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沙青青:疫情和丑闻笼罩下的日本政坛,将迎来另一个“战国时代”?

沙青青

沙青青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2 08:45:1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沙青青】

2020年12月10日,日本单日新确诊的新冠患者数量高达2828人,累计患者超过17万人。日本医师会中川会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坦言,日本全国医疗资源已经出现紧迫状态。这个冬天,日本势必要接受新一波凶猛疫情所带来的煎熬。伴随着的恶化的疫情,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也“应声而落”。

根据共同社12月6日发布的舆论调查结果,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为50.3%,较上次11月调查时猛降12.7个百分点。9月菅义伟内阁成立之初,在日本主流媒体的舆论调查中,其支持率一度高达74%,平民出身、无派阀的背景以及“令和大叔”的知名度,似乎为其博得了“亲民”的好名声。当时自民党内还传出过“希望借助菅政权初期的高人气,提前解散众议院而进行大选”的呼声。11月初,永田町就有传闻称,安倍曾在与同派系议员聚餐时说:“如果我是首相的话,会在明年1月解散众议院”。结果菅义伟内阁上台仅仅两个月后,支持率就开始一路下行,甚至成为了平成以来支持率下降最快的内阁之一。11月底,《日本经济新闻》率先披露:鉴于疫情恶化与支持率的骤降,菅义伟基本放弃了在2021年1月提前解散众议院的打算。

在安倍晋三的第二个任期间,其内阁支持率滑落至50%以下是在2016年4月,彼时已上台执政三年多。与之相较,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在前后三个月间,连新政权100天的“蜜月期”都还没结束,就已经滑落至50%上下,无疑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连菅义伟自己也惊呼“令人震惊”。

从共同社此次民意调查的结果来看,受访民众对菅义伟的  不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防疫决策不力的失望、二是对“赏樱会”问题的不满。在调查中,55.5%的受访者对菅义伟政府防疫措施“不予好评”。受疫情和封城影响,日本2020年度第二季度实际GDP比上季度下降7.8%,换算成年率为下滑27.8%,降幅创二战以来的最差纪录。为挽救经济,日本政府自夏天以来就发起了所谓“Go to”消费支援运动,希望通过发放旅游、餐饮和消费补贴的方式来拉抬陷入萎靡的经济。依照菅义伟在11月中旬的说法,有超过4000万人次参与了“Go to”补贴活动。部分地区、场所也确实重现人潮,出现了热门景点、餐饮场所人满为患、甚至比疫情前还拥挤的状况。但这与眼下愈演愈烈的日本新一轮疫情之间是否有因果联系?

11月28日,东京民众观光拍照。图自美联社

菅义伟坚持认为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疫情蔓延与“Go to”补贴之间有关系,但日本医疗研究机构似乎已经给出了相反的答案。12月7日,东京大学等联合团队发布研究结果称,与没有利用政府旅游支援项目“Go To Travel”的人相比,利用者中出现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症状的概率要高2倍之多。同一天,菅义伟却还在首相官邸举行的内阁与自民党的党政协调会上高调宣示“无论如何都要克服新冠疫情,重振经济”。直到本文截稿前,菅义伟依旧“头铁到底”,最新表态是否认暂停“Go To”政策。

12月11日,菅义伟表示不考虑暂停“Go To”补贴项目。

与此同时,现任官房长官、原厚劳相加藤胜信在记者会上继续为“Go To Travel”项目背书:宣称该项目产生了“5万亿日元的经济效应和46万人就业”的拉动效果。然而,直接面对疫情扩大困境的地方政府则无法坐视改补贴政策的继续,包括东京、大阪、北海道在内的地区都先后喊停或部分喊停“Go to”项目。在舆论调查中,超过四分三人受访者都认为当前应以防止感染扩大化最优先,而不是“拯救经济”。自民党选举对策委员长山口泰明也承认:“这说明国民的不安感才是首要的因素”。

菅义伟对喊停“Go to”补贴项目倍感犹豫,甚至不惜冒着感染扩大的风险也要继续,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坚持举办东京奥运的考虑。11月中旬,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刚造访东京,信誓旦旦地表示将与日本政府一道坚持于明年举办奥运。但如果因为疫情恶化、经济大幅衰退,进而导致奥运筹备工作再有反复,后果不堪设想。

但眼下,东京奥运会似乎将从安倍政府留下的最大遗产,变成一颗等待随时引爆的定时炸弹。如果说奥运会还是一颗未爆弹,那么“赏樱会”丑闻则可以说是一个已爆弹。

实际上,“赏樱会”问题,并非最近才浮上水面。早在2019年底,围绕“赏樱会”的纷扰就已经成为媒体和政坛的关注焦点。今年两三月,安倍政府还在对“封城”与否举棋不定时,“赏樱会”丑闻便有愈演愈烈之势。例如2月19日,《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等大报的头版头条全都是前一日在野党猛烈批判安倍晋三“赏樱会”丑闻的新闻:在野党指责安倍围绕该丑闻的发言前后矛盾,甚至一度集体离席抗议。只不过由于此后疫情加剧,防疫议题冲淡了外界对“赏樱会”丑闻的关注。

所谓“赏樱会”是指每年4月以总理大臣名义在新宿御苑举行的官方招待会,旨在邀请皇族、政府要员、地方首长、社会名流以及各类对社会有卓越贡献者参加,相关费用由国家财政支出。然而,自2014年起,“赏樱会”预算逐年猛增,至2019年甚至达到计划预算的三倍之多。经费的剧增引起了在野党和媒体的关注,结果被发现原本用来招待社会贤达的官办“赏樱会”,逐渐变成安倍个人招待选举支持者的“私宴”。主办费用年年增加,乃是因为邀请了大量自民党及安倍本人的政治支持者参与,尤其以安倍后援会的成员居多。这批受邀者不仅不符合原本受邀者的标准,还涉及滥用税金问题,因为激增的费用同样由国家财政负担。

除了涉嫌“公器私用”外,还牵扯到主办方利益输送弊案:有证据显示安倍夫人的友人正是最近几年“赏樱会”的承办企业。此外,媒体还发现安倍后援会的成员在参加“赏樱会”前夜还会在东京的高级饭店举办大型聚会;而该聚会的人均花销明显超过安倍后援会成员所缴纳的年费,被怀疑是安倍事务所甚至其本人埋单,以填补差额。

根据日本现行的选举法规,此举涉嫌贿选。12月3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决定以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对安倍晋三的第一秘书立案侦查,并提出要对安倍本人进行问话。安倍本人则继续沿用首相时代面对弊案丑闻的一贯战术:“一问三不知”、试图以“不知道”来蒙混过关。在共同社的舆论调查中,超过70%的受访者表示无法接受安倍这样的辩解。立宪民主党、日共等在野党在国会质询中,直接谴责其“说谎”,指出特搜部的调查已将安倍此前在国会答辩中的说法彻底推翻。

作为安倍路线的“继承人”菅义伟,当然也很难在这场风波中置身事外。理由很简单,当菅义伟还是安倍内阁官房长官的时候,曾在国会质询和新闻发布会上多次为安倍辩护。值得玩味的是,菅义伟在发表上任政见时,曾将停办“赏樱会”直接列入政纲,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立宪民主党掌门人枝野幸男在质询时,就曾言辞激烈地质疑:“身为当时的官房长官,不能以‘不清楚’就应付过去了”。而菅义伟的回答就显得没什么底气了,只是表示:当时是根据安倍首相确认的信息来进行答复。在野党当然不会放过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认为“对于当时虚假答复,现任首相同样负有责任”。

根据日媒披露的消息,菅义伟身边人士也对“外界越来越认为首相与安倍是一体的印象”而感到忧虑。在菅义伟正式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安倍晋三曾称赞其是“最适合令和时代的新总裁”,呼吁“在新总裁的带领下,战胜新冠疫情”。但是,对于如今陷入救疫情还是救经济、保政权还是保安倍困境的菅义伟来说,这句称赞显得尤为苦涩。

纵观平成以来的日本政治史,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稳定的长期政权与纷乱频仍的“战国时代”交替出现。日本泡沫经济破裂后,平成初年日本政坛曾长期陷入长期“迷走”的状态,政府更替如家常便饭。自 1993 年至 1996 年间,日本先后出现了多达五任首相:宫泽喜一、细川护熙、羽田孜、村山富市与桥本龙太郎。自民党完成了从 1955 年首次丢掉政权,到重新上台执政的轮回。

但此后,经历了在任内去世的小渊惠三和口不择言的森喜朗时期,直到2001年4月小泉纯一郎担任首相后,近十年的“战国时代”才告一段落。而在小泉政权与第二次安倍政权之间的6年内,又产生了多达6位首相(包括2006年第一次上台的安倍本人),自民党再次完成了一次丢掉政权到重新执政的轮回。

如今“意外接班”的菅义伟似乎正在快速褪去光彩,过渡政权的特征愈来愈明显。疫情、奥运、经济以及政治弊案的任何一条,都足以动摇菅义伟的执政根基。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我们未必等来迟到的奥运会,却或许将迎来日本“走马灯式”政权更迭的战国时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沙青青

沙青青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
责任编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疫情+丑闻,日本政坛的另一个“战国时代”即将到来?
中文自媒体笔下的菅义伟,距离现实有多远?
日本要把“五眼”变“六眼”,可不只是“表忠心”
“利”与“义”之间——近代以来日本对华态度变迁
夏洛特枪击案:崩坏系统的人命代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