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拉什·多西:中国会期待特朗普让美国加速衰落吗?

2020-11-02 08:19:51
导读
虽然中国一直在努力向世界阐释自己的外交政策,但在美国的主要外交期刊上一直充斥者西方学者的臆测,大幅引用中国官方文件的文章还是很罕见的。《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是少有的例子。 然而,作者却依然将整个讨论置于一个“臆测”的语境下——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宣称,中国“更希望特朗普总统无法赢得连任”,作者则以商榷的姿态,暗示中国“希望特朗普连任”,因为“他们相信特朗普削弱了美国的实力并加速了美国的衰落”,甚至声称北京“在全球范围内挑战华盛顿”。 显而易见,作者虽然引用了大量中国官方和学者的言论,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认清中国“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的政策取向与思想深度。观察者网翻译本文,仅反映部分西方学者对此问题的认识,谨供读者参考。

【文/拉什·多西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今年8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公开宣称,中国“更希望特朗普总统(北京认为他变幻莫测)无法赢得连任。”但这一评估只说明了问题的一个侧面,参考中国公开的信息源,我们有必要对这一问题做出更细致的分析。

虽然中国领导人可能希望特朗普总统不要再如此咄咄逼人,但他们同时也相信特朗普削弱了美国的实力并加速了美国的衰落。后一种判断尤为重要,正是这个判断鼓励了北京不仅在亚洲,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挑战华盛顿。

特朗普2017年访华 图片来源:新华网

正如我在即将出版的《漫长的游戏:取代美国秩序的中国大战略》一书中所说,中国领导人一直在反复评估美国的实力。自冷战结束以来,每一位中国领导人都将中国的大战略公开界定在“多极化”和“国际力量平衡”等概念上,这些概念本质上是对中美力量相对平衡的礼貌委婉说法。当中国对美国实力的看法发生变化时,其战略通常也会发生变化。

在过去30年里,这种变化已经发生了两次,也相应产生了两大战略。第一次是苏联解体后,导致中国把曾经是冷战准盟友的美国视为一个强大的、在意识形态方面对其构成威胁的对手。为了应对美国,邓小平和江泽民等中国领导人告诫中国要“韬光养晦”。中国的第一个大战略是悄无声息地削弱美国的地区影响力。北京利用不对称战力来抵制美国的军事力量,通过贸易协定来约束美国的经济胁迫,以及加入地区组织来阻碍美国制订规则和拉帮结派。

第二次战略转变发生在20年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北京相信美国正在变得日益虚弱。中国领导人胡锦涛修改了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战略,强调“有所作为”。中国的第二个大战略是建立地区秩序。北京现在公开追求力量投射能力以干预地区事务,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和经济强国策略去创造和利用影响他国的机会,并建立了国际组织来制订地区规则。

我们现在正经历着中国的第三次战略转变。这一进程始于四年前,当时英国投票决定脱离欧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令北京感到震惊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正在退出由他们帮助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正如中共中央党校陈济民所观察到的,在帮助中国复兴方面,“特朗普政府和英国脱欧是神助攻”。

此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对美国权力耳熟能详的委婉说法都开始指向某种信念,即特朗普时代不仅促成了美国实力的相对衰落,而且还加速了这一衰落进程。中共最高层现在通常认为“多极化趋势”已不可逆转。“国际力量平衡”被说成是“日益平衡”。而且最重要的是,就在特朗普2017年初就职总统前一周,中国首次提出了一个具有政策指导性的新说法——将一个源自清朝的哀叹转变为习近平时代的崛起宣言: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这句话在习近平的大部分重要讲话、官方白皮书以及中国战略家和学者的数千篇文章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自2016年以来,这一说法所传达出的自信在中共权威人士中一直很普遍。中国领导人曾就外交政策发表过一次重要讲话,一篇专为党员干部撰写的官方解析文章评论道,“尽管西方国家看似仍控制着世界,但他们干预世界事务的意愿和能力正在下降。美国可能不再想成为全球安全和公共产品的提供者,而是开始奉行单边主义甚至是民族主义的外交政策。” 正如习近平本人在2018年一次外事工作会议上所说的那样(这种会议之前只开过几次),“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

而同期的中国著名外交政策学者则更加尖锐。他们认为,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大的变局”是中美之间力量平衡的变局。例如,朱锋宣称西方国家被民粹主义吞噬,“东方崛起,西方衰落”;阎学通认为“特朗普毁了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中国迎来了“冷战结束以来最好的战略机遇期”;吴心伯评价说,美国是“精神疲惫,身体虚弱,再也无法领导世界了。”金灿荣则修改了官方表述,提出“世界格局正在从一超多强变成两超多强。”

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中共对美国的看法就已发生了改变。正如过去对美国实力的重新评估引发了战略调整,这次也是如此。

中国第三次战略转变的重点是扩张。该战略试图将中国的影响力扩大到亚洲以外,挑战美国全球秩序的基础。作为此世界变局的一部分,北京开始寻求建设一支拥有海外基地的全球性军事力量,用主权数字货币直接挑战美国的金融霸权,重塑全球性而不仅仅是地区性组织,以及在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相关的技术领域主动参与竞争,所有这些行动的目的就是要填补美国衰退所留下的日益扩大的权力真空。

然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仅关乎收益,也关乎风险。伴随坚信美国衰落而来的是有些人担心衰落的美国会以危险的方式垂死挣扎。这一观点反映在中国官方白皮书中,这些白皮书提到美国会做出“包围、压制、对抗和威胁的举动”。北京方面对特朗普的评估也反映了这一点,北京认为特朗普对中国长期有利,短期有害。

北京当然更希望华盛顿能够像一位党校院长所说的那样“优雅而体面地认识到美国霸权已衰落”,但华盛顿意识不到也无所谓。许多人认为,美国的负隅顽抗可以延缓但不能阻止中国崛起为世界霸权。北京的某些人对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也抱持无所谓的态度,因为美国的发展方向不可能发生改变。另一位学者认为,美国人已无法再“珍视其‘自我矫正的能力’,那不过是个幻想。”

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导致20多万美国人死亡,数百万人感染,美国的政治领导层因病失能,美国对疫情的控制能力证实了中国人对美国无能和衰落的看法。正如中国国家安全部某智库负责人袁鹏所言,美国抗疫不力“是对美国软实力和硬实力的沉重一击,导致美国的国际影响力严重下降”——就对世界政治的影响程度来说,此次疫情堪比一场世界大战。由此产生的信心很可能鼓励北京在面对其邻国时更加武断,而不再担心其日益令人生厌的外交政策会造成怎样的破坏性后果。

这种过度自信可能源自凭空想象,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陷于人口减少、外交受挫和中等收入陷阱的窘境之中。这种自信也可能是装出来的,某些重要文献和学术评论不过是在对党的路线鹦鹉学舌,这些文章的内容与其说是客观分析不如说是政治宣传。尽管如此,北京的自信无论是否合理,都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决定了中国的战略,并鼓励北京去承担极高的风险。

尽管中国对特朗普看法复杂,但支撑这些看法的背后逻辑却为美国下一届特朗普或乔·拜登政府制订美国政策提供了一份相当明确的路线图。在北京看来,美国与国际社会脱钩,其国内分歧严重并看似不大关心疫情管控和提升经济竞争力,这样的美国前景黯淡。为此,华盛顿的当务之急是出台一项政策(既是一项外交政策,同时也是一项重要的国内政策),向北京证明美国并未走向末路。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拉什·多西

拉什·多西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负责人,外交政策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会期待特朗普让美国加速衰落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