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西蒙·蒂尔福德:放弃美元霸权正当其时,世界经济将迎来更美好的明天

2020-08-09 10:24:01

【文/西蒙·蒂尔福德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上世纪60年代,法国财政部长瓦利•吉斯卡德•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抱怨说,美元的主导地位给了美国一种“超级特权”,使其可以从世界其它国家廉价借款,超前消费。从那以后,美国的盟友和对手都经常异口同声的对此表示不满。

但是,这种超级特权也带来了超级负担,这些负担对美国的贸易竞争力和就业造成了沉重压力,而且随着美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的缩小,这种负担可能会变的更加沉重和更不稳定。美元至上主义的好处主要被金融机构和大企业收入囊中,但成本却通常由工人来承担。因此,继续保持美元霸权有可能加剧美国国内的不平等现象和政治极化对立的形势。

美元霸权并非命中注定。多年来,分析人士一直警告说,中国和其它大国可能出于经济或战略原因放弃美元,实行外汇储备多元化。迄今为止,还没有理由认为世界各国不再需要美元。但是,可能有另一种方式让美国失去其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的地位:它可以自愿放弃美元霸权,因为美元霸权为其带来了过高的国内经济和政治成本。

美国在特朗普总统当政期间已经放弃了其多边安全承诺,这促使国际关系学者开始争论美国是否要在更广泛的战略意义上放弃霸权。美国也可以用类似的方式放弃其对美元霸权的承诺:即使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仍希望美国维持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正如世界上许多国家仍希望美国继续提供安全保障一样——华盛顿仍可以断定,它再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在政策圈,很奇怪并没有多少人讨论过这一想法,但它真有可能惠及美国,并最终惠及世界其它国家。

美元主导地位的代价

美元占据主导地位源于全球对美元的需求。外国资本流入美国是因为美国是一个能安全存放财富的地方,而且除了美国之外几乎别无选择。这些流入的资金要比贸易实际所需资金高出许多倍,这导致美国经常账户出现巨额赤字。换言之,与其说美国是入不敷出,不如说它是在吸纳世界上过剩的资本。

美元霸权还对国内分配产生影响,也就是说,它在美国国内制造出了赢家和输家。主要的赢家是作为资本流入中间人和接收者、并对美国经济政策影响过大的银行。输家是生产企业和他们雇佣的工人。对美元的需求推高了美元的价值,这使得美国的出口产品更加昂贵,从而减少了海外对美国出口产品的需求,也就减少了美国制造业的收入和工作岗位。

锈带地区的摇摆州不成比例的承担了这些损失,这反过来加深了美国的社会经济分裂,加剧了国内的政治极化对立。曾经对这些地区经济至关重要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已经被转移到了海外,剩下的就只有贫困和怨恨。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在2016年,很多受损最严重的州会把选票投给特朗普了。

美国锈带地区荒废的工厂 图片来源:CNN新闻截图

允许资本大规模流动所付出的代价很可能会是美国在未来变的越来越不稳定。随着中国和其它新兴经济体持续成长以及美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不断缩小,流入美国的资本仍将在美国经济规模不断缩小的情况下继续增长。这将放大美元霸权对分配的影响,在损害美国工业的基础上使金融中介机构进一步获利。这也可能使美国政治变的更加令人揪心。

鉴于这些不断增加的经济和政治压力,作为世界过剩资本流动首选目的地国,美国将经历货币估值过高和非工业化的过程,从而越来越难以创造更加平衡和公平的增长。在未来的某一时刻,美国可能别无选择,只能为了经济大局而限制资本流入,即使这样做意味着美国自愿放弃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角色。

英国的先例

美国不是第一个放弃货币霸权的国家。从十九世纪中叶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是世界上主要的债权国,英镑是用于国际贸易支付的主要手段。在这一时期,英镑的价值是基于它在所谓的金本位制度下具有对黄金的可赎回性。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其它国家则以黄金或英镑作为储备货币。

二十世纪上半叶,英国经济衰退,出口竞争力下降。但由于英国坚持金本位制,贸易逆差意味着将黄金转移到国外,这就减少了流通中的货币量并压低了国内价格。英国和其它几个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暂停执行金本位制。等到战争结束时,它已变成了一个债务国,而积累了巨额黄金储备的美国则取代它的位置成为世界上主要的债权国。

英国在1925年恢复了金本位制,但它是以战前的汇率恢复的,这意味着英国在其黄金储备已严重枯竭的情况下大大高估了英镑的价值。英国出口继续受挫,该国剩余黄金储备继续减少,这迫使英国降低本国工人工资和产品价格。该国工业竞争力下降,失业率飙升,最终引发了社会动荡。1931年,英国永久放弃了金本位制,这就意味着实际上放弃了英镑霸权。

1930年代英国经济陷入困境 图片来源:资料图

1902年,时任殖民地大臣的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曾将英国描述为一个“疲惫不堪的巨人”。如今,这个词恰如其分的适用于一个经济实力相对于其它大国(尤其是中国)日渐衰弱的美国。国际关系理论家和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正在对美国衰落的范围和程度,甚至对“后美国”世界的前景展开讨论。

有人认为,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有意放弃“自由主义霸权”——例如,美国开始对其作出的安全承诺含糊其辞。其它人则把美国放弃霸权描述为其长期结构性紧缩的一步。任何一种情况都毫不意外的表明美国将效仿英国先例,自愿放弃货币霸权。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以及如何发生,却鲜有人讨论。

对投机资本征税

目前,美元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主导性。就在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数百万人失业之际,对美元的需求却像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样有所增加。3月份,外国投资者出售了大量美国国债,但他们不过是将这些债券兑换成了美元。为了防止国际金融市场崩溃,美联储向全球经济注入了数万亿美元,像2008年一样延长了它与别国央行的货币互换协议。尽管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强化了美国衰落论,但美联储和全球投资者的行动仍突显出美元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中心地位。

然而,这不该让美国高枕无忧。资本的涌入只会持续伤害美国制造业,疫情引发的经济下滑只会使工人更加痛苦。为了缓解锈带地区承受的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压力,美国应该考虑采取措施限制资本流入。一种选择是减少对全球经济的美元供应,从而推高美元价值,以阻止外国人购买美元。然而,这样做将降低美国贸易的竞争力,并压低本已过低的通胀率。

或者,美国可以向那些叫嚣削弱美元全球地位的大国(包括中国和欧盟)摊牌。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主要提供者,美国现在还没有明显的继任者。例如,要让资本自由进出中国,就需要对中国经济进行根本性的、政治上难以进行的重组。只要欧元区仍然依赖出口拉动型增长和相应的资本输出,欧元区就也无力接班美国。但缺乏一个明确的接班人不应阻止美国放弃美元霸权。

美国可以向外国短期投机性投资惩罚性征税,但豁免长期投资。通过减少资本流入(高筑贸易壁垒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该项政策将直击贸易失衡的根源。这还将减轻目前自由贸易承受的压力并减少金融机构的非生产性获利。

在乐观的情况下,世界三大经济中心中国、美国和欧盟将同意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思路构建一个货币篮子,并授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监管,或者创建一个新的国际货币机构来进行监管。悲观但更加可能的结果是,紧张局势(尤其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将使这种合作变得不可能,并增加两国在经济问题上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即使无法找出一个合作方案,美国单方面放弃美元霸权也不是没有意义的。这样做将迫使中国和欧元区国家将它们本国过剩的储蓄留在国内,这就要求它们对本国经济模式进行重大调整,以便实现更平衡和更公平的经济增长。这还将限制美国金融中介机构获取过高利润,通过压低美元币值和提高美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来使美国工人受益。简言之,放弃美元霸权可能会为创造一个更加稳定和公平的美国经济以及全球经济铺平道路。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外交事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西蒙·蒂尔福德

西蒙·蒂尔福德

伦敦智库欧洲改革中心首席经济学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自愿放弃美元霸权,美国也会变得更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