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巴黎日记:一场政治风暴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2020-03-20 08:28:5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年3月18日星期三 阴转晴

虽然现在的西方和法国天天有惊奇,日日有意外,但今天的意外还是远远出乎我的想像:

我昨天预言的政治大风暴竟然突然消弭的无影无踪:没有质疑、没有批评、没有要追查真相,再也找不到一丝丝波澜。唯一有的是教育部长辟谣:布赞从来没有建议取消市长第一轮选举。

昨天承受巨大压力的前卫生部长布赞女士突然在《世界报》报料,她早在一月份就疫情向总统和总理预警,并且提出要取消第一轮选举。行政部门的一位内部人士还以目击者的身份,在媒体上披露布赞女士和总理就疫情爆发的激烈争论。这迫使总理菲利普当晚在电视台亲自回应。——眼看一场超级政治风暴即将席卷全法,甚至说是政治危机也不为过。

疫情在法国已经到了战争级别,政府也采取了欧洲最严隔离措施,不仅仅是封城,而且是封国:边境完全关闭。日常生活受到极大影响的法国民众自然是非常不满,而且一个疑问也不可避免的浮上台面:为什么中国疫情发生后一个多月,法国仍然不能避免疫情爆发?就在这个敏感时刻,布赞女士的爆料可谓点燃了火药桶的导火索,反对党也借机而上,要深挖追究。然而,一夜之间,别说导火索连火药桶也没了。

昨天总理都没否认布赞曾建议过取消第一轮市长选举,何以今天教育部长就出来否认了?更何况以布赞现在的处境,她根本没有必要去撒谎。我相信布赞的话,还因为有其他旁证。一是盟委员会主席德国人冯·德莱恩指出欧洲国家领导人“低估”了新冠病毒的危害程度,间接证明了布赞的爆料。德国联邦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则说,同欧洲相比,特朗普政府更加轻视了新冠病毒,没有重视新冠病毒的危害是导致欧美没能避免疫情爆发的根源。

法国前卫生部长比赞(资料图/法媒)

二是在疫情愈演愈烈之际,马克龙总统让总理去参加市长选举,让卫生部长布赞辞职去竞选巴黎市长,以及后来坚持第一轮市长选举,都显示法国最高领导对疫情的不重视。今天的民调,75%的民众认为马克克坚持第一轮选举是错的。国家领导人,在最关键时刻的判断能力直接决定着国家的命运。这一次西方所有的国家都判断失误,这就不是偶然因素了。

这个“柳暗花明”、“峰回路转”顿时令我瞠目结舌:法国的言论自由呢?新闻自由呢?公民社会呢?反对党制约呢?唯一可能的解释只能是政府以国家正处于战争状态为由,禁止一切有关此议题的讨论。昨天总理就已经表达这个意思了:他唯一的兴趣是打赢这场战争。

这个理由当然站得住脚,而且也很高明:如果打赢了,民众也就消了气。如果打输了,大家都完蛋,那时谁还顾得上责任者?

这里我特别要说一下意大利的遭遇。当中国的援助物资源源不断涌向意大利的时候,意大利自己订购的医疗物资却被德国以出口限令为由扣下了。但意大利的物资和德国扣留瑞士的不同。瑞士是买的德国的,意大利是直接从中国订购的,只不过运输过境德国。

后来经两国外交部门交涉,德国承认是过境物资,并非德国出口,因此予以放行。但意大利企业却发现这批口罩已经在德国境内找不到了!到目前为止,意大利被扣口罩超过1900万!意大利是整个欧洲灾情最严重的国家,欧盟各国袖手旁观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落井下石呢?2018年德国外长还要求中国尊重一个欧洲的原则,不要分化欧盟,现在欧盟是否还有底气说这样的话呢?

欧洲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考验,现在也被认为全球最发达、最文明的地方,可是一个病毒就让它们现了原形。它们对意大利尚且如此,更何况对其他国家?疫情,不仅是检验一个国家能力的时刻,也是洞察其本性的时刻。

写到这里,我要下结论了。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维护长期稳定,除了拥有较雄厚的物质基础和可以制度性的换人换党外,还有两个条件:一是一旦有威胁到国家稳定的重大事件,可以采取一切措施将之铲除。布赞女士在如此时刻爆料而被完美和谐就是一例。

历史上看,这样的事其实不少。上世纪九十年代台湾和法国之间因军购爆发了佣金丑闻。这起事件有多么严重,可以从双方知情者纷纷离奇死亡而窥一斑:法方共有6名、台湾则高达8名。这其中既有各自军方也有情报部门,更有相关企业的负责人。台湾甚至连“国安局长”、一位少将都命不保。台湾侦查到最高领导人李登辉和陆军上将赫伯村。

法国初期面临压力也是表示要调查,结果调查了十几年,后来由于国防部以国家利益为由拒绝开放档案,所有嫌疑人被当庭无罪释放。法国就是这样化解了一场重大危机。后来台湾政党轮替,第一次执政、没有经验的民进党人陈水扁声称“宁可动摇‘国本’也要查到底”,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第二个条件是西方国家之间一定要相互维护,人艰不拆。就以这次疫情为例,中国发生疫情,西方多国对中国发起舆论战。可当西方出现疫情的时候,尽管它们的表现远逊于中国,但却不会被西方各国舆论围剿。

大家可能还记得中国在最困难的时候,美国的《华尔街日报》以“东亚病夫”为标题肆无忌惮的污辱中国,可是现在,《华尔街日报》难道不应该写一写“欧洲病夫”、“北美病夫”吗?甚至远在北欧的丹麦,都搞出一个辱华漫画,可是现在确诊病例已经突破1000的丹麦,是不是也要给自己画一幅呢?至于美国,则走的更远,还在这个时候派军舰去南海,去台湾海峡,通过所谓的《台北法案》。

事实却是,这些媒体不但不反思,还在想法设法质疑中国。比如英国、德国、法国、瑞典、日本等早已宣布不检测轻症病人,它们每日报的数据根本不准。但却没有一个国家去质疑,直到现在反而在质疑中国的数据准不准。我们可是连疑似、接触者有多少都报的啊,反倒是这些发达国家只报一个确诊、死亡和重症。

英国搞出对生命极不负责任的“群体免疫”,除了世界卫生组织对之反对外,可有哪个国家批评过英国?欧洲对美国的表现倒是发出过不满,只不过是因为美国在没和它们通报一声就单方面禁止欧洲人入境。现在法国对布赞爆料采取完全封杀的做法,又有哪一个国家对法国关注和谴责?这要是换做中国,西方会这么无视吗?

当然类似的事还有很多。德国外长可以会见来自万里之遥的乱港先锋黄之锋,却不敢见近在咫尺的法国黄马甲。

大家可能还记得,当美国对中国和欧洲发起贸易战之时,欧洲不是和中国联手,共同捍卫国际秩序、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反而从领导人到经济官员都对美国建议双方联手对付中国,不要再针对欧洲。只是特朗普并非政治人物,理解不了国际政治的高深和复杂,大概还以为是欧洲找借口呢,所以直接一句话怼回去:“你们和中国一样坏。不,比中国还坏”。

相对于西方,中国在维持国家稳定方面就没有这么多便利条件了。所以中国一方面努力发展经济,民生大于天,一方面采取符合国情的方式管理信息,从而确保了中国发展和稳定的较好统一。

巴黎日记到今天已经五篇,反响越来越热烈。当然也有委婉批评的,比如有人说我们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现在不要批评,要携手一致抗击疫情。可是当中国抗击疫情的时候,西方可从来没有讲过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除了攻击否定,还有美国商务部长高兴地说这有助于制造业回美呢。

可以说西方在如何评价一个国家的时候,已经不是虚伪或者双重标准的问题了,而是赤祼祼的把媒体当作捍卫国家利益、整个西方利益的工具。可就是这样,它们仍然高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大旗。还是北美崔哥说的好,中国没有这报那报,但有上千年的《现世报》!

上午有朋友分享了昨天巴黎华人超市前的排队盛况。但和法国本土超市不同的是,可以看见华人都戴着口罩,特别醒目。法国的口罩在中国疫情之初就基本上被华人买尽寄回去了,早就一罩难求,但只要华人出现的地方,都不缺口罩。华人的智慧、远见可见一斑。我个人猜测,应该是广大华人在为国采购的时候,也未雨绸缪,自己也采购了一些。这一次抗击疫情,中国无论是政府还是(海内外的)民众,其表现都秒杀了全球。

大批民众在巴黎的超市排队抢购生活必需品。(图/中新社)

曾有法国学者质问我,为什么中国政府这么强势?什么都要管?一切决策都出于它?我回答的也很坦率:不仅仅是中国政府这样,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单位包括大学、医院、企事业都是如此。这是我们的文化。

在家里,父母对孩子是无限责任。孩子即使18岁成人了,他上大学、将来工作、结婚买房买车都要管,等到孩子都有了下一代,父母也要管。这和西方孩子到了18岁就放手完全不同。单位也是无限责任的。大学有食堂、宿舍、门诊和超市,学生即使在校外出了问题,也都是学校的责任。

十几年前我曾陪同法国一个师生团去山东交流。中方规定晚上法国学生不能离开酒店,法方强烈抗议,后来经解释误会才消除。因为按中国的理念,只要是我的学生,任何时间出了问题都是学校的责任。法国则是高校只负责上课,其他一概不管。学生都是成年人,出了事和学校无关。法国过去有个潜规则,员工下班后公司不能再给他打电话。后来直接立法从潜规则成为法律。

所以在西方,父母是有限责任,单位是有限责任,政府也是有限责任。但在中国,正好相反。理解了这一个差别,就可以更容易的想明白为什么英国会搞出一个如此天怒人怨的“群体免疫”。

今天的好消息都是来自中国:本土新增疑似病例首次为零。这标志着对内中国就要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现在重点是要决战境外了。另一个好消息则是中国援助法国的医疗物资抵达巴黎,目前也只有中国有这个能力向世界伸出援助之手了。虽然中国捐赠的口罩只有一百万,但法国电视台作为突发新闻滚动播放,外交部长也声称中国显示了团结,并借他之口说明天还有一架运载医疗物资的飞机抵达。当晚法国卫生部宣布当日疫情时,也提到了中国援助的100万口罩。

法国把中国的援助放到如此突出的位置,一个很大的原因应该是安定人心。不过我还是想起法国乔治蓬皮杜欧洲医院急救服务中心主任在媒体上的一句话:“连口罩都无法供应,怎么能叫发达国家?”

中国目前的援助有两个重点。一是亚洲邻国,一是欧洲。四邻安则自己安,中国很明白这个道理。至于如此大规模的援助不少欧洲国家,则有更深层的考量。中美博弈是未来中国最主要的挑战,欧洲的立场能相当程度地影响这场博弈的结果。举个简单的例子,美国要求六十多个国家禁用华为,但欧洲国家均予拒绝。这不仅令美国的做法缺乏道义高地,也实质性地导致其失败。

现在中国的机会在于,美国无力援助任何国家,中国则有充足的经验和相对好的条件。至少从全球应对疫情的角度,美国已经落败。任何需要援助的国家都会把目光投向中国。

中国当然清楚欧洲整体上不会站在自己一边。但是作为美国的传统盟友,它们不选边保持中立,就已经是中国的胜利。如果再有一些比较重要的国家,经历疫情之后,也不排除愿意站在中国一边的可能性。3月17日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西班牙首相通话,除了表示支持西班牙抗击疫情外,习近平主席还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疫情过后,双方应加紧推进广泛领域交流合作。”

目前看欧洲的疫情,其确诊人数总和马上就要超过中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法国都已经过万)。如果不采用中国迅速人人检测并进而将病患全部隔离的办法,是不可能打败病毒的。

近日意大利一个小镇用中国的防疫方式进行试验,对所有的人进行多次检测,发现病例就隔离,果然迅速遏制住疫情。但到目前为止,欧洲还没有一个国家能这样做,已经爆发的疫情什么时候到达顶点都很难预测。欧洲对中国更大的需求还在后面,中国战胜疫情所带来的战略性新局还只是刚刚开始。

我个人认为,这次疫情之后,不管中美竞争多么激烈,欧洲也不会完全站在美国一边了。因为欧洲应该意识到中国是一个远比美国更负责任的国家,也是有能力提供帮助的国家。特别是中国对那些触犯自己的国家也没有借机报复,比如布拉格就从中国购买到了15万个快速检测试剂。这一次欧洲只能求助于中国,未来谁也不敢排除还会出现同样的情况。欧洲也要为自己打算吧。

晚上,令人紧张到崩溃的数据一个个出炉:欧洲死亡人数超过亚洲,意大利一天死亡达到创纪录的475例!医疗体系已经接近完全失去功能了。一个人口只有6000多万的意大利,死亡总人数到现在就已经竟然接近中国(截止发稿,意大利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中国)。西班牙突破1万4,德国突破1万2,并要将宾馆和许多场所改造为(类似于中国的方舱)医院——为此,总理默克尔第一次在电视对全国发表讲话,承认这是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挑战!葡萄牙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就是极为另类的英国也宣布周五关闭学校了。

英国鲍里斯·约翰逊首相(资料图/英国媒体)

法国累计病例也接近一万,单日死亡病例也创新高达到89例。据媒体报道,70岁以上病人已经不再抢救。现场的医生极为痛苦,毕竟这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过去从没有放弃病人的经历。而且以法国的预期寿命来看,仍然算是年轻的。要知道欧洲很多国家的退休年龄也都到69岁了。欧盟未来退休制度改革也要到70岁。

除去欧洲,美国也传来惊人的消息:死亡人数一日翻倍,从一百增至两百!道琼斯指数常态般融断,并首度跌破心理指标线2万点。

尽管欧美正面临空前的危机,令我愤怒的是,西方主要的媒体还在否定中国经验。比如《法兰克福汇报》发表文章,引用所谓企业家观点,说中国的措施残忍并且没有必要性的,还带来很大风险。"还对这些企业家赞誉为“罕见的公民勇气的举动”。难道他们觉得欧洲无辜百姓死的还少吗?

任何国家,都可能出错,但关键问题上绝不能判断失误。也就是中国领导人常提醒的:不能犯颠覆性错误。这一次,中国在形势的复杂和难度远超欧美的情况下,做出了最勇敢、最正确、最负责任的决定。这一点,会随着全球疫情的发展而日益彰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作者最近文章
巴黎日记:一场政治风暴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巴黎日记:眼看捂不住了,前卫生部长惊天爆料!
巴黎日记:学中国不行,可以学西班牙和意大利嘛
巴黎日记:西方有一个本事,中国一直比不了
巴黎日记:为了不学习中国,西方大讲“国情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