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别忘了你是一家中国企业!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7-12 07:35:04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期《逸语道破》的加更。我们今天继续讲最近滴滴赴美上市遇到的后续变化,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讨论。

今天我们看到了一份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网络安全审查办法》要进行修订。这一轮修订具有非常明确的针对性。不要有误会,这个针对性不是针对一家企业,是针对国家网络安全在当下的形势发展过程当中出现的一个新问题。

什么问题呢?就是之前我们没有遇到过的一类新型的风险。它境外上市IPO发行股票,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但上市的是一种掌握了用户数据,或者说这个数据甚至对国家安全有影响的这么一家企业。

在此过程中如何对它进行更好的网络安全审查,保障国家的网络安全,在企业正当的商业利益、国家安全、民众的个人隐私保障三者之间达成一个有效的均衡?

那么我们显然需要对我们的治理体系进行现代化,所以我们很快就看到了政府行动的速度,以非常高效的行动出台了征求意见稿。

这个征求意见稿的修订表现在几个方面。比如说第四条,原先有一个网络安全审查机制,是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的领导下。这个委员会的主任是我们的总书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发改委、工信部这些组成,大家都知道原先一共是12个。

现在加了一个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因为涉及到企业上市的行为,需要对这些证券金融行为进行有效的管理,所以加进去。

然后第六条,明确说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这边它没有讲说自行评估,也没有说可以给出指导意见,它直接画了一条线——100万。

在第八条运营者申报网络安全审查需要提交的材料当中,增加了第三点。你提交的IPO材料,向境外的认购者进行的这种说明材料,首先就要提供上去,作为网络安全审查的一个组成部分。

还有第十条,关于风险,这是网络安全的审查重点。评估的这些风险,首先在主干部分增加了国外上市可能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在这些因素当中有这样一点:第六点,国外上市后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核心数据、重要数据或大量个人信息被外国政府影响、控制、恶意利用的风险。

这条的针对性非常明显,但不要误会,我们不是跟企业有仇。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人间天堂当中,我们生活在一个国际丛林当中,里面有坏人,有霸权国家,有习惯性地运用自己的优势,对其他国家的安全与核心利益毫不尊重,做出无节制的恶意行径的这么一个国家。

没错,就是美国。

所以这里明确说“国外上市后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核心数据、重要数据或者大量个人信息被外国政府影响、控制、恶意利用的风险”,这个指向就非常非常明确了。

第十六条,网络安全审查工作机制成员单位认为影响或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网络产品和服务、数据处理活动以及国外上市行为,由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程序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批准后,依照本办法的规定进行审查。这就是把国外上市行为全部列入其中。

然后第二十条,运营者违反本办法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等规定进行处理。

本办法中,在“关键基础设施运营者”当中也对此进行了相应的调整。

跟这个相关的是,我们今天看到了大批APP的下架,基本上都与滴滴相关。

这显示出了几点。第一,在国家网络安全这个国家安全的核心利益组成部分之一,中国政府是非常认真、非常严肃的。我们的相关主管部门,行动效率是非常高的。

第二,我们做这件事情指向的是什么?其实现在可以讲,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就是有些企业高层的、核心的决策者,做出的决策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潜在的威胁。

在这个时候,政府采取行动捍卫国家安全,对企业依法进行监管。撇开之前讲了很多的合规的、程序的、基础的、事实的层面,就要讲到跟国家安全,或者所谓的政治意涵、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国家使命感相关的层面。

《觉醒年代》剧中刻画了很多人物,其中有一个人物是陈独秀的长子陈延年。他边上有过一个大家一开始可能还觉得很顺眼、很有意思的人物,一个叫柳眉的女生。

我要说的是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很有意思,代表了一个特定的群体。先不说这个群体,先说他的态度转变。

一开始他跟陈延年、陈乔年两兄弟认识,是因为有一天他的管家在两兄弟那地摊上面买《新青年》。当时他们刚被他女儿一顿大闹从校园里面赶出来,因为冲突和误会,把工厂给柳家的分红,也就是资本的收益分红500多大洋忘在那个摊位上。

一个月一家厂500多大洋的分红是什么概念呢?北大的一级教授300大洋,不,文科学长300大洋,一级教授辜鸿铭那种280大洋。他属于什么阶层?在这个细节当中已经出现了。

然后两兄弟到了柳府,又跟柳眉起了冲突。她父亲出来做好人,这时候吴稚晖进来,说破两人的身份是陈独秀的公子,他立刻开始结交。甚至他允许柳眉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跟着陈延年去北京。当时他们夫妻之间有一段对话,大意是感觉好像还是这边柳家高攀了陈家,他是要做一份大事业的。

第二个桥段,五四运动进入到罢课、罢工、罢市,三罢运动结束后,柳家对五四运动也有一个反省。他找到女儿,从北京回上海。为什么?他发现作为他这个阶层,要做实业救国,要做生意,但五四运动起来之后他们首当其冲。

结果他的夫人一语道破说:“怎么谈到了利益,你就不要理想了吗?”当然他认为他这个钱不是他本人的,他叫实业救国,他有他的逻辑。

第三部分,当陈独秀被抓到牢里面去了之后,他大概是明确要求女儿跟陈延年切断关系。为什么?第一,走他们这条路,有生命风险。第二,走他们这条路,看不到希望,什么时候是个头?也就是投入的成本,什么时候可以回报啊?是短期,是中期,是长期?长期是多长,有多少回报?

《觉醒年代》里的柳文耀虽然是虚构角色,但反映了当时相当一部分人的想法

所以在我们传统的教科书上,这样的一个人他所在的阶层有一个说法,就是他有两面性,你不能说他不要求进步,你也不能说他不要求革命,或者说完全不要求革命。对于帝国主义可能就是逆来顺受,但是当他的直接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在短期遇到一个不利的环境时,他的决策优先的Preference,所谓的偏好,所谓的利益权重的配比是非常清晰的,就是自身的利益优先。

这次滴滴的决策层在今天这种中美关系下,美方明确把中方作为一个战略上的对手,对我们进行极限打压的各种措施没有实质性调整的情况下,在没有走完中国这边正当的合理程序,对数据进行网络安全审查的情况下,严格地从资本套利的需求出发,从更大的财富追求出发,从个人的财富收益出发。

我记得还有新闻报道,他们在上市前给那些股东配发了一些相当额度的期权,而且是那种能以相当优惠的、比美国还要优惠的条件,在上市高涨后提前抛空出清的那部分股票期权。

钱字当头,置国家安全为何物,置国家利益为何物?作为一家中国企业,他拿出一堆程序和策略上的东西,比如说我的注册地、股权结构、资本结构。但你钱从哪挣的?你创始人的第一桶金从哪来的?大家对于你的基础性认同是什么?

美国不知道你这些注册地呀?统统当成是中国企业,你就是中国企业。你走的就是中国概念股,你靠的就是中国的市场,你依托的就是中国的发展。中国不是你的饭碗,中国是你的命根子,是你的核心,是你一切一切的根本。

但你赚钱的时候,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还希望中国政府对此无动于衷。想太多了,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示范。不要说去跟什么华为比,那些遭受美国霸凌的企业,有些不一定能够像华为那样挡住,或者在中间有一些表现。

但是迄今为止,我印象中突破中国正常的审核程序,偷偷摸摸地跑到美国去上市,这应该是第一家。今年6月到现在,相关类似的企业不只出了这些。

这反映出什么问题?有一些资本、有一些企业忘本。不知道怎么样做一家企业,不知道在今天的世界如何正确地去做一家企业。这样的企业、这样的行为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为什么?因为这是游戏的规则。

今天的中国,在国内遇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新时期,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和发展不充分不均衡之间的矛盾;在国际社会上中国作为一个整体,进入到自己面临挑战的一个特殊的阶段。

西方国家、美国认为中国崛起带来的冲击跟挑战是什么?就是中国动了他们的蛋糕。尤其是像滴滴这样的企业,请记住,所谓中国动了他们的蛋糕,不是说中国共产党动了他们的蛋糕,不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动了他们的蛋糕,让他们看中国共产党不爽,他们看社会主义不爽。

对他们来说,中国走什么道路,搞什么模式无所谓,但是中国不能超越他们。中国能赚多少钱,能赚什么钱,西方国家说了算。你破了这条,就叫不遵守游戏规则。

估计有些企业的决策层有幻想,要遵守美国的游戏规则,甚至向美国政府证明,我跟中国政府是切割的,我可以不遵守或绕开中国的法律,以此来证明我在意识形态上的忠诚,来交换你的经济跟金融利益上对我的认可。

你想多了。没有中国政府罩着,没有中国政府这样一个强势的主权实体罩着,你到市场上去跟美国企业搞“公平竞争”,分分钟被吃干抹净。

我不说胡雪岩那种。欧盟空客生意做得好,跟波音竞争,波音转手从美国国家安全局里面借窃听设备,窃听空中客车的商业通讯,然后去抢合同。

美国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的局长,2000年-2001年这段时间,在《华尔街日报》上公开写文章,说为什么监听自己的盟友,因为那是美国企业“公平竞争”的必要条件。

日本靠自己的产业政策崛起,美国冲进去敲掉。不允许你发展,不允许你竞争,否则我用非经济的政治和军事领域的强制手段把你干掉。

今天中国的企业能够做那么大,除了中国的市场、中国人个人的聪明才智,不要忘记中国共产党领导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提供的主权支撑和保障。在这个时候搞清楚基础性的立场,以一种正确的态度,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没错,这个时候去支持国家安全,是要付出代价的,损失短期的经济上的收益。但是所有的历史发展都告诉我们,古今中外所有的案例都告诉我们,真正有战略眼光的商家在这种问题上一定是看中长期的,是看战略层面的回报。

滴滴提供了非常经典的案例,我们继续观察。而在此过程中,大家也有机会见识到极富效率的中国政府,如何建设完善一个符合时代需求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从而更加有效和均衡地去保障我们的国家安全,保障我们的国家网络安全,应对新时代的冲击和挑战。

谢谢大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
责任编辑
陈轩甫

陈轩甫

专业压稿

分享到
专题 > 网络安全
网络安全
作者最近文章
别忘了你是一家中国企业!
美国创新曾经是怎么成功的?中国能学到什么?
中国合法治理香港,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就想问一句
看待网络安全审查,别当“二极管”
网络安全如何审查,读懂这三部法律就明白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