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麦克塔格:无人领导的西方,如何面向未来?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1-13 08:54

汤姆·麦克塔格

汤姆·麦克塔格作者

Politico首席英国政治记者

【文/汤姆·麦克塔格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过去16年里,我们欧洲人目睹了欧洲大陆的“默克尔化”:怨恨烟消云散;危机受到管控而没有获得解决;时间是用来拖延的;改革是渐进的,然后突然就变成了单边改革;最后,停滞主宰一切。在二十国集团罗马峰会基本上平淡无奇地结束后,世界各国领导人下榻苏格兰的酒店,准备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我们貌似要开始看到世界的“默克尔化”了。

对于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来说,她的执政时代正适合以这样的场景收尾。自2011年欧元区危机爆发以来,得益于德国的经济实力,默克尔在欧洲起到了独一无二的决定性作用,是她将整个欧洲大陆团结到了一起,抵抗住了特朗普上台后的暴风骤雨、英国脱欧的影响和普京的挑衅,同时又保护并增大了德国的财富和权力。2011年后,默克尔和德国的实力已强大到欧洲领袖舍我其谁的程度,但默克尔和德国却仍然不情愿成为领袖,宁愿被动反应,保持现状,拖延时间也不愿为战略改革付出代价。

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这种地方主义和渐进主义自有好处。在此之前,美国领导下的单极世界也可以处理危机,但很难成为善政、冷静和战略思维的典范。苏联解体后出现的那个世界,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崛起的中国,使一个奉行扩张主义的俄罗斯重新出现,让中东灾难不断,并使我们遭遇了那场重大的金融危机,以及特朗普。

《大西洋月刊》刊发本文

问题在于,这个新世界拥有一群大国,每个大国都追求微弱的优势而缺乏宏观战略思维,这就创造出一种双重不作为的态势。就欧洲而言,默克尔的德国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到了别无选择的时候才行动,而且它也没有准备好如何去应对不作为的后果:新出现的危机,地区失衡和不满。在欧洲以外,默克尔的德国还拒绝在安全利益和经济利益之间做出选择,并对华盛顿施压要求其必须做出选择感到不满。英国保守党成员、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告诉我:“德国双头鹰的两个头本应都面向世界。但今天的现实却是这两个头都向内对望着。”

今年以来,美国总统拜登已参加了七国集团会议和二十国集团会议,现在又参加了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在每个会议上,他都试图修补那些被前白宫主人损害的国际关系,承诺在他任内,美国会重新领导西方,还说美国会恢复对盟友的尊重。尽管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集体松了一口气,但在今年的峰会之后,人们感受到的仍然是衰落、分裂和损失,而不是谨慎的管控、改革和进步。

原因不在峰会本身,事实上,在此类会议上很少会出现划时代的时刻。人们之所以会产生衰落感,主要是受到了环境的影响。无论是各国在6月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就香肠和北爱问题展开辩论,还是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争论捕鱼配额、北爱和美英澳三边安保联盟协定等问题,人们很难记得在今年的峰会上有什么微小的成果出现,有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争论。

在默克尔的整个任期内,她一直试图独占所有好处,在某种程度上她的确做到了。她估计自己可以经受住特朗普的威胁和指责,不必向特朗普做出任何重大让步,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她还估计自己可以推进德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不会为此受到美国或欧盟其他国家的制裁从而付出什么实际代价,这种想法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也被证明是正确的。现在她相信,她可以区分开德国(和欧洲)在对华贸易中获取到的经济利益和在美国防务承诺下获取到的安全利益。尽管这一赌局的结果仍不确定,但有理由怀疑美国是否真的准备让德国付出足够高的代价以改变它的国家利益算计。

类似的事情似乎也在华盛顿发生了。与默克尔一样,拜登在做决定时似乎也只想着美国自己的战略利益,并不想为自己的决定承担任何后果。就美英澳三边安保联盟协定来说,拜登窃取了法国的“世纪合同”,他正在为此而道歉。与他的前任一样,他希望欧洲为自己的防务支付更多的费用,但他提出的这样要求必然会使欧洲大陆获得更大的战略自主权,而这却是拜登不想要的。拜登希望德国在中国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但却没有为此而向德国提出足够多的交换条件,以便使德国和整个欧洲不再单纯地追求国家利益。

这些矛盾的最终结果是将焦点从美国的宏伟战略目标转移到了相对较小的争端上。比如,在伦敦,人们对华盛顿明显的道歉之旅感到不安,这么做表面上是为了平息法国的愤怒,因为美英澳在今年夏天的七国集团峰会上背着法国签署了美英澳三边安保联盟协定。英国官员想知道,作为美国转向遏制中国的一项举措,为什么美国不去承担这项协议的代价和收益?换句话说,为什么美国表现的像默克尔的德国?

当你观察今年的七国集团会议和二十国集团会议时,你会发现西方仍然强大,但已不再独占优势,西方现在更关注内部纷争而非宏观现实。你会看到一个无人领导的西方谨小慎微地踱着步子,但没走几步就反身向后。进一步仔细观察,你会看到美国第一次试着从“永久战争”转向21世纪的战略对手中国,但却仍没有按照重新规划的逻辑行事。

现实是,二十国集团会议(与会者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和沙特阿拉伯)已经取代七国集团会议成为世界强权的论坛。但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却并没有把七国集团会议打造成一种“会前会议”,用以统一目标和策略。相反,七国集团会议成了一个签订防务协议,争吵香肠问题,假装旧世界依然存在的地方。图根达特告诉我,“不管你怎么定义西方,它都依然是迄今为止全世界最强大的经济集团。但我们现在更感兴趣的是为鱼而战,而不是为自由。”

在世界舞台上,默克尔之后的欧洲仍然富有、成功和强大。欧元区看起来很安全,其富裕的北方经济体看起来也很强大。然而,它内部的分歧是真实而严重的,这些分歧涉及到法治和民主等事关存亡的重要问题。随着周遭的世界发生变化和欧洲回避做出艰难的决定,它仍然没有回答自己的宏伟战略是什么。而拜登面临的风险是,如果这个战略不进一步获得明确,这也将成为他的遗产。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大西洋月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西方衰落 西方政治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尼克松外孙:佩洛西玩这种游戏很鲁莽

2022年08月08日

乌克兰战争会改变解放军的认知战理论吗?

2022年08月06日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13日 08:54

英国官员想知道,为什么美国表现得像默克尔的德国?

07月19日 08:50

世界现在开始“可怜”美国了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终于回应:不担心台湾,担忧解放军军演

布林肯舌根嚼到南非,我使馆回击:荒谬可笑