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斯坦·格兰特:这次,如果中共最终给我们上了一课,该怎么办?

2020-03-14 08:31:18

【文/ 斯坦·格兰特】

我有一个很危险的想法:如果人们最终发现威权体制比自由民主体制更擅长应对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危机,那该怎么办呢?如果中国共产党最终给我们上了一课,那该怎么办呢?

有人应该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被西方贴上“缺乏透明”和“敏感多疑”两个标签的中国,理应在当前这种正在迅速失控且引发一场生存危机的神秘致命病毒面前感到恐慌才对。这场危机应该就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如今人们普遍认为是1986年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导致了前苏联的最终解体。

休舱前,医疗队队员合影留念。图自人民日报

这是一场能够压垮中国的危机吗?

当年克里姆林宫里的铁腕人物没能控制住核灾难的恶化,苏联人的谎言很快便被揭穿了。也许很多人会认为,中国也会像当年的苏联那样向老百姓掩盖事实、阻止媒体对疫情的报道。美国政治学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几十年来一直在就中国的崩溃做出各种预测。他认为中国的经济受到操控,中国的银行即将破产,中国的环境不适宜人类居住,而中国人民一定会揭竿而起。

章家敦的《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出版于2001年,虽然至今仍在重印,但他在书中的预言并未应验。在最近几周里,章家敦又出现在了媒体上,他认为中国已经失控,“中国政府的工作已陷入瘫痪”。一直以来,中国不断证明那些唱衰中国的人是错的。可是眼下这场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是否真地能够压垮中国呢?章家敦是否有可能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呢?

请想象一下我们封闭一座城市(哪怕是郊外一片地区)时的情景

这场瘟疫对在2019年经历诸多困难的中国来说,是又一次挫折。香港经历持续数月的骚乱,台湾地区民进党赢了选举,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还有耗时耗力的贸易战。请了解一下中国是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再扪心自问我们是否能做出如此有效的应对呢?

中国政府封闭了此次疫情扩散的中心湖北省。这是一个有5700万人的省份,人口数量是澳大利亚的两倍。世界卫生组织称中国此举在世界上是史无前例的。请想象一下我们在澳大利亚封闭一座城市(哪怕是郊外一片地区)时会出现怎样的景象呢?众多航班执飞被暂停,遍布全国的工厂几乎停工,所有商业活动也都停了下来。在一周时间里,湖北武汉就建起了一座有1000张床位的专门收治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医院。我再一次强调,从开工到交付仅用了10天时间。当然,中国政府不需要像民主国家那样,应付反对党对自己工作设置的各种政治阻碍。只要中国政府想做的事情,几乎总能做成。

中国取得成功的秘密

虽然这场危机还远未结束,但中国似乎已经控制住了疫情扩散的势头,每日新增病例数量也已经大幅下降。然而就在昨天,我们还在讨论是否应该对中国下达旅行禁令。

当被问到中国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时,我想中国人应该会这样告诉你:中国共产党强有力的领导让5亿多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在中国从一个农业国发展成为一个工业国的过程中他们建成了大量闪闪发光的新城市;当澳大利亚社会还在为已经拖延数十年的高铁项目争论不休时,中国已经建成了庞大的高铁网,如今飞驰的高铁列车已经把中国众多城市紧密联结在一起;悉尼还没有建好自己的第二座机场,而北京的全球最大机场已经竣工。一度被称为“东亚病夫”的这个国家曾喂不饱自己的人民,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而且即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

站在中国的视角会看到什么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站在中国的视角在过去20年里看到的是怎样的世界。媒体评论员们预测中国终将失败,而中国却看到西方深陷在阿富汗和中东的战争泥潭中无法脱身,看到西方银行纷纷倒下并把全世界拖入金融危机之中,看到不断高涨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逐渐侵蚀西方民主国家的社会肌体,并使得西方社会在政治上变得不断分化。

十几年前,历史学家阿扎尔·盖特(Azar Gat)就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指出,中国将对全球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构成最为严峻的挑战,“随着中国快速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这个国家很可能将成为一个真正的集权超级大国”。

如今,中国已经与全世界紧密融合在一起。中国的工厂正在向全球市场提供商品,中国进口我们的资源,却向我们销售智能手机。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依赖尤其严重,我们的经济实际上已经与中国经济共进退。新冠病毒危机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如此依赖中国是多么危险。可以去问问我们的大学校长们,如果没有中国留学生交纳的学费,他们的收入将来自何处呢?

对西方价值观的拒绝

中国让我们的钱包里有了钞票,但它却拒绝了我们的价值观。这个世界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一个拒绝民主与自由的国家却变得越来越富裕、强大。就在上周,我参加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档问答节目。有听众问我,是否认为西方自由民主国家在应对新冠疫情时有可能比中国表现得更好?我当然希望如此,我当时回答说,中国看起来很强大,但也许是一个脆弱的超级大国,也许无法战胜我们。当然,中国最终也有可能证明我是错误的。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2月27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斯坦·格兰特

斯坦·格兰特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资深时事评论员,CNN前高级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作者最近文章
这次,如果中共最终给我们上了一课,该怎么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