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外高加索民族决战,俄罗斯和土耳其为何如此起劲?

2020-10-04 10:36:3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突然爆发又迅速扩大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全面冲突,无疑成为了全世界的军事要闻,而作为外高加索地区域外大国的土耳其“应邀”介入冲突,则让这场冲突可能的后果和产生的影响都上升一个档次。

当地时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沿着两国长久以来存在领土争议的纳卡地区边界,展开了大规模交火,同时动用各种舆论,一边相互指责对方破坏停火协议,一边放出各种证据,宣称本国在战斗中给予了对方以沉重打击。

亚美尼亚军队展示击毁的阿塞拜疆T-90主战坦克,表明阿塞拜疆已经在这一地区投入了最精锐的装甲部队

纳卡地区作为历史上亚美尼亚人聚居但又在行政规划上属于阿塞拜疆的地区,在苏联时期就曾经引发两个加盟共和国之间的矛盾甚至冲突,而苏联解体后,两国在90年代初围绕这一地区大打出手的纳卡战争,在确立了现在纳卡地区的基本实际控制和归属的同时,也因为过程中产生的种族屠杀和阿塞拜疆主权实质上的受损,埋下了两国仇恨的根源。

从双方的实力来看,阿塞拜疆无疑比亚美尼亚有更加充分的动手理由。这甚至可以被理解为是阿塞拜疆长期和精心准备的行动,旨在打破自1994年停战以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地区的长期现状。而阿塞拜疆的最终目的,自然是恢复苏联时代其对纳卡地区的实质控制,甚至“更进一步”,将纳卡从原本的“自治州”变为一个普通的阿塞拜疆地区。

与印巴两国长期以小规模短促交火,或者类似北非或者中东几个国家大规模使用部族民兵和皮卡,进行声势浩大但伤亡轻微的机动遭遇战作为交火主要形式不同,尽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军的交火也经历了逐步升级的一个阶段,但正如笔者在此前总结的,两国的交战呈现出正规化、低技术、全面战争的鲜明特点。

作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两国部队使用的武器装备以苏制装备为主,其机械化部队的整体水平相当于上世纪80年代配备T-72系列主战坦克、BMP-2步兵战车和各类牵引和自行火炮的主力摩托化步兵部队;两军的组织和训练也都和苏联军队一脉相承;战斗中诸如三车制坦克排与机械化步兵的协同配合,步兵战车连队的行军与展开,使用火力展开进攻、压制以及追歼等各种作战行动,以及双方在前沿构筑的机械化车辆掩体以及使用远程火箭炮对敌后方展开火力袭击等等,无不透露出苏俄军队正规作战一板一眼的特色。

这种往常只有在俄军演习中所见的正规步坦协同,如今也在战场上如法炮制

从规模上看,两国的主要作战地域就在纳卡地区的边境上,参战两方军队一方是亚美尼亚军队和所谓“纳卡地区武装”,实为亚美尼亚驻纳卡的军队,另一方则是很可能得到土耳其军队直接支援的阿塞拜疆军队。虽然两国已经开始进行动员,但目前战场上的部队依然是以两国的常备军为主,双方的总兵力在动员前都在7万左右,整体都近似苏联时代的一个合成集团军。

不过和中东等地战场上打仗轰轰烈烈,伤亡异常轻微的情况相比,作为两个全国兵力只有几万的国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交战的烈度相当之高。开战打了一周左右,双方各自宣称击落的战果都已经迅速攀升,都声称歼灭了对手数千人的有生力量,摧毁了数百辆坦克装甲车辆(足以武装2-3个摩托化步兵团),各自宣称击毁的无人机和其他飞机的总规模也达到了近百架。

虽然这种战果多少需要自吹自擂,但是从双方各自公布的大批无人机击毁目标的录像和各种战损、缴获装备的战地照片来看,就算挤掉水分,双方在冲突中可能也各自损失了至少一个摩托化步兵团的战斗力。而从双方动用成建制的坦克、步兵战车、大口径火炮、火箭炮甚至弹道导弹来看,这场冲突已经动用了两军常规武库中的所有品类,完完全全是一场高强度全面战争了。

相对两军规模可观的地面装备,两军的空中力量都算不上强大,唯一堪称亮点的是两军装备的几批无人机,特别是阿塞拜疆装备的土耳其产TB-2察打一体无人机,在这次冲突中使用反坦克导弹,击毁了包括坦克装甲车辆、近程防空导弹甚至S-300防空导弹雷达在内的许多亚美尼亚技术装备。由于这是察打一体无人机第一次被大规模投入到这种两军对垒的交战中,TB-2无人机着实是大出了风头。

阿塞拜疆方面使用无人机大量打击亚美尼亚的各类装备几乎成了这场冲突的象征,也让不少后知后觉的军事观察家惊呼“无人机时代来临”

虽然说使用察打一体无人机远远算不上中美等一流军事强国定义中的高技术战争,双方的无人机作战并没有和其地面作战实现紧密结合,而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比较难发现”的战术攻击机,进行单纯的前沿精确打击,并没有因此全方位提高双方的作战效能。

不过,由于亚美尼亚装备的是冷战时期苏制野战防空武器,缺乏对这类低慢小目标的探测能力,而S-300之类的远程防空导弹也不适合攻击这类目标,尽管损失不小,但阿塞拜疆的无人机战果相当不错,其对亚美尼亚军队防空武器的削弱,甚至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阿塞拜疆有人战机的行动。但打到今天,两军的大口径牵引火炮、自行火炮还有火箭炮,都处在精心构筑的工事里进行固定射击,虽然阿塞拜疆向前推进并且占领了几个村庄,但两军基本上还是沿着纳卡地区的边境线展开交火。

仗打了一个多星期,虽然从各种无人机造成的伤亡情况看亚美尼亚方面劣势不小,但双方的战局整体上目前还处于胶着状态。由于必然存在的战争迷雾,在缺乏实际证据证实的情况下,两国释放出来的消息可信度都是值得怀疑的。

目前阿塞拜疆方面已经投入了包括203毫米大口径榴弹炮和300毫米远程火箭炮在内的远程打击兵器,对亚美尼亚方面的攻击范围,也从单纯攻击军用目标扩大到居民区等民用设施。亚美尼亚方面的远程火箭炮暂时还没有投入使用的具体证据,但是阿塞拜疆指责对面使用“圆点-U”短程弹道导弹,而相对亲亚美尼亚的俄罗斯方面则声称阿塞拜疆发射了以色列制造的“LORA”弹道导弹,加上亚美尼亚官方之前威胁一旦土耳其出动空军力量就使用“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可以想见这类更大威力的武器投入战场也只是时间问题。

阿塞拜疆方面很早就投入了远程火箭炮,并对亚美尼亚方面的民用设施展开攻击,这场战争显然并未因为无人机的使用就少了残酷

由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本国的部队和武器装备规模上大体相近,尽管阿塞拜疆在部分领域具备一定的优势,但作为试图夺取纳卡地区的阿塞拜疆军队,没有能力动用装甲师级的合成部队发起大规模的冲击进攻,因此其进攻形式主要还是使用重火力,尽可能削弱亚美尼亚军队在纳卡的一线力量,随后动用机械化步兵部队逐步推进。这种接近于剥洋葱式的层层推进,必然会因为亚美尼亚的实力逐渐削弱,在长期上逐渐对阿塞拜疆更为有利,但短期内作战效果并不明显。

尽管长期来看亚美尼亚比阿塞拜疆更难获得外界的物资和武器,随着战斗的继续也可能面临“油尽灯枯”的局面,但考虑到阿塞拜疆的经济底子并不雄厚,这样的长期消耗战也算不上什么优选。如果要让这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内战在短期内发生重大的转变,来自域外国家的干涉力量无疑是极为重要的。

对于外高加索地区的纷争而言,虽然美国在2008年的俄格战争中一度煽风点火,甚至为格鲁吉亚挑战俄罗斯提供了不少的便利,但美国大选在即,本就不是美国政府搞事情的好时间,加上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原本就对这种地理知识超纲地区的纷争不感兴趣,如今还被确诊新冠病毒阳性,自然不大可能深入介入这一冲突。但作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邻国,最近又在介入周边事物上颇为活跃的土耳其,无疑就是另一种态度了。

土耳其在两国之间毫无疑问是站在阿塞拜疆一边的,这里既有两国之间有共同的宗教信仰的关系,也和土耳其和亚美尼亚长期以来糟糕的关系有关。源于一战期间的亚美尼亚种族屠杀,让两个民族百年的仇怨难以化解,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又让土耳其在对阿塞拜疆的支援上颇为上心。

就拿这次冲突中大放异彩的土耳其TB-2无人机来说,考虑到阿塞拜疆直到今年6月才宣布“考虑采购”该型飞机,9月就已经能够熟练地用无人机大杀特杀,这种超出一般商业交易的速度表明,土耳其不仅给其提供了拿货的绿色通道,更有可能是直接送货上门,连操作无人机的土耳其军人也一块儿提供了。

虽然土耳其的无人机在性能上只是平平无奇,但想要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彻底掌握这样一款装备的使用,也是有不小难度的

这种“半直接”的军事介入既要讲究实际效果,要让悄然参战的小规模部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以较小的规模对战局产生关键性的影响;又要防止“风声走漏”,避免军队干涉的消息产生其他难以预测的消极影响。

在此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冲突中,有关土耳其空军是否参展的争论便体现了这一点:9月29日,亚美尼亚国防部新闻秘书苏珊·斯捷潘尼扬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土耳其空军在阿塞拜疆领土上出动F-16战机,入侵亚美尼亚共和国领土深达60公里,并击落了位于亚美尼亚空军的苏-25攻击机。

消息传出后,土耳其在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一情况,阿塞拜疆也表示亚军的苏-25攻击机是由本国的米格-29战机打下来的。结果第二天,亚美尼亚国防部就再次指责土耳其军事指挥部门一直在协调阿塞拜疆队纳卡地区目标实施空袭。苏珊表示,土耳其军官通过一架E-7T预警机在靠近亚美尼亚边境上空“直接控制”阿塞拜疆军机的行动。虽然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并未回应此事,但如果土耳其直接接入战斗的事情成真,这样的沉默显然也无法将秘密延续多久。

土耳其这样的小心翼翼,显然表明其对于外高加索地区的局势虽有染指之心,但确实还忌惮其他域外力量,也就是俄罗斯的直接干预。

俄罗斯军队为了履行独联体义务,在亚美尼亚境内的两个军事基地内,驻有大约5000人左右的一支俄军地面部队和一支以通用直升机为主力的小规模陆航部队。尽管这支部队本身单独的作战能力可能并不突出,但有这一军事基地的存在,俄罗斯理论上就能有充足的理由维持对亚美尼亚的空中运输通道,至于这通道里运送的是什么具体物资,物资的最终使用者又是谁,显然就不足为外人道了。换句话说,考虑到亚美尼亚相对于阿塞拜疆更加恶劣的获得外部支援的环境,只要俄罗斯愿意,这条供给俄军的空运补给线就可以成为给亚美尼亚军队补充武器弹药的生命线。

冲突爆发之前,俄罗斯向亚美尼亚进行例行空运的路线需要绕道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伊朗,如果想要在战时用这条空运线支援亚美尼亚,无疑需要在外交渠道上不少的“共同立场”

然而问题在于,俄罗斯真的如外界想象的那样会全力支持亚美尼亚吗?尽管俄罗斯与亚美尼亚在宗教信仰上都属于基督教,但二者在具体的教派上并不相同,更何况因为基督教信仰力挺另一个国家的情况,在当今国际社会也已经相当罕见。

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在冷战后的相互靠近,更多还是源于两国在缺乏战略支持下的“报团取暖”。外高加索三国在苏联解体独立后,格鲁吉亚因为阿布哈兹地区与俄罗斯交恶;阿塞拜疆则转向了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对手土耳其;想要在外高加索地区继续保持自身存在的俄罗斯,与亚美尼亚走近几乎是别无选择。而对于亚美尼亚而言,当阿塞拜疆和土耳其联合在一起之后,不管在苏联时代亚美尼亚人与俄罗斯人有过什么不愉快,需要域外大国支持的俄罗斯同样也是亚美尼亚几乎唯一的选择。

这种有点像“露水夫妻”的关系在如今的危急时刻,就体现在俄罗斯虽然积极斡旋并且呼吁双方停火,但相比土耳其颇为积极地为阿塞拜疆提供各种直接和间接的军事援助,俄罗斯的支持看起来却主要停留在“口惠而实不至”的程度。这无疑是更为符合俄罗斯利益的一种选择,对俄罗斯而言,理想情况是其利用优势的军事政治条件,迫使阿塞拜疆尽快结束针对亚美尼亚的军事行动,并且禁止土耳其作为调停者参与相关政治进程。

而如果阿塞拜疆在土耳其的支持下,完全实现了其预想的作战目标,则这一军事行动将会成为俄罗斯军事外交的严重危机,俄罗斯长期维持的高加索地区现状平衡的外交路线将受到动摇,《集体安全组织》这一传统的俄罗斯军事外交手段的信誉也会收到损害。土耳其则可以趁此机会开创又一处与俄罗斯博弈的新战场,并利用这一区域向俄罗斯施加额外的压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外高加索民族决战,俄罗斯和土耳其为何如此起劲?
一周军评:已经主宰台海的天空,如果再加上歼20…
一周军评:空天飞机距离我们有多远
一周军评:美国海军航空兵的“下一代”
一周军评:全天候的075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