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一周军评:空天飞机距离我们有多远

2020-09-06 09:44:2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美国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再次掀起了中美两国之间围绕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轮讨论。

作为一年一度的美方“例行”报告,这份从2000年以炒作“中国威胁论”开始引发世界军事媒体关注的报道在例行“妄言”的同时,也反映出了美国作为一个整体在对中国军事力量的理解和应对中的不少荒谬之处。

与此同时,本周五中国发射的一型可重复使用的试验航天器,因其在发射前透露的一些蛛丝马迹以及罕见的对发射本身的高度保密,让外界对其发射的载荷产生了高度兴趣,而在这迷雾之中,中国航天在又一个领域向着世界先进技术水平发起了冲击。

别人造出来就说明有工程的可行性,有工程的可行性我们也能造

美国认可的“中国威胁”又进一步

本周,美国国防部发布了2020年度《中国军事与安全态势发展报告》,在如今这个中美关系冷淡而紧张的环境下又投下了一枚“负面炸弹”。中国方面迅速对相关情况作出了回应。国防部新闻局9月2日应询表示:美方《中国军事与安全态势发展报告》充满零和博弈的冷战思维,渲染所谓“中国军事威胁”,曲解中国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抹黑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国防开支、核政策等问题,挑动两岸对立、加剧台海形势紧张,这是极其错误的,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某种程度上说,中方的这一回应可以看做是当事国家对于美国这一份报告的主要观点。而由于西方国家及其拥趸们一贯指责中国在国防领域“不透明”,这一份报告作为美国国防部对于中国军力的年度“官方发布”,无论其说法是否符合实际情况,必然也会成为这些国家和相关媒体在未来一年时间里在涉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各类报道中所采信的“权威来源”。

国内媒体在报道这份报告的时候,往往将介绍的重点放在报告的后半部分,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几大军种的现代化进程、中国的军费问题、战略核武器的装备和数量、五大战区的部署情况以及各类军事演训和对台战备部署。不过对于长期关注中国军事发展的观察员们而言,这份报告中提到的内容绝大多数既算不上足够新鲜,也够不上完全正确,无论是对于中国核武库及其发展趋势的大胆推测,还是对中国海军迅猛的发展进行的描述,又或者依照阅兵式上出现的装备数量来推测解放军实际装备规模,都属于各种传统报告里“看图说话”的部分,即根据公开报道进行相应的整理和分析,很多内容海内外媒体都有报道,甚至出现过的谬误和偏差,早几年也有日本防卫省的涉华报告犯过了。对于美国国防部而言,2020年的《中国军力报告》最大的特点也并不在此。

强敌报告里翻番的数据,也说明强敌对华情报研究经历了一个从“看不起人”到“料敌从宽”的改变

作为美国一年一度的对华军力报告,要说美国国防部撰写这份报告的目的纯粹就是为了挑事儿,也许多少有所偏颇。毕竟这份报告首要的阅读对象是美国国会里的议员们,后者平时的主要工作是以连任议员为主要目的的各种竞选拉票活动以及以两党政治斗争为主要内容的国会活动,指望他们能够在处理上述有关内容的同时对大洋彼岸的中国军事力量日常有及时和深入的研究,并且像个军事专家一样对这些东西还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这多少也些强人所难。

因此国防部编制这份报告的一个目的,在于以相对简单、直接的形式让国会议员们对中国的军事力量有个大致的了解;而作为每年要花掉美国政府数千亿美元的国防部,向美国国会制作报告的另一个重要的目的,自然是让美国国会议员认同美国国防部对于当下中美关系和中国军事力量的认识与态度,从而在未来军费预算的审核和批准过程中更多照顾美国军方的利益,对增加军费预算的议案多开方便之门。从这个角度来看,媒体,特别是中国媒体如何理解这份报告某种程度上并不重要,议员们如何理解这一份报告,才是其关键的意义。

正因为议员老爷的水平还不如珠海专业日的军迷,《报告》才需要一系列直白的数据和结论描述解放军军力

从2000年美国首次发布《中国军力报告》以来,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的不断增强,美国对于中国军事力量的关注也是与日俱增,这反映在这份报告上,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其篇幅的迅猛增加。远的不说,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刚开始的2012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这份报告还只有区区52页,基本上是一本小册子的状态;而到了奥巴马任期最后一年的2015年,这份报告的规模就增加到了98页;而在特朗普执政的2016年,这份报告的内容一下子增加到了156页,达到了2012年的3倍之多;在今年,这份报告不仅换掉了其沿用多年的传统封面,其内容再次有了较大规模的增长,达到了200页之多,完全已经可以算是一本书了。

从内容上看,报告在内容上这样大规模的增加,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近年来报告的撰写方式和资料来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早期《中国军力报告》的内容主要还是以各种公开的开源信息介绍中国军队的规模、质量、发展动态和其他情况,依据美国国防部对于中国军事力量的理解作为对中国军事力量描述的基本线索。这种研究方法多少有点“东方学”的感觉,即忽略掉中国军队在当时建军发展的内部逻辑,单纯从外部因素来推测中国未来的战略目标和动向,也自然出现了中国军队实力越强,中国对外的侵略扩张野心也就越大的荒谬结论。

而近年来无论是美国国防部还是其他研究中国的相关智库,在有关中国军事力量的相关研究报告中,都开始越来越多的大篇幅引用中国方面相关的官方公开文件的内容,用于更加直接地体现中国本身的意图与态度。在今年的报告中,大幅增加的内容中就有来自中国政府各种官方文件的大量整段翻译。由于中国官方文件独特的话语体系,这类报告内容在经历了中译英之后对于笔者这样以中文为母语的人阅读起来感觉更加艰涩,而对于整体文化水平颇为令人怀疑的美国议员而言,能否全面、正确地理解这些翻译之后的大段内容,同样也是一个值得观察的问题。

2020年,美国人终于学会翻译国防白皮书了

也许是为了方便国会议员的理解,在本次发布的军力报告中,在这些大段的翻译文件之中,各种对于中国持双重标准与固有成见的攻击性言论也被融入其中,堪称“对话敌意言论大合集”。从“中国持续通过窃取研究、资源和知识产权的形式从美国科研部门获得技术”到所谓的“南海仲裁宣称九段线无效”,再到“对外资的限制导致其他国家的服务出口持续表现不佳”这样不知道是在说谁的指责。毕竟作为美国国防部,这份报告在总体态度上需要和时下的美国政府保持一致,“坏话一箩筐”当然也不难理解,而对于阅读报告的国会议员和媒体而言,这些内容显然更加直白和容易理解,也更能从中提炼出影响他们未来决策的内容。

无论如何,美国国防部对美国国会议员这有关中国军事力量的“科普”,其终极目的自然是希望为军队的后续发展争取更多的资源,但同时也需要让美国政府对于中国军队的力量有个强弱的概念,以防他们一厢情愿的依旧以为“美军天威”在第一岛链以内依旧好使,而指令美军做出些什么“自寻死路”行动的考虑。

在美国国内,持这样思路的人无论在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内都不少见,被外界认为很可能是拜登胜选后会担任国防防长的米歇尔·弗洛诺伊8月16日就在《外交事务》上撰文声称:美国的对华常规威慑建立在“72个小时内完全摧毁350艘战舰”能力上,作为奥巴马时期负责政策的副防长,对于当前的中美军事力量的认知依然是如此的脱离实际,美国国防部对国会报告的必要性,显然是非常迫切了。

不过随着当下美国政坛的整体劣化,美国政界既能够说得上话,又能具备公正客观看待问题的高级政客是越来越少。在特朗普的第一任期中,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就因为与总统的理念发生冲突,无法取得一致而主动辞职,而现任的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同样因为不支持特朗普动用军队镇压国内运动而导致有诸如特朗普私下决定将在大选后将其撤换的消息。美国军队虽然也许能如愿得到债台高筑的国家财政支付的高额国防预算,但从避免美国国会和政府高层的“瞎指挥”这件事上来看,想要靠着一份200页的报告就能解决问题,恐怕还是过分乐观了些。

《报告》再用心,也无法有效改善高层的盲目

空天飞机离我们有多远?

9月4日,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利用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一型可重复使用的试验航天器。根据新华社的相关报道,试验航天器将在轨运行一段时间后,返回国内预定着陆场,期间,将按计划开展可重复使用技术验证,为和平利用太空提供技术支撑。

本次试验基于便宜可靠的长2F火箭

与我国以往的航天发射相比,此次发射最大的特点就是其高度的保密特征。在此之前,我国进行的各类航天发射中有着各种用途,但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会在发射后公布相关的火箭升空图像信息,其中不少重要的航天发射还会进行包括现场直播在内的各类报道,而这次航天发射虽然也有公开的新闻报道,但有关的图像资料却是难觅踪影。尽管如此,在发射之前有关长征2号F配备5米级别大型整流罩,执行载人航天以外发射任务的传闻,加上该航天器“可重复使用”的关键性特征以及有关该航天器轨道与美国无人航天器X-37B的相似的说法,此次发射的航天器是国产无人航天飞机的猜测也成为了主流。

航天飞机与空天飞机在名字上只有一字之差,但技术难度却相隔甚远。真正的空天飞机不需要借助火箭助推就能自由进出太空,这是目前包括X-37B在内的人类航天器所无法做到的。目前的航天飞机不管有人无人,技术上能够实现的,都是通过火箭助推进入太空,然后通过自行滑翔返回大气层内,并在机场跑道上降落,并在经过维护保养后再次进行航天发射任务。从航天飞机的历史来看,最早的航天飞机所拥有的技术优势并不是能够重复进入太空,而是利用太空和高层大气的环境来实现高速飞行,从而实现洲际打击能力和高超音速的突防能力。

从军事角度来看,最早提出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美国空军提出研发的X-20飞机,该机从1957年10月开始研发,采用火箭发动机作为动力,使用运载火箭作为助推级进入太空,搭载一名飞行员,并有一个可以装备各种设备的舱室。美军最初计划分成几个阶段研制该型航天飞机,先作为科研设备进行试飞,随后为期装备侦察设备,成为一款高超声速的太空侦察机,最终发展为可以携带核弹头执行洲际核轰炸任务,并且极难被有效拦截的太空核轰炸机。

尽管该项目由于耗资巨大且进展缓慢,在只造出全尺寸模型后就在1963年被美国国防部取消,但该项目不仅影响了美国此后启动的、以民用航天为主要用途的航天飞机计划,同时还影响了作为战略竞争对手的苏联。为了获得与美国相类似的能力,苏联在1965年启动了代号为“螺旋50-50”的航空航天系统研制计划,计划研制一款与X-20相似的航天轰炸机,但由于该项目在1972年被取消,除了作为阶段性试验的米格105验证机,这一计划也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相比之下,最终成型的航天飞机项目都是美国研制的,包括1981年开始投入太空发射、2011年正式退役的航天飞机项目,以及近年来行动高度保密的无人航天飞机X-37B项目。二者的性质上虽然可以算是一军一民,但其共同的特点在于其主要用途都是以容纳太空载荷的货仓和机械臂为主要工具,进行航天器的施放和捕捉。由于不携带实质性的太空武器,二者的用途都够不上“太空军用化”的标准,如果此次发射的国产可重复使用试验航天器在整体概念上与前二者相类似,确实也符合有关其“为和平利用太空提供技术支撑”的用途描述。

图文无关

虽然航天飞机概念在通过重复使用以降低成本的概念上在过去数十年中并未获得成功,但一方面小型化、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却能够在发射和回收各类中小型人造卫星上拥有其独特的优势,特别是如果航天飞机能够按照人类在上世纪60年代的设想,使用大型化、可反复使用的有翼可飞回助推器取代运载火箭成为其入轨的助推级,在其较高的初期投资之后就可以有效的降低使用成本,从而大大降低航天发射的成本,并缩短航天发射的准备周期。对于需要在某些情况下进行大量应急发射的环境下,这类可重复使用航天器无疑是比起各种固体运载火箭更加合适的发射手段。

目前来看,无论是很早就露面、挂载轰-6机身下进行试验的“神龙”飞行器,还是能够追溯到“921”载人航天工程论证早期的有翼可飞回助推器和轨道器组合,或者本次已经发射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可重复使用试验航天器,在本质上都属于不同构型的航天飞机方案。他们虽然都能重复使用,其进入太空的具体构型也并不完全相同,但都需要在大气层内使用不同形式的助推器为其提供动力,至于能够完全依赖自身动力出入太空的空天飞机,如何解决其关键的动力问题至今仍然是困扰人类的共同难题,对于中国这样在航天工业领域依然处于追赶地位的国家而言,稳步追赶才是实现进步的最好方法。

理想很宏远,但是现实中我们还是要基于成熟方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空天飞机距离我们有多远
一周军评:美国海军航空兵的“下一代”
一周军评:全天候的075
回国机票12万,日料店抢用国产鱼,聊聊抗疫常态化中这些事儿
一周军评:076型是“小航母”,还是“大两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