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中期选举能影响中美关系吗?

2018-11-15 07:34:2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在全球获得与其不对称的高度关注,原因无非有二。一是希望能够遏制特朗普在全球肆无忌惮的破坏行为。二是中美愈演愈烈的贸易战。

中国和美国已经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双方对抗,全球必然动荡。所以世界希望这场中期选举能够令中美关系稳定下来也是情有可原。然而,中期选举结果会影响到美国国内政治对特朗普的制衡,但却对改变中美关系没有多少作用。

从历史上看,中美关系一是取决于各自实力。二是取决于外部是否有共同敌人。

中美一百多年来,曾经三次结为盟友。一是二战时一起与日本法西斯作战。二是冷战时一起对抗苏联。三是21世纪一起携手反对恐怖主义。

第一次携手,中国已经单独抗日四年多,显示了绝不妥协和决心和韧劲。第二次联手之时,中国已经是核国家,而且美国在朝鲜战争中已经领教过中国的厉害。这个曾经打败过强大的日本和德国的美军,竟然上来就败在了装备远逊于它的中国。第三次双方再度合作之时,中国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经济大国。这三次的共性是:双方有共同需要,而中国也有实力资格。

当然,只要中美没有了共同威胁,双方的差异性就会凸显,双边关系就容易出现波折。

然而2010年,中美关系来到一个全新的拐点:这一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制造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老大。这是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大国后第一次被另一个国家超越。

此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两国关系的因素:中国是唯一有潜力和能力超越美国的国家,直接威胁到它的全球老大地位。

所以尽管目前中美仍然有许多共同面对的问题:全球治理、全球变暖、朝鲜和伊朗核问题、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以及美国面对的更在眼前的挑战: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叛军、出兵叙利亚、甚至介入美国政治,干预大选。但美国政治精英仍然把中国列为首要遏制目标。

有许多人总结中美关系恶化,说什么中国放弃韬光养晦太高调,才引起美国的警觉。还有的说中国长期不遵守国际规则,结果招致美国的报复。这些理由都占不住脚。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中国的发展。正如奥巴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公开说的:如果中国也有西方这样的生活水平,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说中国有错,错就错在中国要想过上西方人一样的甚至更好的生活。

奥巴马

所以从奥巴马时代,尽管美国还没有从经济危机中完全复苏,他就推出亚太转移战略,军事力量60%以上转向亚太。同时开始建立把中国排斥在外的TPP,还和印度等建立所谓的包围中国的民主之弧。

美国对中国的围堵和打压不是从特朗普开始的,而是早就从民主党执政时就已经成为多数精英的共识。只不过特朗普没有奥巴马这种耐心和战略水平,他上来就毁掉一切,如一个莽夫一样,直接就打起了两败俱伤、丧失道德高地的贸易战。

但从表面上看,奥巴马时代中美还没有公开撕破脸皮,奥巴马也颇有外交策略地一再重申亚太转移和TPP不是针对中国的----虽然谁也骗不了,但至少世界会觉的安心。特朗普则不同,直接大咧咧的挂牌挑战,全球为之震撼。

应该说,奥巴马的做法威胁更大,特朗普的做法看着喧嚣高调,但实际上对中国的危害并不大。中国对美出口5000亿美元,就是都加征10%的关税也不过区区500亿美元。这对GDP超过十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超过三万亿美元的中国来说实在是小事一桩。根本无法和TPP相比。

回到本文主题。由于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美关系的基调已经从合作走向竞争,美国对华政策也从容忍接触转向遏制。这是美国超越党派的共同立场。别说一个中期选举,就是总统选举也不会改变,双方竞争大于合作的关系将长期化。

唯一的区别是手法:是奥巴马式的战略布局,还是特朗普这样的张飞式蛮干单打独斗。实质则完全一样。

虽然中期选举不会改变中美关系对抗的实质,但却因为结果不同会影响到中美对抗的烈度。

现在特朗普败选,一是他的权力受到较大约束。二是他和国会更易形成政治僵局。三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内斗会更加激烈。通俄门的调查会加快,民主党也有可能发起弹劾。而特朗普也会毫不客气的反击。

选举结果刚出炉,民主党人已经放话,要在第一个月强势力推行他们的方案,包括废除国会选区的不公正划分、枪击安全立法、为无身份的年青人提供公民身份等。当然对特朗普展开司法调查如税务、性丑闻以及通俄门也是大议事日程上。一向好勇斗恨的特朗普自然不会屈服也发出了这样的声明:“我不在乎,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也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他甚至表示,如果众议院要修理他,他就会和参议院一起修理众议院。只要民主党人调查他,他就在参议院调查民主党人的外泄机密事件。哪怕直到斗到政府关门。双方可谓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选后第一天特朗普就迫使他任命的司法部部长塞申斯辞职,因为他未能阻止通俄门的调查。这一举动足显特朗普的强悍和蛮横。即使是本党人,只要他不满意,就是这种下场。更何况民主党人。塞申斯的下台,更可看做特朗普给民主党发出的明确信号。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贸易战可能会草草收场,或者特朗普根本顾不上贸易战,从而不了了之。当然我们也不排除在内政受阻的情况下,特朗普更拿总统说了算的外交发力,更何况对中国发难,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也有共识。

另外,对俄罗斯极为痛恨的民主党在控制众议院后,将在外交上大力推动惩罚俄罗斯,包括干涉大选、侵略乌克兰、参与叙利亚内战。美国和俄罗斯在全球的对抗会进一步迅速的大幅升级。相比之下,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都是小事了。中美关系改善也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但不管怎么说,由特朗普这个政治素人来实现美国精英遏制中国的共识,对中国是一个机遇。

这两年的执政,全球都清楚特朗普是多么的不称职,美国的媒体和出版业不断曝光内部高层的信息,直指特朗普是傻瓜。他不仅和中国打贸易战,还针对所有的盟友。不仅如此还全力破坏由美国制订的国际规则。他以自己的行为破坏着美国遏制中国的国家能力。特朗普对中美关系最大的贡献就在于他能缩短中美对抗的时间,能尽可能快的把两国关系推向正常。

特朗普现在之所以能对中国构成威胁,不是因为他多么高明,而是美国仍然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它具有很巨大的破坏能力。就如同一个疯子闯到街上不可怕,但如果他手里还有枪,哪就可怕了。

另外,以我实地在美国的观察,似乎外界高估了美国社会对中国的敌意。舆论是最好的风向标。今天美国的舆论最聚焦的话题有二:一是批评和否定特朗普,攻击他破坏美国的民主,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和实力,是人民的敌人。二是攻击俄罗斯和普京,认为他操控了美国,破坏美国的民主。关于中国的书籍则很少,即使有也是唱衰中国或者谈中国历史文化的居多,谈中国威胁的书几乎没有。其中有一本《Blaming china》(《指责中国》)直接在封面上写着:“指责中国感觉或许很好,但它解决不了美国的问题”。

《指责中国》

选前一天我在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正好遇到美国新保守主义代表人物、为共和党、民主党两党都做过顾问的历史学家罗伯特.卡根的新书发布会(《The jungle grows back》)。他直言不讳的讲中国没有盟友体系,还被怀有敌意的大国如日本、印度、俄罗斯等包围。直接否定了中国威胁论。

投票当天我又在Atlantic council参加《The age of Perplexity:Rethinking The world we knew》研讨会,整个半场都是在讨论中国。一致的观点是中国并不想推翻现行国际体系,只是会要求对它进行修改——这是任何一个大国都在做的事情,今天的美国也是。对中国的解读客观而温和,绝非什么美国和世界最大威胁之类的观点。

要想把一个国家变成问题或者对手,必然是舆论先行。但从美国的现状来看,尽管不少汉学家和政治精英对中国立场发生变化,但整个美国社会还没有形成反华的共识。至少远远达不到他们反对特朗普和俄罗斯的程度,中美不仅仍然有缓解的余地而且还远没有成为首要目标。

当然,中期选举虽然不能根本上影响中美关系,但意外的、重磅的突发事件却能。这样的偶然事件在历史上层出不穷。这是目前唯一能使中美关系迅速逆转的因素。就如同小布什上台时,中美激烈冲突,谁也想不到随后就发生了空前规模的九一一恐怖袭击。双方戏剧性的由对抗成为盟友。至于这样的历史事件究竟为何,世人不妨拭目以待。只是已经发展到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在乎也并不需要依赖这样的历史偶然性,有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站在历史一边(全球化、自由贸易、多边主义、全球共同治理、气候保护)的中国将把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远远甩在身后。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中期选举能影响中美关系吗?
特朗普输了,美国民主也没有赢
不选特朗普,也是“民心所向”
五大因素或令特朗普再创“奇迹”
中期选举会成为特朗普的“滑铁卢”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