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提莫·法康哈尼:柏林墙倒下30年,历史终结了吗?

2019-11-13 08:10:07

【文/ 提莫·法康哈尼】

上世纪80年代末,苏联越来越难压服东欧集团,终于在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了。而就在那之前数月,一位名叫弗朗西斯•福山的年轻政治学者提出了一个迅速蹿红的宣言,即“历史终结论”。

苏联共产主义的溃败虽然令西方欢呼雀跃,但由资本家推动的西方自由主义并未迎来长久的黄金时代。而且现实与此相差甚远。

在柏林墙倒塌后的几十年里,一系列重大事件、社会政治运动和全球格局将21世纪塑造为一个支离破碎的时代,危险程度可能超过冷战。

在此期间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助长了“伊斯兰国”组织的血腥崛起,并引发了难民危机。2008年,世界经济陷入低谷。中国成为超级大国。俄罗斯东山再起。新民粹主义在民间植根。

所有这些事件都对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由此看来,历史并没有“终结”。

现在,福山承认过去几十年的某些历史进程令他感到失望。他说自己那本《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不应被视为预言,只是承认更多国家成为民主国家这一事实。

当今世界处于一个他没有预料到的阶段。福山在最近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反思了这些年来他所观察到的历史事件,并思考未来世界会发生什么。

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让他处于争议之中

柏林墙倒塌之后:最开始的几年

随着这几十年成为历史,福山说,“现在已经产生了整整一代人,他们没有经历过冷战或共产主义。”

柏林墙倒塌后的最初几年,诞生了一批新国家,德国重新统一。但苏联解体后也爆发了许多战争与冲突,后殖民时代清算历史旧账的事件大量出现。

20世纪90年代刚果和利比里亚等国爆发了极其血腥的内战,成为历史的注脚。卢旺达经历了造成近百万人丧生的种族灭绝大屠杀。相比之下媒体更关注持续不断的暴力事件、屠杀和流民是如何撕裂南斯拉夫,并造就一批新国家的。

90年代末期,西方的武力干预挫败了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使科索沃获得独立。遭到削弱的俄罗斯已无力帮助自己在贝尔格莱德的传统盟友。但那时候全球经济总体态势还在强劲增长。

然后发生了9•11事件。

21世纪初期:结构性转变

2001年,在全世界的实时关注下,基地组织将恐怖袭击提升到前所未见的新高度。作为回应,美国小布什政府入侵了阿富汗,驱逐了为本•拉登提供庇护的塔利班政权。18年之后,美国军队仍然驻扎在阿富汗。

美国情报错误地认为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掌握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因而对这位两伊战争期间的老盟友发起了伊拉克战争。美国政府在全球推行“非友即敌”战略,在某些地区产生了事与愿违的结果,最明显的是英国。时任英国首相的托尼•布莱尔就因为追随小布什的外交政策,被政界排挤至今仍难以立足。

福山曾经有段时间支持过新保守主义,赞成入侵伊拉克的行动,可后来他又宣称反对那场战争。如今,他又说美国在世界各地的政策皆受到伊拉克战争的损害,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又使人开始质疑所谓“美国建立的良好的国际经济秩序”。

福山说:“我认为这两起事件给今日民粹主义的反噬埋下了祸根。”

民粹主义与个人崇拜

福山说,一件令他倍感失望的事情是,如此众多的选民竟然会选择一个只会制造分歧、不懂民主治理的民粹主义分子出任他们的领袖。

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到英国脱欧,从以色列拒绝从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撤除定居点到印度对克什米尔争议地区磨刀霍霍,再到最近土耳其入侵叙利亚,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的联姻已经在世界许多地方成为主流现象。

福山说民粹主义领袖的常见话术是:“我代表你们,伟大的人民。你们纯洁无瑕,精英腐化堕落,我要把他们从我们的政治体制中清除出去。”

但福山说,他仍然相信民主政体中历史悠久的制约平衡制度将继续发挥作用。

他声称,民粹主义并不会带来良治,也不一定产生繁荣。他说,“发动贸易战……对维持繁荣局面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这种运动未来可能难以摆脱自身局限性。”

叙利亚,“伊斯兰国”和全球难民危机

灾难性的叙利亚内战已经持续了九个年头,其起因是反对总统阿萨德的反政府暴动。而那场暴动又是阿拉伯之春运动的一部分。2011年这场失败的运动尽管驱逐了旧的专制政权,却制造出更多新的独裁者、战争和混乱。

叙利亚冲突引发了巨大的灾难: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促使“伊斯兰国”组织崛起,该组织一度控制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领土,在欧洲各国展开恐怖袭击。

“伊斯兰国”崛起的副产品就是全球性难民危机,数百万受迫害的难民逃离家园,其规模为二战后所仅见。

福山认为,移民快速增长激起了文化反冲,“很多机会主义政客会将此视为动员支持者的天赐良机”,利用反难民情绪大做文章。

一名叙利亚难民搂着自己的孩子想要登上救生艇

俄罗斯东山再起

从苏联解体到现在俄罗斯强势回归,莫斯科的道路充满坎坷和屈辱。

在苏联末代统治者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被赶下台后,掌权的鲍里斯•叶利钦放手让国家滑向自由市场经济,在那期间窃国大盗占据高位,国家产业被大肆贱卖,寡头横行、黑帮泛滥,俄罗斯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遭到惨败。

然后,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世纪之交接管了权力,开始对抗他时常斥责的西方自由主义。

在他督战之下,第二次车臣战争夺去了数千人性命。俄罗斯入侵了格鲁吉亚,暗中支持乌克兰的俄罗斯裔分离主义分子,最终从乌克兰手中拿回了克里米亚。

在自家后院重建起优势之后,俄罗斯开始转向更广阔的战场,最大的手笔便是干预美国大选,有人认为是俄罗斯帮助特朗普赢下了白宫。

2018年,任然掌权且仍爱冒险的普京夸耀俄罗斯开发出了西方难以匹敌的新一代核武器。他说,此举是对美国撤出冷战时期签署的《反导条约》以及研发导弹防御系统的回应。“以前我们说什么没人听,”他说,“现在有人听了。”

福山评价普京:“他创造了一种新形式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它建立在帝国和控制俄罗斯周边国家的基础之上。他觉得自己与西方几乎处于战争状态。这是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影响,因为他是在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

成为超级大国的中国

中国政府在一切它认定的内政问题上都十分坚决。

近30年中国的崛起已经重新划分了世界地缘政治版图。中国的金融实力,它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拓展影响力的意图,以及它与美国尚未平息的贸易战,都使其成为一个不确定因素。

福山说,不管中国如何运用自己的实力,日益富强的中国都会颠覆旧的国际体系。

他说,这种新形势“造成今日中美关系恶化。而且即使换一位美国总统,这种情况仍然会持续下去。”

1989到2019:大趋势

站在当下回顾历史,福山仍旧认为柏林墙的倒塌总体上使人类自由向前迈了一大步。

过去30年最具黑色讽刺意味的是欧洲许多前共产主义国家如今滑向了极右翼的泥沼,有些国家拥抱的意识形态和法西斯主义相比也不遑多让。但尽管福山也“担心匈牙利和波兰等国家”,他仍然认为它们今天的日子比共产主义集权统治时期好过得多。

很多人都不太明白成为欧盟的一部分给了他们什么好处,一个简单例子就是他们享受到了过去享受不到的和平与稳定。

今天,福山开始关注起另一些暴动或抗议运动。他表示,当历史走到新的十字路口时,他仍对新的运动抱有希望。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联社)

提莫·法康哈尼

提莫·法康哈尼

美联社全球新闻协调副总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柏林墙倒下30年,历史终结了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