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沙青青:中文自媒体笔下的菅义伟,距离现实有多远?

2020-10-25 09:16:4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沙青青】

最近这一个月以来,中文自媒体圈似乎掀起一股讨论菅义伟的流行风潮。

日本新首相菅义伟上台后,中文自媒体圈内关于他的文章非常多,一方面是围绕他的“前世今生”,有意思的是,在中文自媒体的描述中,很大程度上将其还原为一个日本农民的儿子——一个来自日本东北秋田县的种草莓的农民之家,年轻时独自来到东京打拼,身无分文,边打工边读大学,熬了20多年,终于当选议员,接着一步步走到日本权力中枢,完美契合“草根逆袭”热血漫所需的一切要素。

其实首先要问的一点是,日本社会真的会特别在意政治人物的草根背景吗?本质上日本还是一个阶级社会,如果你是名门望族出身,说不定老百姓对你的印象还更好一些,有人甚至觉得不是泥腿子出身的人,很多事情是不会去做的,不仇富不仇贵不贪财,吃相比较好,见过大世面,即便在美国总统面前也不露怯。

日本社会中有这种看法,其实是一以贯之的,战前就是如此,例如日本历史上最有名的首相之一近卫文麿,我们知道他是因为“七七事变”发生时他担任日本首相,相当于指挥、参与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近卫文麿在“七七事变”前上台,作为一位青年华族担任首相,起初日本举国欢腾,认为近卫氏是五摄家之一,近卫文麿当首相肯定靠谱,当时的日本大众对其充满期待。当然最后事情怎么发展,后世也都知道了。

相较之下,反倒是中文世界热衷于讲述底层身份,就像对菅义伟的描述中,特别强调“农民的儿子”这一身份,带上“草根逆袭”等类似标签。的确,菅义伟47岁当选众议员,相对来说年纪是比较大的;如果跟安倍对比,安倍30多岁就已经是国会众议员,而且早已预定对选区的继承,两人确实有不同之处。但事情也不能想得这么简单,菅义伟这样背景出身的人,为什么能够继承安倍首相的位子?我们可以顺着中文自媒体中的几个要点,逐一解读“祛魅”,所谓的人生大逆袭,还是有一定路径可以依存的。

菅义伟当选首相后,他的老家秋田县汤泽市推出周边产品。

首先,安倍晋三目前确实是辞职下台了,但并不意味着他将告别自己的政治生涯,这是两回事。事实上,现在有很多迹象表明,安倍若干年后再重回首相位子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等公开信息来推断,这次安倍身体有恙,似乎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严重,可能在短期内对其施政产生影响,但不至于影响其整个政治生命。

其次,安倍在辞职前公开表明,自己不会辞去众议员身份,还会继续辅佐新内阁推行国政。甫一卸任,安倍又做了一些明显的政治操作,比如先后两次前往靖国神社参拜,此前他在任时只是供奉祭品,但卸下首相身份后,便立即公开前往,甚至还主动在个人推特上宣布此事。过去坐在首相的位子上,顾及到外交问题,他一直没有正式参拜,况且安倍的执政路线和风格是偏稳定、非暴冲型。但卸任后,他则开始以这种方式重新积累自己的政治资本。

最近安倍的这些密集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理解成是为自己未来的政治发展谋布局、打基础。毕竟日本国内的一些铁杆保守派支持者是很吃这一套的。安倍也是在安抚这批支持他的极右人士,说不定若干年后他想“三进宫”时,这都是他的政治资本。

同时,这也是给同一阵营内觊觎首相大位的释放信号:你们别想太多,我还在。如果观察安倍执政期间的动向,他没有明显倾向将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或政治遗产转交给某个人,也没有刻意培养自己的接班梯队,换句话说安倍还没有明确的“接班人”安排;就其私人生活而言,他没有子女,自己的政治秘书也不是很有名;今年才66岁,菅义伟都已经71岁了,而且跟当前世界主流大国的领导人相比,特朗普74岁,拜登78岁,安倍都还算“年轻”。

可见,菅义伟此次上位,过渡性质比较明显。菅义伟的两位主要竞争对手,岸田文雄和石破茂,都没有抢眼表现。石破茂本来就是自民党老面孔,这次输得如此惨,除了自身问题之外,游戏规则对其十分不友好,这次选举规则制定基本是由安倍的政治盟友二阶俊博主导的。当然,说起来也名正言顺,为了防疫考虑,就不搞大规模的基层党员、党友投票,只有部分地方党代表和参众两院议员参与投票,这样一来相当于把石破茂的优势完全消解掉了,因为石破茂的优势就是地方基层人气。况且,石破茂本来就是安倍的政敌,自民党内的几个主流派阀,比如麻生太郎等都不喜欢他。但尽管如此,出于派别利益考量,石破茂又不得不出来选。

至于岸田文雄,对安倍来说并不是一个特别理想的接班人,两人在很多想法上还是有微妙差异。当然,岸田文雄自己也不是很争气,过去这一年半载,政治存在感太低,社会名望没有拉抬起来。在疫情期间又因为补贴政策一变再变,搞得灰头土脸。某种程度上,菅义伟能成为自民党主要派系协调后都能接受的参选人,一部分原因是如果岸田文雄“单挑”石破茂,不一定能赢;一旦翻车,那是安倍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9月28日,自民党派阀联谊会会场,新首相菅义伟致辞,边上是安倍晋三。图自朝日新闻

菅义伟有一个背景,也值得留意,他在自民党内部自我标榜为“无派阀”,好处就是各派都能接受,反正你上台后对谁都不会构成绝对威胁,你也很难动到谁的奶酪。再者,因为没有派阀,所以意味着没有力量,这样一个政治人物上台后,大家都可以放心:由你先顶在首相位子上,下面各派继续斗;等斗出一个结果了,再决定后面由谁来接任首相大位;如果现在就放上一个自己主意特别大的人,或者政治实力特别强的人,底下各派互斗完了,他的位子也坐稳了,将来想再安排继任者就不好办了。所以,这一点正是河野太郎被淘汰出局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

河野太郎在自民党内属于“麻生派”,当时“麻生派”内有一种声音,很担心他也下场参选,这就有可能导致“麻生派”内部分裂。当麻生太郎明确表态支持菅义伟后,相当于用一个既成事实逼迫河野太郎退选:你不接受的话,“麻生派”会分裂,将来你也很难完整继承这个派别的政治力量。因为“麻生派”的前身是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创立的“河野集团(大勇会)”。最终,河野太郎权衡后,没有趟这趟浑水,反正菅义伟也是过渡性人物。

即便菅义伟动心思,想变成长期政权,也只能说想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做是另一回事,真正允许他实际操作的空间极为有限。

当然,以此判断菅义伟完全是“工具人”角色,也过于绝对。菅义伟除了长期担任官房长官这一要职外,他也曾展现个人比较强势的一面。曾有日本政界官僚回忆,菅义伟曾力推一项改革——故乡纳税制度。

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口主要向几个都市区集中,乡村人口日益输出减少,结果导致税收降低,乡村的一些公共事业无以为继。于是,他推出一个概念“故乡纳税”,也就是说我虽然住在东京,但我可以选择向我的老家纳税,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带动地方的发展;但是也不能白白纳税,所以可以得到的好处是当地可以每年反馈一些土特产,比如说当地生产牛肉或蔬菜水果,就会寄给住在都市的纳税人,作为感谢。

菅义伟当时是强推这项制度,但是日本官僚系统对此反弹非常大。最大的理由是这会导致很多人通过这种方式避税,其次是所谓的故乡纳税最终成了变相“网购”,就是我希望拿到什么地方的土特产,就把所有纳税放到这个地方去,导致土特产盛名在外的县,收入就特别多,而有些没什么特色的地方,就得不到任何纳税。但是,尽管当时面临官僚系统的极力反对,菅义伟仍非常强硬的推行新政,而且将其作为所谓“地方创生”的一大政绩,并将总务省内一些反对自己的官僚通过内阁人事局左迁。

此外,就在安倍辞职前,菅义伟还将自己的两个秘书官分别安排到财务省组织局局长和外务省北美局局长的位子上,其实就是要把自己的心腹安插到重要位置。这都显示出菅义伟非常强硬的一面。但是,这个强硬一面是面对官僚,至于面对自民党内各派大佬还能否如此,仍是他的一大挑战。

本质上,菅义伟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日本政治家,是一个缺乏大众媒体感觉的保守型政治家,但非常擅长党内运作机制,也就是政治家针对官僚的那套东西,但是面对大众和党内派系大佬,他的发言底气有多大还是问号。

最显著的例子就是,菅内阁名单出炉,其中很多人选都不是菅义伟自己选的,几乎就是各派系往里面塞人,显然回到日本政治的正常操作。菅义伟就像一个月亮,一直在折射安倍执政的光芒,在很多重大话题上没什么话语权,安倍留下的影子和影响力很明显。比如,新任官房长官、原厚劳省大臣加藤胜信,被称为“安倍家族的成员”。官房长官的位子非常重要,相当于是内阁府大管家,是可以制定内阁府议程的人,由安倍嫡系加藤胜信接替菅义伟的位子,说明安倍有能量继续掌管菅内阁的日程安排和一举一动。不过话说回来,菅义伟本身也可以说是安倍推出来的人,在他身上安倍的影子非常明显。

所以未来菅义伟的心态变化,也是一个观察点。如果他心思活络了,只能通过提前大选来清洗现在内阁人事,但前提是自民党必须拿下更多的国会议席,才有正当性。

再者,菅义伟也没法效仿小泉纯一郎模式推行改革。小泉当年的邮政改革能那样玩,也是因为他本人是一个“剧场型”政治家,擅于立人设。而菅义伟的风格更偏向传统的幕后运作,就像我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那种场景,各方大佬聚在赤坂的高级料亭谈事情做交易。

2005年8月8日,日本参议院投票否决了时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提出的邮政私有化改革法案,小泉随即宣布解散国会并提前举行选举。

写到这里,又可以和前面提到的河野太郎做对比。河野太郎的生父是河野洋平,“政治之父”大概就是小泉纯一郎,甚至可以说连小泉进次郎都没有这么像自己的父亲小泉纯一郎。河野太郎几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刷个人存在感的场合。就在菅内阁成员出炉当天,最先传出的消息是河野太郎任总务大臣,而菅义伟上任推行的“天字第一号”改革是通信改革,恰好是总务大臣的管辖范畴,似乎透露出菅义伟对河野太郎的一定认可,但最终公布结果并非总务大臣,而是行政改革担当相,这个位子不是常设职位或固定机构的大臣,它的重要度很大程度上视个人发挥及首相授权。比如小泉时代的经济财政政策大臣竹中平藏,得到首相极大的授权。

从河野目前境况来看,似乎是被排挤到菅内阁的边缘位置,而接替其防卫大臣一职的正是安倍的弟弟岸信夫。就此前评价来看,有一部分人觉得河野大臣太出跳,自民党党内的一帮老家伙们对他的争议比较多,但是河野凭借个人魅力、熟练运用社交媒体等在日本民众汇总获得不少褒奖。

尤其在他担任防卫大臣期间的一些举动让防卫省的官僚觉得头大。比如,河野今年早些时候宣布放弃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事实上早在2017年时安倍内阁已经通过这一决议,但河野这次的突然再次宣布这一决议,甚至跑去向地方知事谢罪,“加戏”颇多,给外界造成的一个印象是仿佛这一决议是在他任内制定的,这让防卫省的一些官僚很不爽。再者,河野在对外公布一些相关决策之前,没有和防卫省内部及安倍内阁做很好的沟通,所以把这样一个人放在防卫大臣的位子上,有不少党内大佬不是很放心。

今年6月,时任日本防卫大臣的河野太郎在记者会表示放弃部署陆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

但河野毕竟是河野,即便现在行政改革担当相的位子上都能找到舞台。他上任第一件事便宣布取消印章,各中央政府办公部门在限定时间内都要取消印章作业,要知道日本还是一个印章社会,这一措施立刻上了各大媒体。

当然,菅义伟能否镇得住他,也是很大问题。如果河野称为菅内阁中最有号召力的政治明星,对不少人来说是心腹大患。本来河野太郎此次没有公开宣布参选,很大程度上是给足了面子,等到组阁时必须有他的位子,但要怎么放,就有些麻烦。日本大选还是要看这些明星议员在地方演讲时的人气,以河野太郎目前的声望,确实存在感非常强。

最后回到开头提出的问题,用“农民的儿子”来描述菅义伟过于扁平化、浪漫化,他本人身上交织的各种要素是很复杂的。菅义伟更不是中文自媒体笔下的那位理想中的政治人物,他的“逆袭”不是热血漫剧情。我们在评价一个政治人物时,还是搭建起一个更立体的构架,他们所推行的每一项政策背后可能都有更深层的原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沙青青

沙青青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中文自媒体笔下的菅义伟,距离现实有多远?
日本要把“五眼”变“六眼”,可不只是“表忠心”
“利”与“义”之间——近代以来日本对华态度变迁
夏洛特枪击案:崩坏系统的人命代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