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沙烨:问《无问西东》:过去的才是黄金时代?

2018-01-26 10:46:5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沙烨】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们要面对的人生,不知道你们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这《无问西东》开篇和结语之问,似乎是对罗曼·罗兰那句“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的绝佳呼应。

电影《无问西东》是一碗满满的跨时代的鸡汤。电影背景贯穿近百年民族命运的跌宕起伏,其所描绘的大时代下的生死离别,人物在极端困境下对人性光辉的坚持,感人至深。虽是鸡汤,但煮得好,照样香气四溢,回味留长。其精华处,更是让人情不自已,黯然泪下。

四个故事,四个清华学子,跨越四个时代。影片来回追溯,最后揭出了他们之间的那条隐隐的连线。吴岭澜,沈光耀,陈鹏,张果果,每个人都用自己的生命触及了另一个人的灵魂,并传下了自己人性里最高贵的那些特质:真实,真心,勇气,无畏,和同情。

1923年,吴岭澜,身处国家命运求索的年代,与之伴随的是他对自己生命意义的苦苦思索。他在聆听泰戈尔访华演讲后释然:人生本是求索,但求对自己真实。吴岭澜把自己对人生的思索和顿悟传授给了在西南联大的学子们,其中包括沈光耀。

1938年,沈光耀,广东世家子弟,家门三代五将。其为人孝顺,德才貌兼备。沈光耀离家远赴西南联大求学。面临国难当头,生灵涂炭,虽有母训不得从军,但他还是选择加入飞虎队。最终在鄂西空战中,沈光耀在击落敌机后,驾机撞向敌舰,用生命捍卫了满目疮痍的祖国。在飞虎队训练时,沈光耀多次驾机空投食物给一群孤儿,他把勇气和同情也和食物一起给了他们,其中包括陈鹏。

1962年,陈鹏,孤儿,清华大学核物理高材生。陈鹏是新中国充满理想的一代。他在为国家研制核武器的同时,也一心要照顾共同长大的另一个孤儿王敏佳。在那个革命热情席卷一切的时代,王敏佳不幸被卷入风波而几乎丧生。陈鹏在王敏佳最黑暗的时候,用自己的爱把她托住,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他也让他们共同的朋友李想懂得了怎样真心对待他人。李想在支边时,用生命救了张果果的父母,也传下了这份真心。

当代,张果果,广告公司高管,心存善意,但为人谨慎设防。他救助了四胞胎家庭,却一直刻意和他们保持距离。在公司他身处两个老板Peter和David的争斗。在Peter让他帮助收集证据对付前上司David后,他找到自己的内心,决心不参与商战中的尔虞我诈。

四段故事里,前三段充满理想主义,家国情怀。人物在大时代的背景里,置自身的利益,安危乃至生命以不顾,甚至唯一的那段陈鹏和王敏佳之间的爱情也是纯粹而无任何肉欲。

和前三段相比,张果果是理想缺失的一代。这位清华学子最大的职业挑战是帮广告公司搞定一个奶粉客户,最大的道德挣扎是是否介入两个只有英文名字的外企老板之间的政治斗争。张震所演的角色在影片里空有一身皮相,两眼没有任何光芒。

福山在他的著作《历史的终结》中谈到,当人类社会的形态都趋同为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时,人类历史上对思想和政治所展现的热情都会投入到商业中。商业将是他们付出所有生命能量的地方。张果果让我们看到这样的结局是如何的无聊。

在经历了先辈所有的牺牲、奉献、理想之后,难道这个时代所剩的只有商业,以及商业活动带来的个人选择?

当然不!这个时代有着其特有的波澜壮阔。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从贫困国家跃居世界强国,在经济、教育、科技、军事、文化各个领域都有着令人瞩目的成就。这其中有着无数中华儿女的牺牲和奉献。吴岭澜、陈鹏和沈光耀的精神,每天都在华夏大地绽放。

也许在《无问西东》导演李芳芳的眼里,过去的时代是更美好的,有着理想而纯粹的高贵。就如Woody Allen电影《午夜巴黎》里的主人公。在他心里1920年代的巴黎是巴黎的黄金时代,有着毕加索、达利和海明威。而当他时空穿越到1920年代时,那里的人们却在怀念着十九世纪末的“美好年代”的巴黎。当他穿越到“美好年代”,并遇到了高更和德加,他们却又在怀念文艺复兴时代的巴黎。每个时代都把过去作为真正的黄金时代!

也许这个时代不只是商战的勾心斗角。也许我们不用过于羡慕前人的理想和高贵。也许这个时代我们仍能拥有理想的美好。也许,这个时代就是我们的黄金时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沙烨

沙烨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