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军评:俄乌战争百日记,太平洋也不太平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05 10:39

施洋

施洋作者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随着北顿涅茨克市的战局发生重大变动,俄乌战争中又一座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城市眼看将要实现易手。尽管在俄乌战争已经进行了超过100天的时候才迎来这一刻也许超出了俄军一开始的想象,但对于乌克兰战场或者俄罗斯结束“特别军事行动”而言,这多少是一个重要的进展。与此同时,美国海军宣布了2022年“环太平洋”军事演习即将举办的消息,日本的参演舰队更是早早启程,伴随着两年一度的军演,太平洋上的“健美大赛”也要进入新的阶段。

俄乌战争百日记

2022年6月4日,是乌克兰战争自2月24日爆发后的第100天。对于一场发生在欧洲东部两个体量不少的国家之间的,裹挟进两国几乎所有地面武装力量的“特别军事行动”而言,这一时间尺度显得不长不短。相比如战争开始之初所谓“胜利日阅兵在基辅举行”之类的速胜派豪言,战争的时间确实是显得旷日持久,但考虑到乌克兰是一个领土面积比伊拉克还大的欧洲国家,其武装力量的动员程度不低,受到外部支援的力度也不小,再参考叙利亚、利比亚、也门等旷日持久的作战情况,100天的时间又不算太长。

这百日的战争如果要按照战争局势来看,大概能将战争分成几个阶段,从2月24日至3月31日的阶段,俄军采用了全面进攻的策略,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人民共和国”的民兵武装一起,采用多路并进的方式,从北到南对乌克兰发动了地面进攻。

北部的进攻焦点放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俄军从基辅北面、东北面和东面三个方向发动地面部队的快速穿插进攻,并在基辅北部进行了直升机突击机降作战,试图利用开战初乌军反应不及,基辅方向兵力相对薄弱的特点,快速攻入并夺占基辅;东部的进攻目标包括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州行政疆界内的乌军占领区,以及哈尔科夫这一东部大城市;南部的进攻则从克里米亚出发,一路向西穿越第聂伯河,最终攻占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一路则向东进攻,攻占别尔江斯克后,与东面的顿涅茨克州方向部队共同包围马里乌波尔。

这张卢卡申科战局说明图,比较好地说明了俄军在战争初期的意图

这一阶段的作战中,俄军的目标很大,突击范围也很广,利用其进攻的突然性,在南线实现了巨大的战役成功,一举夺占了第聂伯河以东的大片地区,但在北线,突袭基辅的作战却没有达成战役目的。俄军虽然成功夺占了基辅北部的机场,并一度将装甲部队送到了基辅周边的多个方向,但由于乌军积极的反击,俄军第一时间投入机降空降兵部队夺取基辅的设想未能实现,而由于乌军对于俄军后勤线的破袭,穿插进攻的几路俄军不仅无法对基辅实现完全保卫,还在保卫后方交通线的过程中损失了相当规模的技术装备,最终未能实现战役目标,被迫在3月底主动从基辅方向组织敌前撤退。而在东线的进攻中,除了马里乌波尔方向与南线俄军的合围进展相对顺利外,对北顿涅茨克等地的进攻受制于这一地区乌军绵密的防御工事和大量的防御部队没有取得显著成果,对哈尔科夫的进攻也因为俄军缺乏足够强度的火力准备,虽然俄军一度突入市区,但最终没有获得决定性的优势。

从4月1日开始的第二阶段,俄军将主要的精力首先集中到了2月25日就遭遇攻击,并在3月2日就已经完全合围的马里乌波尔上来。作为乌克兰亚速营的大本营,马里乌波尔对于顿涅茨克州和俄军“特别军事行动”有关乌克兰“去纳粹化”的目标都有着重要意义。俄军在基辅方向撤出部队后,一部分部队回到俄境内进行人员和装备的补充和修整,另一部分则加入到对马里乌波尔的围攻作战中。这一阶段的作战开始,俄军开始通过有意识地放慢进攻节奏,发挥自身在火力和态势感知上对乌军的相对优势,在减少自身的伤亡的同时稳步对马里乌波尔的乌军进行清剿。

4月6日,俄军宣布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第36旅第503营的267名官兵成建制地投降,4月7日,俄方宣称马里乌波尔市中部的主要战斗已经结束,战斗重心转至马里乌波尔港口和南部的亚速钢铁厂。4月21日开始,参与乌军开始退守地形复杂且遍布地道的亚速钢铁厂厂区,俄军则停止了大规模地面进攻,开始对乌军进行持续的封锁。5月16日开始,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人员和“亚速营”武装分子开始陆续撤离并投降,截止5月20日俄军宣布全面占领亚速钢铁厂时,共有2439名被困在亚速钢铁厂内的亚速营纳粹分子和乌军军人缴械投降。

对俄罗斯而言,第二阶段的目的就是将紫色的克里米亚和卢顿两地连成一片

随着马里乌波尔方向的战斗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加上俄军基辅方向回撤兵力基本休整完毕,5月10日左右开始,俄军和卢甘斯克武装部队开始对北顿涅茨克地区展开行动。俄军一方面在正面通过抽丝剥茧的方式逐步削弱乌军防御,另一方面从两翼对乌军侧后发起进攻。按照俄军说法,5月27日,他们已经切断了乌克兰军队在北顿涅茨克撤退的所有路线。同一天,连乌军方也承认,俄军已经进入并控制了北顿涅茨克市的一部分;5月30日,俄军和卢甘斯克民兵从多个方向进入北顿涅茨克地区;6月3日,俄军宣布已经基本控制北顿涅茨克的主要居民区。

尽管北顿涅茨人口原本只有不到15万(现在因战火只剩1~1.5万人),规模不如马里乌波尔,也不如赫尔松。但作为卢甘斯克州被乌克兰军队占据的最后一个地区,攻占北顿涅茨克在政治上对于俄罗斯依然有着重要意义。它标志着俄军在“落实解放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政治承诺上实现了后一半的承诺,某种程度上也为俄军结束“特别军事行动”做了进一步的铺垫。

而在军事上,尽管目前北顿涅茨克地区的战斗尚未结束,俄军要清剿当地的乌军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和代价,随着乌军投入更多的预备队加入这一战场,不少地区的争夺甚至还有反复,但继马里乌波尔打掉乌军规模万人左右的重兵集团后,北顿涅茨克的战斗又将对乌军正面的主力部队给予打击。即使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也承认开战至今,乌方已经损失了3万多名士兵,而俄罗斯目前已控制乌克兰近五分之一、约125000平方公里的领土。我们无法知晓这个数字是指乌军的死亡人数还是更广义的部队减员,但考虑到乌克兰方面必然会瞒报少报本方伤亡的习惯性操作,乌军实际的损失肯定会比3万人要多出不少。

伴随着人员损失的,是规模同样惊人乌军技术装备损失。尽管目前北约国家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已从战争初期的以便携式反坦克武器和便携式防空导弹等轻小武器为主转向包括苏制坦克、各种装甲车、步兵战车、大口径火炮在内的重型武器,但乌军在前线的损失让乌军已经等不及让这些装备在后方编成机械化旅或者更大编制的部队后投入计划周密的反击,而是让军援装备以营连为单位投入战场“添油”,一定程度上也显示出乌军为维持整体防御态势的无奈。

根据最新的消息,乌军似乎在北顿涅茨克投入了预备队进行反击作战,也夺回了一部分的城区。这样的争夺固然可以延缓俄军战略北顿涅茨克的进程,但对于整体战场态势而言,投入城市作战的兵力并不能扭转整个顿巴斯方向上俄军在火力和态势感知上的相对优势。一旦反攻的能量耗尽,这些预备队也会如同之前的守军一样,再次遭到俄军的压制和摧毁。

这样的反击放到更大的全局层面看,并非完全没有意义。它为乌克兰多少争取了一定的时间,不过随着战争进行到这一阶段,时间对于双方的意义反而被大幅度稀释了。在战争初期,随着北约和欧盟对于俄罗斯的制裁不断升级,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花样翻新,对乌克兰而言,争取时间能够对俄罗斯施加更多的压力,也能为自身动员和外部军事援助到位提供时间,属于是“只要守住,就有办法”。

而随着西方对俄罗斯的各类制裁基本到位,以及乌克兰国内的军事潜力的发掘殆尽,这样的时间拖延虽然还有以拖待变的成分,但对于乌军而言,预备队的投入乃至损失意味着自身应对俄军后续行动的手段进一步减少,而目前俄乌之间超过1000公里的宽广正面上,乌军不失寸土的态度只会进一步摊薄防御力量,无法实现战争态势的彻底改善。

越来越多西方武器装备的抵达虽然增强了乌军的战斗力,也给乌军的后勤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俄罗斯方面开始有人探讨所谓攻占尼古拉耶夫州、敖德萨州和哈尔科夫州的“第三阶段特别军事行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俄方对于建立对顿巴斯和乌克兰南部的完全控制,打通连接克里米亚的陆地通道等第二阶段的任务已经有了一定的预估。虽然这种预估下眼下还显得过于乐观,但随着乌军在战场上的进一步伤亡,特别是战前相对精锐的正规军部队的损失,以及西方对于依靠短期制裁击垮或者吓退俄罗斯希望的破灭,当越来越多的乌军国土防卫部队因为对战局不抱希望拒绝执行命令,当泽连斯基都承认难以通过军事手段恢复领土完整时,这场战争中乌克兰最重要的抵抗意志,也正在经受越来越严峻的考验。

环太军演的预热开始

当地时间5月31日,美国海军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2022年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基本信息。按照目前的计划,被称为RIMPAC 2022 的第28次环太平洋演习将在6月29日至8月4日在夏威夷群岛以及南加州周围区域举行。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丹麦、厄瓜多尔、法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以色列、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荷兰、新西兰、秘鲁、韩国、菲律宾、新加坡、斯里兰卡、泰国、汤加等26个国家的38艘水面舰艇、4艘潜艇和170多架飞机将参加其中,还有9个国家将派出陆上兵力参加演习。

根据美军的官方稿件,RIMPAC 2022的主题是“有能力、有适应力、合作伙伴”。参与国和参演部队将进行广泛的科目训练并展示海上部队的灵活性。  这些能力范围从救灾和海上安全行动到海上控制和复杂的作战。相关的现实训练计划包括两栖行动、炮术、导弹使用、反潜和防空演习,以及反海盗行动、扫雷行动、爆炸物处理以及潜水和打捞行动。

从演习的参与国家与科目内容来看,RIMPAC 2022演习延续了之前几次环太那种多国海军热热闹闹举办社交性联合演习的性质,演习科目覆盖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参演国家既有能出动航母和大型驱护舰的海军强国,也有像汤加海军这样只有几艘巡逻快艇的象征性海上力量。指望这些海军能够整齐划一参与所有的演习科目并不现实,因此各国海军除了著名的海上箱型编队集体大合照之外,各种演习科目就属于能者多劳,不能者看热闹了。

尽管演习的开始时间要到6月底,但一些“专业的海上力量”很早就已经准备起来了。日本防卫省宣布,6月13日开始,海上自卫队的“出云”号直升机航母,“高波”号和“雾雨”号通用驱逐舰组成的编队将开始执行代号为“印太部署2022”的远海航行,其中的一站就是前往夏威夷方向参加2022年环太演习。除了这三艘水面舰以及随行的舰载直升机外,海上自卫队还将派遣1艘潜艇和3架飞机(1架P-1反潜巡逻机,一架UP-3D电子侦察机和一架US-2水上搜救机)参加演习。

除了海上自卫队之外,韩国海军有“马罗岛”号两栖攻击舰、“世宗大王”号和“文武大王”号导弹驱逐舰三舰组成的编队5月31日也离开了济州海军基地,出发前往夏威夷。除了这三艘舰外,韩国海军还将派遣P-3反潜巡逻机和“ 申乭石”号潜艇也将参加环太演习。

日韩两国的海上力量参加环太军演的启程时间,通常会比其他参演的国家早一些。日韩两国的海军力量在参与环太军演前后以及演习之间,还会单独和美国海军举行小规模的联合演习,“开小灶”进行水平较高的专业化训练。这既是美国及其盟友对于1971年刚开始举行环太军演时的主要科目进行单独训练的不忘初心,也算是近年来美国对于太平洋上与其盟友海上力量进行合作行动的一种重视。

韩日两国的海上力量都采用类似的载机舰+驱逐舰的力量配置

值得注意的是,日韩两国此次都派出了潜艇参加演习,毫无疑问它们的一个重要身份就是作为假想敌参与到三方的搜潜反潜演习。由于美军本身没有装备常规潜艇,而美国的假想敌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型先进常规潜艇力量,因此这些美国盟国的潜艇就要担当起当靶子的任务。至于环太演习本身,既然它已经成为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方向上进行军事外交的重要平台,那么在看起来更加强调美国与盟友关系(实质上互害与否另当别论)的拜登时代,自然也没有做出改变的必要。

从2016年的环太演习,中美海军共同航行在一个编队中,给人以太平洋上的新老强权能够均衡共处的遐想,到2018年美国海军向中国发出参演邀请,却在演习前一个月以"中国在南海地区影响航行自由"为借口收回邀请,再到2019财年美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以立法的形式确认,除非美国国防部长特别提出申请后给予豁免,否则无限期禁止邀请中国海军参加之后的环太平洋多国海上演习。环太军演作为美国海军在西太军事外交的平台,最终还是诚实地反映了美国对于中国在海上军事力量上崛起的态度。相比一战时期英德海军直到萨拉热窝事件爆发后还在打“今日为友,明日为友,永远为友”的信号来虚情假意,美国在这个领域的心直口快倒是很符合他作为一个国家的历史积淀。

当然,对于世界上规模第二的海上力量而言,即便美国不再邀请中国参加环太演习,中国也会用自己的手段对这些活动保持关注。别的不说,有关中国海军的电子侦察船出现在环太军演海域周边,甚至对美国舰队“如影随形”的报道一定会在环太演习期间或者演习后见诸报端。从这个角度看,年复一年的演习——侦察——反侦察的博弈,以及太平洋两端军事大国间你来我往的军事技术和装备竞赛,可能才是太平洋上军事外交真正的“房中大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红日
俄乌局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评:土耳其的航空大国梦能实现吗?

2022年11月27日

一周军评:一件“秘密武器”改变不了战争

2022年11月2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05日 10:39

一周军评:俄乌战争百日记,太平洋也不太平

05月15日 10:32

一周军评:中国航母战力几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中美关系,可以学学苹果和三星

回怼印度,巴陆军参谋长一上任就视察克什米尔

“欧盟更受俄乌冲突之苦,美国却只顾自己经济利益”

江泽民同志追悼大会举行 全体默哀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医院为江泽民同志送别并护送遗体到八宝山火化

江泽民伟大光辉的一生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

江泽民同志逝世,北京天安门下半旗志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