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桑本谦:非常时期,让我们谈谈“低级黑”和“高级红”

2020-02-21 11:07:18

【文/桑本谦】

这些天憋在家里,重温了一部老电影,由此联想到了“低级黑”和“高级红”的话题。

我们的宣传部门很敏感,早就注意到了“高级黑”和“低级红”的现象,还发现了两者关系密切,“高级黑”总是借“低级红”来打个掩护。“低级红”是个智力问题,但“高级黑”却是居心叵测。这些发现当然很重要,但不能就此止步,还要进一步挖掘。对应于“高级黑”和“低级红”的另一面,是“低级黑”和“高级红”,这才是更重要、更有建设性的问题。

我还是先说说这部老电影吧,《卡桑德拉大桥》,想必大家都看过。一列开往斯德哥尔摩的火车上突现疫情,病毒在乘客中蔓延,预计感染病毒的致死率高达40%。当局感到大祸临头,迅速下了集体谋杀令,列车随之被军管、被密封、被强制驶向年久失修的卡桑德拉大桥。当局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将病毒一键删除,整列火车的乘客因此要为病毒殉葬。当然每逢危机时刻,必有英雄现身,去对抗强大的当局,这是好莱坞电影的老套路。

电影《卡桑德拉大桥》

英雄可能是个间谍、警察或魔术师,也可能是个心存善念的职业杀手,或是有一技之长的街头混混,还可能只是个普通的丈夫或父亲,它们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伸张正义。但当局经常要扮演不光彩的角色,一伙人做着各种阴暗勾当,向大众撒谎,逃避媒体曝光,必要时还可能杀人灭口。

电影《卡桑德拉大桥》中的英雄是位医生,他带领大家展开了自救,经过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斗争,大多数旅客绝处逢生。在力捧一个英雄的同时,电影抹黑了当局,代表当局的“将军”是电影中的反派。

但是且慢,当局真的就被电影抹黑了吗?似是而非。非但没被抹黑,反而被暗暗捧红,这就是“名黑实红”,或叫“明贬实褒”。

虽然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电影对当局的决断持批评态度,但批评的基础却是剧情反转,医生发现病毒其实并不致命,感染者发烧一段时间可以不治自愈。但剧情的反转本身就是奇迹,是出于商业考虑而回避了矛盾。如果病毒确实像开始估计的那么致命,医生还是英雄吗?将军还是反派吗?这都是电影留给观众的思考。

电影《卡桑德拉大桥》

看电影的时候,大家都会愤怒,骂将军,骂当局,这是人之常情。但回到家里,冷静下来,大家就会下意识地发觉,当局这么做实属迫不得已。将一列火车上的乘客团灭,既残忍,又邪恶,但如果不这么做呢,后果更加不堪设想,说国破家亡都一点不过分。而为了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当局狠心做了刽子手,这不就是有担当嘛!

口头上当然要骂,但在内心深处,人们却会感到庆幸,感到生命有保障,安全有保障,因为有个阴暗的当局在时刻堤防着各种危机。不知不觉中,电影让人们增进了对当局的理解和信任。在这个意义上,《卡桑达拉大桥》是一部不折不扣的主旋律电影,是以“低级黑”为幌子的“高级红”作品。

老百姓不是政客,政客需要表态,表态可以释放政治信号,属于扎扎实实的“行动”。但老百姓的表态是没意义的,是骂是赞都没意义,政府需要争取的,是老百姓的理解和信任。因而真心的责骂要比虚伪的赞歌好得多。

据说如果这次疫情蔓延到我们的某个邻国,那里的老百姓就不会骂政府,因为他们从不指望政府能为他们做什么。可怕的不是骂声,而是没有骂声。

电影《流感》

人性是复杂的。人们嘴上说的,不见得是心里想的;心里想的,不见得是骨子里认的。骨子里认的,不见得能意识到,更不见得能说出来,但却可以实实在在地影响行动。所以说宣传教育工作,攻心为上,其次润脑,封口为下。

《卡桑德拉大桥》之类的电影,其教育意义是很显著的。英雄有英雄的理由,当局有当局的使命,两者之间的冲突是创作剧情的素材。剧情的冲突可以让大家明白,社会是复杂的,不是非黑即白,国家的决策必须在很多彼此冲突的目标之间寻求艰难的妥协。

面对这次疫情,宣传部门应该致力于让人们清楚政府决策的艰难。只有把决策背后的复杂考量耐心细致地展现出来,人们才会发现,不少广受指责的决策失误其实不是失误。把道理讲清楚要唱赞歌重要得多。宣传教育的目标不能只停留在营造氛围的水平上,要教育民众学会思考,让整个民族的心智和精神更加健全。

要达到这个目标,宣传教育就要讲究技巧,很多话说出来就变味了,暗示往往比明示效果更好。正如“高级黑”总是搭配“低级红”,“高级红”也通常离不开“低级黑”。孤阳不生,独阴不长。要想获得“高级红”,就得容忍“低级黑”。要红不要黑的最好结果,也就是“中级红”,“中级红”乍看是红色,细看其实是无色的。并且只有“高级红”才能克制“高级黑”,“中级红”如果遭遇“高级黑”,那一定是车祸现场。

我们新时代的宣传教育工作,不能满足于“中级红”,必须要有追求“高级红”的进取心。要开创宣传教育的新天地,就不能故步自封,更不能走老路。

但要想培育“高级红”,主旋律的渠道就必须足够宽阔,至少容得下“低级黑”。主旋律的渠道太窄,就会扼杀主旋律。砍掉树枝和树叶,树干就长不高。如果连根拔掉,整棵树就死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很正常,也只有什么鸟都有的林子才能算大林子。只有一种鸟的林子是生态脆弱的。什么鸟都有,就没有哪种鸟能翻得了林子。

桑本谦

桑本谦

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教授

分享到
来源:“雅理读书”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非常时期,让我们谈谈“低级黑”和“高级红”
南海仲裁案,中国为何不理?
狗肉风波还是化肥农药惹的祸
给“司法独立”泼点冷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