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这出“美国反对美国”的好戏,锅都甩给特朗普就完了?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08 07:26:33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一觉醒来,没有人想到华盛顿的局势会演变成这样。

尽管有人在说“进京勤王”,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比较“正能量”的美国媒体上面的标题——“暴徒暴风般的席卷了国会山”,然后这里面出现了一系列标志性的画面,这群“暴徒”,白人红脖子——他们自称爱国者,最热爱美国的——举着各式各样旗帜,进入了特朗普的死对头佩洛西的办公室,把脚翘在她的桌子上,在这个桌子上用红笔留言,还拿走了象征美国议长权威的桌子,所有这些都留下了近似于摆拍造型的照片。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身边有贴身的记者伺候着。

快来给我拍照。图自@今日俄罗斯RT

看完这整一幕的人,大体上三种情绪:

相对温和一点的,会比较克制地说,目前是很熟悉的“靓丽的风景线”,我们在世界各地都看到过,唯一的不同是我们看到这条风景线发生在华盛顿时,用巴西人的话来说:“我们缺了一个熟悉的参与者,我们没有看见美国大使馆”。当然在华盛顿你是看不到美国大使的。

第二,相对比较激烈的表达,大家觉得这叫做“反噬”,我们用一种学理的语言进行表达,什么叫反噬呢?你美国天天在世界上搞三搞四,搞东搞西,最终在你家里面发生了同样的事,当然适用于这样一种“被反噬”的局面。我们也有比较不那么学理的,用小说里的语言来形容,近似于一个处于走火入魔状态的武功高手。是谁呢?一个叫彭佩奥的人,你去看他发的推文,一上来义正词严地谴责了这次“暴动”,然后又忙不迭地跟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站在民主那一侧,一个人完完整整截成了两块,这两块互相之间冲突——话已经说不利索了。这位国务卿第一次开始话说不利索,显然中央情报局段位的撒谎和圆谎的技巧在这上面已经不太适用了,可见此次事态的严重。

第三种,不好意思各位,我要开始煽情了,我克制得很辛苦。有个叫莎朗·斯通的人,以前在某件事情发生的时候说过一句话,简单来说两个字,“报应”。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我不应该说这个词,但我仍然要说“报应”。什么叫报应?从冷战开始,美国在世界上各个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搞三搞四煽动情绪,搞街头政治,最终砸到自己身上了。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上了。

有人说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我说对于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来说,在历史时间长度上正义没有迟到,它来得刚刚好。看到这一幕局面,大多数正常人、尤其是正常的中国网民,大家感到的是兴奋,我们很开心。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热闹的场景,我们看到了一个使劲用这种方式在其他国家制造混乱,却要举着民主正义的大旗、举着普世价值的大旗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明明在那搞事,还要说我是为了你好的这种人,最终自己遇到了同样的窘境,我们感到非常的开心和愉悦。

这种情绪正常吗?非常正常。谁需要为这种情绪负责?美国自己。

相信今天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大家一定被一本书刷屏了,这本书的名字叫做《美国反对美国》。不用看书的内容,仅书名就言简意赅地表达出可能的场景。大家都会为30多年前的神预言而感到钦佩,但是今天看美国,不止于此,我们来认真讨论一下这件事。目前看起来至少有三个方面是可以仔细去观察的。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示威者进入美国国会区域,并攻破了国会大厦。图自澎湃影像平台

第一,具体的事实性发展,什么叫事实性发展呢?你会发现从具体的事件上来说,懂王的支持者应该说取得了他们在支持懂王历程中的又一个巅峰。上一个巅峰是把懂王送进了白宫。这次巅峰是他们自己把懂王放一边,在懂王快要离开白宫的时候,自己冲进了国会山。他们创造了历史,这有可能是第一次国会山被遭到如此大规模地严重闯入。即使不是第一次,在美国总统选举过程中,由一方支持者在一个关键性节点、在开会验证选举人票的时候冲了进去,并且成功迫使验票进程中断,这一定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这是西方民主政治体制上值得纪念的一次。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有人说“诸神的黄昏”,黄昏还远。如果黄昏是5:00~6:00的话,现在时刻就下午两三点,肯定不是西方民主如日中天的时刻,也不是说已经日暮西山摇摇欲坠。但是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在遥远的地平线上黄昏的影子。

第二,我们今天看到了两个美国,什么叫两个美国?第一个美国和我们认知当中的美国精英——非常有能力,尤其是长满军事肌肉,行动力非常强的美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会发现国会上面部署了非常少的警力,我说的是外围,以至于没有办法阻拦示威者进入。

你说他没有几个人吧,不,有人已经指出了,这么好的机会“今日俄罗斯”是不会缺席的,“今日俄罗斯”出了一张对比图,当“BLM黑命贵”的时候,他们到华盛顿去游行,在国会外山外面提前就有国民警卫队就位了,4排5排6排7排人墙,各个全副武装,不要说人连苍蝇都飞不过去。而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在国会外面稀稀拉拉小猫三两只,人群事实上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阻拦就进去了。

但是进去之后,第二个美国迅速出现——一个极其精英化、行动极其高效的美国。美国国会议员身边配的贴身安全层,想必大家在网上已经看到一张照片,一个会议室隔着玻璃门里面的人用桌子把门挡上,然后两边两个保镖交叉火力直接拔枪,对着外面的人。外面是示威者,里面是保镖,西装、便装保镖堵门的场景,站立位置非常专业,但他们是谁?是美国真正的政治精英和政治核心身边的保镖。这就是今天美国的真相。

门里门外,持枪对峙,这就是今天美国的真相。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这幅图景极具政治象征意义。大众的、情绪化的、散漫的美国,从外向内要散发他的不满情绪,里面桌子也好,枪也好,保镖也好,专业站位也好,一个精英化的美国,基于一套既定的游戏规则,精准地进行着对抗,精准地进行着反制,有条不紊。

从形式上来看,冲击国会山。从实际层面而言,冲击波过去之后,精英一股脑地重新出来进行表态,并且认知高度一致。这种冲击的行为是不民主的,是不自由的,是西方民主自由的耻辱。当然包括拜登出来喊话,特朗普现在应该出来讲话,上全国电视要求和平要求秩序,而且拜登的用词相当不客气。

更多的,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我们看到西方国家集体出来谴责,脑子非常清楚,本能地站在美国政府这一边,对走上街头的民众加以批评,捍卫西方的民主。当然,记性稍微好一点的人就记得,他们的表达和2019年香港暴乱时形成了鲜明对比。

说实话,相比2019年的暴乱,这次美国的示威者在美国首都还是克制的,美国媒体已经毫不犹豫地送上了“riots”——“暴动”这个词。而在香港,当暴徒已经用上了燃烧弹汽油、燃烧弹莫洛托夫鸡尾酒,这种冷战时期够得上城市武装暴动级别的工具时,西方在说什么?和平示威,民主的示威者。这才是耻辱,西方政治精英的耻辱。

英国首相约翰逊用“可耻”来形容美国国会这一幕。图自社交媒体截图

第三个,我们要思考的是为什么,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是什么?有人说是阴谋。因为有特朗普在,他不愿意提前部署警力,不愿意提前部署国民警卫队,甚至当这些人已经开始出动的时候,他还不愿意部署国民警卫队,导致应对失误。包括民主党那边有没有等着看笑话的举措出现?都有精细的政治计算。再比如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待在特朗普身边的人,他的四大“天启骑士”里面剩下的那几个国家安全委员会,波廷杰、奥布莱恩等人都准备辞职。现在彭博信息终端上都开始讲这样的消息,他们准备认真考虑辞职的问题,包括第一夫人办公室也在认真考虑辞职问题。(截止发稿,特朗普的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杰、第一夫人幕僚长斯蒂芬妮·格里舍姆已经辞职。——观察者网注)

你会发现第一个问题,今天的美国在政治精英阶层里面充斥着太多精细、精明的计算,这种计算是精致利己主义的表现。精致的、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的思想认知框架,在美国无处不在,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框架跟格式。这个框架适应的是什么?适应的是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今天的美国,政府应对无能,新冠疫情弥散,民众上街用这种法律和秩序之外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愤怒情绪,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民粹主义反馈。

什么叫民粹主义的反馈呢?全球化利益和成本的分配和分担,社会治理成本和收益的分担,公共政策决策过程中成本和收益的分担上,精英拿走大头,民众承担成本。交换条件是什么?在法律和政治制度固定的框架内,民众可以以一种近似于无序的方式去进行情绪的宣泄性表达,然后维持这样一个程序。

在一定程度上,美国现在有点像进入了中国古代历史上出现的,只有王朝更替,没有社会进步,生产方式没有变化,城头变换大王旗。它那边就两个旗——民主共和两党,然后民主共和两党都不满意怎么办?上街打砸抢,冲击一下国家机关,表达一下负面情绪,然后明天太阳照常升起。这是什么?这是资本主义趋向于黄昏的途径。

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深层次矛盾的结构性体现,有人说有没有解决办法?很简单,有一个衡量指标,你去看桑德斯说了什么。之前在美国总统竞选中标识着代表另一条发展道路、另一种发展模式的桑德斯,在整个过程中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提出了哪些实质性的替代性解决方案?你会发现所有的美国精英政客在今天这个事上,就像《欲望都市》里面有一集讲到的,某种情况下一种社会规则对人的规训。它打了个比方,一条狗带了一个电子项圈,电子项圈在他们家院门口有一个电子篱,当它要过线的时候,会被电击,篱笆是空的,边上有个感应器,你一过去这项圈“嘭”电你一下,时间长了,养成条件反射,它看到边界,知道那是出口,但它出不去,就换一个方向走在里面打圈。今天的美国,精英也好普通民众也好,在面对美国社会的真正问题时,一定程度傻姑娘就进入了这样一种转圈的状态。

为什么在转圈?很简单,在那个方向不可以过去。谁说不可以过去?资本主义,它的内生矛盾,从经济的到社会的到政治的,结构性的梯次爆发出来。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我不说一夜之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要对它的制度做深层次的、结构性的变革跟调整。现在有没有?不好意思,我估计除了在中国,你在全球范围都看不到从这个角度进行的思考和反思。

他们只会去谴责暴徒,特朗普背锅——“你煽动的”,然后美国民主就类似于像MAGA那样,三段论结束:“民主是完美的,这都是好的;问题出在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把他们两个干掉;然后一切正常,太阳照常升起”。

太阳照常升起,美国不再伟大。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然只要它外部弹性还在,没有最后的总爆发,游戏还能继续做下去。我们应该怎么办?作为观察者,我们要认真思考,更加富有建设性。情绪性的宣泄和输出结束后,你还要解决问题,不然你跟他有什么区别?解决什么问题?今天需要做的是如何认认真真去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好我们自己的事。

今天全世界面临共同的挑战,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市场经济在各个国家以不同方式运行的过程中所产生的问题,怎么样进行建设性的有效解决?你会发现在一定程度上,各个国家在表现形式和一些外部特征上高度相似,都具有民粹主义倾向内核或者是一个情绪性的冲击和挑战。

由于分配不公、成本和收益分担不均衡,不满情绪在各处蔓延。包括一些社会流行现象的激烈支持或激烈的反对者,那种愤怒的情绪源于上升渠道,或者说用另一个学理概念就是人们对于改善自己生活的预期和满足这种预期的能力之间出现了一个落差。这个落差持续扩大,扩大以后产生的挫折以及负面情绪,结构性的、系统的长期累积,形成了一片土壤,在各个地方流动。当遇到某一个具体事件,可能出来一个我看不顺眼的流量明星,可能新闻媒体出现某个词汇,或者在哪边有一个总统的选举,结果我不认,我就进行一系列负面性的宣泄。

我可以在网上当键盘侠,可以当喷子,也可以像美国那样去搞零元购,或者去storm一下国会山,当你看到这些现象的时候,简单地批评、讽刺、否定,都不是解决办法。

想要解决办法,最终你会发现需要这些:第一需要有方向,发展模式,发展道路,总体目标,你要有一套新的东西出来,这点中国比美国天然有优势。第二,需要认真实践,这个实践首先是战略引领,政策制定和政策实践。有了这些东西之后,我们再来谈如何建立正确的、理性的认知,再来谈如何避免负面情绪的破坏性宣泄和发展。

当然这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情,是我们自己能够做的,这就是所谓做好自己的事。我们讲了很多次做好自己的事,但做好自己的事是什么?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当我们看到美国的现状时,第一要看着美国发生的事情,第二要从中汲取教训,第三要从中间找到解决我们自己问题、可能的提示,以及对方已经试过注定是错的、没有出路的那些东西,我们可以把这些错误的排除掉,不要再去重复。

看着今天美国街头发生的这一幕,看着华盛顿内部确实很感慨,我们现在有一股越来越强烈的感觉,我们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概念无比具象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后面还会发生更多好玩的事发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责任编辑
戴苏越

戴苏越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这出“美国反对美国”的好戏,锅都甩给特朗普就完了?
美国谴责中欧投资协定“很不人权”,欧洲会买账吗?
美国你好,欢迎来到纵横捭阖的新世界
特朗普一派的“骚操作”诉讼,“谁是皇帝应该由太子决定!”
美国“内战”已经打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