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韭菜起义”事件:美国反对美国,而且是两个维度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1 07:33:3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期的《逸语道破》加更,加更的事情就是大家关注的美国金融市场上所谓“韭菜起义”的事儿。

技术性的细节讲几点:事情大概的过程,是有一个股票叫game stop,很多机构对它进行了做空,意思就是看跌。做空的过程当中出现了一个技术问题,做空做的太多了,做空的额度达到了实际流通股票量的136%。也就是说如果要求他们去平仓,市面上没有足够多的股票让他们去买。

那么这个时候,借助于已有的公开数据,这个技术性的细节,被一类特殊的群体发现了,他们被称之为“散户”。

他们借助了社交媒体Reddit。在那个论坛上专门有一个板块“在华尔街赌博”(Wall Street bet),这个板块在一定程度上披露了普通的散户对于美国股市的认知——股市就是一个bet,一个对赌的地方。

他们在那边讨论心得,发现这股票值得去投,然后慢慢地散户的力量汇聚了起来,把这个股票的价格炒高,炒高以后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散户进入,一直到这种群聚的放大效应在金融杠杆的作用下,把空头犯下的错误——做空的数量实际达到了136%~140%——放大到最后让资本受不了。

就是做空头的大型对冲基金——一种机构性的投资者,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有的被迫平仓退场。

而在此过程中,当这个风险出现的时候,另外一些有趣的现象出现了。

大量的媒体,不管原来的政治立场是什么,比如说知名的在政治上比较偏左的CNBC为代表的这些媒体,尝试对那些做多的散户进行批评。

批评无非是说,这个时候媒体开始想起股票这个东西,作为金融工具,它和实体之间是要有联系的。CNBC在对这个过程中大出风头的Chamath的专访中,主持人反复想强调问一点,就是说为什么这么一个明显基本面只值几块钱的股票,你就给它炒到了三四百美元。这是不对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但是Chamath回应,为什么这个时候你想起股票还有基本面这个东西?为什么空头可以做到146%,散户做不到?机构可以做的事情,散户不能做?

所以,他们试图在媒体上、在认知上校准散户的行为和观念的行动,趋向于失败。

然后他们采取了更加极端的行动。散户是通过券商交易的,在券商当中最著名的一家自有APP叫罗宾汉,取自于著名的西方谚语,森林里面的侠盗罗宾汉去劫富济贫。

但是“罗宾汉”们做了相反的事情,宣布暂停股票交易,俗称“拔网线”“删除代码”,它不是劫富济贫,甚至不是劫贫济富,它是看到这些散户们团结起来,开始要成功地薅上机构的羊毛的时候,把散户按死了。

图片来源:转引自知乎

当然,后面更加有趣的机制触动了一个英文缩写叫DTCC、中文名字叫“美国证券存托与清算公司”的机构,开始凸显自己的存在。

它对Reddit表示,你们当中关于game stop股票的讨论,为券商带来了很大的风险。

当然频道就被封掉了,就像“懂王”的待遇一样,他们认为这构成了金融上的民粹主义,是一场对华尔街的金融暴动。

DTCC要求以罗宾汉为代表的这些券商紧急增加自己的保证金。罗宾汉对23家股票,包括game stop,以及其他具有类似特征,可能存在被机构过度做空、规模体量又相对比较小,容易被散户团结起来之后反向拉伸,增加他们嘴里的波动性、不确定性和风险的股票,列出了一个限制交易名单。

同时,罗宾汉还紧急筹措了10亿美元的现金,以应对“证券存托与清算公司”——这家理论上是系统性防御整个美国金融市场风险的机构——提出的新的保证金的需求。

后面的发展,也许类似像罗宾汉这样可能被散户用于投资的免费APP,可能会遭遇更加严格的准入管制和门槛,理由是他们增加了金融市场的风险。

当然更极而言之,可能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上,继类似于像“懂王”这样所谓散布仇恨的言论被封禁之外,所谓提及特定金融产品对象的内容,如果是由散户发出的,可能也会遭遇风险。理由是,这会增加美国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风险。

这件事情有趣在什么地方?如果去听Chamath的整个访谈,你会发现其实非常有意思,再想一想这件事,做多和做空在金融市场上本质是什么?就是一场赌博,就是两派人对赌。

为什么我说是赌博,或者说被认为是一场赌博?有人说我可以看基本面的一些数据。但除了基本面数据,涉及到这么众多的行为体,对于经济现象、某一个具体金融产品的未来价格,在存在交互市场交易的过程中,本质上是一个黑箱和混沌的复杂体系。

你很难进行精准的描述,只能进行大致的预测,然后根据自己的知识和模型计算出一个概率,用这个概率去指导你的行为。在这个时候双方就表现出了一种赌博,里面就是有运气的成分。

事实上市场的魅力也在于此。甚至如果你从比较古典的自由主义市场的角度来看,这次散户与机构之间的这样一种冲突、一场博弈中,最终胜出的,是看上去在硬件条件包括装备、信息来源、软硬件条件都不及机构的散户这一侧。它能够赢得这样的胜利,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市场本身在程序和形式上的公平性,提供盈利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和你自身的条件不相关,是某种均等的或者是概率化的存在。

我相信如果说这件事情,仅仅停留在华尔街,散户成功了,打爆了一批空头的机构,甚至极而言之,打爆机构之后诱发了某种金融的风波,它可能仍然会被当成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是它现在明显已经变成了一个具有政治或者说广义公共属性的事件跟话题,在美国发酵,在中国发酵,在全世界发酵。

大家都在讨论一个问题:美国的精英、站在那些做多的散户对面的那些精英,不管是媒介的精英、政界的精英,还是资本金融行业的从业者,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人感觉到非常值得思考。

从两方的态度来看,我们又看到了美国反对美国,而且是两个维度上的美国反对美国。一个维度很好识别,代表大众的民粹主义的美国,代表精英的由机构构成的美国,在金融市场上,在一个具体的股票上进行了一场博弈。但这只是一场博弈,不是自己反对自己。

这轮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作为精英的美国自己反对自己,由精英出手,反对由精英自己确立的游戏规则。而他们采取行动的动力是什么,就是自己的利益有没有受到损害。

所以,有人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说,这件事情戳破了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神话在哪儿呢?

这个市场经济的规则、机制是中性的,公平地适用于所有人。

但在这个事情上,我们看到,甚至可以这样说,你可以找出各种各样技术性的理由。这次事件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至少是到了今天,到了当下,具体到game stop这个产品的交易,你会发现这些规则的启动是有条件的,是不对称的。

它的依据就是有利于机构,不利于散户。这些规则放在那,但是机构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可以绕开,从技术性的交易平台上来说,散户脱离了像罗宾汉这样的交易平台,可能就很难再次组织起大规模的协调性的交易行动,而精英不受这方面的影响。

第二,你会发现在知识和传播界,当机构在那边做空一个股票,并且做空量达到股票真实流通量的140%,事实上已经没有办法平仓的时候,在规则中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可以确保机构稳健地维系这套状态,像美国证券存托和清算公司不会因为这些机构持有的空头头寸过高而要求他们提高保证金,增加他们的交易成本,来限制这种过度投机的交易。

反之,当散户稍有动作,即使他们只是在社交平台上讨论一只股票未来可能的走向,并且这个讨论是在完全公开的场合进行的,这种行为都会被定义为是一种危险。

相反,得到允许的是什么?得到允许的就是在CNBC和 Chamath的访谈当中提到的,精英的机构交易员在晚饭上的社交谈话。

就是内幕消息和小圈子,关起门来,在重重封锁了大门之后的小宴会厅餐桌边的聊天,由若干家精英投资机构的交易员认定哪个产品是他们要共同去做的一个对象,通过这种小范围的信息交换决定他们的行为,这种信息的交换,根据美国现行的法律是被允许的、黑箱操作的合法对象,它无需公开。

事实上如果我们回到这个事情的本身,这些一点都不稀奇,如果你把这个交易金融市场看成是一个大规模的赌场,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们自己讲的,在wallstreetbet的讨论区里面聚集的,其实是年龄层次不同的一些韭菜。

他们在那很欢乐地交换自己偶尔成功、大多数时候被当成韭菜割的经验,在那分享自己的信息——肝帝董佳宁的视频里面,对此有很多细节性地描述。

当然民间有高手,有些人的分析能力相当专业,他也许未必找到一份进大型对冲机构的精英的金融工作,不是那种有正式职务认定的精英级金融分析师,但他或许具备一些相应的、不输于精英的分析能力。

然后,他把自己的分析结果放在那,有相当多数的散户愿意遵循已经公开的分析结果,去配置自己的投资策略,然后他们取得了成功。这在任何地方是违法的吗?

你只有一个地方可以跟大家说,这会导致这个东西的价格超乎了它原来应有的价值,但根据自由主义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法无禁止即可为”,你有界定说一个股票在市面上的估值,一定不能超过它所谓基本面决定的真实价值的多少比例吗?没有的话我为什么不可以做?

归根结底,在这件事情当中,它展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隐约的一角。在美国,继政治上出现了一个所谓民粹主义的领导人特朗普之后,在金融领域美国精英最引以为傲的、被小部分精英机构垄断的金融市场上,民众的力量再一次以颇具戏剧性的方式展现了出来。

当然更大的戏剧性是,精英对民众这种力量展示的回应。透过这种回应,我们可以说在美国,绝大多数体制内的政治精英,无论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如何,无论他们所处的政治党派是什么,无论他们在所谓美国政治意识形态当中所处的光谱在哪里,绝大多数都非常清晰坚定明了地站在精英和金融资本的一侧。他们自觉地站在美国普通民众以散户为代表的普通民众、以特朗普的基层支持者为代表的,在言论思想和观念上与他们不一致的普通民众的对立面。

他们要制定的一套游戏规则不是公平。他们判定的标准,公平只是一个点缀,问题在于结果。结果有并且只能有一个,就是有利于美国的精英阶层。

作为一个整体的精英阶层,这是美国政治和经济体制以一种极其罕见的方式,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本质展现和暴露在人们的面前。

我们有理由从中认真地进行学习和观察,并且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将如何与这样的一个美国共存。未来一定会持续不断地出现,更多匪夷所思的、赤裸裸的、绝对的、不叫自我中心而叫精英中心的这样一种行为模式。看到了这样的实践,我们如何跟这样的一个国家共处,如何在全球去制定,去认识和理解所谓的国际体系和机制。

当然,有一点要说明,我们并不应该成为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不能因为机制体制游戏规则中体现了某一方面单独的利益,从而彻底把机制和制度本身这套做法抛到九霄云外,让它完全转变成一场弱肉强食的无政府主义的狂欢。这也是没有必要的。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美国再一次向我们展现了这样一个基本的现实:今天,美国少数精英和民众之间深层撕裂、在利益上对立,以及美国精英无论其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对于捍卫自身利益,尤其是捍卫自身背后所代表的金融资本的利益,它的决定、它的坚定性、它的自觉性,以及方方面面协调合作的系统性,发展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这件事情后面一定还会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预期当这些做空的空头们到了平仓,也就是行权日的时候,有更多的好消息,或者说各种各样令人感慨的消息,会持续不断地传开。大家值得对此拭目以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责任编辑
陈轩甫

陈轩甫

专业压稿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反对美国,而且是两个维度
如果“颜色革命”没搞成,就毁掉你的下一代
正确解读中印第九轮军长级谈判成果
“睡王”来了,熟悉的味道有了,但灯塔能亮吗
“裸奔”总统“川建国”给世界留下了哪些“贡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