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不应该期待印度成为另一个日本”

来源:南亚研究通讯

2022-07-28 08:29

沙琳·贾格蒂亚尼

沙琳·贾格蒂亚尼作者

牛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系副研究员

阿梅亚·普拉塔普·辛格

阿梅亚·普拉塔普·辛格作者

牛津大学全球与区域研究学院区域研究(南亚)博士生

【导读】 本文围绕印度在俄乌问题上“摇摆不定”的立场展开。作者认为,即使印度在俄乌问题上的立场不符合美西方国家的期待,但美西方仍应在互利的基础上与印度合作。印度之所以没有完全倒向西方阵营,一方面是出于其坚持战略自主的原则,另一方面是由于其在军事方面依赖俄罗斯,并排斥参与北约等集团关系模式的组织。尽管如此,美西方仍旧可以和印度“交朋友”。对美西方国家来说,在不要求印度放弃战略自主的情况下助力印度摆脱对俄技术依赖,并通过将印度纳入宽松的安全框架,能够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对印度来说,印度可以帮助美西方在贸易上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实现制造业和供应链多样化,从而在“印太地区”遏制中国。作者强调,虽然美西方要重视和印度“搞好关系”,但也需认识到双方合作仍存种种困难。 此外,本文作者在中国台湾问题、海洋生产和军事活动等方面持反华立场,提请广大读者注意甄别。南亚研究小组特此编译本文,观察者网经授权转载,供各位读者批判参考。

【文/沙琳·贾格蒂亚尼、阿梅亚·普拉塔普·辛格 编译/南亚研究小组】

自2010年代初印度与西方关系达到顶点以来,印度并未充分发挥其经济潜力,其民主价值观倒退,且仍不愿与他国形成更正式的安全协议。

2022年,印度对俄乌冲突的外交反应进一步粉碎了许多西方国家的希望,这些国家原本以为印度将坚定加入西方安全组织成为正式成员。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应该放弃加强与印度的伙伴关系。相反,它为西方以更务实态度接触印度提供了一个契机。

印度举行载人航天飞行博览会。图源:视觉中国

印度的不结盟并不像一些政策制定者所希望的那样,仅仅是冷战的遗留物,而代表了印度世界观一个基本而持久的方面。若理解印度摇摆不定的倾向并承认其安全偏好,西方国家仍可以在互利基础上与印度合作。

首先,西方国家要帮助印度摆脱对俄技术依赖,同时认识到印度不会因此放弃战略自主。西方国家应继续将印度纳入印太地区宽松的安全框架,以帮助印度对抗中国的军事优势,也助推西方国家在印周边海域实现更大影响力、更多准入和更完善的防御一体化。

西方国家也应接受印度作为陆上大国的地位,并帮助印度提高其在中印边境的威慑力。维持现状是西方遏制中国的战略关键。最后,印度可以帮助西方在经济上摆脱中国,实现制造业和供应链的多样化。由于担忧自身经济遭到损害,印度拒绝制裁俄罗斯,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不愿参与遏制中国以加强自身经济的政策。

一、与一个摇摆不定的国家交朋友

为正确看待印度摇摆不定的倾向,必须理解印度对战略自主原则的坚持。这一原则并非冷战中印度所特有,也不仅是单纯地渴望中立。相反,战略自主原则是印度理解和管理国际政治风险方式的基础。

北约代表跨大西洋的集体安全策略,即强调明确承诺,并对竞争对手采取坚定立场。印度政策制定者一直拒绝对中国采取类似行动。他们认为,类似集团关系模式减少了像他们这样的中等国家和地区的战略选择。因此,在处理许多涉及自身的困难关系时,印度一直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

中国警惕任何形式的联盟,因此,虽然印度被称为“四方会谈中最薄弱的一环”,但由于其对结盟的抵制,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得以一直与中国保持经济联系而不至于惹怒中国。这不仅促进保持两个竞争对手之间几十年来的相对和平,而且还帮助印度推进实现其独特的发展目标。现如今,尽管2020年6月中印间发生边境冲突,印度和中国仍保持着牢固的贸易关系。

对印度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来说,不结盟是一种道德选择,也是处理国际冲突、为和平创造条件的机会。现任印人党政府并不考虑类似的战略自主,但仍认为决策的灵活性对印度安全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世界秩序发生变化的时候。

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图源:视觉中国

莫迪没有像尼赫鲁在1950年朝鲜危机中所做的那样,试图利用印度的中立立场促成交战方之间的和平。相反,他一直试图减少俄乌冲突对印度经济及其全球声誉的负面影响。

印度总理莫迪:希望季风会议取得丰硕成果。图源:视觉中国

印人党的战略自主愿景是向内的、自利的。这意味着,与西方国家的一些预期相反,印度不希望将其与中国的竞争纳入美中战略竞争,也不希望为了美国的利益而恶化其与俄罗斯的关系。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国家没有与印度合作的机会。

二、印度脱离俄罗斯的限制

在短期内,西方国家可以帮助减少印度对俄罗斯的防务依赖,但他们不应期望印度放弃俄罗斯。由于印度在北部边境面临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双重挑战,放弃俄罗斯的风险太大。俄印防务关系深厚、久经考验,并因商贸往来和政策互信得到进一步加强。此外,俄罗斯向印度提供价格适宜的军事装备,尊重印度对共享技术和建设国家能力的期望。事实上,俄罗斯国防物资的可负担性及其援助印度制造业的意愿,一直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即使西方合作伙伴试图干扰印俄国防贸易,他们也必须克服目前印度俄产装备的互操作性问题。史汀生中心的萨米尔·拉尔瓦尼(Sameer Lalwani)估计,俄罗斯产的武器和平台(包括常规和核潜艇、航空母舰和战斗机)在印度武装部队中的占比高达85%。

正如瓦萨吉特·班纳吉(Vasabjit Banerjee)和本杰明·特卡奇(Benjamin Tkach)预测,这意味着印度将“寻找能为俄产武器制造备件和提供升级的国家”。目前,尚不清楚西方合作伙伴是否有意愿帮助印度更新其俄产武器和平台。

此外,西方合作伙伴正逐渐克服与非北约盟国分享敏感的国防技术的心理障碍。例如,2010年,美国根据国防技术和贸易倡议(Defense Technology and Trade Initiative)试图与印度共同生产标枪导弹,但该项目由于美国对知识产权持的保留态度而失败。

然而,最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印度巴拉特动力公司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恢复这一进程,表明其愿意与印度分享技术。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巴拉特动力公司的协议是否会取得成果,并为更普遍的国防贸易开创先例,还有待观察。美国及其盟国当然“可以在外交、财政和军事上向印度提供比俄罗斯更多的服务”,但西方国家需要与印俄防务关系的基调和性质相匹配。无论如何,国防出口是积极影响印度安全偏好的有限机会。

法国主办首届欧盟印太合作部长级论坛。图源:视觉中国

三、印太地区的集体安全

西方国家可以通过将印度纳入宽松或迷你安全框架如“四方安全对话(QUAD)”继续与其保持互动的同时尊重其自主意愿。印度已表明不愿与中国为敌,也不愿意加入类似北约的安全组织。然而,印度在印度洋地区参加越来越多联合军事演习表明,印度准备加入西方国家的行列以保护其海洋利益。

在印度洋这个更狭窄的地理范围内,印度的利益受到更密切的影响。印度可以帮助西方伙伴保护重要的海上要道。如果与中国发生战争,印度不太可能向台湾海峡派遣船只。

然而,自2017年以来,印美已经达成一项物流协议,为船舶和油轮加油提供便利。印度还可以为西方国家提供进入印度洋地区的通道,印度如今欢迎印度洋地区以外国家参与该地区事务以对抗中国。

历史上,印度一直试图阻止其他国家涉足其邻国。然而,随着印度最终面临无法与中国的海洋优势和经济实力抗衡的问题,这种情况开始发生变化。日本和印度已经在斯里兰卡合作对抗中国——类似形式的合作将在印太地区的其他部分开展。

在印中长达2100英里的有争议的边界线上,西方国家与印度也存在战略合作机会。西方遏制中国的任何战略都应寻求巩固印度的地位。印度和美国的军队将于2022年晚些时候在阿拉斯加进行联合防御演习,以提高“联合性,互操作性和联盟互操作性”。类似帮助印度应对中国在青藏高原地区升级基础设施和提高军事能力的措施将增强印美伙伴关系,同时加强美国对中国的遏制。

2022年5月, QUAD领导人线下峰会宣布“印太海域态势感知伙伴关系”倡议,朝着进一步合作迈出重要一步。该倡议寻求提供“近乎实时、综合、具有成本效益的海域态势感知图景”,以便QUAD成员和合作伙伴能够“全面监测其海岸水域,从而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正如扎克·库珀(Zack Cooper)和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所写,“该倡议将公共产品提供与QUAD 的天然优势——安全合作和能力建设——相结合”。

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开幕。图源:视觉中国

然而,印度仍然担心,该倡议基于美国以太平洋为中心的印太愿景,而不是印度对西印度洋的关注。此外,虽然印度准备与美国合作,但并不认同这种合作被描述为安全导向和公开反华。例如,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查尔斯·弗林(Charles Flynn)将军表示,印度可以成为印度洋地区对中国有效的军事“制衡力量”。

美国国务院南亚和中亚事务局助理国务卿唐纳德·卢(Donald Lu)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印度成为“全球安全大国符合美国利益”,并认为印度“在军事已做好向外投射影响力的准备”以捍卫“亚洲安全共同观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曾表示,美国打算与印度 “细水长流”,并将“在充分的时间内”对其进行判断。美国外交官和军方官员的这些评论表明,西方的安全利益不可避免地与印度保持一致,而不是西方理解和支持印度的战略自主。

四、贸易和供应链弹性

美国已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加强贸易联系是巩固印美关系的重要途径。印度赞成“东向行动政策(Act East Policy)”以与东盟和其他重要的东南亚国家建立更密切的经济联系。然而,印度退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表明这一打算已经落空。最近,印度摒弃对对自由贸易协定的怀疑态度,并开始在贸易关系上向美西方倾斜。

目前,印度正在与英国、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阿联酋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在谈判过程中,印度表示愿意在合规、透明度、市场准入、劳动力、环境方面将国内行业标准与全球基准保持一致。尽管印度话语上仍坚持 “自给自足”,但与西方的经济伙伴关系得到了印当局前所未有的支持。

印度卢比跌至历史新低。图源:视觉中国

尽管如此,印度仍难以与美国达成全面自由贸易协议。2020年,美印谈判失败,美国自此做出行政决定不再与印度签署任何新的自由贸易协定。特朗普政府还以印度不允许美国充分进入农业和乳制品行业、对进口医疗器械征收高额关税为由,撤销给予印度的普遍优惠制(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资格。

美国因此错失了与印度合作机会,因为贸易是印度偏向西方最明显的一个领域。印度商务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援引印度与日本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及与澳大利亚正在进行的谈判,敦促拜登政府反思两国之间加强贸易关系的潜在价值。

与印度建立更深层次贸易关系所能形成的战略优势显而易见,即帮助西方国家及其企业、供应链实现多样化,增强弹性。俄乌冲突发生后,西方被迫仓促寻找俄罗斯石油替代品,从中能得出一个关键教训:西方国家对敌对国家的依赖可以被武器化,从而削弱制裁手段的影响。

美国应更积极主动地寻求替代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方案。像印度这样的国家拥有年轻而广大的劳动力和庞大的国内市场,具有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许多优势。

此外,若这种转变被包装在民主和透明度的话语下,美西方能更公开地向印度表达对威权主义和保护主义的担忧。印度可能愿意加入这样一个对抗联盟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并防止印太地区经济政策的武器化,因为与对制裁俄罗斯不同,印度将是遏华政策的直接受益者。

上届QUAD峰会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又一步,该框架意在取代特朗普政府所退出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

拜登政府希望印太经济框架能够为其占全球GDP40%的13个成员国提供灵活的选择。成员们将在框架下按需开展单独的双边谈判。沙利文澄清称,这“不是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因此不需要国会批准。

表面上看,印太经济框架似乎迎合了印度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偏好及其对集体贸易协定的普遍排斥态度。然而,通过仔细观察,印太经济框架存在一些明显的局限性。由于拜登政府承诺保护国内工人和生产者,即需要保护其免受外国竞争,因此印太经济框架没有提供直接进入美国的市场准入。

气候变化故事:印度发展太阳能产业。图源:视觉中国

事实上,未经国会批准,美国无法提供或要求市场准入。印太经济框架希望参与者“根据一系列关于清洁能源、税收、数据保护等新规则调整其经济,而不会提供更多市场准入作为回报”。因此,印太经济框架缺乏传统自由贸易协定的切实回报,并有可能成为美国在印太地区建立霸权的工具。印度仍热衷于一项互惠互利的经济倡议以对抗中国的影响力,然而印太经济框架将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目前尚不清楚。

五、总结

俄乌冲突表明,我们早应修正对印度与西方的关系预期。印度在维持印太地区力量平衡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印度作为西方国家的伙伴不容忽视。此外,尽管印度由于全球经济走低在过去十年表现不佳,但预计2022年印度将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

因此,西方国家应把重点放在与印度拥有共同利益的贸易以及陆海安全方面并加强与印合作,而不应希望印度继续走上神话般的、合乎西方利益的道路,期待印度成为日本。可以预测,印度将帮助抗衡中国的崛起,但大概率通过一种摇摆不定、符合其地理和安全关切的方式与其西方伙伴合作。

责任编辑:刘惠
印度 中印崛起 中印关系 中印合作 印太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龙象之间

彭博社:印度考虑限制中企在印销售千元以下手机

2022年08月08日

印度将在中印边境部署S400,印媒炒作“中国战机活动频繁”

2022年07月28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28日 08:29

“西方国家不应该期待印度成为另一个日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