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力舟:新疆来信——比你知道的要好

来源:观察者网

2014-08-06 09:48

孙力舟

孙力舟作者

清华大学巴基斯坦文化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

2014年7月底,在穆斯林传统的开斋节前后,新疆南部连续发生暴恐案件,新疆再次成为国内外舆论的焦点。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关心家乡的安危。8月初,我采访了几十位曾在新疆长期学习、生活,或者目前在新疆工作的多个民族的青年,这篇文章主要聚焦于在新疆的汉族青年,倾听他们对家乡反恐维稳的直观感受和建议,原汁原味的呈现给读者。

载歌载舞的新疆维族人民

喀什郊区县城,晚上单独步行仍然安全

喀什地区长期是暴恐犯罪的重灾区。7月28日,喀什地区的莎车县发生严重暴恐案件。7月30日,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被暴恐分子杀害。但是,喀什地区下辖1个县级市、10个县、1个自治县,面积超过16万平方公里,人口接近400万,目前这里并非处处形势紧张。

在喀什援疆的一位“80后”广东干部是我的北大同学,他在8月1日告诉我,喀什目前社会都正常,人们都在正常地生活工作,市区总体感觉比较平静。开斋节刚过,街上的清真饭馆很热闹,晚上很远就可以闻到烤肉的香味。他和维族朋友聊天,大家都对暴徒的暴行表示强烈谴责。7月31日,他还带着太太在疏附县城走了走,理了个发,那个县城距离喀什市区14公里。晚上逛街不会觉得不安全,但是作为援疆工作队队员,有一些日常纪律的要求。最近单位和个人都加强了警戒。

现在正是新疆旅游的黄金时节。在和田援疆的一位“80后”北京市干部,他对一些国人担心安全问题不敢来新疆旅游的心态表示理解但又不苟同,在微信朋友圈里公开邀请:“爱国,国人应该在行动上体现!大美新疆欢迎您”。

可爱的新疆维族小朋友

乌鲁木齐,夜里两点,女生可以一个人回家

乌鲁木齐市一中毕业的北大“90后”女生张丹怡即将奔赴巴西工作,她说“我非常热爱我的家乡,非常喜欢那里的食物、美景和人。发生这种恐怖事件让我觉得非常伤心,甚至会担心回家。我在喀什的家人也不敢去少数民族聚居区域了。其实新疆是分地方的,北疆完全没有什么担心的必要,南疆就比较危险”。

乌鲁木齐市八中毕业的“90后”女生翟君怡住在乌鲁木齐南门,接近维吾尔族聚居区,她即将出发到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留学。她说最近南疆发生恐怖袭击,在乌鲁木齐没啥特别的感受,挺安全,和平常一样。她对外地流传的新疆到处不安全的说法并不赞同:“外面的人不了解这里的真实情况”。她说,“最近刚回家,同学聚会也比较多,同学中有很多少数民族,去KTV玩,每次都有少数民族。每次聚会都会到夜里两点多,我有时候会一个人回家。路上的武警很多,我感觉挺安全的。”

 

北大毕业后回到新疆工作的“85后”新疆人胡琛是某国际资产管理公司驻新疆及中亚地区代表处全权代表。他说,乌鲁木齐今年经历了多起恐怖袭击,包括年初青峰路砍杀协警、震惊中外的火车南站爆炸案和公园北街爆炸案。但是,乌鲁木齐不像外界一些人认为的那样是一个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的地方。相反,总体来看,乌鲁木齐是一个安定团结的城市,以前和现在都是如此。只是偶尔发生的恐怖袭击让一些人产生了心理上的恐惧。实际上,乌鲁木齐很多地方每时每刻都有武警巡逻,有的地方还有装甲车出现,街头巷尾的安防监控设施相当完善。恐怖分子大多来自南疆贫困地区,近期政府对于流动人口进行了摸排和筛查,社区也对常住人口进行走访,对存在隐患的区域进行了整治。他明确表示“我相信党和政府有能力保障这里人民群众的安全,也希望大家能来到新疆,了解一个真实的新疆,而不是把自己陷于传闻和谣言之中。”

新疆天山以北的大部分地区汉族人口占优势,这些地区极少发生暴恐事件,当地居民的安全感比较强。

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昌吉女生张玉茹说“在昌吉生活还算安全,但南疆地区还是比较危险的。我很爱新疆,但是真的很担忧”。她认为,昌吉是回族自治州,不是维族人聚居地,也不是大型城市,所以一般不会成为攻击目标。她感觉昌吉汉族和回族的关系“不近不远,毕竟信仰不同,但是比维汉关系好”。

一位在上海从事研究工作的青年女学者,在石河子附近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长大,那里90%以上都是汉族。当地的汉族人认为石河子很安全,团场更安全。她觉得,除了南疆的汉人担心安全,北疆的汉人一般不担心,石河子人从不担心,附近的兵团团场人更不担心。

晚霞下美轮美奂的莎车县城

推进双语教学,减少民族隔阂

对于如何进一步打击暴恐势力,促进新疆稳定发展,新疆汉族青年也根据切身经历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例如加强少数民族的双语教学、鼓励汉族人从小学习维吾尔语等。

笔者的父亲早在1960年代读大学时就曾提出在新疆实施双语教育的建议,笔者本人也在2010年参加过全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研讨会。国家近年来对于双语教育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如何让这些投入收到更好的效果确实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在乌鲁木齐长大的北大70后博士生马勇田说,“小时候,父母单位有汉、维、回等民族,所有我的小伙伴也有这些民族。印象中,我们的交往完全没有隔阂,经常相互串门,有时候还在少数民族同学家吃饭。肉孜节(开斋节)时候去少数民族叔叔阿姨家拜年,有很多好吃的点心和干果。那时,少数民族同学的学习还可以,我一个哈族同学的历史和地理非常棒,我俩经常互相切磋、交流。他后来上了民族学院。他的哥哥很厉害,高考语文接近满分,后来成为乌市民中的校长。”他认为,南疆现代教育的落后是目前新疆愈演愈烈的暴恐事件根源之一:“现代教育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大力推广双语教学。首先要大力宣传双语教学,消除一些维族同胞认为这使他们母语文化消亡的模糊认识,强调学好汉语才能更好地融入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潮流当中,才能更好地为本民族的文化发展服务。其次,要提高双语师资人员的素质,一些地区的教师本身素质偏低,导致学生厌学、逃学,形成恶性循环。”

位于新疆西南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景色美若仙境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生张芮铭在乌鲁木齐长大,对新疆这片土地有着强烈的认同。近年恐怖袭击的消息频频传出,让他感到自己曾经是多么懒惰无知。每次发生暴恐事件,他在离家千里的地方浏览网上的图片和文字,他都会惊讶:这根本不像是他生活过的那个新疆。每次发生暴乱或恐怖袭击,同学们都会把他当做有关新疆信息和知识的权威性来源。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不配承担这一角色。作为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他突然发现自己更像是新疆的客人。他说:“在内地人眼中神秘的维吾尔族,曾经就那样近的生活在我的身边,我却没有学过他们的语言,不曾了解他们的历史。每次发生暴乱,网上骂声一片,有些汉族人揣测维族人的心态和动机,代替他们发出声音,甚至有‘那些维族人就是想把汉族都杀光’这样极端的推测,但我却从来没有听到过维吾尔族的声音。他们被代表,被叙述,在中国境内上演了维吾尔版本的‘东方学’”。每当暴恐事件发生,他就觉得无比悔恨,恨自己没有学过维吾尔语,没交几个维族好朋友。他表示“我是汉族,我太了解汉族,但汉族在新疆仅仅是一半。如果有语言和人际优势,我就能知道维族真正的想法,我才能迈出了解新疆另一半的第一步。可惜,乌鲁木齐的社会不鼓励这种尝试,我没能超越我生活过的社会”。

以上几位朋友从所处的不同地区,给出了对当前新疆反恐维稳形势的直观感受。总体看来,暴徒虽然屡屡施暴,但新疆大部分地区人们的生活仍然平静,并未出现草木皆兵的情况。新疆本地汉族朋友在努力探索对反恐的治本之策的同时,大多对外界夸大反恐斗争形势的媒体报道和网络流言感到不满,希望内地的各族群众能多来新疆亲自走一走,看一看,认识各族人民共同建设和保卫的真实的、美丽的新疆。

(本文图片由新疆莎车西部志愿者周愿提供,特此感谢。)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新疆暴恐袭击

多段新疆暴恐案画面首次披露!受伤同伙照样被暴徒砍杀

2021年12月14日

中方回击后,土耳其召见中国大使

2021年04月07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30日 08:21

印度和中国,巴基斯坦准总理的选择是……

07月23日 09:00

关于土耳其政变的9种猜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乌总统办公室:不再寻求加入北约,但希望有发言权

约翰逊:希望到2030年代中期,我还当首相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深海一号”累产超20亿方,“深海二号”启动在即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俄军已完全控制乌东重镇北顿涅茨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