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B·麦克唐纳:手握丰富锂矿,阿根廷在犹豫走哪条路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6-04 08:54

斯科特·B·麦克唐纳

斯科特·B·麦克唐纳作者

史密斯研究与评级机构首席经济学家

【文/斯科特·B·麦克唐纳,翻译/ 常宜】

阿根廷将于10月23日进行投票,选举新政府。但眼下的阿根廷正面临着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包括超过100%的通货膨胀率、复杂的汇率体系、主要农业区的干旱、国际外汇储备的下降、巨额的财政赤字和混乱的债务状况等,因此,即将举行的这场选举意义重大。甚至有人认为费尔南德斯政府可能撑不到选举日。

然而,尽管人们普遍对经济感到悲观,但有一个行业却大放异彩:锂。这种片状的白色金属被普遍认为是一种可以帮助国家摆脱困境的出口产品。

但关于如何“打好锂牌”,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它应该作为原材料(以碳酸锂的形式)来出口——这是外国公司所欢迎的角色,还是应该有一个资本增值的过程——创建一个由国家指导、限制外国企业的本土电池行业?随着选举的临近,在外国矿业公司和政府的密切关注下,可能会产生更多针对这个问题的讨论。

锂是世界能源产业的关键要素

锂的重要性源于其在电池制造中的核心作用。随着世界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对电池的需求大量增加——因为电池对电动汽车来说至关重要,有助于增加风能和太阳能的储存。在美国,能源大转型得到了政府的积极支持,最引人注目的是3690亿美元的《通胀削减法案》。与此同时,欧盟正在采取措施,确保包括锂在内的关键原材料的多样化、廉价和可持续供应。

尽管美国和欧盟是锂的主要使用者,但中国是锂的最大消费国——因为中国蓬勃发展的电子和电动汽车行业中广泛应用了锂,同时中国也是世界领先的电池制造商。中国一些规模庞大的矿业/能源公司已经在阿根廷开展业务。其他国家也在争相寻找可靠的锂矿供应,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韩国和英国等。根据美国地质服务局的数据,2022年全球锂矿资源消费量估计为13.4万吨,比2021年的9.5万吨增加了41%。预计未来十年对锂的需求将会持续增长。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能源格局中,阿根廷很幸运地成为了 “锂三角”的一部分,这个三角还包括玻利维亚和智利。据估计,全球已确定的锂矿储量中有60%在该地区,智利是第二大锂生产国,阿根廷排在第四位。尽管玻利维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锂资源储量(2100万吨),并正在寻求发展其锂矿产业,但由于政治问题以及长期不愿接受外国投资的缘故,其锂矿开采量并不大。

与玻利维亚相比,阿根廷为锂矿产业创造了更开放的投资环境,这一投资环境正在取得成效。2022年,在强劲的锂矿收入的推动下,阿根廷的矿业出口创下38.6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事实上,锂矿出口同比增长了234%,占阿根廷所有矿业出口量的五分之一。该国大部分锂矿集中在北部的三个省,卡塔马卡省、胡胡伊省和萨尔塔省。大量外国公司已经涌入这三个省,这三个省希望通过增税来获得更大的利润。

阿根廷关于锂矿产业的选择

阿根廷政治阶层非常关注锂矿出口所产生的吸引力,他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从锂矿中提取尽可能多的价值来造福国家。

统制经济或国家主义的模式是将锂矿国有化,或者让政府在锂矿发展中发挥比较重要的作用。这一论点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全球对可再生能源的推动为阿根廷提供了一个推进工业化和技术发展的机会,同时避免了产业再次初级化的风险。

庇隆主义的费尔南德斯政府战略事务秘书处负责发展战略副部长维罗妮卡·罗伯特(Veronica Robert)指出:“与阴极材料(源自锂)生产相关的制造业和技术部门的发展(比如电池产业),可以使我国在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的生产中处于有利地位,就像它可以补充我们的发电能力一样。”

在政府主导的模式下,外国公司要么不受欢迎,要么仅限于公私合作。拉普拉塔国立大学工程系主任马科斯·阿克蒂斯(Marcos Actis)表示,“将锂矿移交给外国私营公司是我们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即阿根廷出口电池的原材料,但同时必须从中国进口副产品和电池用于当地可再生能源工业的发展。他更倾向于要求外国公司在当地建设电池厂,这也是印尼和玻利维亚的镍矿生产所采取的模式。

阿克蒂斯还认为,阿根廷国有能源公司YPF应该在锂矿行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虽然YPF的主要业务是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但它也创建了YPF Tec,这是一家科技公司,正寻求成立一家由美国矿业公司Livent(在阿根廷采矿)来供应锂矿石的锂电池工厂。该工厂是拉丁美洲第一家生产锂电池的工厂,这些锂电池将用于固定电池储能。

支持政府在锂矿产业中发挥更多作用的观点在邻国智利更受欢迎。智利中左翼总统加布里埃尔·博里奇于4月宣布,他将加强政府在本国锂矿行业中的作用,以推动经济发展和保护生物多样性。根据一项拟议计划(需要在智利国会中通过),政府将与该国的两家持牌锂矿公司SQM(智利和中国共同所有)和Albemarle(美国所有)进行谈判,以获得增加国家所有权和利润份额的新合同。此外,国有铜矿公司Codelco将监督这一过程,并帮助创建一家新的国有锂矿公司。这一计划受到的欢迎程度不一,许多全球媒体和投资者称智利政府的行动本质上是一种国有化政策,尽管没有彻底没收外国公司的所有权。

虽然政府主导的模式吸引了阿根廷的民粹主义派别,但也有一个更基于市场的选择。前矿业政策副部长圣地亚哥·J·唐多(Santiago J.Dondo)表示,他曾在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2015-2019)更为市场化的政府中任职,“在玻利维亚,埃沃·莫拉莱斯说服了所有人,如果我们的锂不能被用在玻利维亚的电动汽车里,我们就不应当开采锂。结果是:尽管玻利维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锂矿资源,但它并没有进行商业化生产。”

唐多还指出,尽管智利国内对扩大政府角色的问题进行了讨论,但该国的税收制度和推动本土电池生产的机制降低了外国资本在该产业的投资热情。智利锂产业国有化的举措可能会进一步抑制外国投资,使阿根廷受益。

唐多更倾向于他所说的澳大利亚模式,这种模式基于对市场友好的原则、对外国投资的开放以及对降低锂生产成本的技术投资。尽管邻国玻利维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已确定储量,但自埃沃·莫拉莱斯2006年上任以来,玻利维亚一直在努力开展锂业务,并坚持让外国公司发挥非常有限的作用,发展当地电池行业,所有这些都由国家运营或指导。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唐多和其他人担心,玻利维亚模式的采用会削弱阿根廷作为锂矿开采地的吸引力。

拒绝外国投资的另一个风险是,锂矿公司及其急需的技术可能会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巴西正在发展自己的锂行业,津巴布韦和纳米比亚等非洲锂资源丰富的国家正在发展加工和精炼行业,以满足全球对电池材料的部分需求。投资过程越困难,外国公司就越会寻找更容易的切入点。

阿根廷锂资源的地缘政治

阿根廷国内关于锂资源的争论也让锂资源成为地缘政治的焦点。2022年,中国占所有锂矿石出口的43%,其次是日本,占29%,韩国占14%,美国占10%。2023年,阿根廷的锂进口量占美国的51%,其次是智利和中国。因此,阿根廷发生的事情对世界其他地区都很重要。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1月对阿根廷的访问,以及阿根廷政府和美国政府之间为了达成允许锂矿石进口(根据《国际反垄断法》)的某种贸易协议而形成的紧张谈判状态(该协议规定除了跟美国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外,禁止锂矿石进口),都清楚地反映了这一点。阿根廷目前缺乏一项“自由贸易协定”(FTA)。

中国也在阿根廷有大量的投资,同时建议这个南美国家加入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俱乐部。最近两国还达成协议,用人民币进行双边贸易。中国是阿根廷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巴西,同时中国也向阿根廷提供了170亿美元的贷款,广泛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据报道,中国在阿根廷拥有某种形式的基地(可能与其太空计划有关),同时中国企业也积极参与阿根廷的锂产业。尽管对于中国企业来说,阿根廷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但它仍然具有重要的地缘经济重要性,特别是就其自然资源而言。阿根廷正在发生的事情,包括围绕锂生产形式的辩论,都引起了中国的很大关注。

尽管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主宰着它的选举政治,其锂产业依然取得了显著的成就,这部分归功于盛产锂的三个主要省份的地方政府对于这项业务的成功管理。无论谁赢得2023年大选,他都将就联邦政府是否强化自身作用、以及阿根廷是否将延续对外国投资的开放政策,而作出决策。阿根廷拥有一个在锂产业上大展拳脚的窗口期,但这需要政府保持务实的态度——在维持外国投资积极参与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为国家谋福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戴苏越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韩贸易机构催韩企:抓住中国航空业发展机会,取代欧美

与“脱钩”较量时,国企民企外企都是“自己人”

俄乌冲突两周年,G7竟又把矛头对准中国?

俄被制裁两年仍没垮,“西方失去了决定性经济力量”

“梦舟”“揽月”如何飞往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