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纳德·布朗斯泰因:是否投票给特朗普要看学历

2020-06-07 08:27:04

【文/罗纳德·布朗斯泰因 译/观察者网由冠群】

尽管大家都关注性别差异对美国总统大选的影响,但2020年的总统大选和2016年的一样,影响是否投票给特朗普的一个更重要因素是选民的文凭。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女性通常会承受更重的财务压力,而且比男性更忧虑能否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最近大量的民调显示,对特朗普处理此次危机的表现,评价者(尤其是白人)的教育背景是影响最大的因素。

反过来,这种模式也表明大多数选民对特朗普的评价不是基于他们的日常生活经历,而是更多受到自己对这位爱好折腾、不守成规总统的固有看法影响。而包括白人选民在内的年长美国人则表现最为反常,民调显示他们对特朗普的好感明显下降,因为特朗普和其它共和党人曾经暗示过或直言不讳的说过,让更多的老年人离世是重启经济可以接受的代价。

白人选民在支持特朗普的集会上 图片来源:NBC NEWS视频截图

但《大西洋月刊》获得的一系列未公布民调数据显示,更普遍的情况是,自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以来,选民围绕他所形成的长期观点分歧并没有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沉重压力而有所弥合,反而是更加固化了。

美国共和党顾问、Firehouse Strategies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马可•鲁比奥参议员2016年总统竞选团队公共关系主管亚历克斯•科南特(Alex Conant)表示“我认为总的来说,过去两个月的事提醒我们,大多数人对唐纳德•特朗普的看法早在很久之前就形成了,没有什么事能改变他们对特朗普的看法。特朗普做的事会让喜欢他的人更喜欢,让不喜欢他的人更不喜欢。”

而最明显不过的是,对疫情的看法,对特朗普与前副总统乔•拜登2020年竞选总统的看法也受到被访者种族、教育背景和性别的综合影响。

在白人选民中,几十年来的模式一直是男性通常比女性更喜欢投票给共和党,而拥有至少四年制大学学历的选民比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更倾向于民主党。观点的两极对立是这样的: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男性选民一直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拥有大学学历的女性选民一般喜欢民主党。在对待特朗普的态度上,这种两极对立就更加突出了。

各个数据来源(例如由Edison调查公司为一些媒体组织做的选后民调)对2016年大选的调查结果都显示,特朗普在白人男性选民中赢得了大多数选票,而不同的民调显示特朗普输掉了不同数量的女性选民选票。在2018年众议院选举中,选后民调显示蓝领白人男性中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比例是2比1,而在接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选民中,投票给民主党的女性比之共和党要多出20%,是到目前为止民调记录的最大差额。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男女选民迅速分化到对立的各自阵营。在上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组织的一次全国民调中,民调项目部主任詹妮弗·阿吉斯塔(Jennifer Agiesta)掌握的数据显示三分之二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男性说他们赞成特朗普的抗疫措施。两家民主党控制的民调公司在4月28日至5月18日组织的每日Navigator跟踪民调发现这些人中大约有五分之三赞同特朗普的举措。相比之下,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Navigator的民调中,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中有56%不满意特朗普的表现。

在评价近期抗疫措施时,选民的态度差距也是如此。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调查中,55%的蓝领男性说他们赞同现在就让生活重归正常轨道,68%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女性则并不赞同。在本月初发布的蒙茅斯大学民调结果中,该大学民调项目部主任帕特里克·默里(Patrick Murray)提供的详细数据显示,与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男性相比,超过两倍人数的低学历白人男性认为特朗普提供了关于病毒的有用信息而不是有害信息;而对白人女性来说,认为特朗普提供了有害信息的受教育女性是未受教育女性的三倍。

对两党来说,他们所要争取的中间选民是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和受过高等教育的男性。这两类人对待疫情的看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充分说明了美国的党派鸿沟一直存在。

选后民调显示,共和党在2000年之后的历次总统选举中都赢得了这两组选民中大多数人的支持。所有主要数据来源对于2016年大选结果的评估(包括皮尤研究中心使用投票记录进行的研究和民主党专注于选情调查的CATALIST调查公司所做的选民数据分析)都显示特朗普获取到的低学历白人女性选票要超过对手至少20%。选后民调以及CATALIST公司的民调结果都显示特朗普以大约十几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高学历白人男性的支持(但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则显示希拉里·克林顿获得了少许更多的选票)。

也许并不奇怪,与有大学学历的白人男子相比,未经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要在疫情中承受更大的压力。在Navigator所做的调查中,这些女性更有可能说她们担心付不起自己的账单。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调查中,稍多的男性会说他们对重返正常生活感到放松,而五分之三的受访女性却不这样认为。

经济分析专家和公共意见人士告诉我这些差别反映了在疫情之前和疫情中这两组人中极为不同的状况:没有大学学历的女性总是抱怨自己承受了极高的财务压力,和有大学学历的男性相比,她们更有可能失掉在家办公的工作。这些女人当中的很多人在照顾老人孩子方面也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民主党创办的GBAO Strategies公司民调员玛吉·奥梅罗(Margie Omero)说,“女性,尤其是那些没有大学学历的女性,会极其敏锐的感受到经济冲击和护理负担的压力。这不仅仅关乎孩子们被留在家里。她们还要照顾家庭成员,操心怎样去探望生病的家人,以及面临着要怎样对待父母的很多艰难抉择。”

然而,尽管这些女性对疫情表现的更为不安,但她们却比男性更容易赞许特朗普的抗疫举措。在Navigator民调中,56%的女性说她们赞成特朗普应对此次疫情所采取的措施,相比之下只有44%的男性赞成。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民调中,这一差距较小,但女性仍然比男性更支持特朗普。在昨天的昆尼皮亚克大学全国调查中,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比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男性更倾向于说特朗普此次抗疫取得了成功。在5月初的蒙茅斯调查中,这些女性中有相当多的人说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提供的信息绝大多数都是有帮助的,而有三分之二的受访高学历男性说特朗普的信息更加有害而不是有益。

此一结果可能说明了一个更常见的现象,即教育背景比性别更能影响一个人对总统的评价。特朗普对疫情经常发表一些颠三倒四的言论,比如建议使用漂白剂和紫外线来治疗患者,并声称他正在服用羟氯喹等,民主、共和两党的工作人员都觉得这些言论加深了高学历白人投票者对特朗普是否适合担任总统的固有疑虑。

特朗普建议民众使用漂白剂治疗肺炎,专家一脸无奈 图片来源:EURO NEWS视频截图

一位要求匿名评价特朗普表现的共和党战略家表示,“毫无疑问,特朗普本人的表现加深了那些不喜欢他的人……在此之前本就不喜欢他的人,对他的怀疑。现在,另一种神药又登场了–类固醇。”

选民对2020年总统大选的态度看起来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本月的蒙茅斯调查,上月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华尔街日报》全国民意调查以及本周的昆尼皮亚克民意调查均显示,特朗普赢得了近三分之二低学历白人男性的支持,拜登则赢得了不到三分之二高学历白人女性的青睐。

与特朗普2016年的表现相比,2018年的选后民调显示,蓝领白人女性对共和党的支持率有所下降,共和党的领先优势下滑至14个百分点。最新一轮调查显示,特朗普现在稳定住了这一下滑态势,共和党大约还是领先十几个百分点(或稍微少点)。只有最新的蒙茅斯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以23个百分点的优势接近了他2016年大选时的表现。最近在美国关键“锈带”战场上进行的各州民调显示出对民主党人更有利的趋势:福克斯新闻上个月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进行的调查显示拜登在低学历白人女性中也很受欢迎,在威斯康星州马奎特大学法学院最新的民意测验中他甚至在这一人群中还获得了领先优势。

特朗普在高学历白人男性中的选举形势更加严峻。在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中,选后民调显示共和党在这群人中只保持了微弱领先。但现在大多数全国民调都显示,这群人现在对两位候选人的支持几乎是一半对一半。拜登在威斯康星州的最新民调中稍微领先,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民调中稍微落后,而在密歇根州的民调中则落后较多。本周由无党派调查公司OH Predictive Insights进行的亚利桑那州最新民调则显示拜登在该州稍微领先。

在非白人选民中,性别而非教育背景才是划分阵营的关键。根据爱迪生调查公司先前未发布的调查数据,在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获得了五分之四非白人女性(无论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支持和大约三分之二非白人男性的支持。大多数选前民调都没有足够多数量的样本来详细分析少数族裔选民的选择,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Voter Study集团管理的Nationscape项目却拥有数量庞大的数据样本。该项目从4月23日至5月13日的数据汇总显示,在各个教育水平的非白人群体中,特朗普在男性选民中的受欢迎程度要稍微更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最新民调显示,在有关疫情和特朗普整体表现的评价方面,相较非白人女性,非白人男性给特朗普的评价要更高。

少数族裔一直是民主党重要的选票来源 图片来源:M LIVE视频截图

综上所述,所有这些结果都证明了本国深层裂痕的持久性,即使是像疫情这样给所有人带来痛苦的事件都不能实质上弥合这种裂痕。选民在危机中的经历可能会影响他们在11月大选中的立场,但远不及他们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文化倾向更有决定性。

长期担任共和党民意调查人的格伦·博尔格(Glen Bolger)说:“此次疫情会强化很多人的固有看法。我并不是说所有人都不会实事求是的感受疫情带给自己的影响,但大多数人都会透过自己对特朗普的固有看法来过滤自己在疫情中的经历。”

尽管此次危机中的民调结果还是这种模式占主流,但有两个意外情况可能会在国家分裂依然严重的形势下影响2020年大选的结果。虽然疫情广泛蔓延到了通常是特朗普票仓的乡村和小城镇,但受打击最沉重的是原本就对特朗普抱持怀疑态度的大城市。这可能使特朗普在人口最多的大型社区丧失更多的选票(他在2016年的选举中就输掉了全美100个最大县市的总计1500万张选票),这就迫使他需要在小城镇获得更大的领先优势和更高的得票率。

第二个意外使他的第一个意外更加复杂: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民调显示,在疫情期间与特朗普最离心离德的选民群体是包括老年白人选民在内的年长选民。一般来说,美国小镇居民不但更倾向于共和党,也更老龄化。如果特朗普在老年选民那栽了跟头,他就要在更小的社区奋力扩大自己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疫情影响了美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却没有大幅改变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版图。但是就其影响程度来说,特朗普通向第二任期的道路无疑变的更窄了。在这条崎岖的道路上,阻挡特朗普的最大障碍就是对他的价值观和抗疫表现一直持有保留态度的高学历白人选民。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大西洋月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纳德·布朗斯泰因

罗纳德·布朗斯泰因

美国政治记者和分析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是否投票给特朗普?要看学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