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拜尔:美国政府又向外界传递错误信号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16 08:07

希拉·拜尔

希拉·拜尔作者

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前主席

【文/希拉·拜尔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预防“系统性风险”被反复用作拯救华尔街的理由。2010年出台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本应通过加强监管和禁止政府救助来解决所有问题。但银行业监管者现在却认定,两家中型银行——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的倒闭已构成系统性风险,要求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向不受保险保护的储户付款。

这两家银行的总资产为3000亿美元,在美国23万亿美元规模的银行体系中,这两家银行只是小角色。难道美国银行体系真的如此脆弱,以至于它都不能吸收这些银行无保险存款部分的小损失吗?如果美国银行体系真像政府一直向我们保证的那样安全和有弹性,那么监管机构的这一举动就会使外界对政府未来的救助行动产生危险预期。

那些不受保险保护的硅谷银行储户并不需要救助。它们都是业界赫赫有名的主要风投公司及其旗下投资企业。它们都有丰富的金融知识,但它们显然忽视了银行网站和前台柜员给出的重要提示,即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的保额上限是25万美元。某些在硅谷银行存钱的初创企业辩称,他们需要提出25万美元以上来支付工资。但根据联邦储蓄保险公司的正常程序,他们本能在本周获得可观的股息,以满足其现金流需求。

硅谷银行破产

不受保险保护的签名银行储户同样可能迎来重大转机,这两家银行都有可供联邦储蓄保险公司出售的优质资产。储户受损是因银行遭到挤兑,而不是因为银行放出了难以收回的贷款或进行了投机性投资。

“系统性风险是否发生”要由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董事会、美联储委员会和财政部长在与总统协商后,以绝对多数批准来定性。这意味着“系统性风险”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出现。

如果监管者有证据表明,不实施这些救助,不受保险保护的银行将因储户挤兑而破产,那么给出“系统性风险”的定性可能是合理的。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更有意义的措施应该是暂时支持所有不受保险保护的账户,并向银行收取一定费用以弥补损失。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我曾担任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主席,对那些要支付员工工资和需要运营经费的无保险交易账户,我们就制定了这样的计划。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社区银行,这些银行的无保险商业客户正被摩根大通和富国等银行业巨头抢走。

该计划使得社区银行不再遭受挤兑之苦。这个计划虽然取得了成功,但国会仍决定禁止向所有银行提供这种公平救助(同时又准许监管者以“系统性风险”为由破例对个别银行实施临时性救助)。最终国会确实设立了一个快速批准此类计划的通道。如果监管者真的有理由担心大规模挤兑现象出现,他们现在正应该采取这一措施。

否则,监管者将不得不有选择地救助银行。如果出现更多的银行破产,他们下一步将救助谁呢?那些超过1000亿美元资产的银行?社区银行管不管?如果监管者让外界以为1000亿美元是新的“系统性”上限,那么无保险的存款肯定会逃离社区银行,流向跻身1000亿美元俱乐部的银行。更雪上加霜的是,根据法律,较小银行将不得不与较大银行一起分摊无保险储户的特别评估成本。

更大的问题是,美联储过快地结束了延续14年的宽松货币政策。当利率上升时,金融资产的市场价值就会下降,而银行却恰恰持有大量金融资产。美联储需要暂停进一步加息,以便留出时间评估加息会对金融体系带来怎样的影响。监管者需要审查所有银行的资本能力,看其是否能承受被迫出售未到期证券的损失。监管者还需要重新思考,从资本和流动性规则出发,是否要把政府证券看作是基本无风险资产。其实,当利率上升时,它们根本不是无风险的。

监管者认定两家中型银行的破产会引发系统性风险,这一事实本身就意味着他们认为美国的金融体系很脆弱。我的直觉告诉我,大多数地区性银行和社区银行都运营正常。我们必须要忧虑的主要问题是,恐惧本身会引发银行挤兑,迫使原本健康的银行倒闭。

政府需要非常小心地与外界沟通,以免自己的过度反应导致它竭力避免的银行挤兑现象发生。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6年增加两倍”,美军高官又炒:中国速度“惊人”

NASA局长抹黑中国登月,连专业常识都不顾了

“中国报价太香,加税50%都吓不跑美国买家”

挺巴抗议席卷全美高校,大批学生遭逮捕

习近平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