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正式承认40年对华和平演变失败,美国想干什么?

2020-05-27 07:21:2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2020年5月20日,根据2019年美国国防授权法的相关规定,美国政府提交了题为“美利坚合众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路径”的阶段性工作报告。这份报告可以看做是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对华战略的一份比较官方和正式的阶段性小结。

在当下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份考验阅读者承受能力的报告,凸显了这届美国政府在对华总体战略上的贫困、错乱与倒退;将这份报告看作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持续走向衰退的标志,或许还是会引发争议的,但是用来作证这届美国政府其实不具备构建和实施一种真正有利于美国人民和美国国家利益的国家战略的实际能力,则应该是比较恰如其分的。

美国对华战略报告截图

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报告明确了这届美国政府的努力目标,报告里是这样描述的:正如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SS)的四大支柱所述,我们致力于

(1)保护美国人民、家园和生活方式;

(2)促进美国的繁荣;

(3)通过实力维护和平;

(4)提升美国的影响力。

这种空洞的套话放在别的时空环境下,还能被有心人圈圈点点一番,但是放在2020年5月,这就变成了一种极其辛辣的嘲讽: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7日5时32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1676401例,累计死亡病例98717例。

这个数据毫不留情的告诉人们,本届特朗普政府,在不到200天的时间里,用自己的实际工作,让97724个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以全球人口4.25%的比例,贡献全球新冠疫情死亡人数的28.12%。在不到200天的时间里,让死伤人数超过了10年越战,在美国历史上仅次于美国内战(498332),和第二次世界大战(291557),位列第三,超过了美国建国战争、1812第二次英美战争、美墨战争、美西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911恐怖袭击、阿富汗战争、以及伊拉克战争。

本届美国政府以抗击新冠疫情领域里无法想象的低能和无效,做出了对美国人生命最高效的杀戮,居然还有能够堂而皇之的在报告里将致力于保卫美国人民、家园和生活方式置于第一位,并谋求和中国进行所谓战略竞争,其厚颜无耻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这份报告,凸显美国战略的贫困,体现在对中美关系战略定位的混乱,以及手段的贫乏上:在报告的开始,报告先给中美关系定下了一个奇怪的基调,即所谓“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种希望,即加深接触将促进中国全面的经济和政治开放,并促使中国成为一个建设性和负责任的全球利益攸关方,并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

这等于说,美中关系发展,在这个报告的撰写者看来,是以在中国推动和平演变,促成中国发生像苏联和东欧一样的剧变为目标,以及评价标准的。而当中国显然拒绝了这种等同于实质性自杀的结局之后,美方居然说“这损害了美国的重大利益,也损害了世界各国的主权和个人的尊严”。从这些文字里,没有意识形态偏见,同时也没有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心理疾病的正常人,都可以感受到这届美国政府核心决策者的“巨婴”心态,已经到了某种扭曲和变态的地步。

不止于此,这份报告的作者还处于某种感动自己的错乱之中,因此,在文中还公然宣称“美国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并与中国建立了长期的纽带。我们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发展,也不希望疏离中国人民。美国希望与中国进行公平的竞争,让我们的国家、企业和个人都能享受到安全和繁荣。”

合理推断,美方对中国人民的深厚情感,是通过容留中国的红色通缉犯,庇护并资助试图推翻中国共产党政权,分裂中国领土,破坏领土统一的那些中国人,以及培养和支持在思想理念和政治认同上,将美国视作为精神父亲的那些精神美国人,为基础和主要付出对象的。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感动,所以报告的作者还能写出这样的文字而不自知。

从指导原则上来看,这份报告的作者,尝试重新回到所谓“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这是从里根政府时期就开始使用的一个术语,即在所谓的对外关系中,不仅依靠美国的实力,还要凸显所谓的原则。

里根政府的做法是用邪恶帝国来称呼苏联,然后对苏联实施更加强硬的遏制战略,最终通过戈尔巴乔夫在内的一批苏联人的主动配合,取得了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的所谓冷战胜利;小布什政府也尝试使用这个概念,来为那批主张在全球可以踹门而入展示美国正义的新保守主义者树立一个好听的战略名声,但最终的结果就是带着原则一头栽进了伊拉克战争的泥潭,在国内很有原则的治理出了一个超级金融危机。

现在,成功在200天里搞死了近10万美国人并且还在努力攀登新高峰的特朗普政府,又用这个术语来粉饰自己的国家战略,好像时至今日,美国还有足够的道德资本去探讨所谓原则一样。其中的荒腔走板之处,近似无以复加。

特朗普,这是你的勋章。视频/观察者网 张逸清

在报告的主体部分,即所谓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以及所谓美国对中国的回应,更多展现出来的是美国这届政府的能力不行,即不具备制定和执行真正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大战略的基本能力。所谓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基本就是一份谣言和妄语的汇编。所有对中国的指责,都是建立在美国单方面想象和假设的基础之上的。

举个简单例子,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要求公司遵守中国数据本地化措施,使中国共产党能够获取外国数据。”前半句是赤裸裸的误读《网络安全法》,将跨境数据流动的安全审查定义为本地化,体现了某些三脚猫的所谓美国新生代中国问题专家不合格的中文阅读理解能力,和超一流的胡说八道能力;后半句是标准的把中国当成美国来理解,是一个习惯于时刻监控全世界窥探隐私的超级流氓国家对其他国家发展信息技术能力目的的真实揣测,如斯诺登指出的,这就是美国政府的日常作业。显然,美国政府习惯做贼,所以看所有其他国家都是贼。

在所谓对华战略实施的层面,则是特朗普政府自我夸耀式的工作总结,这部分的内容充满了特朗普和彭佩奥的典型风格,那就是指鹿为马的莫名自夸:将限制美国人民正常获取来自中国的真实信息,定义为保护美国人民、家园和美国的生活方式;将贸易霸凌和关税讹诈,定义为促进美国的繁荣,无视事实上据说是其最想保护的美国中小制造业承受了关税上升的主要成本;将在南中国海的横行自由,称之为通过实力维护和平;将美国持续不断的退群,破坏全球治理的有效实践,以及用宗教和人权为包装,去支持阴谋颠覆中国政权的恶意团体,定义为提升美国的影响力。

这是一份读来让人产生强烈不适感觉,局部文字描述令人反胃甚至作呕的报告。这份报告的出台,是美国这个曾经以人类文明灯塔,人类历史终极形态自居的唯一超级大国,因为过度膨胀,治理失败,以及自我修正机制持续失灵后,持续走向衰退和凋零的一个显著迹象。当然这种结局发生在美国这边也并不令人真的感到意外和惊讶,因为这是经典作家揭示的人类社会内生发展规律坚定发生作用的必然结果。历史经验告诉人们,后续美国将持续进入一个对华非对称摩擦的特殊阶段,这是由美国转移国内矛盾的客观需求所决定的;也是美国政治精英集体低能化发展的现状所决定的。

当然,这未必是不能逆转的进程,美国人民有权做出相应的选择;而中国也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世界,也或许因此见证一个新时期完全不同的国际体系变迁的关键阶段,未来,这届美国政府,这份报告,可能因为对推动美国霸权加速进入非对称的自我凋零新阶段所做出的特殊贡献,而被载入历史的史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正式承认40年对华和平演变失败,美国想干什么?
中美关系里,谁更有意识形态取向?
特朗普核心抗疫团队在“刻舟求剑”
华盛顿突然宣布为美企搬出中国100%买单,算什么操作?
疫情之中美国还要对华为下手,中国怎么应对?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