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塔蒂安娜·考夫曼:一头本土科技怪兽和一个中国主导的世界,哪个更可怕?

2020-01-01 09:17:18

【文/塔蒂安娜·考夫曼】

新冷战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这场冷战不是围绕石油、太空竞赛或核武器展开的,战争的主角是货币,这是一场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战争。自Facebook公司2019年6月宣布启动自己的加密货币支付系统“天秤币项目”(Project Libra)以来,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直受到舆论法庭的审判。我们的政府已经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沦为笑柄,这揭示了美国政客们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思维是多么陈旧。

财经专栏作者塔蒂安娜·考夫曼2019年12月17日在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刊发评论文章:《中国将如何接管世界》

当众议员凯蒂·波特(Katie Porter)恭维扎克伯格的发型时,当众议员沃伦·戴维森(Warren Davidson)针对所谓的“山寨币”提出质询时,中国人却在太平洋对岸津津有味地旁观着美国发生的这一幕,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有条不紊地实施着自己的计划。中国人民银行几个月后就将启动人民币的数字化进程,这意味着中国将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拥有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中国这历史性的一步已经酝酿多年,这是其经济扩张进程中极为关键的一步。

战后经济学

从经济角度来看,上个世纪最具颠覆性的事件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许多欧洲国家滥发货币并在军费上过度超支,这让他们的货币严重贬值,欧洲各国面临金融破产的窘境。战争结束后,欧洲国家的财政十分空虚,他们无力开展战后重建,也无法进行有意义的国际贸易活动。

1944年,为了稳定全球经济,一些大国的领导人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参加了一场会议,“金汇兑本位制”得以确立。根据这一制度,全球大多数货币按照固定汇率与美元挂钩,而美元与黄金储备挂钩。为了使汇率受到监管,人们还创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而且该组织的所有成员国都必须把自己的黄金运往美国存储。

196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了特别提款权制度(Special Drawing Right,特别提款权或SDR并不是某一主权国家的货币,而是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其价值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所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SDR还可与黄金、可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观察者网注)。目前,1份SDR的价值相当于1.38美元。

“金汇兑本位制”确立之后的1945年到1970年是20世纪全球经济稳定与繁荣的黄金时代。各国对基础设施和生产活动进行了大量投资,创造了数量庞大的就业机会,并进一步促成了以美国郊区化为标志的中产阶级的崛起。在这一时期,美国认为自己在政治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处于战后恢复期的欧洲国家非常虚弱,他们缺乏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

1971年,尼克松政府为了保障越战的军费开支决定废除“金汇兑本位制”,世界开始发生巨大变化,美元开始被众多国家视为全球储备货币。

1995年,欧元在欧洲诞生,欧洲各国此举的目的在于通过贸易活动促进欧洲的一体化。

从1994年到2005年,中国开始实施人民币升值计划以刺激贸易和经济增长,在此期间人民币币值一直与美元挂钩。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经济改革,GDP年增长率多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数亿中国人因此摆脱了贫困,中国所取得的这一奇迹般的经济成就已经被各国广泛认可。如今已有许多机构预测,中国将在未来10年内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2016年,人民币被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这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首次获得这一地位。今天,人民币已经是全球第八大交易货币。

一场新冷战

实力日益增长的中国已经引起了西方各国的高度警觉。然而,下一场冷战并不一定发生在可见的物理世界,它很有可能发生在虚拟的数字世界里。今天,数据的价值已经高于石油。海量数据驱动了现代社会的运转,Facebook、Google冲在最前面,而像Palantir这样的公司则在后台发挥自己的作用。这些科技公司所掌握的知识和力量是政府从未拥有过的,然而他们却缺乏政府在面对自己的公民时所肩负的那种责任感。

在可见的物理世界里,众所周知,美国已经把自己的货币武器化,受到美国制裁的国家目前为12个而且还在增加,美国希望通过制裁来影响各国的行为;在虚拟的数字世界里,美国同样发动了战争,不过战争的打击对象却是美国本土的科技公司,美国无意间通过规管措施有效地摧毁了能够帮助自己继续维持全球主导地位的一些工具。民主党在众议院提出的《禁止大型科技公司开展金融业务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例证。该法案直接针对Facebook、Google、Amazon等美国科技公司,目的在于阻止他们发行自己的“货币”。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对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美国政府虽然在对数据的管理上日益严格,但他们似乎还没有搞清楚该如何对资金的跨境流动加强管理。各国政府的确能够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下达禁令,然而由于加密货币在设计之初就是为了让交易去中心化,禁令的作用只能是让加密货币对人们更加有吸引力。

中国不仅下达了比特币禁令,中国还给出了替代方案——“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简称DCEP。2019年11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辟谣称,“人民银行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未授权任何资产交易平台进行交易。人民银行从2014年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目前仍处于研究测试过程中。市场上交易的‘DC/EP’或‘DCEP’均非法定数字货币,网传法定数字货币推出时间均为不准确信息。目前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以及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请广大公众提高风险意识,不偏信轻信,防范利益受损”——观察者网注)。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个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人们不应对此感到意外。毕竟,中国的数字支付渗透率已经远超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

微信是一款在中国十分流行的聊天和支付应用,用户数已超过10亿。这款应用在中国以外的亚洲和非洲一些国家也十分流行。微信除了能够让用户在日常购物时完成支付,还能进行用户间的转账。在中国,手机支付已经被绝大多数商家接受,纸币在日常购物场景中的使用已经非常罕见。

中国已经占领了全球日用消费品的大部分市场,当中国用最具效率的支付系统合法占领全球支付市场而我们不得不依赖它进行日常消费时,我们的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呢?美国正面临真正的威胁,美元可能会失去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

扎克伯格和他的Libra梦想

新兴市场国家的数字支付现状

有24亿用户的Facebook公司已经因滥用用户数据而收获恶名。不过不要忘了,这家行业巨头旗下还有一款用户规模达15亿的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Facebook公司为了把世界连接在一起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发行一种数字稳定币(stablecoin),在严格监管之下的这种数字货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非常相似,这种数字稳定币就是天秤币。天秤币的币值由货币篮子决定,其中美元占50%,其余的50%份额由欧元、日元、英镑、新加坡元和其他稳定的非货币资产分享。Facebook公司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把中国的人民币纳入天秤币的货币篮子。

扎克伯格承认,考虑到Facebook公司曾卷入剑桥分析丑闻以及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涉及滥用用户信息的事件,该公司也许并不是国际货币的最佳发行主体。不过为了减缓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前进步伐,尽快发行国际货币的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

从美国政府的角度来说,与扎克伯格的天秤币相比,中国的“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对西方霸权(western hegemony)构成了更大的威胁。由西方主导的数字货币(如天秤币)本可以把中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联合在一起。然而扎克伯格所领导的Facebook团队却犯下了两个严重错误。首先,Facebook团队在提出天秤币构想前没有与美国政府进行充分协调,微信毫无疑问不会犯这种错误;第二个错误更加严重,Facebook团队对天秤币在新兴市场国家的应用前景并没有清晰的认识。

在天秤币项目白皮书中,我们可以发现Facebook公司发行天秤币的初衷:“全球有17亿成年人一直被隔绝在金融体系之外,他们没有使用传统银行设施的渠道,然而在这些人中有10亿人拥有手机,其中5亿人可以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

这的确是非常有价值的统计数据,然而这份白皮书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除了那些被隔绝在金融体系之外的人们,很多拥有传统银行账户的人并不想使用自己的银行卡进行日常的支付活动。发展中国家的工人们通常会在发薪日在银行门口排队取出工资,因为他们对银行缺乏信任或不愿向银行缴纳与账户有关的费用。此外,全世界许多乡村地区仍然以现金支付为主(即便距离最近的ATM机有数小时车程)。天秤币本来可以在上述地区注入流动性,为人们提供一种稳定可靠的支付手段,加快资金的周转速度。

天秤币不但能够解决上述问题,它甚至可以有更多应用。例如,许多在美国生活的外国移民可能会在他们自己的祖籍国开展一些商业活动,他们完全可以通过Facebook公司旗下的WhatsApp应用管理资金的流入和流出。“天秤币项目”本可以让工人、供应商以天秤币为载体让雇主或采购商直接向自己手机里的某一款金融APP的账户转账,然后再用同一款APP进行消费活动。

天秤币本可以让发展中国家的小商贩和农民进入全球资金流通网络。尼日利亚是耕地集中度最高的非洲国家,但这个国家的经济仍然非常不发达,落后的金融体系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当一个尼日利亚农村女性为了建养鸡场希望获得一笔小额贷款时,一些政府项目可以向她提供资金,但问题在于尼日利亚缺乏安全有效的金融工具让政府的资金到达她的手中。这位女性有家人在美国和英国工作,但她的家人无法在国外向她转账。最终,由于无法通过任何金融工具获得本应到账的资金,她不得不放弃自力更生的创业梦想。

未能把上面这样的情况纳入考虑是Facebook的严重失误。如果我们不能对天秤币给予足够支持,微信就会在新兴市场国家解决资本和流动性问题时扮演重要角色,人民币的影响力也将借机向那些国家扩散,而那些国家很可能会成为一场新冷战的战场。美国政府需要向自己提出一个问题:一头本土科技怪兽和一个由中国主导的世界,哪个更加可怕呢?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9年12月17日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

塔蒂安娜·考夫曼

塔蒂安娜·考夫曼

美国《福布斯》杂志财经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一头本土科技怪兽和一个中国主导的世界,哪个更可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