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阿里、腾讯纷纷出海东南亚,中国模式真的能实现“降维打击”吗?

2018-08-16 17:59:12

原标题:阿里、腾讯纷纷出海东南亚,中国模式真的能实现“降维打击”吗?丨东南亚趣谈

今年 3 月,一则消息在朋友圈刷屏:阿里巴巴元老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担任东南亚电商网站 Lazada 的 CEO,一时之间舆论纷纷。

长期以来,东南亚市场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关注的对象。它坐拥6亿以上消费者,六个主要市场——新加坡、印尼、泰国、越南、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和中产阶级消费崛起趋势明显。

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有一套“时间机器”理论:美国互联网比日本先进,他就先在美国投资,等时机成熟后再带着美国的经验杀回日本,仿佛坐上时间机器,回到几年前的美国。

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纷纷出海东南亚也是基于这套时间机器理论——把中国的经验、模式搬到东南亚,复制一个国内互联网或电商的巨头。

/ 01 /

两个存在“理念差”的地方

很多人说中国人在东南亚创业投资是“降维打击”,就像坐着“时光机”回到90年代的中国市场一样。

其实,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奇怪,中国人在互联网领域灵活的模式创新给了我们很多信心。从出海印度到出海东南亚,有数不清的创业大军和热钱涌入海外市场。

大部分出海的投资,特别是往东南亚、印度、南美去的,他们赚的不是信息不对称的钱,而是理念不对称的钱。

理念的不对称是长时间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曾经在中国发生过的故事,和我们曾经有过的经验,加上东南亚高速发展的经济,我们有很大的优势。

商业模式创新可以说是让人又爱又恨,因为人的习惯是一直创新下去,最后出来的结果是好是坏,基本是事后才能总结,风险非常大。

但如果在两个存在“理念差”的地方,曾经失败过的创新就可以避免。

如今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基本上是带着已经被中国市场验证过的商业模式出海,虽然用“降维打击”来形容不是非常准确,但这的确已经发生在东南亚的创投市场上。

/ 02 /

用中国模式复制东南亚市场

所以,很多企业都是在用中国模式复制东南亚市场。

不过,如果抱有这样的心态,千万要小心。很多失败的投资或者创业行为,就是因为对“理念不对称”的优势过分自信。

从宏观上看,东南亚经济向上发展的趋势是毫无疑问的,虽然增长的速度可能会打个问号,但是趋势就在那,没有太大悬念。但是如果拿中国过去的发展模式套用到东南亚任何一个国家,其实都是在赌博

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观,如果用沸腾的热水来形容中国的发展,那么越南目前的发展只能用一锅“温水”来形容,而温水是很容易将“青蛙”闷死的。

/ 03 /

中国模式真的能够实现降维打击吗?

其实,是不是降维打击,跟是不是中国模式没有太大的关系,最终看的是能否能找到符合当地市场的模式。整个东南亚创投领域的发展速度,比起中国,实在是太慢,规模也太小了。

比如百团大战,共享经济和视频直播等赛道,在中国是百米短跑,几个月后谁穿着泳裤、谁在裸泳可以看个一清二楚;而在东南亚就很可能是一场马拉松,不放长线根本看不懂。

比如说互联网金融行业,在中国的爆发是多点开花,其中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首的第三方支付和P2P平台为最为发达。

P2P一般指peer to peer online lending ,意思是指借贷过程中,资料与资金、合同、手续等全部通过网络实现。这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民间借贷的兴起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金融模式,这也是未来金融服务的发展趋势。

但P2P模式,特别是单纯资金撮合的P2P业务目前还是东南亚投资创业的一个坑,在东南亚目前比较难成气候。

/ 04 /

中国模式为什么行不通?

主要是东南亚中产阶级数量太少,很小一部分人拥有绝大部分的社会财富。

比如说印尼、泰国的一些传统行业大家族。根据统计,泰国富豪和权贵占有了泰国80%的GDP,而这类人群却只占全国人口的20%不到。

其实在中国耳熟能详的正大集团,背后就是泰国的谢氏家族。正大集团做到了世界五百强的级别,一个家族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在世界范围是绝无仅有的。

不熟悉泰国企业界的人可能对正大集团比较陌生,不过央视的《正大综艺》就是家喻户晓,杨澜和赵忠祥都曾经是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是中国大陆播出时间最长的综艺节目。

而《正大综艺》就是他们从1990年开始赞助的。而且,他们旗下的Ascend Group就是阿里巴巴在泰国最大的盟友。在东南亚,特别是印尼和泰国,这样的家族非常多,他们掌控着零售、银行、房地产,换言之是一大部分的社会财富。

除了泰国和印尼以外,比如在越南、马来西亚这些国家,也是这种情况。

在越南、马来西亚这些国家,贫富差距也相当大,两极分化严重。普通人没有太多的闲钱进行理财,而高净值人士的投资习惯还是集中在银行提供的理财产品。

在银行存款利息达到7%左右的东南亚国家,P2P平台的投资回报和对应的风险对于这类人群来说,性价比并不是非常高。

在越南做得最大的P2P平台的投资人数不过是10万级别,放在9600万人口的越南里实在有点低,所以市场还有待教育。

越南人的收入普遍不高,但是生活成本却一点也不低,普通公寓的租售比在2017年大概为6%,而在河内更是夸张到7.4%,达到中国一线城市的2-3倍左右,所以这些人的工资很大一部分都要用于负担房

如果群众没有钱,可能就没有投资的动力,何况是大家还不太熟悉的互联网金融产品。

不只是越南,除了新加坡以外,东南亚很多国家都无法提供资金端发展的土壤。

以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尼为例,当地总人口规模达到2.6亿,平均工资1000-2000人民币,银行存款利率高达6%-8%。

大众的工资基本都用于日常消费,理财需求并不旺盛,所以如果盲目在东南亚做P2P的业务,资金端上面会面临很大的困难。

模式是行得通的,但群众钱少导致行业发展慢,不能瞎来。

/ 05 /

人才匮乏,本土化经营难度大

与中国相比,东南亚互联网人才稀少是出了名的。

根据中国互联网大咖曹政在文章里面提到的分析,东南亚本地缺乏有竞争力的人才,IT行业整体人才匮乏,整个行业对人才吸引力也不足,首富基本没有IT或者互联网行业的,都是以零售和银行业为主,和中美的差距非常大。

除了人才匮乏外,工作积极性和中国也完全没法比。如果在这里实行类似中国的“996”制度,很可能一个本地人都招不到。

高端的年轻人才第一志愿可能是去银行、本地电信等其他本地的大企业,这也导致了许多出海是运营放在海外,技术开发团队放在国内。

再说到运营,聘用当地人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就是中国出海企业必须要做好的环节,一个熟悉当地市场的人才比一个在欧美顶尖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还要珍贵。

正如印尼出行巨头Go-Jek创始人Nadiem Makarim曾经说,他宁愿在印尼某家大学招一位真正了解当地文化和市场的“有心人”,也不愿意在某名牌大学招一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高材生。

在东南亚的互联网界,人才必须要接地气。

这里的文化和语言错综复杂,要吃下6亿人口的市场,就要明白6个主要市场,包括泰国、越南、印尼、菲律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这样的市场,招人是非常熬人的,所以必须要想好应对的方法,比如在当地工作时间比较久的出海企业员工,或者聘用有潜力的留学生,但具体怎么做,还需要仔细斟酌。

分享到
来源:创业邦 | 责任编辑:关文平
小编最近文章
林毅夫:我为什么常常说自己不会得诺贝尔奖?
微信号“长安剑”的秘诀:在舆论场不随波逐流,敢于直言
看完史上最贵避孕套,还记得《武侠》中汤唯晚上洗鱼鳔吗?
2015中国股市:你亏了还是赚了?
这几年“失联”的大佬们最后都怎样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