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美国大选结果难阻欧美脱钩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17 08:17:5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特朗普执政四年的一些行为,像是支持英国脱欧、对欧洲发动贸易战、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单方面从德国撤军以及退出欧洲积极推动的《伊朗核协议》等对欧美关系损害巨大,说伤筋动骨也不为过。根据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说法,特朗普认为欧盟是为了占美国便宜而组成的一个组织,并称欧盟虽然规模比中国小,但是为美国带来的坏处却比中国还多。

因此欧洲对美国的感受和政策这四年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一是感情上发生很大的变化,从亲美走向厌恶、蔑视和不信任。

欧洲对美国的感情一直比较复杂。如果欧洲是“原创文明”,那美国就是欧洲在新大陆建立的“次生文明”。从心底里,欧洲就觉得自己文明程度高于美国。我多次去过美国,也在欧洲生活的二十年中接触过很多美国人。我的感觉是,欧美人民的差异其实相当大。

简而言之,欧洲优雅、讲究品位、含蓄;美国人却粗鲁、单纯、直接,时显霸道和自我。这表现在方方面面。以饮食为例,法餐精致,小巧,以口味见长;美式餐则分量巨大,油盐味重。法国给不给小费是自愿的,美国则是必须的,直接算到账单上。法国人出门,必定穿着打扮一番,哪怕有病去医院也是非常得体。但在美国,我经常在餐馆看到穿着带破洞的衣服、运动鞋来就餐的人。有时和美国人一起吃饭,他们说得起兴时甚至会直接把袖子撸起来,连年轻女性也不例外。

此外,美国强调竞争,但福利却远远落后于欧洲。比如没有全民医保、女性没有带薪产假。社会政策方面,欧洲仿佛是一个人性化更强的宜居之地,美国则是一个原始丛林味道颇浓的野性西部。当然,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效率远高于欧洲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在欧洲生活过的人,去美国以后往往并不喜欢它。

这些日常小事体现的是双方文明的差异,也是理解它们在处理国际事务上不同的关键。

所以平时法国人谈起美国,一方面承认它的实力和领导地位,也有相当的信任,但另一方面却也是颇为瞧不起。特朗普执政四年,这种瞧不起升为了厌恶、蔑视和不信任。

特朗普做为商界和政界精英,把美国人的粗俗、霸道、自我为中心发挥到极致,如上文所言那样对欧洲产生了巨大的损害。

如果普通民众如此,欧洲社会还能接受,但一国总统如此,则欧美就可能龃龉不断。

即使拜登以微弱优势胜选,积极弥补特朗普对欧洲造成的损害,但也很难从根本上改变。特别是就拜登年龄而言,他也只能做一届,未来四年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人物出现,谁也不可知。

二是欧洲自我意识觉醒。

特朗普这四年对欧洲最大的贡献就是促使欧洲产生了强烈的自我意识,并给它们走向独立自主创造了条件。

二战以后,面对欧美巨大的实力差异和苏联的威胁,欧洲成了美国的“小跟班”,在经济、科技、以及安全等方面依赖美国。即使冷战结束,这种路径依赖惯性也不是短时间可以消除的。一方面欧洲一开始并没有产生这个意识,另一方面美国还仍然想维持这种格局,避免欧洲成为一种竞争和挑战力量。欧盟成立后,美国一直保持警惕。在奥巴马任内,还爆发出了美国监听欧洲盟国的丑闻。

据香港《文汇报》2013年7月1日报道,“棱镜门”揭秘者斯诺登所持机密文件指出,美国国家安全局曾在欧盟的华盛顿和纽约联合国总部办公室安装监听装置,窃听会议对话和电话(图源:中国新闻网)

但特朗普的出现不但令欧洲极大地自我觉醒,更重要的是,他针对欧洲的一系列行为给了后者变得更加独立自主创造了条件:欧洲不用担心惹怒美国和付出代价。

所以在选举前后,不管结果如何,欧洲政治人物不断提出和美国脱钩。

德国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代表团主席明泽尼西呼吁德国必须吸取过去四年的教训,重新审视同美国的关系。他表示:“欧洲已经有人在认真考虑同美国进一步脱钩的问题,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欧洲改革中心的外交政策主任庞德在媒体上表示,不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欧盟在国际上都需要减少依赖美国的领导力。“欧盟必须想办法开始为自身做决定。”他的观点引发了共鸣。欧盟议会自由民主党主席居伊·费尔霍夫施塔特在推特上发文写道:“无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欧盟都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法国前外交部长于贝尔·韦德里纳10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坦率指出,欧洲不要理想化一个没有特朗普的世界。美国即使拜登获胜,除了气候变化会和欧洲合作之外,老欧洲对于其他项目就不要再心存幻想了。美国的主要精力会放到亚洲。

三是中美竞争性对抗给了欧洲发展自我的空间。

本来在特朗普执政之初,欧洲或出于惯性或出于自利,多次向美国建议联手应对中国,却被美国毫不客气地一口回绝。历经四年,欧洲对美国的幻想破灭,同时自我意识觉醒,才发现中美空前激烈的竞争居然是它走向完全独立的“一极”,以及谋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历史机遇。

特朗普的四年任期中,欧洲处境比较艰难:美国不再把它当亲密盟友,时常干出“亲者痛”的事来;中国则对欧洲的要求并不愿意轻易满足和妥协。如果拜登最终胜选,欧洲处境则有极大的改善。对美国而言,它一方面会修复和欧洲的关系,将采取具体措施得到欧洲的谅解;另一方面,面对着中国的崛起,它需要欧盟给予帮助。对中国而言,欧洲的地位也将大幅上升。相应地,中国就不得不对欧洲做出必要的让步。因此,欧洲面对任何一方居于主动。

可以说,中美竞争时间越长,欧盟的战略机遇期越长。否则一旦双方分出胜负,欧盟就会是下一个目标。所以,如果某一方处于下风,欧盟就会更多地偏向那一方,以使得这场竞争长期化。

实际上,正因为有了特朗普执政,中国还算比较幸运。假如当年是希拉里赢得选举,欧洲可能就不会产生“独立觉醒”,很可能会有欧美齐心协力对付中国的情况发生。而如今,欧洲第一位要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是如何利用欧美对抗达到自己完全独立自主发展的战略目标。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会根据自己的利益来决定对华、对美关系,而不再是跟在美国后面对付中国。

如果说特朗普把欧洲和中国一视同仁,那么现在轮到欧洲对中国和美国一视同仁了。所以欧洲政治人物提出欧美脱钩,其含义就在这里:即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不再以美国马首是瞻,重走独立自主之路。

应该说,特朗普这四年确实给欧洲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也给欧洲创造了摆脱美国控制的战略机会。只要欧洲能够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并利用好中美之间的竞争,就完全能够成为未来非常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一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
徐俊

徐俊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拜登想拉回欧洲,但人心散了
市长带头跪求总统,这城又要白封了
拜登胜选,对中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支持特朗普?
封城都挡不住恐袭,法国在为否定中国经验付出代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