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体操名将拜尔斯:我要控诉,他们应该被问责!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18 07:30

西蒙·拜尔斯

西蒙·拜尔斯作者

美国体操运动员,奥运冠军

【导读】 9月15日,美国女子体操名将西蒙·拜尔斯和另外3名女子体操运动员,以受害者身份出席国会听证会,就“美国体操队前队医性侵案”发表证词。 2016年,美国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被多名体操运动员指控,在20多年里以“治疗”为幌子先后性侵了265名女性。这起性侵丑闻震惊世界,2018年纳萨尔因此被判服刑175年。这一案件在纳萨尔入狱后并未结束。对于相关部门的调查和追责仍在继续。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听证会上承认错误,并开除一名涉事探员。 24岁的拜尔斯曾为美国队赢得25枚世锦赛奖牌和7枚奥运奖牌。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她斩获4金1铜。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拜尔斯几度退赛曾引发热议。 以下是她的听证发言全文译文。

拜尔斯在听证会上宣誓 图源自路透社

西蒙·拜尔斯:

感谢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给我机会,让我在此分享个人经历,是你们让公众了解到业余体育中存在的虐待危机。你们对于包括体操选手在内的所有业余运动员的安全承诺值得赞扬,也至关重要,这能确保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此时此刻我坐在这里,感受到无比的安全和舒适。

我叫西蒙娜·拜尔斯,是一名体操运动员,在这项运动中接受过层层训练。作为一名专业的体操运动员,我有幸代表美国参加过多项国际比赛,其中包括世界锦标赛和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我的体操生涯中,我为美国队赢得了25枚世锦赛奖牌和7枚奥运奖牌。这个记录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为代表国家参赛而感到自豪。

我同时也是一名性虐待的幸存者。造成我被长期侵犯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国会设立用来监督保护运动员的组织,美国体操委员会、美国奥林匹克和残奥会委员会均未能履行他们的职责。

纳尔逊·曼德拉曾经说过:“知晓一个社会的灵魂,就不得不看这个社会对待小孩的方式。”正是这句话带给了我力量,让我能够在此刻在听证会上面对你们。今天,我不希望再有任何岁处芳华的体操选手、奥林匹克运动员或者个人,经历我和其他数百名受害者在拉里·纳萨尔虐待事件前后遭遇的苦难。

要清楚的是,我不仅责备拉里·纳萨尔,也责备整个体育体制,使他的虐待行为得以实现并延续。美国体操协会、美国奥运与残奥委员会早在我告知他们之前,就已经知道我被他们的官方队医虐待。2015年5月,我的朋友兼队友麦琪·尼古拉斯(Maggie Nichols)怀疑我也是受害者,并告诉了美国体操女子项目的前负责人朗达·法恩(Rhonda Faehn)。

拜尔斯在听证会上发言 图源视频截图

直到2016年秋天《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发表文章,题为《前美国体操队医生被指控虐待》,我才明白这一切的严重性。然而,当我在美国奥运队备战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时,美国体操协会和FBI联邦调查局都没有联系过我或我的父母。

尽管其他人已经被告知了情况,调查也正在进行中。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在里约奥运会后才被告知?这可是美国体育史上最大的性虐待案件。虽然这个案件全权交由FBI独立调查处理,但显然美国体操协会(USAG)和美国奥运与残奥委员会(USOPC)都没有得到理应有的深度调查。这两个组织被赋予保护运动员的职责,但对它们失职的问责仍没有答案。

在你们寻找答案时,我请求你们能以“一个小女孩值多少钱?”这个问题作为指导。这是瑞秋·丹霍兰德(美国律师,前体操运动员,第一位公开指责纳萨尔性侵犯的女性)和许多其他人提出过的问题。今天我坐在台前,努力发声,是要让任何一个小女孩都不需要忍受我和其他无数人在纳萨尔的“治疗”幌子下的不必要痛苦。可是我们一直在受苦。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在忍受,因为FBI、美国体操协会、美国奥运与残奥委员会辜负了我们。

如今纳萨尔已经入狱,但那些放任他的人也应该被追责,否则这类事件将继续发生在其他奥林匹克运动员身上。在阅读美国总监察长办公室(OIG)的报告时,我感受到FBI对我们的遭遇视而不见,却不遗余力地对美国体操协会和美国奥运与残奥委员会“网开一面”。我们要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允许性犯罪者伤害儿童且不作为的后果很严重。我们作为运动员已经受够了。

最后,我用一个结语来结束发言。虐待行为造成的创伤将继续伴随着所有受害者。作为发言者中唯一一名东京奥运会参赛者,纳萨尔虐待行为对我的运动表现造成了影响深远。2020年春天,东京奥运会宣布推迟一年,这意味着在额外365天的备战中,我不管是去健身房训练还是接受治疗,这段经历的不断地提醒和影响着我。

东京奥运期间,拜尔斯曾因医疗问题(medical issue)退赛

为了确保我能在东京奥运会推迟所造成的一系列错乱中依然可以出场比赛,我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但事实证明,在没有家人陪同前往东京的情况下,对我来说异常艰难。

我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会坚持下去,但我绝不应该独自承受拉里·纳萨尔的虐待。然而我还是独自承受了,这正是各位需要追责调查纵容这种虐待行为的原因。

在此,我再次感谢能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分享我的想法。我真诚地感谢所有人,感谢你们与虐待事件的幸存者一起,共同防范这类事件再次发生,谢谢你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罗煜森
东京奥运 性侵 美国体操 拜尔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18日 07:30

我要控诉,他们应该被问责!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