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希腊暂时留住了,听听德国人怎么说

2015-07-18 08:05:43

尽管还没有最终通过,但欧洲各方总算可以松口气了。7月14日,在经过长达17个小时的马拉松谈判后,希腊终于和欧元区债权人达成一致,即将就对希腊的第三批救助方案进行谈判。无论对于欧盟还是对于希腊自己来说,这都是一个暂时不至于让各方崩溃的结果。

在协议通过的当天,德国社民党副主席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Thorsten Schäfer-Gümbel)访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同青年研究人员交流希腊债务危机、欧洲一体化进程等议题。

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是德国社民党副主席、社民党黑森州主席和黑森州议会社民党党团主席。在联邦层面,他是“新增长与创新”专题工作组负责人。此外,他在社民党联邦理事会中负责金融市场规范、文化政策、数字化以及与亚洲联系交流等领域的事务。

在他看来,欧元区在建立之初就已经埋下隐患,而希腊一开始加入欧元区主要是出于地缘政治,而非货币政策层面的考虑。当前,留住希腊,是为了留住大家对欧元区的信心,而造成危机的根本原因并未得到根本消除。

本文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授权观察者网发布,特此感谢。

7月14日,德国社民党副主席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左一)访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左二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

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

在厘清当前欧洲局势时,应该首先把握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两个重要时间节点作为分析的基础:一是1989-1990年两德的统一,另一个是2008年雷曼兄弟的倒闭在欧洲引发的危机。

首先来讲,两德统一不仅仅是德国的事情,也是欧洲甚至世界的事情。正是这一重大事件,使得一个统一而强大的德国开始逐步形成,奠定了欧洲一体化进一步推进的基石,但同时历史的阴影也引发了其他国家的顾虑。因此,各国都希望德国能够对欧洲一体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在此背景下,德国采取的一个重大步骤就是推动建立欧洲货币联盟。但是早在设计阶段,各国就存在这样的担忧:如何在缺乏更紧密的政治联盟的基础上建立货币联盟?

基于德国较为成功的经验,欧盟依然决定将推行统一货币作为加速欧洲一体化进程的第一步。2001年希腊申请加入欧元区时,它的许多经济数据都不达标,但欧盟依然接受其加入欧元区,这更多地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考虑:希腊地处欧盟以及欧元区的最东部边界,当时与土耳其关系紧张,存在边界争议等诸多问题。那时候,欧盟需要维持组织内部的稳定,才让希腊进入了欧元区。

因此,回顾当时的情况,可以总结出两点:首先,货币联盟本身就是不完善,有缺陷的。其次,希腊加入欧元区并非出于货币政策本身的考虑,而是基于地缘政治的权衡。

到了2008年,雷曼兄弟的倒闭在欧洲引发经济危机,这两点又被再次放大,欧洲终于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很多国家的实体经济受到重创,失业率居高不下。危机也导致多国的公共财政面临困境,国债大幅上升。但欧盟内各国情况又有很大不同,例如,爱尔兰的问题就完全不同于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面对危机,欧洲货币体系无法统一应对,暴露出了缺陷,各国纷纷采取各自手段来解决困难。

希腊问题尤为严重,当然原因很多,除了刚才说到的本身就不符合欧元区的诸多标准,还包括国家税收管理和政府调控能力都很薄弱,没有自己的经济发展规划或重点计划(目前,仅农业和旅游业在区域内具有一定优势),多年福利机制存在弊病等。因此,这次危机的爆发是各种问题的综合体现。

当初让希腊加入欧元区更多是出于地缘战略的考虑,遗憾的是,现在这种需要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还上升了(例如:欧洲面临的难民涌入问题),欧洲自己在其他经济体的冲击下,也是弊病频发,早已失去了当年的雄姿。若像一些舆论所说让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会大大损害欧元的信誉;而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其经济问题也无法得到解决。因此,无论欧元区还是希腊都有将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的诉求。

7月14日,希腊终于和欧元区债权人达成一致,即将就对希腊的第三批救助方案进行谈判。这是欧洲一体化克服阻碍继续前进的体现,尽管还有很多困难,但至少大家都向前迈出了一步。正如大家所看到的,这项协议的达成来之不易,许多欧盟小国都做出了很艰难的抉择和很大的牺牲。例如,斯洛伐克是欧盟内的小国,收入、养老金水平等都比希腊低20%,但也要根据协议对希腊提供援助。同时,更不能低估背后存在的问题,例如民族主义的复兴。再比如,芬兰当前的执政党具有民族主义倾向,明确表示不会为救助希腊多拿出一分钱。法国虽然由社民党执政,但右翼反对党势力很强,发出不同的意见。

虽然此轮危机暂时得到了缓解,但是要看到,欧洲货币联盟并不完善,同时造成危机的根本原因,例如不规范的金融市场操作等问题尚未得到根本消除。

这轮危机也受到了中国的关注。相比之下,中国的货币体系是完整的,不存在欧洲目前的问题。但金融市场的规范也是中国面临的挑战。2012年11月G20达成协议,要求各国的金融市场实现有序稳定,希望中国在明年的G20会议中对相关议题有所推动。

希腊危机也让西方国家开始反思自己的发展模式。对于中国来讲,不应照搬西方模式,而要坚持自己的模式。如何保持出口和内需市场的平衡是中国亟需解决的。国际合作是必要的,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问题。不平等是阻碍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还有生态环境问题,虽然能源转型最初的花费会比较多,但从长期来看,有利于环境和社会发展。

(特别感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中心副主任龙静对本文的贡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

托斯腾·舍费尔-君贝尔

德国社会民主党副主席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希腊退欧
希腊退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