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大飞机航发,不能靠“押宝”

2020-02-23 08:54:0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中国军事领域最受关注的一件事,莫过于美国有关禁止向中国出售CFM LEAP-1C发动机的“传闻”及其在中国国内引发的巨大反响。作为中美贸易摩擦投射在中国工业体系长期“心脏病”上的阴影,这次发动机断供风波无疑让中国大飞机的航发工业再次来到了聚光灯下;与此同时,中国海军的远海联合训练编队已经出海一个月,已经接近夏威夷附近海域,作为中国海军少有的进入西半球的实战化远海训练活动,此次行动虽然还在进行之中,但显然也能让我们管窥人民海军进入2020年的新变化。

大飞机“中国心”不容易

上周15日,近日在对华报道上动作连连的《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停止向CFM国际公司颁发向中国出口C919客机所需的LEAP-1C喷气发动机的最新许可证,并将在2月底召开会议就此提案进行讨论。此外,特朗普政府还考虑限制通用电气为C919提供航空电子系统的出口。

LEAP-1C喷气发动机作为CFM国际公司的产品,GE的许可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尽管这一消息当时并未得到美商务部、通用电气等方面的证实,但在中美贸易摩擦之后,一切有关美国打压中国产业发展的消息听上去都“真实可信”。消息一出,一直关注国内航空工业特别是民航工业发展的相关人士迅速就这一话题展开了讨论。在中国的运-20正在向全国各地空运抗疫物资的时候,有关中国大飞机未来发展的“坏消息”无疑会激发起对中国整个大飞机动力系统工业体系的审视。

不过这次的消息并没有在天上飞太久,18日,特朗普在推特发文,公开反对其政府内部限制通用向中国出口发动机,并指责此做法是在“拿国家安全作借口”,“荒谬”。他在当天受访时重申了上述观点,称有些人太过“执迷于国家安全”。 《纽约时报》18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原定2月底的会议现在被搁置,美国也不会阻止通用电气向中国C919交付发动机零部件。 对于正处在试飞取证阶段,并将在数年之内进入批量生产的C919客机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目前已经有6架C919飞机投入了密集试飞,其进度应该不算慢

说到中国的大飞机和大飞机的发动机,除了早已远去的运10之外,当代中国大飞机专项中的两款喷气式飞机——运-20和C919以及中国新一代的轰-6系列改进型——轰-6K/J/N系列所使用的发动机目前都是以引进型号为主。其中轰-6系列使用的是经由国内进行适配改装后的俄制D-30KP2涡扇发动机;运-20目前使用的主要是俄制D-30KP2涡扇发动机,未来可能在改进型号中换装涡扇-20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C919目前使用的是CFM国际生产的LEAP-1C涡扇发动机,同时还有自行研制的CJ1000A涡扇发动机作为远期使用的动力;加上国内仿制D-30KP2的涡扇-18发动机,在目前公众视野中的发动机型号一共有5款。

3款飞机,5款发动机,就算是当代中国大飞机的“基本盘”

这其中,D-30KP2是从俄罗斯引进的型号,也是目前轰-6系列新型号和运-20的主要发动机。从2009年到现在,中国先后分四批与俄罗斯签订了463台该型发动机的订单,根据计划,这些发动机的最后一批将在2020年全部交货,而如果有新一批的发动机订单,双方也将在今明两年签订新的合同。因此,至少目前中国的军用大飞机发动机还远没有“断供”的危险,运-20列装空军两个运输机团,数量达到两位数,轰-6K/J/N等型号在中国空军和海军的轰炸机部队中的迅速增加,主要都是这些俄罗斯发动机的功劳。

当然作为一款上世纪60年的发动机,D-30KP2的性能一般,油耗巨大,虽然能满足军用的需求,却无法在民机市场上占据任何的优势。

D-30KP2发动机是近年来中国使用量最多的大涡扇

至于用于C919的LEAP-1C涡扇发动机则毫无疑问是这几款发动机中性能最好,同时也已经完全进入实用化阶段的产品。不过作为CFM国际出口给中国的产品,这款发动机是严格被禁止用于其他用途的。这不仅断绝了将该型发动机用于运-20等军用飞机上的可能,也让目前任何将C919发展为军用型号的设想失去可行性。

我国之所以选用进口动力作为C919的主要考虑,第一还是国内没有满足在民航市场能够有竞争力的发动机型号,第二则是希望通过C919项目笼络西方各类机载设备厂商,共同助力C919飞机的适航取证。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人要是真的对C919“下黑手”,那目前可就能掐得死死的,毕竟与LEAP-1C同一技术水平的先进航发产品目前只有西方国家掌握,即使俄罗斯的相应型号,也无法让C919获得与LEAP-1C相当的优势。

国产发动机型号里,只有CJ-1000A能够与LEAP-1C比量比量

国产航发里面,技术足够先进,能够用于C919的只有CJ1000A一款型号,这款发动机虽然在材料应用上与LEAP-1C还有相当差距,但在发动机总体构型、叶片级数、核心机等关键领域的水平并没有落后太多,唯一的问题在于项目的进度。2017年12月,首台发动机验证机CJ-1000AX完成装配,并于2018年3月30日完成了调试工作,据工信部装备工业司5月18日的消息(该消息随后又被删除),CJ-1000AX首台整机在上海点火成功。这一进度如果放到中国以往的航发型号上看的话,大约相当于“太行”发动机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状态。

尽管当代中国航空发动机的研发和调试能力远超当时,但即使乐观的中国航发商发也预计该型发动机要在2025年服役。这意味着C919推向市场的时间要在此之后,而运-20换装CJ-1000A的时间自然也要在此之后,其改进型号服役的时间也要更晚。对于商飞和商发而言,用5-7年的时间使用LEAP-1C将C919推向市场,同时CJ-1000A发展成型,从而在民机制造产业链上获得更多的链条,并为客户提供多样化的产品选择,无疑是稳妥的选择。

只有C919实现了全部的国产化,才有可能像波音737一样发展出军用型号

剩下的两款发动机中,涡扇-18作为D-30KP2的仿制型号,技术难度应该最低,其仿制的过程本应最为容易,国内也有不止一家工厂已经掌握了D-30KP2发动机的大修能力,但受限于国内仿制厂家的技术水平有限,涡扇-18的量产工作迟迟无法开展。在当下俄制发动机供应量相对充足的时候,这一挫折并未影响轰-6和运-20系列的交付速度,但考虑到轰-6系列改进型无法使用涡扇-20等涵道比更大的发动机,掌握涡扇-18的制造对于中国现有的战略轰炸机队而言至关重要,属于没有退路,“不成功不行”的项目。

轰-6改进型系列作为轰-20之前中国空军战略打击力量的中坚力量,其发动机的国产化至关重要

至于之前军迷们期待许久的涡扇-20发动机,其研制进度和运用目前都与运-20的进一步改进紧密相关。从技术上看,涡扇-20起步较早,其整体性能也属于主流的第三代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之列,加之发动机已经研制试验多年,也不存在无法克服的技术难关。

不过影响涡扇-20命运的,目前也许并非发动机本身,而是其配装机型运-20的相关问题。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过程中,空军现役的运-20运输机与运-9、伊尔-76一道,在快速投送解放军医疗人员和医药物资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也展现了运-20作为一款运输机在货物运送方面的良好性能。

但作为中国第一款自主研制的大型运输机,运-20在军用运输机经常需要执行的其他一些任务表现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对于军方而言,在现役大型运输机数量能够基本满足需求的情况下,让航空工业部门进一步改进运-20的各类细节,并将这些运-20以更加完善的状态交付部队,无疑是更加理想的情况。至于运-20与涡扇-20的真正结合,在运-20解决了上述细节之后,应该就会是中国大型运输机的下一个重大突破。

在运-20所有的技术问题都解决之后,该机的产量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从这个角度来说,涡扇-18、涡扇-20和CJ-1000A的技术水平和成熟程度都不尽相同,代表了中国不同时期针对不同机型,使用不同技术路线发展出来的产品,每一个型号都有其各自的对应型号和不可替代之处,作为新时代要在世界上发挥重要作用的大国空军,中国的战略空军力量在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领域永远也不应该“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多家主导,渐次发展的中国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产业,无疑会在未来成为中国军用和民用大飞机发展最扎实的基础。

西半球的南海舰队

1月下旬,解放军南部战区海军多艘舰艇组成远海联合训练编队,从湛江港启航奔赴太平洋进行演训任务。尽管这一任务是南部战区年度例行任务,且编队出航至今已经超过一个月,相关的新闻报道也延续不断,但外界依然没有弄清编队的准确规模。

截止2月21日,出现在新闻报道中的远海联合训练编队舰船包括052D型导弹驱逐舰“呼和浩特”舰(舷号161),054A型导弹护卫舰“咸宁”舰(舷号500),901型综合补给舰“查干湖”号(舷号967),815A型电子侦察船“天枢星”船(舷号857),海军大型远洋拖船“南拖195”,以及只在1月22日新闻中出现的071型综合登陆舰“井冈山”舰(舷号987)。这一编队组成规模虽然远远无法和之前海军的“机动”系列演习相比,但在和平时期的远海编队演习里面,这支舰队的规模显然已经算不得小了。

这张编队补给的照片是编队主要舰艇的合影

与编队规模一样令人刮目相看的,还有这支编队罕见的演习海域。对于水面舰艇编队而言,“走一路,练一路”自然是编队训练的常态,但这支编队启程至今一直向东航行,并且已经越过了国际日期变更线,进入了西半球的太平洋水域。无怪乎国内的自媒体都在说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已经接近了“夏威夷附近水域”——理论上,湛江港与夏威夷所处纬度近似,而夏威夷距离国际日期变更线的距离已经不到2500公里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815A型电子侦察船“天枢星”船会出现在这支编队中,毕竟从湛江到夏威夷有差不多10000海里的距离,电子侦察船如果与远海联合训练编队同行,就能在抵达任务海域之前尽可能减少侦察船燃料给养的消耗,从而尽量地延长侦察船执行任务的时间,获得更好的侦察效果。

有作战舰艇护航,电子侦察船一路上遇到的麻烦也会少一些

虽然和平时期的编队远海训练并不能与真刀真枪的作战行动相提并论,中国海军的一支小舰队接近夏威夷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类似二战中“偷袭珍珠港”那样的军事冒险在如今各类作战和侦察平台密布的太平洋上已经不大可能重现,但对于中国海军而言,这样长时间、长距离,贴近实战环境的远海训练行动依然有着其相当的积极意义。

例如在编队在进行海上两横一纵补给的过程中,占领“查干湖”号综合补给舰左侧的是“呼和浩特”导弹驱逐舰,由于补给舰左舷的电子显示屏故障,无法给驱逐舰提供有效的数据支撑,两舰只能依靠原始的方位仪以及六分仪测距,通过测报手报横距来控制舰艇的横距,保证舰艇和补给舰之间的距离维持60米左右。几艘舰必须保持航向的精度稳定在0.5度以内,既要考虑右侧的舰艇,又要考虑到后侧的舰艇。最终编队顺利完成了这次补给任务,无疑也展示了海军官兵娴熟的操舰技艺,能面对各种突发的挑战。

补给中还包括了武器弹药,这对于舰艇在海上持续作战至关重要

同样展现训练“实战化”的则是在补给中进行包括雷弹物资在内作战装备进行补给的训练。根据新闻透露,远海联合训练编队在补给中除了对日常所需的油水、给养进行补给外,还对远海作战所需的主副炮弹药、鱼雷、导弹等几类作战比较主要的弹药进行了补给,其中直升机还进行了反潜鱼雷的垂直补给,也能看出中国海军远海补给内容的多样化和实战化。

使用直升机进行武器弹药的垂直补给,在我军中也不算多见

这支训练编队的作战舰艇实际只有两艘,但编队中052D驱逐舰、054A护卫舰加上补给舰的组合实际上已经构成了解放军海军远海舰艇编队的主要作战元素。毕竟这两型舰构成了当代中国海军远海作战舰艇的主力,无论是各种距离上不同的防空作战任务,还是反舰、反潜等其他作战任务,都需要这两型作战舰艇配合才能做好。

当然,新锐的驱护舰加上901型综合补给舰的出现,很容易让人将这一编队同航母编队的一部分联想起来。不过对于中国海军而言,航母编队的建立与成熟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在远海联合训练编队一路东进的同时,中国海军的首艘国产航母山东舰还停在大连造船厂的码头上一边进行科研实验,一边在港内进行训练。虽然在航母上给模型舰载机装载模型反舰导弹这样的画面多少看起来有些尴尬,但这也反映出中国海军的首艘国产航母距离完整执行任务还有一些差距。

这样的画面在更多的歼-15装备部队之后,就会越来越少见了

一支强大的现代海军舰队是由多个部分有机组成的。对于当代中国海军而言,无论是作为“航母奶妈”的901型综合补给舰的远海训练,还是在造船厂码头上山东舰上的“模型训练”,甚至近日里沈阳飞机制造厂里“复工复产”宣传照片中露出几个角落的全新歼-15战机,都是这一海军新质战斗力形成中的重要部分。而随着在这些领域工作的全面推进,中国海军距离将一支完整的航母编队送到远海执行各类任务的时间,显然也不远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施佬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大飞机航发,不能靠“押宝”
一周军评:新冠“总体战”中的人民军队
一周军评:长五忙碌的2020
一周军评:蔡英文连任,台海下个“新周期”
中企收购马达西奇这事儿,听听就行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