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中俄能否预防一场新型大战?

2020-01-08 08:11:05
导读
2019年12月27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主办的第46期“重阳论坛”在京召开。会上,欧亚经济委员会一体化和宏观经济部部长、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原俄罗斯总统普京经济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Sergey Glaziev)等顶级金融学家展开精彩对话。谢尔盖•格拉济耶夫以自己的著作《最后一场世界大战》为起点,对当下全球经济形势进行了深入分析。

【文/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

西方的一个特点就是不确定性,有时候在它的经济增速逐渐放慢的过程中爆发了冲突,这些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不良影响。四年前我出版了这本俄文书,不仅谈到了美国的贸易战,也提及了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发展和进程,那时候还没有“贸易战”的提法,所有这些问题本身就具有不可预见性。我们通过“经济增长周期理论”去观测和研判这些进程,通过观察全球范围内经济长周期的发展规律,基于现实问题去研判未来发生的一些趋势。我们也得出一个结论,如何抵御全球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负面因素,即全球稳定性,特别是经济稳定性受到负面波动,比如油价的动荡。

当然,也出现了很多经济奇迹,比如在中国、东南亚等,而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地区经济是有下降的,这些现象都可以用书中提到的“经济增长周期理论”问题来解释。下面我将用五个以能源命名的技术范式周期,来解释这个理论。

欧亚经济委员会一体化和宏观经济部部长、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原俄罗斯总统普京经济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演讲

第一个技术范式周期是18世纪末出现了机械化的纺织技术。

第二个技术范式的是基于蒸汽机的出现。

第三个技术周期是由于出现了发电机。

第四个技术周期则是由于出现了内燃机。

第五个技术周期是基于微电子技术。今天的技术革命则是基于纳米、生物、信息通信和IT技术,他们给经济带来了很多新的增长因子。根据这个经济技术范式可以预测俄罗斯未来20年经济发展的范式,当然在技术范式之间也会出现所谓的经济衰落。因为旧的生产资本不能立马被替换,新技术也不能立刻应用到生产中,所以,就会出现一些经济上的衰落,甚至是泡沫,并促使新的技术范式生成,推动新一轮技术的发展。正如我们近十年所观测到的,很多发达国家也出现了经济衰退。然而,如果这些国家能够不断完善投资环境,合理运用经济资源,就能够实现经济的发展。中国就是一个成功案例,通过利用高新技术,中国实现了经济突破,印度和东盟国家也正在形成新的经济增长中心。

这种技术范式的更替总是和军备竞赛相联系,因为西方自由主义模式不可能保障经济持续增长,所以,这些西方国家通过将资金投入到军备竞赛当中,从而促使技术的发展。美苏之间的军备竞赛就是典型的案例。但是,当前以军备竞赛为手段的经济推动因素方式已经失效,因为新的技术范式主要是在人文领域催生出来的,甚至已经过渡到了教育、健康医疗、信息科学,这些领域已经占据了发达国家GDP的一半以上。美国已经基本退出所有战略性武器协议,并开始了新一轮的军备投入。

《最后一场世界大战》书影

该理论也适用于对世界大战的研究,100年前,英国试图通过一战来维护帝国地位,当时的俄罗斯帝国希望通过战略手段消灭掉奥斯曼帝国,后来又产生了二战。两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何在呢?大家已经习惯于通过战略手段获得全球霸主地位,而生产、经济、资本的管控等构建的基础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每一种治理体系都有自己的临界点,一旦超越就出现一些问题。

美国通过跨国集团的发展推广自己的经济和资本管控模式,去维持自己在经济上的增长,并提出了自己的帝国主义模式方案。当然,不同的模式之间是有争斗的。殖民模式通过榨取人的价值获得资本优势,而美国通过资源掠取已成为了世界霸主。中国已经30年位居世界经济发展增速的首位,因为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相对苏联和美国更为有效。我们把这种新的世界经济范式称作“一体化的经济范式”,因为管理体系的核心是一体化,即通过同一国家任务凝聚社会资源,提高经济竞争力。只有把资本、知识、劳动力联合在一起,开展国与国的合作,才能保证共同福利的发展。

中国的一体化政策和帝国经济政策存在根本区别。美国提出的国际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政策是以牺牲别国内部安全为代价。而新的经济范式主要是一种社会主义的思想,社会主义思潮在管控着经济的发展,它结合了国家的宏观调控和私营企业的利益。新原则下的国际合作范式就是欧亚经济联盟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我们的主要目的不是不惜一切代价换取经济的自由,也不是消除国家之间的边界,而是整合相互的优势资源,进行共同投资,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因。道德原则也是世界经济秩序一体化的主要特征,即生态环境、社会公平和透明化。

我们是二战的获胜方,习主席总是与我们一起共同庆祝反法西斯战争,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是关系到全球的,对我们都有重大意义。我们下面要做的是什么呢?就是预防这样一场新型大战的形成,不同于以往的热战,新型战争具有混合性特性,涉及到能源、金融、贸易和货币等领域。

中国和俄罗斯现在都有非常好的国际性的稳定系统体系,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可以通过两国间的金融合作来完善我们的金融体系,包括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等都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当前,我们也应该在信息安全空间方面进行合作。最后,我们应该在欧亚地区建一个自己的金融体系,在自己的框架下管控自己的资本,保证所有国家的平等,在尊重法律情况下,使所有的国家都拥有货币权利。今天我们提出了连接欧亚空间的一些线路,这些线路的连通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实现欧亚经济联盟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

最后我想说,问题的规模之所以这么大,它是有很多原因的。尽管中国经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在市场上的资本化方面却与美国、欧洲存在较大差距。美国、英国、日本、瑞士的市场资本化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世界经济泡沫的形成。所以,当前美国通过把世界货币私有化实现发展,我们应该让他感受到威胁,缩小他们的发展空间。

工作人员在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北段黑河首站场区巡检(11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 摄

现场互动环节

Q1:中俄两国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有可能构建一个独立于美国的世界经济新秩序吗?如果能够,范畴到底有多大?如果不能,中俄致力于构建的世界新秩序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我们说的美帝国主义通常是美国统治精英阶层,不是普通群众,核心是金融寡头,这种金融寡头制度不仅损害了美国利益,也危害了世界的稳定。美国存在很多不平等问题,居民工资已经20年没增长,这已经证明了美国体系的无效性。因此,终止美国的霸权主义,就要在国际货币结算和储备体系中适当控制美元的比重。俄罗斯采取西方自由化改革,国内金融体系出现了很多问题,例如,投机倒把猖獗。因此,“一带一路”对接需要构建金融体系。

Q2:美元的强势逼得人民币和卢布需要采取行动吗?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普京总统认为美国对外开启的贸易战是一种侵略行为,通过美元施压阻碍中俄经济发展。当前美国的货币市场也出现了问题,差不多5年美元可能会丧失当前的国际性货币角色和地位。未来,本币结算是中俄很好的选择。人民币很难在短时间达到美元的作用,但是已取得了一些成就。俄罗斯也在推动卢布的国际化,两国可以以上合组织为框架,通过相互支持推动两国货币,尤其是人民的国际化,这个过程可以是非常快的。

Q3:中俄西线以及俄欧之间的天然气合作将会以哪种货币结算?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俄罗斯天然气储量大,具备向中国供气的能力,中俄天然气合作将会扩大深度和广度,包括亚马尔项目。我们会以技术手段和贸易交易方式对冲西方侵略,美国现在采取的是混合战。至于长周期理论在中国的应用,中国在探索中形成了自己的经济发展规律和经验,迎来了自己的经济发展奇迹,这都是有赖于中国人民辛勤的劳动,同时也丰富了经济发展理论。印度、埃塞俄比亚等国也开始使用融合社会主义模式。

Q4:中美贸易摩擦和中东局势是否是宗教战争的继续?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不同宗教和道路都是不同的选择,“一带一路”对接是历史的选择。宗教国家所做事情和教义是相矛盾的,伊斯兰的极端化,美国在乌克兰搞的纳粹主义,真正的宗教有时不能用言语去解释,前苏联和现在有很多宗教在我们的土地上共存,彼此之间也达成了相互尊重的共存原则,去实现宗教间的对话与和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

谢尔盖•格拉济耶夫

原俄罗斯总统普京经济顾问

分享到
来源:“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俄罗斯之声
俄罗斯之声
作者最近文章
中俄能否预防一场新型大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