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孙佳山:2020,韩流在中国要回暖了?

2020-01-23 08:08:41

韩流在中国的传播,并非新鲜事儿。2019年初,丑闻频发的韩国演艺圈曾一度影响到韩流给人曾经的观感。而到了年底,韩星们似乎又准备重回中国市场了。金希澈与韩庚完成了“世纪同框”,朴敏英和金秀贤更是直接走进了中国网红的直播间……

2020,韩流在中国要回暖了?带着这样的问题,观察者网专访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孙佳山。

【采访/观察者网 吴立群】

观察者网:前些年受到萨德事件以及韩国娱乐圈内部负面新闻的影响,韩流在中国的影响力有所弱化。不过近期情况出现了变化,一些韩国明星又相继回到中国的市场上做各种活动。随着中韩关系的变化,您觉得韩流在中国有进一步回暖的趋势吗?

孙佳山:韩流在我国的传播,有明显阶段性的特征。1998年。当时刚上任的金大中提出,21世纪韩国的立国之本是高新技术和文化产业。

韩国为什么要格外提倡文化产业?这里有一个重要但一直被忽略的背景——韩国实际上是在1990年代初才彻底结束独裁政治。但是很不幸,到了1997、1998年,民选政府上任不久,历史债务还没有清理完毕,又赶上了金融危机;所以在1997、1998年,韩国的民选政府面临着一个尴尬,就是民主政府得要刷出点存在感,民主政府治理下的韩国得做出些成绩说事儿,民主得有点用才行,别还没有像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那样的军人独裁统治时期的生活水平高。

了解了这个背景,大家就可以明白,韩国政府为什么会那么重视文化产业。正是在韩国政府的支持下,依靠着“举国体制”及一系列相关布局,韩流才有了后来周期性爆发的可能。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在那时候开始受到了初代韩流的影响。

1997年,《爱情是什么》在我国热播。之后是《澡堂老板家的男人》,还有《人鱼公主》也比较有名,后来出现了特别火的《蓝色生死恋》《冬日恋歌》,包括最高潮阶段的《大长今》,也是传统互联网时代的韩流高峰的代表。

但是到了2007年,传统互联网时代的韩流开始走下坡路。受到一系列争议事件的影响,韩流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抵制。直到2013年年末,《继承者们》《来自星星的你》又突然火了起来。这主要是受益于韩流的新媒体布局和“举国体制”的支撑。当《继承者们》《来自星星的你》在韩国国内被认可之后,就迅速被推送到我国的移动互联网。

图片来源:《来自星星的你》

当然,韩流在我国的影响,除了其内部的发展之外,也与中韩关系、半岛地缘政治格局息息相关。

就此而言,眼下韩流的回暖就不是偶然现象,毕竟中国一直是韩流非常重视的海外市场。而且我国一直想在经贸上推动中日韩的自由贸易一体化,只是之前受到众所周知的萨德事件的掣肘,整个进程被人为影响了。这次,中日韩工商峰会在成都举行,再次重提了一体化的框架构想。正是在这样的趋势下,韩流从上世纪末开始的不断融入则是必然的。对此,我们也需要用更长远的视野和更宽阔胸襟来看待。

除了韩流的影视作品带来之外,游戏方面的韩流也值得一提。在游戏这块,中国直到2008年才超过韩国,2009则年超过美国占到世界市场份额的第一名。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我们的文化产业在韩流面前其实并不都像影视那么弱势,至少在游戏领域,我们还是走过了完整的逆袭历程。哪怕是2008年前后,我们还渴望得到韩国游戏的在华代理权,而转眼之间,我们就可以去收购韩国的游戏公司,去抄他们的底。

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情况确实发生了翻转。这其实也和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形势是匹配的。

观察者网:所以,当下韩流的传播其实与新媒体息息相关。2019年有部热播韩剧《爱的迫降》也符合您说的这个特点,在国内的各个新媒体平台都有许多关于它的资讯。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韩国财阀女继承人和朝鲜高级军官的故事。其实情节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创新,也很“玛丽苏”,但为什么依然能够得到可观的收视率,并在中国也收获很多关注呢?

孙佳山:这部剧主要表达的还是朝鲜民族内部想要统一的那种强烈民族情绪,有些类似《铁雨》式的逻辑。尽管新意不是那么大,但由于它有自己的基本盘,所以仍然能有可观的收视率。

图片来源:《爱的迫降》

因为刚才我们也说到了,韩流的第三阶段阶段是与视频网站、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是捆绑在一起的。因此,它在中国市场上就拥有纵深性的基本盘,尤其是对三四线城市的观众,韩流还是很有市场的。

关于这一点,还可以参照《庆余年》的例子,尽管其新意、爽点也没有那么到位,我们都知道是改编自十多前年的网文IP,但是没关系,它有它的基本盘,我们一二线城市的观众到底怎么看反而没那么重要了。当然,这不只是一个空间的概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我对“小镇青年”问题的分析。

观察者网:另外从创作上来讲,韩剧似乎高度关注社会现实问题,比如阶层分化、性别歧视等等。这种对社会现实的关照是否也是其创作的一大特点?

孙佳山:在韩国的电影、电视剧领域,现实题材确实有着持续的井喷,有着非常旺盛的生命力。例子确实太多了。

观察者网:韩流回暖的一个直观例子可能就是最近中国粉丝送礼物到韩国军队的事儿,这在网络上引发了争议。一些粉丝提出,追星是一种不违法的自由,“法无禁止皆可为”,不应该对粉丝进行爱国绑架。您怎么观察这件事儿?

孙佳山:我们应该反思这一类粉丝应援的社会影响,但确实不要过于道德绑架。针对这件事,还是要因势利导。小孩子不懂事,你告诉他们就行了,下次他们就知道了。

为应援偶像,中国粉丝向韩国军队送物资(图/微博)

类似的问题,我之前也谈过。当代中国粉丝文化的一大特点,就在于其影响正向经济、政治等多重领域持续扩散。粉丝们不仅可以为偶像打广告,也可以与偶像一起捍卫国家利益。既然我们的主流社会对他们的日常实际状况并不了解,那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先去真正了解情况,再去因地制宜地提供教育和疏导,既尊重年轻人的自我表达,也加强对其价值观进行引导。

当然,这个里面还有一个文化软实力争夺的问题。韩剧《太阳的后裔》、美国电影《血战钢锯岭》现在很多国外影视剧都有中资背景投资,但最后的结果显然是别国的主旋律被增强了,人家的形象更正面了。这些例子和眼下的问题都是相通的,值得我们长期反思。

观察者网:确实,饭圈内部有一套很复杂的运作逻辑、规则。尤其在一些团粉中,经常会有成员粉丝“互黑互撕”的现象。长期以来,饭圈的内部文化很个性化,有时也会触及公共道德的底线。但大家除了道德谴责之外似乎别无他法。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佳山:实际上这种“宫斗”式的操作也是粉丝心智不成熟的一个表现,资本在这其中也起到了非常不光彩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漠视或者说是纵容了粉丝的一些不合适的行为。只要能给偶像刷量,提高人气,就或者装看不见,或者暗中鼓励,甚至明目张胆地支持。

时至今日,我国粉丝群体的消费能力越来越强,话语权也越来越大。除了常规的追星活动,粉丝在网络上组织了无数个应援站,深度参与到明星形象运营的各项活动之中。

在新的粉丝文化结构下,明星和粉丝所结成的不仅是情感共同体,也是利益共同体。前者需要流量数据来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后者为了让自己心仪的明星持续走红,创作更多被他们喜爱的作品,而使尽浑身解数为其冲销量、刷票房、造声势,提高市场指标。青少年粉丝在追星过程中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和自我认同感,参与到明星工作 、生活中的欲望进一步膨胀,所以他们的狂热也极易被资本利用。

至于如何管理,确实目前并没有特别一劳永逸的办法。而且这次的事情涉及韩流、韩国公司,也不是我们在一国之内就能解决的事情。

观察者网:在韩国,应援是个常见操作。一般公司会给地址,粉丝就可以寄应援物到公司。在签售会之类的活动里,工作人员会有挑选地收。

孙佳山:所以这是个长期的问题,就需要强调价值观引导。

当代中国青年文化、亚文化,在我国移动互联网时代呈现出了极为独特的文化经验。这一代年轻人身上有两种特殊性,一是代际经验的特殊性,另外一种是媒介经验的特殊性——这两种特殊性的叠加,直接导致我们的主流社会基本不了解他们的实际想法和日常形态。比如80后就未必都能理解90后、00后,50后、60后就更别说了。这涉及的是整个社会的心智发育问题,彼此贴标签显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当然,年轻人肯定是要学会成长,但上一代如何理解、引导下一代,这也是对上一代人心智水平的巨大考验,上一代并没有什么例外。从宏观上讲,这就是文化治理能力、文化治理体系的现代化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孙佳山

孙佳山

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学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2020,韩流在中国要回暖了?
“模范”香港是怎么被瓦解的?
当暴徒戴上“小丑”面具,我们该警惕什么?
在大是大非面前,青年亚文化也可以很“主旋律”
《哪吒》成爆款,事出反常必有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