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夫尚卡尔·梅农:俄乌战争爆发后,为何发展中国家既不支持西方也不支持俄罗斯?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2-21 09:08

希夫尚卡尔·梅农

希夫尚卡尔·梅农作者

印度前外交秘书,国家安全顾问

【导读】 在俄乌冲突一周年之际,印度前外交秘书希夫尚卡尔·梅农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撰文,评述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窘境,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更紧迫的全球性议题。 作者在文中表达的是其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客观现实;观察者网翻译本文,仅供读者参考。

【文/希夫尚卡尔·梅农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过去一年里,许多西方分析人士把乌克兰战争看作是地缘政治的转折点。这场战争将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团结在了一起,还促使它们建立了一个对抗俄罗斯的自由主义大联盟。这一观点认为,在这场民主与专制的生死之战中,世界各国天然会站在西方一边。

然而,北美和欧洲之外的国家对过去12个月的看法似乎与欧美并不一致。在俄乌战争开始时,许多发展中国家既不支持西方,也不支持俄罗斯。几十个国家,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南非等大型民主国家,以及许多非洲国家,对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谴责俄罗斯的动议投了弃权票。

面对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许多国家尽管实际遵守了制裁,但它们并不愿意正式宣布。随着战事的发展,其中一些国家已开始谋求在俄罗斯与西方间保持平衡。

此外,对许多国家而言,2022年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发生在乌克兰的战争。很多发展中国家刚从疫情浩劫中恢复过来,正面临着债务危机、世界经济放缓和气候变化等重大挑战。在它们眼中,西方、中国和俄罗斯正忙于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无暇他顾。对它们而言,乌克兰战争关乎欧洲的未来而非世界的未来;这场战争吸引了太多注意力,使得世界忽视了我们这个时代更紧迫的全球性问题。

乌克兰战争仍在激烈进行

然而,幻想虽然破灭了,但一以贯之的第三条道路——替代大国竞争的明确方案——却尚未出现。这些国家转而寻求与现实妥协,例如对当前这个国际体系能否解决它们的安全与经济关切,已不抱太大希望,但它们仍会遵守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大多数国家看来,已持续一年的乌克兰战争非但没有重塑世界秩序,反而让世界秩序进一步失范,让这个世界产生了新的疑问——我们该如何应对紧迫的全球性挑战。

更激烈的竞争,更衰弱的大国

持续一年之久的乌克兰战争对世界秩序产生了两方面的重要影响。首先,俄罗斯的进攻,加上全球疫情和经济放缓的持续影响,削弱了所有大国的实力和威望。这种削弱在俄罗斯身上体现得最明显:战局突变,本国政治和经济受到日益孤立,实力加速衰落。最不明显的是美国,美国对俄乌战争做出了强有力的反应,但没有派兵参战或促使战事大规模升级。同时,美国还加强了西方的团结,并且没有让俄乌战争分散了自己对亚洲的注意力。

然而,外界仍然担心,乌克兰战事会分散美国对其它地区的注意力,尤其是对中东和非洲的注意力。2021年,美国从阿富汗仓促撤军,引发了人们对美国的质疑——美国能否做到坚韧不拔持之以恒,尤其是进入选举季后。美国的国内政治也不允许美国在建设国际多边体系方面发挥领导性作用。就欧洲而言,无论乌克兰战争怎样结束,一方胜利还是久拖不决,欧洲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只能专注于维护欧洲秩序,导致其无法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也受到了这场战争的影响。由于这场战争对世界经济和中国的能源、食品进口产生了附带影响,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也相应受到了削弱。与联合国安理会的其它常任理事国不同,中国在乌克兰危机中没有发挥实质性的政治或军事作用。欧洲以外的其它中等大国也受到了类似的影响。但对中国而言,还有两个因素在起作用:一个是北京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关注本国的经济问题,以及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另一个因素是中国国内的疫情管控,使其无暇他顾。所有这些内部问题,使得中国无法在众多国际议题中投入大量精力,并发挥实质性作用。

目前还不确定中国和其它大国将如何摆脱困境。中国似乎在尝试修复与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的关系,但其优先关注的是仍重振本国经济和解决疫情冲击下遗留的社会问题,这使得中国难以实际改变其对海洋和陆地争端的强硬态度。

俄乌战争产生的第二个后果是,中美欧等主要势力的经济政策如今既受经济影响,也受政治影响。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中,对供应安全和政治利益的考虑往往要优先于价格因素。“友岸外包”和本国制造之所以流行,动因是政治考虑,而不是为应对新形势变化而做出的经济反应。尽管全球化市场限制了中美脱钩的程度,但并没有阻止两国努力降低在半导体制造、人工智能、能源和稀土金属等战略产业上的相互依赖度。

迄今为止,那些依靠经济实力来获得全球影响力的国家对战争做出了不同的反应。日本正加强其国防安全政策以便更好地应对当今挑战,这使其更加关注政治、军事实力的平衡。德国政府谈到了Zeitenwende这个词,即历史转折点。而中国,作为一个在军事和政治上受制于邻国的世界经济大国,一面重新定义了其对外接触的性质,一面调整了其对外接触的方式。同时,欧洲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为西方对俄实施的空前制裁付出了经济代价,当今世界的某些重要经济体已面临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

被疏远和不结盟

俄乌战争已对大国关系产生了影响,但世界秩序被削弱也对西方以外的国家产生了深远影响。战争爆发一年后,这些国家正寻求替代当前秩序的办法,但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明确的第三条道路尚未出现。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自疫情爆发前以来,日益严重的债务危机已经影响到了非亚拉50多个国家。这限制了发展中国家独立发展经济的能力。事实证明,大多数国家都实际遵守了对俄经济制裁。

在政治上,目前的形势也阻碍了单一或连贯的第三条道路(类似于冷战时期的“不结盟运动”)出现。现在与冷战时期的一大区别是,当今世界没有两极秩序。尽管有很多独裁和民主相对抗的说法,但中美经济相互依存以及经济全球化的现实意味着,世界没有明确被分割成两部分,进而使传统的两极平衡出现。

在当今世界,大国竞争已不再是两个超级大国间的竞争,而是多个参与者之间的竞争。因此,多极竞争和大国竞争导致许多发展中国家无法结盟,而非无意结盟。它们正脱离目前的秩序,转而寻求解决国际问题的独立方案,而非萧规曹随。

许多发展中国家感到自己不受重视并产生了怨恨,它们认为乌克兰战争和中西方竞争分散了世界对债务、气候变化和疫情等紧迫问题的注意力。

以南亚为例,该地区的三个国家——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已经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债务重组方案进行了一年多的谈判。在过去的18个月里,该地区的五个国家——阿富汗、缅甸、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还更换了政府,但换届过程并不很顺利或全都合乎宪法。斯里兰卡在2022年4月出现了国际债务违约。去年夏天,巴基斯坦三分之一的国土被洪水淹没,五分之一的人口无家可归。这是气候变化带来的毁灭性恶果。无论是国际机构还是西方,亦或是西方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都没有找到或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方案。

巴基斯坦受灾严重

大国竞争使这些问题更难以解决。例如,在处理斯里兰卡债务问题上,西方自然不愿为斯里兰卡出钱还债;就北京而言,它正在等待国际社会的其它国家采取行动,它担心如果自己采取行动重组斯里兰卡的债务,会为解决其它国家的债务问题开创先例。事实上,南亚的情况与其它落后地区相似。许多国家现在感到,在缺乏有效的多边体系或国际秩序的情况下,只能自扫门前雪。现在还没有连续或有组织的行动能解决这种萎靡不振的情况。

印度的机会?

总而言之,乌克兰战争和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给美欧以外的国家带来了动荡不安。对于一些更庞大、更强大的中等大国来说,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上出现了一些新的机会。例如,印度可以与邻国合作,建设其自身发展所需的和平且繁荣的周边环境;也可以参与正在发生的国际体系规则重塑过程,特别是在信息空间等新领域。在经济上,印度可以重新连接充满活力的亚洲经济,加入全球价值链,推进自身的经济转型。

但许多较小的国家却比以往更脆弱。当今世界面临的系统性风险是几十年来最高的。这一升高的风险并非是世界出现了大国直接冲突的前景:乌克兰战争的第一年以及美国前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8月窜访台湾的后续结果表明,美国和其它大国有能力避免直接冲突。但它们遏制局部冲突,甚至遏制周边冲突的能力,却受到大国竞争和经济全球化的限制。这种能力在亚洲也受到了限制,主要是因为该地区的势力平衡程度超过了冷战时期或之后的美国单极主导时代。

随着印度在2023年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新德里可能会试图调节俄乌冲突,然而这种调节目前看来不大可能奏效。对印度来说,更有成效的做法是将发展中国家的忧虑呈现到国际社会面前。但就目前而言,国际体系似乎仍会动荡不安。随着乌克兰战事拖长和大国竞争持续进行,我们不太可能在2023年看到很多发展中国家关心的紧迫问题会得到有效解决。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事务》杂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刑法修正案(十二)正式实施,如何加强打击行贿?

“澳方已邀请中国外长3月下旬来访”,外交部回应

普京发表国情咨文:有信心让俄跻身世界前四大经济体

助力民营经济,疫情时的一些帮扶政策应该延续

将牵涉众多中企的欧盟供应链法案,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