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青青:岸田内阁正迈进维持政权的“危险水域”?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14 08:25

沙青青

沙青青作者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四川师范大学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沙青青】

饱受争议的安倍晋三“国葬”总算在9月底收场了。但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内阁的支持率“跌跌不休”,毫无收场的迹象。

根据日本共同社10月11日发布的最新舆论调查,岸田内阁的支持率跌至35%,创下新低。

一般而言,在日本社会,相较于其他新闻机构或左或右的立场,共同社的民调历来被认为最客观、也最能排除“机构效应”。

那么,共同社发布的35%的支持率是个什么概念呢?

去年7月底,当时已千疮百孔的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就仅剩35%。一个月后,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菅义伟不得不宣布不寻求连任自民党总裁,进而结束了自己的政权。

然而,紧接着更为惊人的是,日本《时事通信社》10月13日报道显示,10月7-10日实施的10月舆论调查中,岸田内阁的支持率与政权成立后最低的9月相比下降4.9%,达到27.4%;不支持率为43.0%(比上月增加3%);连续2个月“不支持”超过“支持”,差距从上次的7.7%扩大到15.6%。

这是岸田政权第一次下降到维持政权的“危险水域”的20%左右,低于菅义伟内阁时期最低的2021年8月的29.0%。

实际上,自9月起在日本各家主流媒体的民意调查都已呈现出岸田内阁支持下滑的趋势。NHK在9月9日至11日的调查中显示,岸田内阁的“不支持”与“支持”均为40%。《朝日新闻》的同期调查则是,“不支持”比“支持”高出8%,“不支持”达到47%。而到了《日本经济新闻》在稍后实施的民调中,“不支持”亦高达49%,支持率仅43%。一个月之后,岸田内阁的支持率非但没有任何起色,反而进一步下跌。

要知道,岸田文雄内阁从2021年10月“发足”至2022年8月时,其支持率始终保持在55%以上,甚至在2022年5月达到过66%的“峰值”。当时,在经历去年众议院选举及今年参议院选举后,外界普遍认为岸田政权将逐步稳固并有可能实现“长期化”。

然而自8月以来,岸田的支持率却如同自由落体般一泻千里。从时间点上来说,仿佛安倍身上的一声枪响,开启了这一进程。

截图来自日经新闻

统一教会问题引发众怒

安倍遇刺身亡后,其本人、其所在派系乃至整个自民党与统一教会的隐秘勾连被一并曝光,引发社会各界一浪高过一浪的批判之声。根据日本各家媒体的调查报道,在自民党目前的379名国会议员中,近50%的人承认或被证明与统一教会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这些所谓的“接触”包括了收受政治捐款、组织志愿者支持、发送贺电贺信、现场出席活动等行为。

面对如此骇人的调查结果,岸田却碍于党内各派系之间的利益关系,始终未能采取果断措施予以处理。例如,自己内阁的经济再生担当相山际大志郎和众院议长细田博之都被指认与统一教会势力有着密切关系,但岸田一直没有给予相应的处分。

在此次最新的共同社民意调查中,围绕自民党公布所属议员与教会关系的调查,认为该党应对措施“不充分”的回答占83.2%,远超认为“充分”的13.3%。自民党的执政盟友、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甚至公开批判道:“正是因为自民党的说明既不充分且滞后,才会导致了严厉的批评。”

至于围绕安倍国葬问题引发的争议,其实也是“统一教会问题”的副产品。正如《日本经济新闻》在近期一篇社论里评价的那样:对安倍本人及周围人与统一教会的历史没有做充分的调查和说明,这正是广大民众对“国葬”决定不支持、不理解的主要原因。

统一教会的东京分支 图自纽约时报

而且从技术上来说,岸田也犯了一个“大失误”,从宣布“国葬”到正式举办仪式,中间的间隔期实在太长,给统一教与自民党关系的曝光留下充足的发酵时间;同时普通民众因突发暗杀事件所产生的一点淡薄哀悼情绪,也随着时间推移和媒体披露而消失殆尽。

很显然,安倍遇刺之后,岸田迅速宣布“国葬”是有其政治考虑的,一方面为了安抚党内保守右翼势力,给他们一个“交待”,另一方面是通过邀请各国政要出席葬礼,可以使得岸田在短期内迅速与这些政要见面拉拢关系,也就是所谓的“葬礼外交”。然而,事与愿违。

至于为何拖延这么久?关键问题出在首相毕竟不同于天皇,在日本国内关于首相葬礼如何举行是没有一套既定流程的,上一位举办“国葬”的首相还是吉田茂(1967年去世),离现在过于久远,而且此后也没有定下相关规则。这就意味着,安倍的“国葬”没有先例可以遵循,需要从头商讨细则,甚至连葬礼费用还需要召开临时国会来决议通过(当时国会已进入休会期)。再加上,众所周知,日本官僚体系办事效率低下冗长,使得“国葬”事宜筹备更为拖延。

这恐怕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日本民众在街头举行抗议活动,反对安倍“国葬”。图自纽约时报

日元持续贬值与失控的物价

10月3日,日元兑美元一度跌破1:145的重要关口。这是自9月22日日本政府和央行通过买入日元出手干预汇市以来,日元汇率再度跌破145关口。持续贬值的日元进一步加剧日本国内通货膨胀的情况。

讽刺的是,在泡沫经济破灭、陷入长期不景气后,日本长期陷入通货紧缩之中。当年“安倍经济学”的目标就是通过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来摆脱通货紧缩、并设定了物价上涨率升至2%的通胀目标,但此目标始终未能实现。结果今年在疫情、俄乌战争以及日元贬值等因素共同作用下,日本国内二十年未动的物价在夏天如脱缰野马般开始飞涨,8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剔除生鲜食品后同比上涨2.8%。

正是应了那句英美地区的一句谚语“许愿需谨慎“(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面临有些失控的物价,岸田政府却显得束手无策,原本就已忍受两年多疫情“不景气”的民众,更是把一腔怨气全都发泄出来。在共同社的调查中,“对经济政策不抱期待”的从上一次的26.7%猛增至36.1%。

日本8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2.8% 图自日经中文网

“不会读空气”的岸田

在日语语境中,有所谓“读空气”一说,即有“看脸色”、“看形势”、“看风向”之意;若是称某人“不会读空气”,也就是认为对方“不会看脸色”、“不太识相”,进而做出一些惹人嫌的举动。

而如今的岸田正是让不少日本民众产生了“不会读空气”的印象。典型例子就是岸田在统一教会问题尚未处理妥当、支持率下滑之时,突然启用自己的大儿子、年仅31岁的岸田翔太郎出任首相秘书官。

众所周知,日本政坛向来有所谓“二世”乃至“三世”议员的传统,子女继承父辈选区并非新鲜事。首相启用自己儿子担任首相秘书官也不是没有先例,比如前首相福田康夫,就曾启用自己的儿子福田达夫担任首相秘书官。然而,岸田在内阁支持率骤降时刻,却我行我素地做出这样的人事安排,无疑是提油救火,给外界制造出另一个可供攻击的舆论箭靶。同时,也让人们重新想起自民党最保守、迂腐的那一面。

岸田翔太郎之前“脸书”平台上的头像,现已更换。

被任命为首相秘书官后的岸田翔太郎

另一件最近发生的事情则是决定上调国家公务员工资和奖金。理由是考虑到疫情因素,2020年和2021年国家公务员的工资已停涨了两年,因此决定在2022年予以上调。然而,目前日本大部分工薪阶层都面临因疫情冲击而收入缩水的状况,民间企业业绩也普遍低迷,同时还要应付飞涨的物价。

在经济尚未全面恢复之际,岸田政府贸然选择此时此刻给国家公务员涨工资,自然会给人带来不良观感,甚至激发反感。正如日本青年协议会代表室桥祐贵所评价的那样:岸田政权的这种行为,总让人想起从前的自民党,但这种陈旧的首相形象是无法应对新时代的。

当然,对现在的岸田政权来说,支持率骤跌之时还能如此“任性”,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其境遇恐怕还是比去年的菅义伟政权要好一些,毕竟未来两三年内,日本国内没有重要的国政选举。尽管支持率快速走低,但理论上岸田无需面对选战的考验。

若是今年年底通货膨胀的趋势有所遏制,经济有所起色,那么维持一个勉强过得去的支持率并非不可能。但若到了年底,岸田的支持率仍不见起色,那就有可能再次进行内阁改组,甚至不排除自民党内会出现“要求换人”的声音。未知的变数给岸田政权长期化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日本

日本自卫队计划将坦克削减至300辆

2022年11月28日

在日本的国家中枢,美军安插着一个“遥控装置”

2022年11月26日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14日 08:25

岸田正迈进维持政权的“危险水域”?

09月24日 09:31

在新中国打棒球:一项美式消遣从流行走向落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时隔14年重返布加勒斯特,北约“还是不让乌克兰进门”

直播:神十五瞄准23时08分发射,航天员出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起底核子基因:累计超7亿份检测,自称“钱景无限”

美官员爆料:美方曾主动给俄方打过一次军事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