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蓬佩奥抛70页反华报告,我给他梳理了一下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20 07:37:10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11月17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中国对美国挑战的方方面面》。这个报告其实之前就有由头,2019年有一个叫凯润·斯金纳的女性,她当时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当时她就透露,在蓬佩奥——现在被中国网民戏称为“天蓬元帅”——的指导下,国务院正在起草一份类似于冷战时期乔治·凯南对苏联分析报告一样的东西,来描述中国对美国的威胁。

折腾了半天,现在她拿出来了这份70页的报告,叫什么《中国对美国挑战的方方面面》。这事情好玩在什么地方呢?第一,学国际关系的人,一般都知道冷战的长电报,还有X先生的那篇文章《苏联行为及其根源》。实话说,撇开立场,单纯从一份战略评估报告来看,凯南那两份东西的质量还是不错的。事实上如果你去看陶文钊先生翻译的1949~1972年《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题目提到1947年,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就是为乔治·凯南量身定做的,马歇尔非常赏识这个人的才华。凯南作为主任,出了一系列报告,其中关于中国内战走势的报告,应该说相当准确。

有意思的是,今天这一帮人顶着乔治·凯南的名义,要搞一份这样的报告出来。既然来头这么大,当然要认真看一看。

但其实看之前就有不太妙的感觉,为什么?因为今天物是人非,国务院还是那个国务院,国务卿当然已经不是马歇尔那样的国务卿,而是蓬佩奥。这个人我再说一遍,他跟基辛格是一个补集,尽管他自比基辛格,甚至是尼克松、基辛格、丘吉尔的合集,还要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扭转整个中美关系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走上的良性发展轨道。但这位老兄,除了体型,没有一样东西跟基辛格是一样的,他们两个是补集。基辛格有脑子,而蓬佩奥非但自己没有脑子,而且他身边还聚集了一批以余茂春为代表的同样没有脑子的蠢货。这批人的特点是什么呢?是不懂但是装作自己非常懂,自以为是。

比如像余茂春这样的人,他从中国叛逃出去,以为来自中国,所以天然很懂中国。其实研究这种出国人群,有一种理论叫琥珀理论。什么意思呢?在他离开母国的那一瞬间,他跟母国的发展就斩断了,他被冻结了。但是这样的人往往有一种执念,尤其是在美国这种环境下混了半天,终于在“懂王”当总统的这么一个非常时期混出头了,从边缘人群进入决策核心,有点像中国古代文学名著里面讲的中山狼,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很多东西就开始蹦出来,他要迫切地证明自己的价值。这又牵扯到另一个概念,所谓的“归属者忠诚”。一般二鬼子下手是最狠的,比正统的鬼子还要狠,为什么?他要证明他跟过往以及和他背后群体的切割。

这些人拿着他们那些一知半解的东西,会看几个中文字,便从中断章取义,和脑子里已经实际上僵化的知识相结合,构建了一个中国意象,来搞了这么一份报告。说实话,我就想看看究竟美国现在的战略决策到了什么水准,毕竟人家顶着乔治·凯南那么大的一个名头,甚至有媒体在报道的时候还非常恭维地用了一个词:“一份类似于乔治·凯南式的报告”,意思就是指在当时杜鲁门的环境下,乔治·凯南凭借自己的长电报,凭借自己X先生的文章,影响了当时美国政府对于苏联的决策。

但是看这份报告,说实话,说东施效颦都委屈了东施,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有点狗尾续貂,好像现在狗是动保比较关心的对象,这样说也不太合适,欺负了狗,总之不是个玩意儿。我觉得大概乔治·凯南如果地下有知,他非常不介意起来带着他们一起去他那儿上上课,让他们知道这事该怎么做,顺带少祸害一些美国。

这份报告的特点是什么?第一,复原了一个陈旧的意识形态意向。它讲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根据20世纪早期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起来的马列主义政党,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为什么?因为它完全无法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概念,甚至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理解,大概停留在20世纪40年代。当时乔治·凯南那批人,包括后来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国内争论谁失去了中国,他们在某些话语的表达上,要标榜自己是受过训练的专家,他们的套路就是把中国共产党理解为是苏联共产党的克隆版,把今天中国的社会主义理解成苏联斯大林模式的克隆版。

为什么要理解成那个样子呢?因为这是美国冷战窠臼里的一个点,所以它就有第二个问题:整篇报告是带着一个预设目的去写的,它对于世界的观察并不重要,它的目的是要兜售一套东西;而为了兜售那套东西,必须把这个世界描述成它预期的样子。所以它是带着一个既定的框架,然后从现实世界里面东找西找,找了一些东西来拼凑的。

怎么找这些东西呢?这些人会中文,他们从我们领导人的讲话里面截一段,挑两三个单词,做一番解释,搞得像模像样。其实本科生教这种课程论文上来,我一定是会F掉的,不及格。开玩笑,把中国解释成一个“新的苏联”,之后很简单套一个冷战的框架。所以第二步是什么?就是在今天,在当下,在2020年11月的世界,开始讲自由世界,开始讲什么美国要再度成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当然你看这份报告,非常非常漂亮,很自洽,它熟悉自由世界的事,抄文章就可以了,直接把对苏战略当中的意识形态部分,比如关于美国如何强大、关于西方自由世界和普世价值在对抗苏联威胁过程中的意义和价值的部分,重新复刻出来就可以用了。

问题是,今天的美国是一个怎样的美国?今天的美国,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医疗条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却在新冠疫情防控失败,国内政治极度撕裂,“懂王”和“睡王”(特朗普跟拜登,两个被中国网民起了nickname,用一种极其戏谑的方式,观摩了整个选举闹剧进程)这么两个人统治着美国。特朗普治理了4年美国,把美国治理成了什么样子?治理成一个孤立的、看上去像霸权一样的疯子。几股不同的力量在那儿互相厮打,一部分力量认为自己可以认识和理解全球化的世界,但是解决不了全球化,即所谓美国领导下的秩序在美国国内成本和收益的分配问题。另外一个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是美国民众的救星,从天而降。之前拿了6000多万票小胜了希拉里,治理了4年,200多天里让二十多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疫情,然后还能多拿近1000万票,但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没有一样能够经得起美国自己知识体系和理论的检验。

在这样的情况下,蓬佩奥那份报告,以及一些为他写报告的人,继续沉浸在他们的世界中,两眼一闭,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地恶心他们。然后拼凑出一堆东西,什么美国要领导世界。怎么领导自由世界?重塑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的国际秩序。伊肯伯里这样的学者都说过,自由的国际主义秩序既不自由也不国际,甚至谈不上一种秩序,它压根就没有存在过。自由的国际主义秩序是中国崛起对美国形成了冲击和挑战之后,人为后续补上去的一个东西。把所有有利于美国的东西界定为自由的国际秩序,把所有有利于中国的东西界定为不自由的、不国际的、不秩序的东西。

但是人家拿出来了,还像模像样地给你搞了洋洋洒洒10条东西。这10条东西里,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个抱着自己过去辉煌不放,没有勇气面对现实的一个霸权,最为落后、硬披着一层学术和客观的外衣,靠着这种病态的自信,以一种近似于心理疾病的自大,在那喃喃自语,仿佛来自于亚空间的低语,说要重新把这个事情搞起来。怎么样搞起来?要团结自由世界,要教育美国民众,要建立美国强大的经济军事等等这样一些老生常谈,每一句话都看上去非常有道理,捏在一起也非常好看,但对今天的美国没有意义。

蓬佩奥在这个时候把它抛出来,无非是尝试给继任者留下一个所谓“特朗普遗产”。说实话拜登的那批精英如果还有那么一点点精英的自觉,应该和这个东西适度地保持距离,为什么?因为low,因为烂,因为散发着那种20世纪五六十年代冷战时期的气息。对于冷战化石来说,它像狗哨一样的香甜,对于普通人来说,它不是味道难闻,而是让大家一脸懵逼:what?现在你给我看这个?你要干什么,有什么用,解决什么问题?

现在美国面临什么问题?第一,新冠疫情下,你余茂春出来大喊神功护体,帮美国人去解决,新冠疫苗就出来了?疫苗在实验室里面出来了之后,靠美国的单一产能,能解决美国和西方自由世界阵营里面那些人的防疫生产问题?还有分发问题?算了吧,你醒醒吧。当然了,你不醒了拉倒。甚至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其实美国干得相当不错,蓬佩奥也好,蓬佩奥看中的余茂春也好,在毁伤美国霸权合法性,带着保卫美国霸权的这样一个名义去加速霸权衰落方面,做的相当不错,真要其他人去做还很难做到。

美国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经济。比尔·克林顿说过那句话,笨蛋,问题在于经济。准确地说,笨蛋,问题在于分配。美国缺钱吗?不缺。美国缺什么?说好听点美国缺分配,正确的分配;说不好听点,美国的精英尤其是特朗普这一届,他缺心眼。今天乔治梅森大学教授说出了滑天下之大稽的话,说美国新冠死那么多人没出事儿,证明美国老百姓对死人的容忍度很高。这句话把所有人惊得目瞪口呆,他还发在彭博的专栏上,我觉得把彭博的逼格都拉低了不少。以前有个术语,跳伞的时候高开低跳,High jump Low open,现在看起来,美国的发展模式是高人权低人命,High human rights Low life。口头上叫得很好听,你有这个自由那个自由,这个可以保障那个也可以保障,但是我不保证你活。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不好好改正,还要打着抗击“中国威胁”的标签,想要在美国国内去搞宪政。你搞什么?在美国宪法里面写明法西斯独裁?美国国父真应该找这帮后代去谈谈心了。

第三个解决方案,扑面而来的美国霸权气息,维持美国全球最强的军力。My god,用来干嘛?威胁中国?70年以前1950年抗美援朝打得爽吗?优势大吗?麦克阿瑟开心吗?大写的死字,难看写在脸上,这些人不是忘记了,而是用一种病态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他相信只要美国将大量资源投到军队当中,美国就继续是世界上最大的霸权。约瑟夫·奈教授需要给他们好好上课,搞清楚国际体系当中实力的变化,基辛格博士也站出来说,中美之间要管控分歧。我相信务实的军方一线操作人员在军队交流过程中,已经对此形成了必要的共识,这种共识是建立在对彼此实力的认知和尊重的基础之上。

对今天的美国来说,如果后面拜登那些人真的遵循这份东西,继续大搞美国的军事体量建设,我说实话,也许短期里中国是会承受一些压力,但最先崩溃的肯定是美国的霸权,而且是美国最重视的那个霸权——美元和美元资产的霸权。你干什么?有用吗?你现在维持11个航母舰队,把这些舰队全部变成飞空母舰,你要干什么?解决什么问题?冲出去跟人打仗,把一个国家屠了,然后把东西抢光,重新回到你的海盗时代?come on,开什么玩笑,滑什么稽。

当然,这份报告有一些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它非常清楚地知道中美两国人民相互之间的交往,对未来中美关系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它要在教育上下功夫。这个教育上下功夫是什么?无非就是洗脑,要把他们那套东西洗给美国民众。有没有用?你别说,在美国体系下,这套洗脑工具能力挺强的。

当然了,洗脑的不仅有美国这边的人,还有中国这边。有一段特别有意思,其中第6条写到美国要推进它的国家利益和北京合作,一方面要在必要的时候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威慑限制,另一方面要支持那些在中国内部寻求自由的人。余茂春要寻求自己的同路人,第五纵队?领美国狗粮在中国搞事情的人。这个事情就很有意思了,我们发现什么?它就是一份冷战式的文稿,尽管刚刚新鲜出炉,但是散发着冷战的腐朽气息。美国撰写这份报告的人,他的头脑以花岗岩般的强度停留在冷战时期,并且希望用这样一份文稿能为未来中美关系画下一条轨道,让中美沿着冷战的轨道继续下去。

但这里他们面临三个挑战,最小的挑战是美国国内的变化,多少人还吃他这一套?有多少人是用一种礼貌而尴尬的看待白痴的眼光看着他们,这批人自己心里知道。第二个比较中等的挑战是,这个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不是个别力量能够轻易扰动的。没错,有逆全球化之举,也有像美国这种一小撮人硬试图引领全球化朝向一个错误方向发展的各种努力,但能不能有成效?第三个最大的变化是中国,你要朝着这条轨道上走,中国奉不奉陪?不好意思,我们不奉陪。中国要做什么?中国现在忙着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什么叫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说一开始很多人认为这还是一个概念的话,那么在经历了新冠疫情的冲击,经历了抗击疫情和推动疫情之后经济复苏的努力和实践,以及最近刚刚签署的RCEP之后,人们看到中国对待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认真的。

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其他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更加安全的国际环境,意味着国家之间更加良好的氛围,以一种协商与合作的方式去解决分歧,共享利益,以及人们看到的签RCEP也好,开第三届进博会也好,领导人的历次讲话也好,以及中国即将要拿出来的十四五规划和2030年远景纲要也好,中国要建设一个开放的国家,国内的市场将成为世界的市场,愿意让大家来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共产党不怕误解,不介意通过自己的实践向世界证明自己的主张。中国也一样,中国现在体量大了,实力强了。没错,就是要为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但是在做贡献的过程当中我们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共治,我们不搞单一寡头垄断,不搞所谓两极共治,我们对于一小撮人关起门来搞俱乐部然后鱼肉全世界也没有兴趣。为什么?我们曾经是受害者,我们有历史记忆,我们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它不是世界正义所在,不是历史前行的正确方向,我们要站在历史前行正确的一边,大家一起坐下来好商好量地去建设美好的世界。

当然对于那些要过来搞事的,我们说了,朋友来了有什么豺狼来了有什么,这些东西管够。70年以前我们能够做到的事,70年后我们也能够做到,不同的是在经历了70年发展之后,今天的中国更加自信,更加强大,做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我们有更好的战略定力,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带领这个国家以及这个世界共同朝着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前进。

在前进的过程中,我相信美国有足够的有识之士,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认知之后,最终上这班车。为什么?因为它很香。有一些力量不会允许美国被淘汰掉的,另一方面,至于有一些人,蓬佩奥也好,余茂春也好,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好,包括像班农这种,注定他们也会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地位,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在对他们的总结中一定会包括这样的措辞:这些人以错误的方式去捍卫他们心目中美国的霸权,最终导致美国持续走向衰退。

历史已经翻过了新的一页,2020年还没有结束,也许还会存在各种各样的惊喜。但是人们看到的是什么?人们看到的是鲜明的对比,两条不同的道路和不同的命运,已经展现在人们面前,我们是走携手合作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抗击新冠疫情,共享发展成果的这样一种合作共赢的道路,还是走单边主义,霸凌、霸权、胁迫,回到意识形态冷战这么一种传统的臣服的旧路,或者是邪路?我相信所有人都会有正确的选择,包括美国的民众。

而美国民众现在需要的是时间,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长时段来讲美国本身也需要时间。它需要进行自我调整,找到自己正确的前进方向。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当然要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实现自身的发展,去推动世界的美好发展,帮助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同样实现发展。以及用必要的方式,当有些国家比如说美国国内一小撮人突然之间就死硬地要在错误的方向进行错误的尝试时,你只能用他能够听懂的语言跟他对话,直到他意识到他的错误为止。历史的车轮从来不会因为一小部分乘客的痴心妄想和疯狂抑郁而停止前行,而未来我们再回首这段历史,不用很长的,也就3年到5年时间,这份文件会和那帮人一样,成为落后的、错误的战略认知最终被历史舞台结构性淘汰过程中,一个非常著名的标志性事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责任编辑
戴苏越

戴苏越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蓬佩奥抛70页反华报告,我给他梳理了一下
拜登能否克制团队内部的这一冲动,对中美关系走向很重要
RCEP不至于扭转中美格局,但有一点不夸张
悬念越来越少,为何还有共和党政客力挺特朗普?
也许拜登上台后,中美科技战才刚刚开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