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美国“内战”已经打响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9 08:29:3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各位好,欢迎来到逸语道破,很久没加更了,解释一下原因,听嗓音还没恢复过来,前面肝得太厉害,果然不能太肝,休息了一两个礼拜。

我们继续回到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

美国总统选举在新总统就职典礼之前分4步:党内提名;党内初选,形成它的候选人;11月3号普选投票;选举人团12月14号投票。现在这4步走完,我们知道拜登拿了306票选举人票,特朗普拿了232票。拜登过半,超过270票,基本上确定为下一任的美国总统,2021年1月21号宣誓就职。现在进入到任命团队交接班这么一个过程,目前美国总部署已经同意了交接过程。

第二个重大事件是共和党特朗普这一方的反击,现在一路直接冲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受理了德克萨斯总检察长提起的包括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在内的4个摇摆州邮寄选票违宪的诉讼,理由是这4个州在这次选举之前修改了规则,这样是作弊,是不对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也给出了7:2的裁决,裁决意见是什么?不关你德州的事,你是德州总检察官,他们这么做不关你的事。而且那些州是根据本州法律所规定的程序,对今年邮寄选票的适用范围、计票时间做出了修改。从法律上来说,你现在没有办法证明它在程序上是非法的。

为什么?因为法律这个东西,说穿了,谁说了算?法官说了算,判下来什么结果你就要去认。现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说它合宪,不存在危险性问题,那么法律这条路基本上就到头了。

当然,政治斗争还在继续进行,主要是在媒体空间展开。在一定程度上,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让我们见证了人类历史上一场极为罕见的、大规模的一国内部不同政治派别之间展开的“信息内战”、“网络内战”。

支持特朗普的和反对特朗普的泾渭分明,然后美国的精英层使出了浑身解数,在法律允许的框架范围内使出了自己的权利,达到把特朗普拉下马的目标。这里面最核心的一点是什么?是对于信息流动的管控。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 Facebook,态度非常鲜明。包括Google,在投票那几天,输入vote2020,任何时候,在Google出来的第一个搜索结果一定是美联社的选举统计结果。在这次开始投票前,Google Twitter Facebook公开发了一个联合声明,指出只有包括美联社在内的7家美国传统媒体作为唯一合法的信源,任何人包括双方候选人,不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或者说他们说的消息不能为准。特朗普有38%的Twitter全被屏蔽,或者被打了“不实”的标签,或者直接就被夹掉了。

而这些媒体在报道的时候,丝毫不掩盖自己的立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用传播学术语上来说的话,这几家媒体基本上都退化成了所谓的党派媒体,为政治立场服务,优先考虑政党。

当然了,福克斯的立场略尴尬,它原先是紧密贴在“懂王”这边,后来也“叛变”了。“懂王”和他的核心支持者自己又去搞了一个小众化的社交平台,更有趣的是,从中国这跑出去的什么红色通缉犯、什么邪教平台成为“懂王”极右翼思潮传播的一个新平台。这些见不得光的邪恶力量统统撕了一遍,包括有一些媒体是怎么样从一个邪教的反共小报,变成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极右翼思想传播路径,等等。这种政治化较量的核心是要争夺媒体的传播和控制权,在这个过程当中,它通过发布信息,去影响受众。

当然“懂王”这一侧,围绕自己权力的信念是非常坚定的。他时不时还在Twitter上吼一嗓子说是我赢了,不应该是你赢了,搞得大家都很无语。

但是你会发现,对“懂王”的支持程度、坚定的信仰程度和特定内容的信任程度,和“懂王”决策核心的距离是成反比的。越靠近他的,跳船越快;越远的,反而越坚定。你看像司法部长巴尔这种,以前被认为是“懂王”打手的类型,结果巴尔说没有大规模舞弊,搞的“懂王”暴跳如雷,你们有没有好好查?!

这些人为什么跳船?因为他们知道政治真实的运行情况是什么,而且还要为自己未来的很多东西考量。

包括你看蓬佩奥,他在坚定了一阵子之后,悄么声地也开始做移交。更不要说国土安全部负责网络安全信息与基础设施安全的科拉斯基跳出来讲,他确定这次选举没有受到外国政府领导的干预,没有入侵计算机系统的舞弊。

然后在共和党次一圈层的参议员和众议员,相反的离行政权力远一点,还会支持“懂王”。佐治亚州还有两席参议员没选出来,美国参议院有100席,现在的情况好像是这样:共和党是50席,民主党拿到了46席,还有剩下的4席,里面有2席应该是被第三头控制的,还有2席是佐治亚州明年1月份要选出来的。这两席挺重要的,如果共和党拿到了,那么共和党就是52。这样民主党即使算上哈里斯作为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那一票,就是52:47。即使加上那两个游离选票是52:49,共和党还是能够维持对于参议院多数的控制。当然你跑个一两票,可能就不好说了。

另一方面,参议员也知道共和党建制派对于特朗普的支持态度比较微妙,越是上层态度就越微妙,比如说麦康奈尔,现在已经承认拜登胜选,当然他前脚承认拜登胜选,后脚拜登那边就任命了一个新的交通运输部部长,赵小兰就被拿掉了。

在众议院层面,德州众议院有个老兄口无遮拦地把他从德国推特上看到的一条消息扔出来: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在法兰克福冲掉了一个服务器,上面都是民主党和深层国家操控选举的证据。有正常知识的人都不会相信,但是他坚定地相信。

然后再离远一点,到特朗普的律师团队,以Sydney Powell为代表的律师坚定地相信,投票系统被操控了,作弊了,甚至说已经死了好几年的查韦斯、委内瑞拉都在操控美国的选举。知道的以为他在讲选举舞弊的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说x档案,抓外星人。逻辑都很顺,就是没证据。

再往外,退出权力阶层以外,在社交媒体空间,比如说在离美国很遥远的某个国度中国,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有人发过一个微信群的对话,两边都是中国人,一边是支持特朗普的,一边是反对特朗普的,看得真是三观尽碎。

支持特朗普的人可以到什么程度?他们说特朗普只要下来,美国文明就完了。反对的,认为特朗普下来天要亮了,灯塔要上去了,你知道特朗普待了几年,我们有多难受!那人说了一句原话,我可以笑死了,他说我们被压制的多难受,没法为美国说话,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喜剧的感觉。

下一步看美国政治的走向。

现在有几点态势很清楚:第一,分裂。这次拜登拿了8300多万票,特朗普应该是拿了毛7500万票,两边加在一起,全美国超过1亿5000万选民去投票,投票比例是非常高的,53%对47%,双方精准的差不多一分二。而且这个一分二中,特朗普那一侧是他的坚定支持者,拜登那一侧,大概有毛40%多对拜登本身是unfavorable的,我虽然支持你但是我对你是unfavorable的。Z时代里面,就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新获得投票权的那批人,大概有毛50%对拜登其实是unfavorable的,他们只是更加不喜欢特朗普,没办法才投的拜登。

在这样一种局面下,美国未来人群已经撕裂了。目前为止,双方都没有表现出进行和解的迹象。而且很多撕裂是跟价值观、跟基本行为模式密切相关,在短期内弥合几乎是不可能。

第二,拜登政府的特点也很明显。

现在拜登团队嘲笑自己就是从桑德斯那边转过来的,代表民主党里比较激进进步主义的那些人,说是奥巴马的第三任期,拜登自己是坚决不认的。最近奥巴马出声的频率也有那么一点点调低,不再那么活跃,我们后面讲。

但你看到这个特点是什么?非常明确的,奥巴马时期大量官员的回炉。拜登在组建团队的时候,至少是把符合民主党身份政治、政治正确这个原则和业务能力,至少是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进行考量的。有女性、非裔、还有性少数群体,充分表现出了所谓的多元化跟多样性。

民主党对身份政治的这种看重,也不能说完全错,但是对于很多身份政治的人来说,在这样一个竞争性过程当中,他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究竟是更多地受了身份政治本身的影响,还是政策应该达到的社会公益功效的这么一种判定标准的影响?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永远保持一致的?如果发生冲突的时候,究竟如何进行选择?这些方面带来了更多的悬念。而且单纯从人选上来说,这种对于身份政治和政治正确的偏重,可能已经先天决定这届政府要去争取美国民众中支持特朗普的那一部分,会非常难。

当然了,现在还有一个数据很有意思,有人做了一个统计,全美国大概有3000个出头的county——郡,拜登大概是400、450号郡支持他,支持特朗普的郡有2400多。支持拜登的郡虽然数量很少,但是它贡献了美国GDP的70%。美国选民人口比较密集分布的那些郡,选民受教育程度高、从全球化中获益程度比较高的郡,坚定地跑到了拜登这一侧。

而特朗普那边数量非常广阔,但都是中下层人口比较少的那些郡更多的支持特朗普,这个大趋势跟2016年相比,其实是加剧了,而不是减缓了。也就是说,在投票行为上,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或者是在全球化中成本和收益不同分担的部分,经过这一轮选举,他们之间变得更加分裂。

这个特点对拜登政府来说,应该是会产生影响的。初步预期大概会产生这样几个方面的影响:

第一,拜登的政治议程在优先性上会具有比较重要的或者说显著的内向化和全球化特点。他对于双边关系,我说得直白一点,对中国关系,在他议程当中的优先性,不一定会有我们想的那么高。为什么?核心问题先要解决新冠,新冠不解决,一切都是空的。因为你看他现在包括在对待中国问题的态度上,有越来越多的智库文章都在表达一个什么事呢?核心问题就是讲,美国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要做好自己的事,要发展美国自己的经济,这一点跟中国强调做好自己,其实逻辑是一样的。

那么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第一件是什么?新冠病毒先要控制住。但不会是中美之间展开抗疫合作,他们现在觉得还有最后一根稻草,或者说还有最后一个念想:我死了这么多人,终于熬到疫苗已经出来了,只要疫苗一打,万能灵药一扫,时间到了,病毒自然消散,经济自然再起来。他的思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标准经典应对思路,先意思意思控制一下,在我能够承受的所谓政治和经济成本之下控制好,等疫苗出来,一打结束。什么精准控制长期施政,不好意思,咱们家小政府,做不来,咱们家老百姓爱好自由,做不来,我们联邦制州权跟联邦权分得很清楚,做不来。所以我们这种民选政客不担责任,我就这么点任期,不就是为了选上来吗?我干嘛赌上自己的声望?太辛苦的事情不做的,挑些简单的做。

第二个要解决的是什么?经济问题。包括修复跟盟友的关系、跟欧洲国家的关系,先靠过去,面子上做点功夫,搞一个全球民主联盟。当然我很好奇这个会能不能开起来。特朗普当时要在美国开一个七国峰会,德国人说不去,病毒太多。拜登如果第一年要开会,不好意思,这个民主峰会它还是民主连线峰会,大家意思意思照个面,线下我觉得没有一年半到两年开不起来。

然后全球多边机制要回去吧?回WHO。再在WTO里面再做些什么事。做所有这些事情的时候。美国国内有几千万偏向于孤立主义、不想承担全球成本的特朗普支持者盯着,你拜登还想转还跟中国的关系,做实质性调整?基本上不要想。

所以他的第一任期至少保守乐观估计,第一年,长一点一年半、两年。当然一年半、两年以后,他要面临国会中期选举,又是一个坎。然后国会中期选举完以后,他要准备连任的事情,或者说要准备谁代替他去为民主党抢下一任总统的问题,又是鸡飞狗跳的时候。那时候你再要去做双边关系的重大调整,说实话,大家平常心对待就好。

那么对中美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一般认为,经济上所谓激进的加税政策,肯定不会有。技术上的管控、出口的控制、所谓两用技术的控制、对军用终端的一些控制,大差不差。当然不会蛮不讲理,莽一路,估计概率不高。毕竟相比特朗普政府而言,拜登政府的可游说性高很多,然后意识形态这是他们的强项,尤其是跟政治政权相结合的什么性别问题、少数群体、涉疆涉港涉藏这些,有的好做了。

当然了,这种事情老生常谈,而在最乐观的情况下,我们希望美方能够回到对话的轨道上来。在这一点上,大家去看我们总书记给拜登先生的贺信,里面讲“双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这么一个愿景已经放在你面前,愿不愿意从善如流,到时候再说。

展望美国的未来,有人说,估计这是美国政治制度的自我调整和自我校正。从我的观察上来说,这是以结果论英雄。特朗普看到了美国的问题,什么问题?美国作为全球体系的霸权,靠霸权带来的收益没有能够造福美国人民,他直接把这个问题说出来了,当然他的解决办法简单粗暴,就是转移矛盾。拜登如果敢接下这个盘,认识到这个问题,然后找到解决的办法,在历史上可以留名。

说美国政治体制的校正有意义,但是从历史上看,在特朗普掌握政权之前,奥巴马跟拜登执政了8年,他们这8年的结果,是让美国老百姓选了一个特朗普出来,而选出来以后,特朗普那一顿忙,也就是撞到了新冠,拜登还赢得那么辛苦。所以拜登上去,究竟是所谓美国政治体制的自我矫正,还是像我们有些研究者说的那样,是旧建制派的复辟?包括有些美国人自己也这么说,一帮老的建制派重新又回来了。而这些人,正是他们和他们的前辈,在任上把美国的事情给干砸了。所以他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跳出这个窠臼,仍然拭目以待。

至于我们,最近看到了吗?月亮上的土已经挖回来了,十四五规划、2035年远景纲要已经出来了。我们干嘛?看看西洋景、吃吃瓜,管控好中美的分歧,画好底线之后,做自己的事情。在完成了第一个100年目标以后,朝着第二个100年目标前进。

至于美国,愿意合作,我们是合作的玩法;愿意搞事,我们是对付豺狼的做法;愿意自己把自己给弄坏,那我们就只能给予继续观察。关键问题是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在观察美国的时候,充分地吸取教训。有些事、有些路,它已经证明是走不通的,是有问题的,我们就不要再当作什么先进经验,非要再去试一下。

好了,这期就讲到这,谢谢大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责任编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内战”已经打响
污蔑解放军搞“基因实验”,美国的逻辑是“我干过你一定也干过”
美国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问我们怕不怕
屠杀平民有多不能忍?对中国人来说一句话就够了
中美关系“活化石”基辛格被撤职,我的心情很复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