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如果“颜色革命”没搞成,就毁掉你的下一代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28 07:48:13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最近俄罗斯那边比较热闹,“睡王”上来以后,大家都觉得全球范围颜色革命瞬间有卷土重来之势。其实可能是个错觉,如果你去搜索引擎搜一下趋势的话,过去五年关于俄罗斯和示威(Russia、protest),这种词的组合依然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和均衡的频率。当然它会有一些高潮,毫无疑问。现在不是高潮,它在往高潮的方向去走,或者说它试图引发一波高潮。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第一,媒体的报道焦点和偏差的问题。通俗地讲,过去四年,尤其是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面,欧美的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主要聚焦在“懂王”身上,他吸引了太多的聚光灯,所以俄罗斯那边相对来说就变得不那么重要。而且在我们的记忆当中,有相当大的部分被这种信息化的碎片所填满,很难记得一些比较长远时间上发生的事情,或者形成一个准确的认知,我们要有一些耐心去看一看前后的发展跟变化。

(网络表情包)

第二,我不是研究俄罗斯的,但是因为大家对这事情感兴趣,我大概做了两件事:首先我找了找那人是谁,然后找了找他背后可能存在的相关性。只能很粗略地讲两个关键点:第一点是这人的出身,来自一个90年代成立的,叫“亚博卢”的政治联盟,后来成为俄罗斯统一民主党“亚博卢”,这个联盟是很特殊的。

第二点是,有一个很特殊的人,叫格里高利·亚夫林斯基,俄罗斯人肯定比我熟。他在叶利钦时期很有名,30年前圣诞节时期,戈尔巴乔夫把苏联给玩没了。在这个过程中,苏联内部形成了非常著名的所谓反党三人组:叶利钦、索布恰克,还有搞核武器的萨哈罗夫。叶利钦接了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盘子,推行了非常著名的500天激进的休克疗法。

这500天的休克计划,基本上就以变卖家产的形式,把苏联给私有化了。俄罗斯方面提出私有化进程,即500天休克计划的专家,最出名的就是亚夫林斯基。所以他的主张,也是“亚博卢”的一个主张,就是倡导在苏联解体进程中,收割掉前苏联国有资产,其中以石油能源为最重要的部分,将它私有化给了一批寡头。

后来发生权力交接,普京上台后开始收归国有,把那些已经被他们私有化的,以石油为代表的俄罗斯国计民生的命脉产业,重新拿回来。这一进一出,双方就有了矛盾。而且从操作技术、还有程序层面上来说,普京派出去做国有化的政府官员和部门,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就有了贪腐这样一个概念。

纳瓦尔尼是90年代末、21世纪初开始崭露头角的年轻人,他的教学背景里面有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耶鲁大学,说白了就是意见领袖。美国的软实力在俄罗斯发生苏联解体以后,变成了在俄罗斯这样一种经典的颜色革命进程当中,塑造出来的一个经典型的人物,天然地带着欧美的那套意识形态跟价值观,来推动他自己的一些主张。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曾在柏林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德国方面称,纳瓦尔尼遭到了神经毒剂诺维乔克毒害。(图源/路透社)

在推进过程当中,他效忠的对象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政治认同,不是某一个国家这么具象化的东西。人家是很“高尚”的,人家认识、效忠的对象是欧美定义的价值观。为了这个价值观,为了实现个人价值,具体的政党的政治诉求、社会发展,在他看来都是很low的东西。他一路推到底,像推土机一样地实现价值,大家都死光了这没问题,把价值实现了就好。

后来,“亚博卢”这么一个很明显是走西方自由主义路线的自由化政党都忍不下,觉得纳瓦尔尼表现出来的动员能力有点吓人,说他是极右、是煽动民族主义之类的,就把他给推出去了。相关资料当中,应该有他被开除这么一段的。

被开除以后他就单干,能够做起来的大背景是俄罗斯国内确实有矛盾。矛盾的本质其实是分配问题,贫富差距的问题。贫富差距是从俄罗斯选择自由化模式以后一下子就拉开了的,再想回去很难。

而且,俄罗斯自身的经济发展不太好,尤其是国际油价开始下跌以后,对长期依靠出口原材料去获得财政收益的普京政府影响很大。他在俄罗斯国内经济改革上,确实也没有取得人们预期的那么强的建树。

此外,俄罗斯的人口年龄结构年轻化,青年对于苏联没太多记忆,而且接受了西方的思想,相对而言比较开放一些。

几件事情合到一起之后,一些刺激神经和眼球的东西就特别容易对冲。纳瓦尔尼作为比较年轻、颜值较高的人,玩的东西和年轻人也比较接近,比如说他去揭露腐败的时候,不会用大报告的形式,而是去拍一段片子。他弄了个无人机飞上天,说“我拍下的是谁的宫殿”。2017年他就拍了一个片子,一开始说是领导人的大豪宅,后来很快就出现了反转,在YouTube上被俄罗斯的网民打脸,实际就是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的疗养院,是公开建的,不是什么秘密宫殿。

但是他不管,他就这样去说。这个人毫无疑问是得到了西方的追捧的,自由民主价值观给了他很多加持。最具戏剧性的一点是,这种被加持过的人,一般都能抗生物和化学毒剂。苏联解体后的独联体和俄罗斯时期,一些比较有名的搞颜色革命的人,最早是乌克兰的尤先科,突然间脸上破相。

这些人经常容易被人投毒,然后投毒的老兄又比较粗,剂量掌握不准,他不是投太多把人给弄死,而是弄得偏少那么一点点,第一人死不了,第二人好像还能表现出一个症状让大家都确信他中毒了,结果弄得好像去投毒的人是高级黑一样。当然了职业化科班出身的克格勃,在冷战时期跟CIA是互相干这种事情的。

我记得有一次普京被人问起的案子,纳瓦尔尼突然间晕了,之后怎么弄都不行,好说歹说就运到德国去,自打上了自由的土地,神丹仙药一来,“砰”他又活了,之后在自由民主的实验室,验出了毒物。最后得出叫诺维乔克,是设定性化学武器。普京有一次被德国某个媒体的记者公开问这事,他就很不屑地说了这么两句,第一个,是谁有必要这么做的,第二句就是你相信我,如果俄罗斯情报部门要做的话,他们会做的很彻底,意思就是,我们这种专业的出手,肯定不会失手的。

阿格耶夫在托木斯克机场和微笑的纳瓦尔尼自拍合影。(图源/ILYA AGEEV)

至于现在是什么,大家可以有想象空间,至少在外网上还流传两个想法:一个是他老婆跟媒体讲说那老兄好像节食,为了保持颜值节食,就是不良的饮食习惯造成的晕;还有一个说是胰腺炎,发作也会晕。当然后来老兄也比较善于做舆论,操控了当时公关形象设计,他出来就说感谢俄罗斯的情报机构,帮我纠正了不良的饮食习惯,引发了很多争议。

而且他们那种中毒都很奇怪,一般都是在一个人多的场景中,一堆人在吃类似的东西,然后他中毒,所以这东西也让他们身上平添了一层比较有趣的桥段。

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确实在“睡王”上去了之后,美国驻俄罗斯的使领馆在这方面的动作比较大,发布了完整的多地同时爆发游行的路线图,美其名曰安全提醒,但事实上起到了侧重和操控的作用,当然让俄罗斯人非常的愤怒。但是我们今天讲这个事情,不是来看俄罗斯笑话,也不是简单的吐槽一下,而是看看在美国重新回到以往的节奏后有什么新的变化,它背后深层的机理,跟我一些比较浅显的认识。

因为最近刚发生,而且不是自己熟悉的方向,就颜色革命这一块东西讲几点:第一,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点,纳瓦尔尼充分使用社交媒体平台,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但是他瞄准的是俄罗斯的青少年和未成年人,这点也是这次让普京特别恼火的地方。青少年和未成年人这批人对于苏联、苏联解体,和俄罗斯早期的休克计划带来的那种困苦,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

但是这批人在信息化条件的帮助下,对于俄罗斯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有比较全面的认识,甚至有比较直观的一手认识。他们内心是有不满、委屈和牢骚的,他们是一片新的土壤,然后纳瓦尔尼就负责往上面丢火柴,贩卖一些对于上年纪的、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来说可能不值一驳,但是经过精细包装,能够触动这批人青年人神经的东西。

然后把他们捅上街头,这一点跟香港2019年的暴乱有点像。往近了看,如果他搞成了,他用颜色革命把政权推翻,他如果搞不成,就把你的下一代毁掉了,反正他不亏。如果你很粗暴地制止的话,会让下一代和你离心离德,这个事情对于治理确实是提出了比较艰巨的挑战。

从另一角度来说,这种升级以后的颜色革命战术,有意识形态恐怖分子的心态,它不分青红皂白给你一通讲话,反正怎么死的都不是他,心里面不疼。第二个你会发现,社交媒体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的份额和比重越来越高。

像纳瓦尔尼这种人,跟美国国内的政治人物煽动民众上街,不管是改选举结果也好,或者是捍卫选举结果也好,做的事差不多。这个时候的社交媒体平台,在美国的实验来看,是可以实现全面的管控,就看愿不愿意。现在看来,在美国跟俄罗斯的案例上面,明显地如YouTube这些社交媒体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立场,它们开始摆明自己的政治立场,开始越来越多地摆明自己服务于特定国家,或者叫做特定政权,特定意识,成为一种政治性的工具。

抗议者在莫斯科举着“给阿列克谢·纳瓦尔尼自由!给俄罗斯自由!”的横幅,支持被监禁的反对派领袖。经过数年的相对平静后,俄罗斯再次躁动不安。(图源/纽约时报)

并且开始介入到政治生活,不论在美国、俄罗斯都在介入。这样一来,可能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命题,各个国家怎么样对这些平台、媒体进行管控,构建一种新的治理结构和治理秩序。它的建构有三个考量:

第一,要尊重技术发展客观上的需求和内生的趋势,不能因噎废食一刀切,这肯定不对;第二,国家安全要保障,不能毫无抵抗;第三,公认既定的游戏规则,不能变成一种无政府主义的混乱无秩序,混沌无秩序肯定不行。

最近一直有人在笑称说“睡王”续上经费了,但实话说,美国的工作效率没那么高,新的预算还没批,真的要走钱到账是很麻烦的一档子事。看美国人他们自己会说的,美国人心里藏不住事,他真的干成什么,他肯定先说。

但是,各国确实都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一批在意识形态价值观上,认同美国,或者干脆就自视为美国代言人,或者看成是追随某种普世价值的行为体,在“睡王”上台之后,他们的活跃程度确实高了很多。

如果不是说他们被直接煽动起来,或者说直接被动员起来的话,一个替代性的解释应该这样说,以往的美国还是留下了一个很强的预期,就是约瑟夫·奈讲的软实力,被美国的软实力洗过一遍,完全发挥作用的个体就会变成这样。

这让我想起一个词,狗哨。你吹个哨子,在一个特定的频率,正常人是听不见的,但狗能听见。拜登上台,美国也没说,“你们起来跟我闹革命,去推翻这些政权”,但他们自己就觉得,首先他们憋了那么长时间,“懂王”啪啪地打脸,现在终于可以出来了;

第二,他们从2019年开始,可能已经逐渐从香港那边吸取了那种竞争上岗、风险投资这样的概念,通过前期表现为后期的经费奠定一个基础。现在表现得越好,将来分经费的时候可以更多地去竞争;

第三,整个全球范围来看,那句很著名的台词,“嘴上讲的是主意,下面说的是生意”,我觉得大概可以这样说,在俄罗斯这样的国家,甚至更广义地在全球,配合美国搞颜色革命已经变成了一门产业,它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有一套链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自主地运行。

当然美国人可能听着很开心,觉得将来事半功倍,稍微投放一点小润滑剂,机器用得很好,这种在别的国家被称之为颜色革命的套路,在欧美发达国家,全部可以适用,因为矛盾一样都不少,问题一个都不缺。美西方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最本质的差别,是美西方有他们那一套选举,但这套选举不是解决问题的药方,放纵和鼓励这种生态在全球一些地方高速的萌芽和繁衍,最后的结果是反噬,砸到欧美自己脚上。

最近好像ANTIFA在华盛顿里面又开始零元购跟上街装修了,后面的事情大家可以慢慢看。看的时候最好有一个观察的角度:多找一些照片,比如说像俄罗斯那边,比如说我们香港那帮废青搞事情的一些照片,把照片和美西方发生的画面去对比,一个可能的情况是,随着时间越接近现在,这几个不同地方发生的示威游行照片表现出来的画面相似度越高,当然有一个地方肯定是不一样,以美国来说,那个地方警察的镇压方式,一定比其他地方要专业得多。

好了,这期就讲到这,谢谢大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责任编辑
赵珺婕

赵珺婕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如果“颜色革命”没搞成,就毁掉你的下一代
正确解读中印第九轮军长级谈判成果
“睡王”来了,熟悉的味道有了,但灯塔能亮吗
“裸奔”总统“川建国”给世界留下了哪些“贡献”?
蓬佩奥,心态崩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