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纸媒衰落临界点到来?

2013-03-11 08:52:23

2012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没有来临,但不少纸媒却迎来了自己的“末日”。12月31日,已有80年历史的美国老牌周刊《新闻周刊》出版最后一期印刷版杂志,并于2013年全面转为数字版,通过平板电脑和网页的电子阅读工具发布。

此前,《新闻周刊》已经通过亚马逊Kindle、苹果iPad等渠道向读者发行,订阅人数不断上升,而纸质版的发行量却不断萎缩,相比12年前下降一半。Newsweek Daily Beast公司CEO巴芭·谢蒂和总编辑蒂娜·布朗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最有效的做法就是仅通过数字渠道发行。

在全球范围内,更多的媒体等不到转型的那一天。去年12月7日,德国商业日报《德国金融时报》发行最后一期报纸,英文名“FinancialTimes”中的几个字母被省去,变成“Final Times”,意为“最后的时报”。更早时,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申请破产,法国《论坛报》停刊。

在互联网媒体的步步紧逼下,全球范围内纸媒衰落的速度正在加快。《德国金融时报》总编辑克鲁斯曼在告别之时写道:“我们就是不能发展出一个基于网络的商业模式,来资助我们所运作的新闻。”

《德国金融时报》发行的最后一期报纸。封面上英文名“FinancialTimes”中的几个字母被省去,变成“Final Times”

报业发行广告萎缩明显

发行量的下降是纸媒衰落最重要的信号。

日本是全球报纸发行的大国。2011年,全球发行量最大的10份报纸中,有5份在日本。尽管日本人向来爱读报,但近年来日本报业市场也在缓慢萎缩。2004年,日本全国各类报纸总发行量为5302万份;2011年,这个数字缩小为4835万,仅2011年一年,报纸发行量就减少了98万份。

中国的纸媒发行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报纸零售发行市场整体呈小幅下降趋势,与2011 年相比整体下滑3%。其中,一线城市微降,三线城市下降较多,二线城市总体不降反升。

对此,世纪华文总经理田珂认为,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导致传媒环境变化,冲击报纸零售发行市场。“读者生活习惯发生改变,‘80后’、‘90后’对纸媒兴趣较低。另外,有些城市报刊亭锐减,直接影响报纸销量下降。”

随着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通过手机、平板电脑等方式获取信息。1月15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研究中心发布第三十一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12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5.64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为4.20亿,七成网民通过手机来获取新闻信息。

除了发行量之外,纸媒的另一项重要收入来源——广告也节节下降。

在去年年底的全国都市报总编辑年会上,不少都市报负责人坦言,读者的分流加上房地产市场的相对低迷,使传统纸媒的广告营业收入锐减,传统广告收入较去年同期明显下滑,而数字媒体广告增幅明显。

根据中国广告协会报刊分会的数据,去年上半年报纸广告同比下降7.3%。在报纸广告传统的淡季10月,下滑的数据更加触目惊心——环比大降41.7%,同比也下降6.6%。在广告市场规模较大的30个城市中,有15个城市的降幅超过了8%。其中,三大广告中心城市北京、上海、广州的下降幅度都达到两位数。

全球范围内,报纸、杂志等媒体广告市场出现萎缩。根据ZenithOptimedia的统计数据,2012年,全球报纸广告规模为898.7亿美元,市场份额已经连续四年下降。而杂志的市场份额已经缩减为8.8%。与之对应的是新媒体广告市场的扩大,2012年网络广告的份额为842.7亿美元,同比增长16%,并将在未来保持这个增长速度。该数据公司预测,2013年,全球网络广告支出将超过报刊广告支出,成为继电视广告之后的第二大市场。

转型新媒体喜忧参半

面对着发行量和广告营收下降的双重压力,许多纸媒开始转型自救。在市场竞争更为激烈的国外媒体中,这一趋势更加明显。

作为美国报业巨头,《纽约时报》早在互联网技术刚刚兴起时,就开始谋划转型。1996年,纽约时报建立了自己的报纸网站,提供在线阅读。而从2011年开始,《纽约时报》开始向读者收费,阅读一定数量的文章即要付费。这是《纽约时报》转变其传统商业模式跨出的一大步。

这一改变获得了成功。据美国审计媒体联盟(Alliance for Audited Media)的数据显示,《纽约时报》2012年周中版的总发行量(包括印刷报纸和网站报纸)增长了40%,达到161万份。截至2012年9月底,《纽约时报》的在线付费用户数量也达到了56.6万人,比当年6月底的人数增长了11%。根据Evercore Partners公司的预测,2012年全年,此项网络付费措施为《纽约时报》带来了约9100万美元的营收,还推动《纽约时报》集团的整个订阅收入达到7.683亿美元,比广告营收多5290万美元。

在过去的2012年中,数字出版的发展速度超乎人们的预计。美国审计媒体联盟调查了北美210家杂志、报纸和商业出版成员,发现22%的企业数字出版业务已经实现了盈利,更有超过一半的企业宣称它们将在未来两年内实现盈利。

这些出版商的业务遍布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电子书等各种数字平台。与传统印刷出版行业相比,网络数字出版的时效性、便携性以及互动性都是无可比拟的优势。更重要的是,这能省去报刊印刷、发行过程中的大量成本。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新闻周刊》转而选择数字版发行。

不过,并非所有转型网络的新媒体都能获得成功。2012年12月15日,默多克宣布新闻集团旗下首份面向iPad用户的电子收费杂志《The Daily》停刊。从2011年创刊起,《The Daily》平均每年投入3000万美元,还配备了100多人的采编团队,但订阅用户只有10万左右,而该电子报要实现盈利则必须拥有至少50万的订户。对此,美国媒体普遍认为,《The Daily》照搬了传统媒体的运营模式,把一份报纸“移植”到ios的平台上,却忽视了新媒体注重互动、追求良好客户体验的特点。

《The Daily》的失败让不少传统媒体舒了一口气,但如果仔细分析,《The Daily》的失败只是因为它太像“传统媒体”而太不像“新媒体”。移动终端设备的普遍、网络广告市场增长迅速,再加之已经开始盈利的数字出版行业——种种利好消息似乎在预示着2012年新媒体与传统媒体此消彼长的“临界点”已经来临。

唐逸如

唐逸如

《社会观察》记者,复旦新闻系新生代

分享到
来源:社会观察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专题 > 再见纸媒
再见纸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