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孙佳山|当李氏朝鲜遇上“丧尸”:越是韩国的,越是世界的?

2020-04-14 08:26:50
导读
近期,奈飞打造的韩国僵尸题材古装剧《王国》收获了一波关注。《王国》又名《李尸朝鲜》,以万历朝鲜战争为背景,揉合“宫廷”、“丧尸”等元素,讲述了朝鲜出现神秘疫病后的故事。韩流与奈飞的结合,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为什么在最近一段时间,韩流的表现格外亮眼?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孙佳山展开了讨论。

【采访/吴立群】

观察者网:最近,奈飞“丧尸剧”《王国》第二季完结了,尽管风评略逊于第一季,但总体还是受到好评的。从故事创意、制作水准的角度来说,您怎么评价这部剧集?

孙佳山:早在北美市场的用户增量陷入瓶颈时,奈飞就已经开始考虑亚洲市场的布局了。进军亚洲市场,他们也是在一点点的试水,因为这中间毕竟有文化差异,各方面的差异都比较大。也正是因为奈飞在不同产品线上都在实验,所以注定不可能都成功。总体看,奈飞的这套策略还是比较奏效的,也基本达到了他们想要的效果。

不止是韩国,奈飞之前在我国台湾就做过几次尝试。比如《罪梦者》、《极道千金》、《彼岸之嫁》,当然这几部都不太成功。除此之外,在日本,奈飞也在不断试水。例如《全裸导演》,评分不低,但也有一定争议。

综合各方面因素,《王国》是那种比较周全的典型。《王国》作为一个丧尸题材和历史题材结合的剧集,其实很好地调和了在不同受众群体间的文化隔膜,既考虑到了亚洲市场,又兼顾了北美市场。对于亚洲市场来说,丧尸题材在韩国影视圈也早有试验,不算突兀,《釜山行》当时就很火,所以热度是可以保证的。

而对于北美市场来说,《王国》之中展现了东方宫廷的权谋、宫斗,既契合了西方人固有的东方主义想象,同时又有一种“权游”式的画风。我记得剧集中还影射了一下明朝,中国因素可以说也是美国和韩国在意识形态上可以形成共振的一个点。

就制作水准来说的话,客观讲,评分从9.4分降到了8.4分,还是一定程度上烂尾了。当然也不能说这个剧集有多么不成功,虽然有点儿烂尾,但是剧本创作上还是给第三季留下了一定空间,这个系列好歹还是维持下去了,这其实并没那么容易。

《王国》剧照

观察者网:除了《王国》之外,《请我吃饭的漂亮姐姐》、《爱的迫降》、《梨泰院Class》等等热播韩剧背后也都有奈飞的身影。在您的观察中,韩流与奈飞是如何在合作中达成共赢的?

孙佳山:韩流一直想着走向世界,冷战之后,除了好莱坞之外,确实即便是放置在世界范围来看,他们都走的相当不错。这其中显然包括意识形态等多方面原因,这也直接促成了其与奈飞的深度合作。不仅如此,韩流也一直在新兴媒介领域进行着清晰的长线布局。

1998年,韩国正式提出了“文化立国”的战略,将文化产业作为21世纪发展韩国国家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来培育。因为电视剧具有较高附加值,初代韩流将其作为对外输出的重点。当时有个说法叫“四倍效应”,就是每100美元的文化产业输出,就会有不低于400美元的其他产业联动,韩国企业有51.9%的海外销售都受惠于韩流的走红。这些数字背后透露出的,正是韩国国家层面上的长期支持。

《爱的迫降》剧照

其实在2007年前后,传统互联网时代的韩流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韩流并不是一个平滑的上扬曲线,这中间有很多起伏。但《继承者们》《来自星星的你》在2013年开始突然走红,确实是踩准了新一波媒介迭代的节奏。正是因为国家层面上的长期布局和支撑,当《继承者们》《来自星星的你》在韩国国内被验证和认可后,就迅速被推送到我国移动互联网浪潮初期的新兴视频网站,才有了当时那一波韩剧的热潮。

不仅如此,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未来创造科学部,还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市场情况进行了分析、梳理,并制定出适合不同目标市场的发展战略。南美、中东、北非等作为新兴市场区域,已成为韩流下一阶段的重点培育对象。而在较为成熟的东亚地区,则强调与具体落地国的充分合作,日本和我国就是最好的例证。对于北美和西欧市场,韩流则试图一步步融入到既有的成熟的商业模式架构和分工体系。

因此,韩流和奈飞,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二者之间有一个巨大的利益交汇点:韩流要借助奈飞的渠道和话语权,奈飞开拓亚洲市场也要借助韩流的内容和套路,何况他们彼此在意识形态上又有相当的共识。

观察者网:看网上的一些评价,大家普遍觉得《王国》里的演员演技都很在线。您看下来觉得怎么样?现在的韩流给人一种感觉,演剧的和走“男团”、“女团”路线的,似乎是两批不同的人。这种演员的培养、选拔机制和我们我国目前走的路径很不同。对此,您怎么看?

孙佳山:这涉及到了整个文化产业的问题。韩流在这方面确实做得很有特色,也比较成功。其成功的一个具体体现就在于,他们可以实现作为文化产业链条上的初级生产要素的明星的“批量生产”,而且这种批量生产的定向批量生产能力还特别强。所以韩流的整个文化产业的架构体系都比较清楚,分工也很明确。

而我们在粉丝明星领域之所以出这么多问题,是因为在我国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关系,相较日韩要更为复杂,其实背后折射出的既有我国国情的复杂性,也有我们国家文化产业在目前发展的还非常不平衡、不充分的现实问题。

所以给大家的直接观感,就是我们看到的好像都是一拨人,在哪儿都是那么一拨人,不像韩流分工那么细化。这就是因为人家韩流是真有人,而我们作为文化产业链条上的初级生产要素的明星的基数现在就这么个状况,一时半会儿也大不起来。这就是当前的一大现实困境。

在我国眼下的影视行业生态中,市场失灵、天价片酬、金融投机等问题都是结构性的问题,全行业还不能良性发展,都有系统性的原因。

观察者网:从《寄生虫》到《王国》,韩流在国际市场上不断提升着自己的存在感。《王国》的女主角裴斗娜接受采访时也说《王国》的不俗表现,可以证明“越是韩国的,越是世界的”。您觉得为什么这两年韩流能打破固有的圈层、地域限制,发展得这么好?

孙佳山:“越是韩国的,越是世界的”,这个话就不用太当真了,这跟我们当年说的“越是中国的,越是世界的”,在逻辑是很接近的。韩流能打破各种圈层、地域限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刚才说的,它背后有一个举国体制在支撑、在推动,其国内市场小也有小的好处,相当于我们当年形容乡镇企业的那句话——“船小好调头”。

其次是它有持续性的新兴媒介布局,而且一直是在布局,一波一波地布局。然后在海外传播这块,也大肆借助粉丝文化、粉丝经济,这一新的明星制度的力量。近年来,BTS防弹少年团在北美地区的走红,就是韩流有意将社交媒体与偶像养成、粉丝文化进行有机融合的产物。

所以,举国体制、新媒介、新的明星制度,是韩流在崛起过程中的几大关键词。

《王国》中饰演医女的裴斗娜

观察者网:除了韩国之外,中国、日本也是奈飞非常看重并已经着力深耕的市场。在2019年初的时候,奈飞就宣布获得《流浪地球》除中国内地外的全球流媒体播放权。而在这之前,奈飞也收购了不少我国的优质网剧。有一些观点认为当下我国的网剧行业“钱景可期”,在您的观察中,我们的网剧行业目前发展到了怎样的水平?

孙佳山:奈飞确实在我国市场上着力颇多,除了《流浪地球》外,还购买了《白夜追凶》《天盛长歌》《风味原产地•潮汕》等剧集,这些购买也是在商业逻辑上对相关剧集质量的认可。

我们的网剧行业在总体的发展前景上还是相对乐观的,但结构性的问题也仍然存在。电视剧有的问题,网剧也都有。只不过网剧确实在类型和形式上都更灵活,不用像电视剧那样,例如《新世界》那种,为了回本一下子得拍六七十集,原来的剧本也跟着被稀释了。

网剧同样也要面对这些问题,只是可以用相对灵活的方式应对。比如已经受到充分认可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牌面就非常清晰:都是涉案剧,人物关系就那么多,不用像《新世界》那样前前后后搞那么多人;然后最多有一个准一线明星,再配上几个名气没那么大,演技却足够用的实力派演员,也没有什么大场面和CG特效——这样总成本就高度可控了。虽然要想说得过去投资也得上亿,但即便只拍10集左右,真做的好的话,比如给哪个大网站首轮独播,然后再加上二三轮播出的收益和卖给电视台播出的收益,还有植入广告等,回本肯定是没问题的。这个行业毕竟不是慈善行业,得让人赚钱啊,有钱赚才能拍的好。所以和现在的电视剧相比,网剧多少还有可以腾挪的相对空间。

(本访谈为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韩流背后的“举国体制”研究》(16CH178)阶段性成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孙佳山

孙佳山

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学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作者最近文章
当李氏朝鲜遇上“丧尸”:越是韩国的,越是世界的?
追个星怎么就追成了“互黑互撕”的“宫斗”?
《寄生虫》摘得奥斯卡,韩国电影真成“亚洲之光”了?
疫情背景下,互联网会借势革院线的命吗?
2020,韩流在中国要回暖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