怀有遏制中国恢复大国地位的意图,而我们国内的冷战斗士们也在不停地要求澳大利亚加入这个遏制中国的计划。但问题在于,美国这个国家(不只是现任总统特朗普)很可能是轻率的、冲动的,其外交政策一直在激进的扩张和周期性的收缩之间反复摇摆。

若澳大利亚等盟友加入美国出于一时冲动而推行的对华遏制战略,就很容易在美国改弦更张后陷入孤立。没有任何美国盟友像澳大利亚这样在经济上对中国依赖如此之深。若特恩布尔政府当初受到对华鹰派影响,我们如今一定已经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了。

下面是读者在这篇文章后的留言,观察者网摘取部分翻译如下,仅供参考:

150 degrees east: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预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希望我们能好好利用这一点。“管好自己的事情”(mind your own business)体现了商业智慧,除此之外,它在外交方面也是颇为明智的政策。坚持立足于本地区,这样也便于我们看清国家未来的方向。

JJ:1、所有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和决策者只读过西方或欧洲的历史,里面充满了战争,而且充斥着小国典型的围堵思维,它们不信任任何邻国。美国在过去100年里的优势地位就是建立在这样的战略思想上的,美国人很为自己的军事成就感到自豪;

2、美国和西方国家领导人不了解亚洲历史,但亚洲人很清楚自己的历史。中国明朝郑和的舰队从未建立一处殖民地,而葡萄牙、西班牙、英国、法国、美国和日本都曾在亚洲有过军事征服和建立殖民地的历史。这就解释了为何东南亚国家对南中国海问题的反应并不强烈。朝鲜和韩国都讨厌日本,可他们却并不恨中国。为何俄罗斯信任中国而不信任西方?甚至中国西藏地方政权当年也认为明朝朝廷会帮自己抵御印度莫卧儿王朝的威胁;

3、小国的格局也是小的,为了土地和资源发生冲突是历史的常态。欧洲有多少小国家?美国人也从自己的欧洲祖先那里继承了这种小国思维,从历史角度来看,美国也只不过是个孩子。如果凯撒或其他皇帝当年能把罗马帝国的版图扩大到整个欧洲,今天的欧洲人和美国人就能具有真正的大国格局,这也是我支持欧盟的原因;

4、罗马治下的和平、蒙古治下的和平、英国治下的和平、美国治下的和平,这些世界秩序都建立在军事霸权的基础上。未来中国治下的和平将以贸易和互利互惠(而非军事征服和殖民主义)为基础,其实这种情形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出现过了。

An Observer:给无知的澳大利亚人一些提醒——1964年8月的越南“北部湾事件”是人为制造的,当时有报道称北越共产党军队攻击了在南中国海的美国军舰“马多克”号,这给了美国总统约翰逊升级越南战争的理由。5.8万名美军士兵在越战中丧生,澳大利亚也有521名士兵牺牲,不过军工复合体却赚得盆满钵满。

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以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了伊拉克。美国战争策动者天真地认为伊拉克人会张开双臂欢迎美军的到来,一旦萨达姆政权倒台,这个国家就会享有民主、恢复和平。可13年过去了,伊拉克人仍旧生活在宗派杀戮不时发生的阴影中,“伊斯兰国”势力也在战争灰烬中越做越大。

当然,这次也有很多美国人丧生,纳税人的钱进入军工复合体的账户里。据保守估计,有数万伊拉克人死亡,他们的房子被摧毁,家破人亡,文化也惨遭破坏。

我们有些西方人还不理解为何恐怖分子要攻击我们。简单来说,要是有人毁掉你的房子、杀死你的家人、破坏你的文化,你会怎么做?类似上面的例子还有很多,除非能从中吸取教训,否则我们还会陷入下一场战争的泥淖,而这正是军工复合体想要的,他们的利润来自战争。我们应该反思并从过去的错误中得到教训。我们与野外拍着胸脯表达观点的猿类是不同的。

stevemid:中国将在军事和经济方面与美国并驾齐驱甚至超过美国。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应该走什么样的中间道路呢?

Paul:多亏没听那些右翼智库蠢货的话,否则我们现在就是中国人唯一的敌人了。

ChrisGL:“中间道路”?竟然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想想那天美国间谍机是如何被俯冲的中国战机“关照”的吧,那个驾驶苏霍伊战机的中国飞行员,技术简直绝了。

Jerry:约翰·皮尔格在他拍摄的纪录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中指出,中国已经被一系列美军基地包围,其中韩国、菲律宾和中东组成了三角形的三个支点。当然,皮尔格也许有点极端,但他的一个观点很有道理:美军基地包围中国的做法会适得其反,只会使美中关系日益紧张,这将不利于美国在朝核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上取得中国的合作。

试想一下,如果美国领土被中国军事基地包围,美国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澳大利亚松树裂谷(Pine Gap)的军事设施当然也是美国包围中国的一部分。与那些鹰派观点不同,本文作者关于应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观点是正确的,应该获得支持。我们必须十分清楚美国国家利益与我们的利益在哪些方面不一致,否则我们可能误入歧途。

ChrisGL:说得好,Jerry,我也很好奇,如果中国间谍飞机在加州海岸附近搜集信息,美国人会有怎样的反应。其实,我们经常被美国国家利益绑架,被带到错误的道路上。一定要记住,美国人关心的只有他们自己。

ChrisGL:此文非常有现实意义、深具理性而且很有见地。除了两位前总理惠特拉姆和陆克文之外,还有澳大利亚政治人物对中国及周边地区有如此了解,获悉这一点真是令人振奋。

不过可惜的是,大部分幼稚的澳大利亚人都从华盛顿和自私自利的军工复合体那里吸收二手的、不可靠的信息,人们很少获得关于中国的有意义的信息,比如这个国家令人震惊而迷人的历史。

同样可惜的是,虽然山姆大叔日益虚弱,澳大利亚短视无能的领导人还是会继续在美国主子面前卑躬屈膝,抓着美国人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一角不放。澳大利亚人应该思考、学习、成长起来,勇于面对与中国密不可分的未来。大多数澳大利亚或美国政客其实从未去过中国。

R.Ambrose Raven:我们一直在寻求一个伟大且强有力的盟友,与此相比,为了能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其实我们更需要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增强独立性。

在当今这个各国互相高度依赖的世界上,“独立”的确是个有点夸张的概念。在亚洲,破坏一个国家独立性的因素既在国与国之间,也在该国内部。只有在东南亚建立一种能够拒绝大国势力介入的地区秩序,我们才能使该地区免遭帝国主义染指。

“封锁边境”其实是在舍本逐末,并不明智。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政治和经济独立性,以确保合理的社会财富分配,这样不仅可以保障社会和谐,还有利于解决诸如气候变化、增长极限等问题。

我们必须从长期角度看待问题,因为一个危机无论其发端最初看起来是多么不起眼,但其发展趋势是很难改变的。房价上涨在最初几十年里看起来没什么奇怪之处,直到最近人们才发觉年轻人已经无力负担。另一个例子是收入占GDP百分比,这个比例一直在下降,几十年来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一场家庭金融危机爆发,人们才被惊醒。

“全球化”被WTO体现得淋漓尽致,“一带一路”和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的TPP则会加剧澳大利亚的收入不平等状况。中国也许不会像西方那样视人命如草芥或走向暴虐的军国主义,但这个国家却与我们一样信奉重商主义。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5月24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鲍勃·卡尔

鲍勃·卡尔

澳大利亚前外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重返亚太
重返亚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