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新自由主义已死,特朗普加速纯市场经济童话的破灭

2020-09-23 15:29:3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2020年的特殊性在于,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以及各国政府应对疫情表现上的差别,正宣告在最近一波全球化浪潮中处于主流的新自由主义的死亡。

人们见证了新自由主义的“彗星之尾”,这是今年4月,知名学者福山在回答法国《观点周刊》时的观点,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首倡“历史终结论”的。福山是这么说的:

我认为如今我们看到了这种新自由主义的彗星尾巴,它已经死了,我们将回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自由主义,即市场经济、对私有财产的尊重、以及通过干预手段减少社会及经济不平等的高效的政府三者并存。大流行再次表明,一个强大的政府是必要的。

福山教授的这一判断,是准确的,我基本赞同;但其建立在历史循环论基础上的解决方案,显然是难以成立的。

整体来看,新自由主义及其构造的理论体系,在2020年遭遇到了两个方面的冲击:

第一,在公共治理领域,面对新冠疫情的冲击与挑战,坐享远超全球新兴大国与发展中国家优势的西方发达国家,不但没有展现出各方预期的高超治理绩效,相反还引发了罕见的堪称国家级人道主义灾难的疫情失控。美国累计新冠确诊死亡人数超过20万,死亡人数在美国历史上仅次于美国内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尽管掌握了优势的监测技术能力以及数量众多的P3级实验室,但高度关注传染病的比尔·盖茨指出,直到2020年9月,美国仍然无法让检测者在24小时内拿到监测结果,堪称耻辱。

第二,在经济运行领域,2016年通过票选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用一个又一个的举动打破了新自由主义塑造的政商分离、纯市场化运行的迷思与幻想。人们看到,为了打压华为在全球通信产业链上的位置提升,美国不惜一遍又一遍地修改规则,以国家主权的特殊能力体系,对华为实施极为罕见的霸凌策略,最后甚至拿出等效于政治绑架的盘外招,以对华为极限施压,努力迫使华为重新回到主要依靠美国西方进口、华为组装的年代。同时,人们也看到,当TikTok在美国短视频市场做得风生水起时,垂涎这块市场的美国行为体,如脸谱的扎克伯格,就毫不犹豫地撕下所谓的面子、里子,直接通过游说以推进对中国企业事实上的巧取豪夺。

曾经有段时间,新自由主义撇开“政府干预”,塑造完美理性市场,成为全球商界信奉的不二信条,也成了中国相当一部分企业信奉的“西方真经”而大行其道。新自由主义理想化、抽象化的市场经济运行模式与游戏规则甚至成了某些企业和企业领导的价值追求。这些企业的创始人倾向于相信新自由主义描述的近似童话的某种理想化的经济场景:纯粹依靠技术、营商能力,遵循市场游戏的规则(法治),就能公正公平的开展商业活动。

但显然,这只是新自由主义在美国保持压倒性霸权优势背景下塑造出来的神话。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中兴、华为、TikTok等一众企业,在相关领域取得成功发展、并走向世界之时,均全面遭到本届美国政府赤裸裸地围堵、打压乃至劫掠。面对这种来自主权行为体的非对称打压,能够对其利益进行合理保障的,是坚定保障本国海外利益的中国政府。触目惊心的事实,无情地戳破了新自由主义教科书塑造的童话世界,让人们再度回到了真实世界之中。

甲骨文成Tik Tok交易中的黑马,图为甲骨文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埃里森,他是硅谷少数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人之一

毫无疑问,今天的世界处于一个特殊时期,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博弈,确实预示着不同的选择,但是,如王毅外长在法国的演讲中所指出的,这种选择,不是什么制度之争,不是什么权力转移,也不是什么国际体系中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之争,而是坚持多边主义还是单边主义,倡导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这才是目前中美关系面临问题的本质。相信世界各国都已看得十分清楚,美国现在是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

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的世界在相当程度上处于基欧汉等学者描述的“霸权之后”的近似状态。但是与这些欧美学者预期的不同,现在的问题,是美国自己不再愿意披着优雅的外衣 ,通过维持秩序的方式来实践霸权,而是美国自己带头反对美国主导下建立起来的、但已无法满足美国需要的全球游戏的基本规则。这是曾经一段时间内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的美国,因为过度消费冷战红利,因为金融资本过度膨胀,不再能够继续坚持通过合理的竞争来获取正当的收益,转而采取极端自我中心的霸权方式,通过无理打压竞争对手,来获取和维系自身的非对称优势。对中国政府来说,这意味着历史给予的考验和机会;而对于中国企业和企业家来说,这意味着必须做出清晰而明确的选择。

2020年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企业家座谈会上讲话中说:企业营销无国界,企业家有祖国。优秀企业家必须对国家、对民族怀有崇高使命感和强烈责任感,把企业发展同国家繁荣、民族兴盛、人民幸福紧密结合在一起,主动为国担当、为国分忧。

站在中国国家整体利益的基础上,遵循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在政企之间构建良性的互动关系,为中国企业在海外合法利益的拓展提供坚定保护,构建一个能让全球各方包括中国在内共同获益的新型秩序,这就是是当下需要各方共同完成的伟大任务。

对企业和企业家来说,需要明确自己的站位;对国家来说,需要建设和完善自己的能力;对于国际社会来说,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会让各方更多的汇聚到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的中国,共同抵制并反对衰退霸权的胡作非为,推动整个世界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作者最近文章
新自由主义已死,特朗普加速纯市场经济童话的破灭
美驻华大使突然离职:我要的体面,你蓬佩奥给不了
美国有种自信,错误都是别人的
发往南海的“东风快递”:如你所愿,我们是认真的
“通俄门”卷土重来,特朗普:又搞我?拜登:我有点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