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新冠疫情为何让“旧日霸主”变成“病毒盟友”

2020-08-18 07:36:14


本文为沈逸老师专题节目《逸语道破》第四期文字整理稿

欢迎来到本期的逸语道破,今天我们来讲一讲中美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中的差异,新冠疫情是一场全球范围的测试,各个国家的治理能力面临了新冠疫情的一种极限测试。在这个测试过程中,答卷是什么?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如果你的治理越成功,规模范围内,同等比例下,确诊人数越少,死亡人数越少,尤其是死亡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网站上有一个专门的数据,也是讲致死率的。致死率有两个统计指标,一个统计指标是所有已知的死亡人数除以已知的确诊人数,它得出一个比例,这个比例中国大概是五点几,排在很后面,跟美国可能不相上下,甚至美国一段时间比我们还高一些。另外还有一个比例是每10万人死亡率,因为考虑到国家的规模大小的问题,10万人死亡率可能更能反映一些问题。

在这方面中国取得了极其傲人的战绩,中国的10万人死亡率大概是0.33,不到一个人,大体上欧美国家是我们的超过 10倍不止。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比较之前很多统计,比如说医疗资源,以每10万人拥有的 ICU病床数来说,美国大概是36,中国大概是3.6,它的高端医疗资源是我们的10倍,从这些上面你可以看到什么?中国用并不特别发达的和充分的医疗资源,没有任何关于新冠病毒的经验知识可供学习和借鉴的情况下,充分发挥人的主观的东西,打出了一场非常漂亮的战役,有失误,有问题,但是每一个失误和问题都得到了及时的解决。

我记得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艾尔沃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过这样一段话,大概的意思是他到中国来之前,对中国的抗击疫情是有很大的疑问的。因为在他看来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面对这么个流行病你能干嘛?然后他到了中国他发现中国用自己的智慧,用政治上的勇气,用极高的协调性以及速度创造出了一个奇迹。

说穿了用马列的话来讲,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当中,如果这是一场战争,你是持武器决定论的观点,还是强调发挥人主观的东西?如果你是持武器决定论的观点,不好意思,看看你有的装备,然后在先进武器发明出来之前硬扛,如果你认为人可以有主观能动性可以发挥的,那么就是完全不同了。

中美之间在抗击新冠疫情上,首先指导理念不同,我们总书记说过一句话,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什么意思?中国抗击新冠疫情的核心原则,救人,不惜一切代价的救人。

当然我们说不惜一切代价,其实我们还是付了代价的。这个代价是什么?大家每个人都看得见,这是我们第一季度GDP负6.8,这个就是代价。几万亿,甚至是以10万亿为单位计算的钱投进去了,救回了多少人? 起码是10万级以上的人。

大家可以去看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出的非常著名的模型,现在欧美国家拿着这个模型过来说事,说根据这个模型你该死很多的人,但你现在死太少,为什么死太少?他们没有看到我们付出的代价。代价是什么?我们的代价就是GDP,这是我们经济上付出的巨大代价。但是这涉及到一个问题——救回这些人付出这么些代价值或者不值?不好意思,人的生命很难用金钱来进行精准的衡量。

这是什么差别?这就是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的差别。共产党领导跟没共产党领导的差别,我们去看共产党宣言——很简单,最终我们要实现人的解放。人的解放是什么?脱离资本对人的异化。

第二,中国的优势是什么?我们有组织能力的优势,很多时候对中国对抗击新冠措施的解读,很容易进入碎片化、简单化、符号化和抽象化的这么一个刻奇当中,大家就觉得好像中国共产党一封城就结束了。什么叫封城?你把区域封闭起来,你是不是就对里面的人不闻不问,不顾他们的死活?我们是有设计的,我们要对他们进行全面的充分的检测,我们要对轻症应收尽收,没有充分床位去收的时候,我们要开动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调动全国的力量到当地去建设收治点,去扩展收治力量,要调集全国的力量对它进行支援,同时全国人民共同配合。

换言之,中国政府表现出来的能力就是整个国家可以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有组织的动员起来去做一件事情,上下同心,并且我们有充分的制度保证,我们的社区有网格化的管理,我们有干部的下沉,我们有大数据的支撑,我们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有发达的物流配送体系,以及坚定的政治领导等等这一切因素共同作用下,形成了一个能动的、复杂的体系。

在这个体系中,大家形成一个共识,就是拯救人的生命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任何其他事情。同时大家会发现我们对于政府决策的要求和衡量标准非常的一致,大家认为所有有助于抗击新冠疫情,有助于救人的这些事情,都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然后在舆论上形成非常一致的多数的声音跟认知,并且集体地去采取行动。

反观在美国,我们看到的是什么?资本、极右霸权、选票,唯独不怎么讨论救人的问题。现在美国人在讲“你中国没有充分的告诉我信息,导致我对这个病毒的严重性有误判,以致于我耽误了,所以现在失控了”——编造出的这套理由纯属扯淡。

1月24号美国人就开会了,在会上福奇博士和美国的情报机构的人明确告诉美国决策者,这个病毒比1918年流感病毒要危险,这个定性已经很清楚了。所以1月25号美国就把武汉的总领馆关了,人员撤离,然后到2月初就对中国和到过中国的人关闭边界。你说它不知道?他知道。他没有采取行动?它采取行动了,但是他简单机械地认为做到这步就够了。 不客气地讲,后面它就等着看好戏了。在相当程度上,欧美发达国家政府完整彻底地浪费了中国为他们争取到的30天到60天的时间,没有对这个病毒形成真正的重视。

这些国家都是独立的主权性国家,他们境内的卫生防疫工作是主权范围内的事,中国既没有可能更没有义务去越俎代疱,去帮他们做好。而他们做不好这个事情就是他们政府自身治理能力的不足,任何甩锅的行为都是无耻且无聊的,根本于事无补。

美国后期为什么淡化疫情?首先因为美国的决策者特朗普本人优先关注的是维持美国资本市场的信心,信心会使得资本市场上出现比较好看的数据,而这个数据会关系到他2020年选举的成败。为此他甚至会压制发布真实情况,以及被他认为影响市场信心的那些官员以及学者的声音。美国拖了一段时间之后,成立了由副总统彭斯领头的协调机构,去协调所有新冠疫情的相关工作。彭斯副总统上任以后发布的第一条指令就是言论钳制令——所有跟新冠疫情相关的信息,在发布之前必须经过副总统办公室的统一协调,理由是什么?理由很简单,担心发布一个不好的信息影响股市。

当然这个世界非常辩证的,你越是怕什么它越来什么,于是我们后来发现伴随美国疫情的失控,美国的股市经历了历史性的频繁熔断,为什么?因为资本非常现实,你人都染上新冠疫情了,疫情没有控制住我的资本赚什么?但是非常滑稽的一点是,当股市给出这种信心之后,美国政府用力的焦点是就股市谈股市,你股市信心不足是吧?我给你注水,我给你无限量的印钞,来硬拖上去,而不是在防治新冠疫情当中去做一些必须由政府做,也只有政府才能做好的事。

相反它关注什么?想把新冠疫情所支付的经济成本降到最低,而降到最低不是建立在疫情控制的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对选情判断的基础之上的,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搞了没几天,已经在讨论怎么复产的问题了。而复产目的是什么?目的还是为了聚焦选举。

什么叫极右霸权?极右霸权最经典的案例,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的事件,一个舰长发现航母上有人得了病,要求水兵能够上岸,获得妥善治疗。美国的那帮国防部的文职军官直接下令说不行,在那给我漂着,为什么?要维持美军在西太平洋的战略位置。

航母舰长非常直白的写了一封信,问了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是在打仗吗,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是不是真的受到了威胁,或者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在跟中国打仗?好的,含义很清楚,如果真的打仗,不要说新冠,你天上下刀子,我给你冲在前头去。而且在打仗当中哪怕你死于新冠也是为国捐躯。但现在你们这帮白宫坐办公室里面吹空调的人,在那想象美国霸权,弄艘船,到所谓的国际水域当中,自由航行开一圈,兜一圈回来,好像我的霸权就得到了维系,代价是什么?代价是那些士兵暴露在新冠病毒的威胁当中,不把人命当人命。

后来舰长被解职,据说最近要复职,把他解职的莫德利——海军部的代理海军部长到舰上去向士兵讲话,直接讲,我不要求你们爱这份工作,重要的是价值10亿美元的作战平台必须履行它的使命。说句不好听的,资本家看待可变资本跟不变资本的关系,什么更重要?不变资本,那艘船给我漂起来,至于你一些水兵的生命,不好意思,你们就是消耗品——就这幅嘴脸。对他来说核心关切是什么?核心关切不是美军的生命暴露在新冠病毒的威胁之下,这些士兵因此要遭受完全没有必要的事。

上方要的是什么?美国的霸权的形象不能受到任何损害,但是极其微妙和极具历史讽刺意义的是,没过多久,美国在西太地区4个航母全趴了,美国引以为傲的军事霸权,最大的象征它的所谓的大棒,外交中的一个大棒,趴窝了,为什么?

因为抗击新冠疫情不力。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世界,美国的这种霸权的工具过时了,说句极端的话,美国要证明自己是世界霸权,证明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领导者,它应该交出一份什么答卷,拿什么来作为自己新的大棒,我有全球最好的控制新冠疫情的方法,策略和成效。它有吗?它没有。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它越来越像一个被时代淘汰的霸权,它仍然是一个霸权,但它引以为傲的东西正在慢慢的过时。

这是中美两国在抗击疫情当中最大的不同,而且在对国际社会抗击新冠疫情的态度,中美两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中国在做什么?中国在做贡献,中国在为全球抗击新冠疫情做力所能及的贡献。

从物资到人到经验,到知识,到信息,美国在做什么?美国在下绊子,美国在背后对全球抗击新冠疫情最重要的多边平台WHO下黑手。说句不怎么中听的话,在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美国政府的某些表现让它看上去更像是病毒的盟友,站在了全人类共同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利益的对立面,至少对于美国的某些战略精英来说,自觉不自觉地就站在了那一边。

没错,还有像福奇博士那样的人,很辛苦地在为他去找补,现在已经有消息在说,大家希望特朗普以后开白宫的抗击新冠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不要每次都露面,不要每次都说话。他给出了两个药方:第一,可以用强烈的光线或者紫外线给每个人消一下毒。他一说出来,边上给他找话的人就露出了一脸绝望的表情。接下来他说,说不定你还可以注射一些消毒液。据说他在讲话以后24小时差不多有30个人, 真的喝了或者注射了消毒液。在网上关于消毒液的搜索激增,一群医疗官马上在网上紧急发布,澄清说那玩意是会致命的,千万不能乱搞。

中美这两个国家,不管未来国际体系会怎样变化,在今天这个时段共同地、历史性地接受着新冠疫情带来的考验。说实话,美国的答题条件如果是一场考试的话,比中国好太多。中国是突然袭击的闭卷考,美国是提前通知,提前观摩,提前给他看参考答案的开卷考试,但是给出的成绩差异非常显著。

没错。疫情最终会过去。我也同样可以说一句,按照现在这个样子,疫情过去之后的世界,美国的霸权的硬实力,它的航母战斗群,它的金融体系,它的先进的科学技术,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霸权的心理认知和大家对于美国国家的印象,已经发生了某种无法改变的变化,对世界历史来说也是一次极为深远的影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戴苏越
作者最近文章
疫情过后美国仍是霸权,但它引以为傲的东西正在过时
崔天凯大使释放重大信号,美国是否做好准备与中国和平相处?
蓬佩奥“闭关锁美”值得我们紧张吗??
美领馆被关,中国精英忧伤?美国网络舆论战的熟悉套路
如果交易后TikTok变成一张皮,能被定义为活下来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